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7/30/2018

二十五盛典

Cranial Translation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真是个切二十五周年生日的完美的武器,我是说工具。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阿尔法限定版是二十五年前的1993年八月五日发行的,所以这周末正好是万智牌的二十五岁生日。是的,这个我们都深爱着的游戏已经快有四分之一个世纪大了,我觉得我到时候一定会喝的酩酊大醉的,如果你这周可以亲临Gen Con,我敢肯定你一定邮寄参加我们为你准备的精彩活动,到时候还有生日蛋糕。而在颅内植入这里,我们将会用我们一贯做的事情来庆祝,也就是回答这二十五年来里出现过的卡牌的规则问题。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需要回答,请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将短问题推特至@CranialTweet。我们的作者会亲自回答,并且你的问题可能出现在之后的文章中。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本周的精选问题。


Q: 我有个关于拼造的问题,比如聚金拒斥。如果我操控三个振翼机衍生物和预视棱镜,我能横置振翼机产生无色法术力,然后将一点无色法术力用预视棱镜变成蓝色法术力,来施放聚金拒斥吗?

A: 恐怕不行。拼造不是给你的神器横置产生法术力的异能。它是让你可以横置神器而非支付法术力来满足咒语的一般法术力需求。你可以横置两个你操控的振翼机来满足聚金拒斥中这个部分的费用,但是你需要真的支付剩下的蓝色法术力,如果你想用预视棱镜,你需要实际的法术力。



Q: 假如说我用Five-Finger Discount将我对手拥有的一个神器放入到我的手里,然后他用航筝掠盗从我手里放逐了那张牌。当航筝掠盗离开战场后,那张牌会去哪里?

A: Five-Finger Discount是一张古怪的银边牌,它可以做一些诡异的事情,比如将牌放入非拥有者的手里,但是航筝掠盗是一张无聊的黑边牌。这个效应强制这张牌回到拥有者手里,就是这样。



Q: 我用Animate Library结附在了我的牌库上,然后还佩带了军团之盔。军团之盔的异能结算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A: 祝贺你,你把万智牌玩坏了。祝你开心。

认真的讲,军团之盔让你复制佩带的生物,复制效应只看你正在复制物件的可复制值,也就是牌面印刷的值,再加上其它的复制效应。复制效应不会计算Animate Library。因为你的牌库在没了Animate Library之后就不是一个物件,它没有可复制效应。它没有名称,没有卡牌类别,没有力量和防御力,没有异能,只有军团之盔给它的敏捷。最后,你会得到一个无类别的,具有敏捷异能的衍生物,它只能呆站在战场上无所事事。它不能进攻或阻挡,因为它不是生物,如果它是,它会因为没有防御力而死去。



Q: 我用卓越赋生师将我的藏宝图 变成了5/5的生物,之后我将藏宝图转化成了藏宝海湾。它还是5/5的生物吗?

A: 是的。卓越赋生师创造了一个持续性效应,会一直影响你操控的藏宝图这个永久物。藏宝图转化后,依然是这个永久物,只不过是以背面示人。因为它还是同一个永久物,所以就能被卓越赋生师的异能影响。



Q: 我对手使用反射法师弹回了我的指挥官,我选择将它放回统帅区而非移回手上。我在对手的下个回合前能从统帅区施放它吗?

A: 不行。反射法师异能结算的时候,统帅区的替代式效应只是改变了你指挥官的去向,但是不会改变异能的第二个部分。这就是说"不能施放"效应依然存在,会阻止你从任何区域施放任何和你指挥官相同名称的咒语。



Q: 在一场多人指挥官游戏中,一位牌手启动祀炼基定的第二个异能,然后将军团之盔佩带在其上,同时他还操控圣洗者行列。军团之盔的异能派出两个衍生物,并且我们有很多关于这个衍生物的问题。这些衍生物到底是什么?在清除步骤这些衍生物是否会消失?如果这些衍生物都在,它们能帮助满足基定徽记的"不会输"的效应吗?

