Published on 12/10/2012

兔子漫游处

或者是,进入你的头里

Cranial Translation
繁體中文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Pусский



人类的大脑大约重
3磅,而一盒的万智牌
补充包大约重2.5磅。
欢迎回到另一期丰富有趣的颅内植入!只不过这期并不有趣,而是充满了兔子。和往常一样。因为我们这里并没有非常有趣。尽管知道这游戏的规则是件颇有用的事情,但它永远不会让我们去失落的深渊中寻找遗忘的古物,或者是阻止恶人偷取世界的水源。

关于这点,我会和Matt Tabak,万智牌的规则负责人好好讨论看看可不可以在兵临古城版本的万智牌完整规则中做点改变。

不过现在,我们只能继续从我上篇文章开始的教育主题了,而这次要从精彩的猫咪世界进入神秘的大脑学!或者是神经学,如果你基于某种原因真的想使用真正字眼的话。

因此戴上你的思考帽,并准备面对一些问题吧!如果你之后还有问题,那就将它们寄到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是在@CranialTweet推特我们-甚至使用我们的脸书专页,尽管有些多余,不过它还是在那儿!



Q: 如果我用尼法元素放逐一个咒语,那贫窟伏击客还会触发吗?

A: 如果我们严格按照提问的动词时态来考虑的话,不会——不过那是因为贫窟伏击客已经触发了!在你完成施放咒语的所有过程之后,我们这个喜欢伏击人的朋友的异能就会在你能做任何事情之前触发,并且进入堆叠。放逐咒语并不会让它变成未被施放,因此这异能会结算并且快乐的打某人两点。



Q:贫窟伏击客会在牺牲他的召开派对上触发吗?

A: 贫窟伏击客只会在你完成施放咒语的所有步骤之后触发。不幸的是,这步骤的最后一步是支付所有费用,包括牺牲某个可怜的东西。如果你将贫窟伏击客塞到大炮里,那他就看不到完整的步骤,因此也不会触发。



Q:鬼怪电流术士会减少牺牲他的召开派对费用吗?

A: 会!和他上个问题中的的好碰友贫窟伏击客一样,他会在施放召开派对的最后一步被牺牲。不过,在那之前的两个步骤是你算出费用的时刻,而那时你的鬼怪术士手上还拿着一点法力的折价券在战场上跑来跑去。尽管他在你兑换折扣之后就被塞入大炮里,但是游戏已经将费用锁定,也不会回头重新计算费用了。



Q: 我的对手在我宣布阻挡之前用压制风横置我的所有生物。我还能将瑟雷尼雅符镇兵变成生物来阻挡吗?

A: 你当然可以。不管他是什么时候施放压制风,两个玩家在宣布攻击者的步骤中都会获得优先权来做事情,比如说变生物出来阻挡。在两个玩家都不做事让过优先权之前,你并不会进入宣布阻挡者的步骤。因此你不会就这样让出优先权-你将会得到一个阻挡者!




尽管大脑感觉不到痛,
它里面的血管和神经却可以。
而当它们感到痛的时候,我相信
这差别只是个假设罢了。
Q: 我应该如何分辨各种异能?

A: 先从最简单的开始吧:如果有冒号(也就是:-网络上每个笑脸中最重要的构成元素),那这异能就是起动式异能。对于某些像是佩带等的关键词,那它就会在规则提示中出现。(起动式异能的例子:伐肯纳豪族俄佐立符镇兵,以及滑地颅

如果某异能使用像是「当」、「每当」,或是「在~时」这些字眼,那它就是个触发式异能。你也会在这些异能的规则提示中看到这些字。(触发的例子:鲜血画家霰散弹,以及戒严令

某些静止式异能会产生替代式效应,并且可能会有点含糊不清,不太容易认出。「如果…,则改为…」就是一个常见的替代式效应写法;另一种常见的是「OO须横置进战场/使OO当成战场上XX进入战场/OO进战场时上面有…」(例子有仿生妖得享安息的第二个异能,以及拥有更奇怪替代式效应的澹变灵。)

其他的异能为咒语的异能(咒语在结算时要你做的事,比如说谋杀上面的「消灭目标生物」)或者是单纯的静止式异能(像是集体祝福上面的「你操控的生物获得+3/+3」),这些就比较无趣了。



Q: 清朗天使进入战场,然后我指了对手的两个生物和我坟场里的一张生物牌。然后我响应杀了我的天使。我可以只放逐他的两个生物吗?

