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12/10/2018

漫长冬夜

Cranial Translation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光亮减少。
大家好,欢迎阅读新的一期颅内植入!首先,请允许我多开几盏灯。最近几天真的是一年之中白昼最短的时间,但是这周应该足够回答完你的问题。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需要我们回答,请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推特至@CranialTweet。我们会给你私人回复,并且你的问题可能出现在将来的文章中。




Q: 如果我同时操控展爪嚎狼食物链,有没有可能我放逐嚎狼施放一个生物咒语,还能同时得到它的减费效应?

A: 可以。

食物链的异能是法术力异能,也就是说你可以在施放生物咒语的时候启动。在你施放咒语决定了咒语费用之后启动这个异能,这样展爪嚎狼的减费异能已经生效,总费用已经锁定。这就意味着现在牺牲它也不会撤销减费效应,所以你的生物现在可以吃掉嚎狼了。




Q: 如果我弃掉一张疯魔牌来支付从坟场施放再起牌的费用,然后疯魔施放了那张牌,它会在再起咒语之前还是之后结算?

A: 它会在再起咒语之前结算。

在你弃掉一张牌支付再起咒语的额外费用的时候,再起咒语已经在堆叠中了。疯魔的弃牌触发会进入堆叠,如果你施放它的话,它会在再起咒语之上。




Q: 我用翻新搜寻牌库的时候,可以搜算两张揭晓//揭散吗?

A: 可以。

揭晓//揭散同时是法术和瞬间,而且是一张牌,所以你可以将它作为法术,并作为瞬间来选择。




Q: 我施放创生多头龙,用施放触发将蛮荒精魂放进了战场。多头龙进战场时会带有指示物吗?还是仅仅是蛮荒精魂的一个复制?

A: 它仅仅是蛮荒精魂的一个复制。

多头龙的指示物异能和蛮荒精魂的复制异能都要修改多头龙进战场的方式,你必须要先让复制效应生效,然后才能让其它效应生效。一旦蛮荒精魂的异能生效,它就不再具有放指示物的异能,所以也就不会生效。





有时我觉得冬天永远不会结束。
Q: 我用锋刃接合师和它的魔像衍生物进攻我的对手,我对手用一个具有先攻异能的生物阻挡接合师。魔像衍生物是否会即造成先攻伤害,又造成普通伤害?

A: 不会,它只会造成一次伤害。

在第一个战斗伤害步骤,你的魔像衍生物和你对手的先攻生物会造成战斗伤害。在第二个战斗伤害步骤,你的魔像就不再具有先攻了,但是它本回合已经分配过战斗伤害了,所以就不能再造成第二次战斗伤害了(只有具有连击的生物能造成两次战斗伤害)。




Q:瓦拉斯的变形兽进入战场,它是否会有坟场最上面生物的全部叙述文字?这对于进战场触发(比如犄牙兽)或者替代式效应(比如扰咒法师)会怎么样?

A: 瓦拉斯的变形兽是一张奇怪的单卡,这里的情况下会照常运作。如果你坟墓场顶上是一个生物,那么瓦拉斯的变形兽会具有那张牌的全部叙述文字,也就是所有适当的触发式异能或者替代式效应都会正常生效。你会通过犄牙兽的触发获得生命,或者可以通过扰咒法师的异能选择一个牌名。



Q: 天使恩典是否会从成仁拼搏的输掉游戏效应下拯救你?

A: 可以。

天使恩典会阻止本回合因为除去你投降之外的任何原因输掉游戏。它对诸如条约或者成仁拼搏这样(输掉游戏)的触发效果良好。




Q: 我启动百相拉札夫的异能,用它复制了我坟场里的林逸才杰斯。如果我使用抓牌异能,并且坟场里有五张牌,会发生什么?

A: 当你要结算拉札夫/杰斯的启动式异能的时候,你要抓一张牌然后弃一张牌。然后你要放逐拉札夫/杰斯,并试图将它转化的移回战场……不幸的是,拉札夫不是一张双面牌,因此它不能转化的移回战场,所以它会留在放逐区,而非回到战场。



Q: 议定是个投票机制,你能否响应某个单独牌手的投票?每个投票是否都使用堆叠?

A: 投票是每张议定牌结算的一部分。因为咒语是当前在结算的,所以牌手不会获得优先权,也不能有任何行动,直到咒语完成结算。你可以在牌手投票前或/和后执行动作,但是不能在投票过程中。



Q: 如果我操控天界麒麟和选择了精怪的玄秘适境,然后我施放了一个牌面朝下的生物(比如狂傲客),麒麟是否会消灭所有地,以及总法术力费用为0的永久物?

A: 会的。麒麟不会因为地而有例外,所以……祝你愉快?



Q: 我能启动暗礁祭师的异能响应伊斯的迷宫的异能,来让它无法生效吗?

