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4/08/2019

十个作者

Cranial Translation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历史上,你在应该在第14个纪念日赠送象牙或大象作为礼物。
大家好,欢迎回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这周我们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这周我们一改之前的规则问答风格,我们决定,为了纪念颅内植入14周年,我们通过历史来纪念这日子。我们联系到许多以前的作者,让他们做两件事情:一个规则问题,和一个答案,并将它们迅速更新到现在的规则(不论是否和万智牌相关)。这周的文章可能在万智牌规则上没那么深入,但我希望你能喜欢这些为这个14年的专栏奉献过的作者。

这周对我们来说稍有不同,你依然可以发邮件给我们,我们会回答且有可能用在将来的文章中。你可以将短问题发送至推特@CranialTweet,长问题可以发送到 moko@cranialinsertinon.com



Eli Shiffrin

Q: 歪曲世相和指挥官的替代式效应如何互动?是计算你拥有的永久物数还是你实际洗回牌库的永久物数?

A: 万智牌中对于"等量"这个词有一个默认的配对准则,这个数量指的直接就是问题中这个异能里说到的数字。比如这个问题中,歪曲世相直接说"所有(你)拥有的永久物",所以这个就是你计算的数字。反之,如果我们想,我们也可以直接指向最终这些牌去向的数字——你能找到一些牌写的是"放入坟场"的数量,以及"进入放逐区"的数量,这和被"放逐"(但没有进入放逐区)相对应。

我最近在干嘛?你可以看到我在发售纪要中依旧在回答规则问题,并且微信系列更新重点问题解释。我现在是万智牌的规则经理,以及一些其它的和读者弱关联的事项。



Thijs van Ommen

Q: 我操控一个水银元素和一个时空阿托格。我能复制时空阿托格两次,然后启动两次它的异能,让我的元素+6/+6吗?

A: 可以。水银元素会有两个异能条目,每个都是每回合只能启动一次。要记住你将会跳过之后的两个回合,所以你最好现在能赢!

这里有一个其它的可以使用的小技巧。水银元素会复制目标生物身上找到的所有异能。如果你让水银元素复制自己而非阿托格,你每次就能加倍异能的数量!比如说,你的元素会得到四倍的异能,让它变成15/16.再额外支付+12/+12,它会变成27/28。或者,如果你喜欢公式的话:X点蓝色法术力会让水银元素变成(3+3*2X-1)/(3+3*2X-1),X>=1。

我一直是规则爱好者,但从来不是裁判。这些年我一直是普通的颅内植入作者,我现在在机器学习领域工作,我有媳妇。




是的,我们也爱你。

Tom Fowler

Q: 意志之力通过替代式费用施放的时候,阻御网如何影响它?

A: 我早早早早在2005年就回答过这个问题。等等……2005年!?

那时候,我们必须将完整规则摊开在石桌上。现在你们这帮孩子可以直接将它下载到你炫酷的苹果平板里。

总之,这个互动和当年一样。你决定咒语施放费用的时候选择法术力费用或是替代式费用,然后加上所有费用增加,减去费用减少,然后就是你实际支付的费用。

假设意志之力是在其他牌手回合施放的,我们会有(1点生命和从手上放逐一张蓝色牌)+(3)+0。所以你需要为意志之力支付3点额外费用。

完整规则的601.2系列会包含施放咒语的过程,决定咒语费用时601.2f提到的。石板再也不需要了。

我现在?和CI最有关的事是,我不再是一个活跃的裁判了。

家庭总有方法吞噬你的兴趣时间。变老是无可避免的。我和妻子有一个女儿,她现在在上高中,她是特奥会运动员(曾获得多枚金牌,她老爹骄傲地说),她棒极了。


职业上来讲,我还在同一个领域工作,只不过我从系统管理轮换到了风险与损伤性管理一职。我还是一名业余的科幻作者。如果你喜欢神秘刺激的书籍,你可以看看我的亚马逊主页。

虽然现在我不再是一名活跃的(甚至认证的)裁判了,我打万智牌的时间减少了,但是我依然很享受这个游戏。我没法再跟上构筑赛的步伐了,现在我主要打限制,cube轮抓,偶尔打打指挥官(真的很需要偶然,因为我不喜欢多人游戏)。

万智牌是一个很棒的游戏,做裁判的十年中让我认识了很多人,他们很多我现在依然有联系。享受它,并尽量投入。你会得到很多。



Moko

(Moko不太明白给他的任务。从最开始给他的一叠纸,他将他们揉成了球,然后吃了它们,然后开始在屋子里乱跳。无须多说,Moko依然还在颅内植入,并且在所有人都离去后还依然会在这里)



Aaron Stevenson

Q: 我施放自然之道目标我的克洛萨入云兽和我对手的教团战首来让我有多余的伤害可以进攻过去。我对手将教团战首牺牲给司克探矿者,说这个咒语被反击了,现在他可以用另一个鬼怪填掉它了。对吗?