A: 不行,这个「可以」不是全部就是没有。你已经选择了「至多三个」的目标;结算时,你只能选择是否要放逐它们全部。



Q: 伐肯纳豪族可以吃了自己不被斩断血脉吗?

A: 她当然可以!在万智牌里,自体吞噬是良好且允许的行为。如果「牺牲一个生物」这个费用指明不能牺牲自己,那它会写成「牺牲另一个生物」(像是疾吞黏泞)。当然,伐肯纳豪族的异能在她死后消失不见时什么事都不会做,但你至少救了她免于被放逐的命运。



Q:斩断血脉切了一个变成生物的拉铎司符镇兵时,它会顺便把没变成生物的也一起带走吗?

A: 不会。斩断只会在结算时放逐实际是生物的对象,不会连同名的其他对象一起带走。



Q: 我的对手说你不能响应魂系的触发,因为他听到许多裁判这样说。这是真的吗?

A: 这是一个有点常见的混淆:你不能响应要魂系的东西或者是否要魂系,但是魂系本身是个可以响应的触发式异能。你只是不会知道在触发结算时你的对手会如何魂系,而且在进入堆叠时不用选择。



Q: 如果我令其回响一个超载的咒语,那是否会拷贝咒语内文的变更?

A: 咒语内文的变更不会被复制,不过超载咒语这个决定是会的。然后因为超载异能也被复制,它也会看到这个选择,并且快乐的拿出红笔在你的拷贝上面做些修正。



Q: 我操控枯叶王侯然后我的对手先有个大修道士艾蕾侬。我施放夸萨群法师时会发生什么事?

A: 你会得到一只活蹦乱跳的猫咪!在这里次序是没有关系的:尽管艾蕾侬的效应会因为先存在而先起作用,但是你不会在所有持续性效应都作用之前检查状态性动作,而这也包括将群法师变成2/2.



Q: 梦之回廊会和过往成焰变成组合技,让我可以免费重复施放所有咒语吗?

A: 不行。返照和「不需支付其法术力费用」都是替代性的施放方式。你只能选择一种,而里面只有一种可以让你从坟场施放。更悲惨的是,如果你在结算了过往成焰之后用弃牌的方式从手上施放咒语,那你弃掉的牌(以及施放的咒语)都不会获得返照-只有在过往成焰结算时已在坟场里的牌才会获得返照这个好康。



Q: 我的鹏洛客在被遗忘轮之后还会保留上面的指示物吗?

A: 不会。被放逐的牌会失去其上的所有指示物。太多玩家将遗忘轮视为灵气,并且将它放在永久物的上(或下!)面,但是请仔细读一下这张牌:这永久物实际上已被放逐了、不见了、掰掰了。它可能会在之后回来,不过会以全新的状态回来,和之前离开的那个完全没关系。




你在发现像是哈佛
这类的医学设施不会将
大脑放在罐子里保存时
可能会很失望。他们将这些脑子
放在零下80度的无菌塑料容器里。
Q: 我一个朋友说横置一个阻挡的放荡烈焰术士来戳生物会让烈焰术士不会造成战斗伤害。我从没听过这种事,这是真的吗?

A: 不是。在第六版之前,已横置的阻挡者并不会造成战斗伤害,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已横置的阻挡者这些日子来都会正常的造成战斗伤害。

我也听过一些和迷乱莫葛比较的混淆-在这情况里,莫葛因为被牺牲了所以无法造成伤害。这和烈焰术士先生以及他的横置异能完全是不同的事儿。



Q: 我的对手有一个永岩城主今田,然后我有一个3/3大象衍生物和Drop of Honey。我的大象一定要吃蜂蜜吗?

A: 你的大象一定得吃那个美味、香甜的蜂蜜。和会单纯指定一个目标生物的The Abyss谋杀不同的是,蜂蜜是没有目标的;你就是要消灭一个所选择的生物。因为消灭一个不可毁坏的生物是完全不可能的,因此你不能选择消灭今田,所以唯一合法的选择就是你的大象了。



Q: 葛加理巫妖领主贾雷的指挥官套牌可以使用扩编军伍吗?

A: 不行。是个看起来很酷的混色法术力符号,但是混色法术力符号还是这两种颜色,因此它是个绿色法术力符号(贾雷很爱)也是个白色法术力符号(贾雷很恨)。就像是上面放满了培根和机油的披萨一样,有个好吃的东西和恶心的东西并不会让它整体变得很赞。这只会让它变得更可悲,所以贾雷也会拒绝这个从充满绝望的冥河地狱中来的可憎披萨。



Q: 我操控一个卓兹克裂肢灵,然后我的双头巨人队友施放了犄牙兽。由于队伍的生命总和增加了,我可以抽张牌吗?