A: 不行。

你响应伊斯的迷宫的异能启动暗礁祭师的异能,不会阻止迷宫异能结算。在你能相应迷宫异能的时候,这个异能已经进入堆叠,并且无论迷宫发生什么,它都会结算。如果你真的不像让你的生物迷失,你可以在你宣告进攻者之前对迷宫启动暗礁祭师的异能,这样迷宫就不能把你生物怎么样了。




Q: 如果我通过回音廊派出了一个衍生物,然后通过钛可工程师布迪凯将它变成了其它衍生物的复制,我在回合结束的时候是否还需要因为回音廊的效应将它放逐吗?

A: 需要。这个衍生物依然是回音廊所创建的物件,所以它会在你结束步骤开始的延迟触发结算的时候被放逐。它有别的名称或是特征无关紧要。



Q: 我在进行一场指挥官游戏,我朋友使用了刚毅的撒姬亚套牌。他和另一位对手都只有10点生命。我掘坟了它的撒姬亚,并用异能指定了第三位牌手。然后我用撒姬亚进攻了其拥有者20点生命。然后我说这个触发式异能会进入堆叠,击败第三位牌手,但是撒姬亚的拥有者不同意,因为在撒姬亚的异能结算的时候,它不在战场上。所以谁对?我赢了没?

A: 在其拥有者离开游戏后,撒姬亚确实也会一同离开,但是触发式异能依然存在并会照常结算。而且,不是在结算的时候选择牌手,异能会看到撒姬亚最后在战场上时所选择的牌手,并会使用最后的已知信息来决定要对谁造成伤害。换句话说就是,你赢了。




抛去黑夜,冬天还是很美的。
Q: 如果我在搜寻我的牌库,我能用石磨人偶的法术力来施放牌库顶的跨冰河亚龙吗?

A: 可以,只要你先施放跨冰河亚龙,再用石磨人偶产生法术力就行。当你施放一个咒语的时候,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将它从当前区域移至堆叠,所以跨冰河亚龙会离开你的牌库,也就不在牌库顶了。这就意味着,这时你可以启动石磨人偶,它会磨掉另外一张牌。



Q: 诸如大军行进这样的召集牌,如果我有一个重置生物的办法,比如缓伤维齐尔虔诚德鲁伊组合技,我能横置德鲁伊无限次来支付召集吗?

A: 不行。你在支付法术力的同时横置生物支付费用。这时启动异能为时已晚,法术力异能也不行。当然了,你可以在你开始施放大军行进之前用德鲁伊产无限点法术力来利用这个组合技。



Q: 如果我用贿赂偷了一个生物,我对手使用了一张将目标非地永久物移回其拥有者手上的牌,这张生物回到我手还是他手?

A: 它会回到对手的手里。即使是你通过贿赂将该生物在你的操控下放进战场,它依然是由对手所拥有。一张牌的拥有者是在游戏开始时,这张牌所在牌库或备牌的拥有者。出去以前的赌注规则,没有牌能改变牌的拥有权,或者将另一位牌手拥有的牌放到你的手里,坟场,或者牌库中。



Q: 纺镜咒和牌面朝下的变身或显化生物如何互动?

A: 取决于你要用纺镜咒干什么。如果你指定牌面朝上的生物为目标,那么牌面朝下的生物会成为该生物的复制,但是牌面朝下的状态会覆盖所有其它特征,让它是无色,没有名称的2/2生物。如果你指定牌面朝下的生物为目标,那么每个生物都会成为一个无色,没有名称的2/2生物。这些牌面朝上的生物依然牌面朝上。



Q: 我的指挥官是枯萎巨龙极兹锐,我对手操控肃然致哀,我的极兹锐还能否通过指挥官伤害击败我的对手?

A: 可以!

虽然肃然致哀会阻止你的极兹锐造成伤害的时候在你对手身上放置中毒指示物(或者其它可见的效应),但是它依然造成了伤害,并且这个伤害计入到指挥官伤害中。




Q: 如果韧皮龇牙兽被弃掉,并通过异能进入战场,它是否还算在突袭残迹的弃牌中?

A: 会的。

韧皮龇牙兽依然是弃掉的牌,只不过结果是它进入了战场而不是进入坟场。突袭残迹会看到一张牌被弃掉了,所以会因此触发。




Q: 我如果操控实验性狂乱,还能延缓时缝之雷吗?

A: 不能。

你不能从牌库顶延缓时缝之雷,因为你只能从手上延缓牌。但是,你也不能从手上延缓。从手上延缓一张牌需要你可以施放咒语,但是实验性狂乱不让你从手上施放咒语。




Q: 我对我对手的指挥官施放反射法师。如果他选择将指挥官改为放到统帅区,是否他下回合依然不能施放它?

A: 你对手直到你的下一个回合都不能施放它的指挥官。反射法师的后半部分效用不会因为对手的生物去哪而改变,所以只要异能的目标在结算的时候合法,这个禁令不会因为生物去哪而失效。



烛光渐暗,该说晚安了。下次我写文章的时候,天光会更长。这期间你不会抹黑前行,因为下周Carsten会给你带来新的启发。最后,节日快乐。
- Charlotte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