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8/12/2019

我该怎样讲一张我想亲吻的牌?

Cranial Translation
Deutsch English Français Italiano



我从你的声音中听不出来
这张牌有多妙
学校马上就要开学了,这在很多文化中都是个令人沮丧的事儿。在这夏日最后的时光里,想想那些美好的时光吧:在外面跟朋友玩耍,海滩上的漫长聚会,用魔力什一税反击你对手贪婪的创生浪潮!你懂的,夏日中经常有的乐子。
但是学习并不一定要等到开学以后,这周的问题就时一大包知识,过来拿一些。
一如既往的,如果你希望颅内植入团队回答你的问题,请通过发送电子邮件到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在推特上@CranialTweet。我们会尽我们所能回答全部的问题,并且你的问题有机会出现在未来的颅内植入板块当中,那样的话你基本上就火了(并不)。
让我们进入本周的栏目,我觉得我们应该从秽灵雅若克开始,这家伙最近可挺火的。




Q: 我操控秽灵雅若克猴槛,请问当生物进战场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A: 猴槛会触发两次,你最后会获得等同于进场生物总法术力费用两倍的猴子衍生物。

猴槛的触发式异能并不会关注你是否能够牺牲猴槛。当其中一个触发结算的时候,它会尽可能的结算。所以第一个结算的触发会牺牲猴槛并且派出猴子衍生物,然后第二个就只会派出猴子衍生物。




Q: 我操控博奥杰斯。我对手以我为伤害目标和抓牌目标施放迸裂,且X大到能对我造成致命伤害的同时让我抓比牌库多的牌。我是赢还是输?亦或是平局?

A: 你会赢。

杰斯的异能让你在迸裂结算过程当中赢得游戏,因为他将"从空牌库抓牌"这件事儿替代成了"赢得游戏"。游戏并不会进行到状态动作检查那一步,所以你的生命值为0或更少并不关键。




Q: 我有一个结附了馆长守护的传奇生物,如果我对手施放超载的龙卷裂空让我回手了这两个永久物,请问我抓一张牌还是两张牌?

A: 两张。

在馆长守护在战场上的最后时刻,它是结附于史纪永久物的,所以触发会让你抓两张牌。




Q: 我操控法兹各血领,我启动骄傲血领索霖的-3忠诚异能将另一个吸血鬼放进战场,我的血领会触发吗?

A: 不会。

索霖的异能直接把吸血鬼放进战场,你并没有施放任何东西,所以血领不会触发。





看好了小伙子
她会把你整的很惨
Q: 我用蔑死者阿列莎攻击,通过她的触发将鬼怪掷弹兵放进战场,如果掷弹兵没有被阻挡,我可以牺牲它吗?

A: 当然可以。

只有"每当~攻击时"这类的描述需要你将该生物宣告为攻击者,而检查是否被阻挡的异能则不需要。这类异能只关注这个生物没有被任何生物阻挡。
好好享受每回合都这么干吧,这是你交朋友的绝妙途径。



Q: 我操控钛可工程师布迪凯,我将我所有的衍生物变成了热光烁影派出的衍生物的复制品。回合结束时我的衍生物们会发生什么?

A: 全都被放逐了。

热光烁影的异能是它具有【回合结束时,将此永久物放逐】,这意味着回合末放逐也是可复制的,额外添加到复制的衍生物上的。当你复制这个衍生物的时候,这个异能会跟着复制过去。
与此描述相近却有些不同的是,莎希莉莱伊的-2异能派出的衍生物会在回合结束时被该异能放逐,如果你用其他的东西复制这个衍生物的话,那些衍生物会留在战场上,因为"将它放逐"并不是一个可复制特征,他只是个异能引导的一部分。



Q: 我坟墓场最上方的牌是替身妖,然后我施放瓦拉司的变形兽。瓦拉司的变形兽会变成替身妖的复制,然后我有机会让他变成点儿别的什么吗?

A: 瓦拉司的变形兽会变成替身妖的复制,然后立刻死去(除非你有辉煌的赞美诗之类的东西)。

瓦拉司的变形兽的异能在它进战场之前什么用都没有,而这一时间点在进战场变成替身妖之后。




Q: 我操控灵魂歌姬如冰妮亚。我启动她的异能,然后我回应自己的异能,施放旋动重置了她。请问如冰妮亚的目标生物会发生什么?

A: 什么都不会发生!

如冰妮亚异能的生效时段是"你操控如冰妮亚且她横置期间"因为你在这个时段开始之前就重置了她,所以什么都不会发生。




Q: 我操控死冥权能然后弃掉了一张火爆。请问火爆会发生什么?我可以施放它吗?如果我能释放的话施放完了它会去哪儿呢?我要是不施放的话它会去哪儿呢?

A: 当你弃掉这张牌的时候,你决定触发进堆叠的顺序(这同时意味着你决定他们结算的顺序)。

如果你先结算死冥权能的异能,火爆无论施放与否都会进入坟墓场,因为死冥权能的异能已经结算过了。如果你先结算疯魔(译注:Madness)异能并且因为某种原因不是放这个咒语,那么它会被放逐。
当然,如果你施放了疯魔的牌,他会直接坟场,跳过剩下的疯狂(译注:madness)的东西。是的,这是一个双关,而我并没有(其实有)以此为荣。



Q: 我操控拽脏预言师深渊守门者。如果我牺牲深渊守门者来启动拽脏预言师的异能,什么会先发生?