A: 你队伍的生命总值增加了,但是你并没有获得生命。打个比方好了:你队伍的生命总值是一个有两扇门的房间里的金币数量。其中一扇门上面写的是你的名字,另一扇则是你队友的(如果你们两同名,加个姓或者是喜欢的动物还是什么的来区别)。当你的队友获得生命时,地精们会将金币从他那一扇门往里面扔,不过你的裂肢灵只会看你的门有没有动静而已。



Q: 我的对手施放屠杀游戏并指名复归天使。我可以响应施放她吗?

A: 这得看实际情况到底是怎样。你的对手不需要在屠杀游戏结算前说出牌名,因此如果你问他要指名什么,或者是明确指出「成功结算」的话,那你的天使就来不及闪现进场了-没有玩家能在咒语结算的过程中做事(除了咒语要求的动作之外)。

不过,如果他在施放屠杀游戏时心急地宣布要指名复归天使,那你就可以利用这一点他提供的额外信息,来响应施放天使。



Q: 由于屠杀游戏要在结算后才会说出牌名,那我的对手可以说「屠杀游戏你的复归天使」,然后在看我是否施放天使之后选择其他的牌吗?

A: 这就是我上面提到的快捷方式的小圈套。你可以说「屠杀游戏X」,不过如果你这么做的话,除非你的对手有响应,否则你的决定不能改变。如果他没有响应,你就必须完成快捷方式并且指名该牌。不过他如果响应了,那他就终止了这个快捷方式,而你也可以选另一张牌。



Q: 我应该去哪做练习测验,来看我是否已经准备好可以当裁判了?

A: 该网址为http://judge.wizards.com-用你的DCI号码以及密码登入,然后前进到测验区。建议你先考一些简单的练习测验,然后如果想疯狂一下的话也可以考考困难的练习(它们真的很难,而且考的东西比L1所要知道的东西要多很多),然后在你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时,考考看规则顾问测验。如果你顺利通过,或者是已经通过,那你就可以考考看等级一的练习测验来看看自己是否已经准备好可以考真正的等级一测验。这些对成为一个裁判来说都不是必要的,不过测验管理者的数据显示,进行这些步骤会大大提升你合格的机率。



Q: 有些人说在竞争等级的比赛中你必须要口头宣布所有触发,但是其他人却说以某种方式指出它们就可以了。救命啊!

A: 你不需要口头宣布你的触发。你只需要以某种方式指出它们-对于主审的简短宣布来说,「宣布你的触发」较为容易,而这也的确是最清楚的行动。不过,用动作来示范你知道这些触发也是可以的。以下为举例:
  • 圣沙佛的游魂攻击并且说「打6」。这是可以的。
  • 用圣沙佛的游魂攻击并且拿起一张天使衍生物。这是可以的。
  • 施放一个风暴数量足够致命的苦痛卷须并且说「下一场?」这是可以的。
  • 在你用筑念师杰斯第一个异能之后你的对手用一个3/3攻击。你说「好,我扣2」。这是可以的。

对于玩家和裁判来说,重要的是,这个政策并不是「说出密语就能获得你的触发」,而是以某种方式表示你没有忘记该触发的存在。



Q: 在FNM中,我对手的犄牙兽在他的回合死了而我们两人都忘记他会获得一个3/3野兽。在我的回合攻击时,他在宣布阻挡者时想起了他该有个3/3。我们要退回宣布攻击者步骤并且给他一个3/3吗?如果已经经过几个回合了呢?

A: 上一个问题中的遗漏触发只适用于竞争等级的比赛,但FNM并不是-在高等级的比赛中,你忘记自己的触发所获得的「处罚」就是得不到它们,但这在FNM并不适用。如果还在一个回合之内,你还是会获得你的触发。不要倒退,并且给你的对手一个3/3野兽。如果已经经过一个回合,由于可能的变量已经太多,所以他就不会获得野兽了。



天啊,我的脑子现在塞的满满的。不过我的情况应该是Moko想把我当成小猪扑满。嘿,这不是巧克力钱币吗?这只能是一件事-光明节快乐(对有庆祝的读者来说)!

下周Carsten会带来更多快乐闪亮亮的问题,请记得继续收看。

直到下次,祝你跳舞、快乐!

- Eli Shiffrin


About the Author:
Eli Shiffrin is currently in Lowell, Massachusetts and discovering how dense the east coast MTG community is. Legend has it that the Comprehensive Rules are inscribed on the folds of his brain.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