A: 就精灵的传统而言,战首白白牺牲了。如果一个咒语的*全部*目标都非法之后,它才不会结算。如果只有其中一些目标非法了,这个咒语依然会结算,对于这些依旧合法的目标尽可能地结算。你的入云兽并不会将战斗打入遗忘,但是它依然会踩过其它的鬼怪大军。

我现在已经远离万智牌,一心抚养我的三个女儿,但是我空闲时间依然在玩一些"新"的游戏,比如质量效应和上古卷轴。我现在是政府合规官,每天依旧要回答规则问题,以及对付僵尸大猩猩。






以防你需要大量象牙。

Carsten Haese

Q: 如果我对手操控一堆鹏洛客,如果我操控足够数量的山脉,通过合适的分配伤害,我能否用岩石夹击将它们全杀死?

A: 可以。这个问题和我2008年第一次出现在颅内植入时候回答的有所不同。那时候岩石夹击不能直接对鹏洛客造成伤害,所以你需要对你对手造成伤害,然后在结算的时候将伤害转移到他操控的其中一个鹏洛客上。现在,规则已经去掉了伤害转移的效应,一大堆牌得到了勘误,它们可以对"任意目标"造成伤害了,这是目标生物,牌手或鹏洛客的简称。岩石夹击就是这样的牌的其中一张,所以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将它们任意分配给不同的鹏洛客。

如同万智牌规则一样,我生命中有很多变化,也有很多不变的。我和以前有同样的工作,在财务行业的公司做系统研发。如果你问起来,是的,这和你想的一样激动人心(无聊)。对于我的裁判生涯,我当时还不是认证裁判,现在,因为一些个人原因,我无法执法足够数量的比赛,所以也不是认证裁判了。但是,我依然在参与万智牌,现在我依然是颅内内植入的一名作者,帮助Eli撰写新系列的发售笔记,并且为全国MS协会组织每年一度的慈善比赛,十年来它愈发强大。



Laurie Cheers

Q: 如果我牌库里没有生物了,倍火妖会怎么样?它会变成0/0吗?

A: 的确会变成0/0!我喜欢这样的奇怪情况——这是一个未定义的数值,但是将它当作零和"无事发生"不一样。你可以用米捷摹态械非瑞克西亚处理机制造一个类似的场景——摹态械支付生命的数值从未选择过,因为它结算的时候你没有支付过生命,所以当你横置它时候,X值是为定义的。你会得到一个0/0的衍生物,或者根本没有衍生物?在倍火妖的例子中,我们将未定义的值看作0,所以你会得到一个0/0的生物。

我依然是万智牌规则组的成员。对于的现在的工作,我之前在万智对决工作过一段时间,现在我为VR游戏写代码。



Nathan Long

Q: 在一场指挥官游戏中,我让我的指挥官(叶海大帝埃拉达力)进入了统帅区,并且有诱魔法阵在战场。我能通过诱魔法阵任意施放我的艾拉达力并且避免指挥官税吗?

A: 不能。虽然诱魔法阵可以让你不支付它的法术力费用,但也仅仅止于此了。诱魔法阵不会减少额外费用,比如你从统帅区施放指挥官的指挥官税。你第一次施放艾拉达力的时候,它是免费的,但是第二次会要两点法术力,第三次是四点,以此类推。

我是一位当前的作者。虽然我不像以前那样频繁执法了,但是你依然可以在网上很多地方找到我,比如reddit或者Ask A Judge聊天频道,依然做着我最擅长的事情——回答万智牌规则问题。我还在帮助规则团队,帮助他们在之后系列中的规则措辞以及发售笔记的撰写。



Charlotte Sable

Q: 如果我同时操控迭演院长奈班万和琴,然后施放了一个具有进战场异能的法术师,比如舞火凡尔西诺,奈班和万和琴的异能是否会无限触发彼此?也就是说,奈班触发因为法术师进战场导致万和琴触发,然后万和琴再触发奈班?

A: 万和琴和奈班都具有替代式效应,而不是触发式效应,所以没有无限循环不会很奇怪。

两张牌都会看到舞火凡尔西诺进战场触发,并对这个事件生效,导致舞火凡尔西诺额外触发两次,也就是一共三次。两张牌都不能对新的触发再次生效,因为这两个效应都已经对原来的异能生效了,替代式效应对一个事件只会生效一次,即使有另一个替代式效应会导致这个事件发生两次。

我依然在写magicjudge.tumblr.com的微博。我为一个指挥官参谋组命名,所以我对这个赛制的热情重燃了一些。另外,我这个月底会参加伦敦的密稀邀请赛II的执法!



Andrew Villarrubia

Q: 我对手操控虚空地脉的时候我弃掉万世创伤伊莫库。伊莫库最后会去哪?

A: 伊莫库会被放逐。

虚空地脉有一条替代式效应,而伊莫库有一个触发式异能。因为地脉将"进入坟场"替代成了"进入放逐区",所以伊莫库不会进入坟场,它甚至没有机会触发异能。

我是一名软件工程师。我的规则火花是在若干年前的EDH中点燃的,我只是想在我们的店赛中知道更多的奇怪套牌。我在规则IRC中花了很多时间回答规则问题,其中涵盖了从"新人问题"到"你刚才问的是什么鬼"。



等等,今天谁是最后一个?Andrew Villarrubia?我之前从来没见过他撰写颅内植入。我想你大概发现了下周会发生什么了……


About the Author:
Moko was born in Tanzania, and died in a tragic accident involving a catapult while being transported from Eli Shiffrin to Thijs van Ommen between the first two Cranial Insertion articles. Subsequently zombified, he helps sort their mail and occasionally answers questions. His pastimes include bananas and brains. Mmm brains.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