A: 每个牌手先牺牲一个生物,然后结算预言师的异能。

启动异能的第一步是将异能放入堆叠,在这之后,你支付费用,在这里就是"牺牲一个生物"。因为这个费用是在预言师异能进堆叠之后支付的,守门者的异能在堆叠中的位置会在预言师异能的上方,这意味着深渊守门者的异能会先结算。




Q: 我有一堆神授生物结附在我的其他生物上。如果我施放净化冥思,那些神授生物会发生什么?

A: 他们会以生物的形式回到战场上。

你只能在施放他们的时候才能神授,因为你是将他们移回战场,所以你不能神授他们。他们只能是被当成生物回到战场上来,他们应该会感到困惑吧。




Q: 我操控死灵术士备品室,如果我弃掉臭草小恶魔,我可以将死灵术士备品室的抓牌替代成把达克玛沉骸发掘回来吗?

A: 可以。

你需要在异能结算之前支付费用,所以你已经在异能结算之前支付了",弃掉一张生物牌"。这意味着你弃掉的牌已经在坟墓场当中了,所以当死灵术士备品室的异能开始结算的时候,你可以将抓一张牌替换成发掘你刚弃掉的牌,真酷!




Q: 我操控镜身灵,我启动了它的异能,=0,然后我启动市集贩商的异能让我的对手获得镜身灵的操控权。请问谁的生物的基础力量和防御力会变成0/0?

A: 你的生物会变成0/0.

异能基本上只会在乎当它进入堆叠的时候他的操控者是谁,即便你把异能的来源给了对手,但异能还会记住你才是异能的操控着。





再过几周这牌就合理多了

Q: 如果我选择自己为填土祭师的目标,然后我选择将0张牌洗回牌库,我还需要洗牌吗?



A: 需要。

当规则要求你洗牌的时候,即便你是将不存在的东西洗回牌库,你一样是要洗牌的。




Q: 我能够通过卡丽泽夫的专才免费施放投掷吗?

A: 额......你不需要支付法术力费用,但是你依旧需要支付额外费用,你依旧需要牺牲一个生物。



Q: 我用冒名客逆岛复制了我的永生者墨冬迈,冒名客逆岛可以在额外回合攻击吗?



A: 不能。

当一张牌通过自己的名字来描述自己的时候(比如"墨冬迈在额外回合中不能攻击"),他只意味着"这一特定的物件",别的东西获得这一异能并不重要——可能是冒名客逆岛或者幻影魔镜,但如果一个什么东西获得了永生者墨冬迈的文字叙述,那么这只意味着"这个东西在额外回合中不能攻击"。



Q: 请问迷宫精怪森林图书馆是如何互动的?

A: 你并不能通过森林图书馆抓牌,因为通过森林图书馆抓牌事实上是个费用。同时规则上说如果你将抓多张牌,而你不能抓多张牌,则你无法支付这个费用。



Q: 我操控召雷拉尔,我以自己为目标施放连锁烟雾。我可以无限复制它然后.....赢得游戏吗?

A: 当然可以,这可真蠢!

注意连锁烟雾并不在乎你是否真的能够弃牌或者是否真的弃了牌,这种措辞与"目标牌手弃两张牌,如果如此做,他可以复制该咒语"是不同的。所以在这里你可以一直以自己为目标,然后无限次复制它(然后将自己作为复制品的目标)。




Q: 我对手用5个灰棕熊攻击我,我有8点生命,我的对手有2点生命。请问我以一个灰棕熊作为来源施放馈击掌之后会发生什么?

A: 游戏平局!

因为没有生物具有先攻或者连击,所有伤害同时造成。馈击掌会创造一个替代式效应防止来源造成的伤害并且对来源的操控着造成等量的伤害。这一事件与原本造成伤害的事件同时发生。

这意味着当你馈击掌一个灰棕熊之后,你的对手对你造成8点伤害和你对对手造成2点伤害这两件事儿同时发生。然后状态动作发现你们俩生命都为0然后同时输掉游戏,这时游戏会说"哦,这可真蠢",然后游戏就平局了。

更蠢的事情:如果这是第三盘发生的事情,你们会进行第四盘游戏!与常识不太一样的是,对局不是BO3的,而是"谁先赢两把"。




Q: 我摩登玩儿的是克撒剑炉套牌,我可以快速产出一堆法术力。我很担心洗牌,这是一个潜在的游戏进行过慢(Slow Play)吗?

A: 不是,解释起来可能比较长。

我先跟你讲一些"部落知识":你其实不必每次结算克撒的异能之前都洗牌的,只要你:
1. 你当前不知道牌库中任何一张牌的位置,且
2. 你结算了的咒语并不改变牌库牌张的位置(比如
Impulse]冲动[/c]冲动)

这确实有些奇怪,但很久以前有一张牌叫心之所欲,很多比我聪明得多的人都说"既然整个牌库都随机化了,而且我只放逐了牌库顶的牌,剩下的牌依旧是随机的!"这个和我们现在讲的事情基本上是一样的。

但以下部分很重要:根据万智牌完整规则,你依旧需要在每次结算克撒异能的时候洗牌。这意味着即便你并没有真正的洗牌,
寇希诈术师这类的东西还是会触发。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内容了,Carsten下周会继续跟你们分享问题。并且如果你将要参加拉斯维加斯万智节的话,来找我哦!能见到你们我会非常高兴的。

- Andrew


About the Author:
Andrew is a Level 2 judge from Dallas, TX who spends too much time on his computer.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