A: 我们从这些衍生物是什么开始。如之前提到的,军团指挥的异能会看基定是如何印刷的,所以复制品是和印刷的一样的基定鹏洛客,并且不是传奇。它们进战场具有三个忠诚指示物,并且有忠诚异能。它们不是被活化的,伤害防止效应只对原版有效,对它们无效。

在清除步骤,原版基定不再是生物,但这不会影响衍生物。没有效应说让它们离开,所以它们会一直都在。

尽管它们不是传奇,但是它们是基定鹏洛客,所以即使原版基定不见了,它们依然满足徽记上"只要你操控基定鹏洛客"的条件。



Q: 如果我操控蔑咒兽,我对手启动鬼怪焊工指定目标为一个他操控的神器,一个在坟场中的神器,我能将第一个异能转移给蔑咒兽来干扰这个异能吗?

A: 不能。蔑咒兽的异能结算的时候,你只能改变合法的目标。因为蔑咒兽为鬼怪焊工异能的非法目标,所以无事发生,目标不改变。




蛋糕不是谎言。
Q: 我操控野蛮原牛,是被唤尸依萨蕾拉回来的。我能用异界之旅让它带有一个+1/+1指示物的回来,且没有尸体指示物吗?

A: 当然可以。依萨蕾的替代式效应只在野蛮原牛离场去放逐区之外的其它地方生效。因为异界之旅放逐了野蛮原牛依萨蕾的替代式效应不会替代任何事物,所以异界之旅可以正常行事。在下个结束步骤开始的时候,你的野蛮原牛会带着一个+1/+1指示物回来,而且不再受依萨蕾替代式效应影响。



Q: 我对手对一个生物施放阿耶尼的威能,我响应用闪电炼击杀掉了那个生物。我对手是否还可以检视牌库顶的五张牌?

A: 不能。阿耶尼的威能只有一个目标,而且你已经杀死它让它变得不合法。因为阿耶尼的威能所有的目标都已经非法,所以它不会结算,并从堆叠中移除,它的效应不会发生。



Q: 如果我操控异徒化尘,然后耗竭了虔诚群伴,我还能从坟场将一张生物移回战场吗?

A: 当然可以。异徒化尘阻止牌手从坟场施放咒语或者启动坟场中牌的异能,但是这个情况不是这样。虔诚群伴的异能是一个在战场上生物的触发式异能,它指定你坟场中的牌为目标。当异能结算的时候,你将目标牌从坟场直接移回战场,这和从坟场施放咒语是不一样的。



Q: 如果我用海温古巫妖的异能从坟场施放溃疽流浆,巫妖是否会获得所有坟场中生物牌的异能吗?

A: 不能。海温古巫妖的异能触发和结算的时候,溃疽流浆在堆叠中。溃疽流浆的异能只在战场上生效,所以巫妖不会从流浆身上得到所有异能。



Q: 我能使用醒灵云雀的异能将沃文森多头龙从坟场移回战场吗?

A: 只有在你操控两块或更少的地的时候。沃文森多头龙具有一个特征定义异能,定义了它的力量和防御力。这个异能在所有时刻所有区域都生效,在坟场里也是这样。



Q: 战场上的腥红之月和我坟场里的天门石通道如何互动?

A: 这是一个关于层的问题。腥红之月的效应在第4层,天门石通道的效应在第6层。这就是说你的腥红之月的效应会先生效,然后天门石通道的效应再生效。腥红之月会给你的非基本地山脉的类别,并移除所有印刷在其上的异能,并给它产生红色法术力的异能。在第6层,天门石通道效应介入,给你的地产生绿色或白色法术力的异能。最终,你的非基本地可以产生红色,绿色,和白色法术力。



Q: 我操控可动驻防地,然后施放守护机械兽。我能用机械兽搭载驻防地,然后用驻防地进攻,重置机械兽,然后再搭载另外一个载具,然后再用那个载具进攻吗?

A: 你可以做其中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首先,你可以用机械兽搭载驻防地,即使它这回合刚进战场。搭载不受召唤失调规则影响,所以没有问题。用驻防地进攻,触发它的异能,你可以重置机械兽,所以你可以用它搭载另一个载具。但是,你只能宣告一次进攻者,你这回合已经宣告了驻防地进攻,所以第二个载具不能进攻了。




想要蚂蚁吗?
这就是你为什么招蚂蚁。
Q: 我施放放蚁咬人, ,在拼点的时候我展示了扑翼机,我对手展示了一张地。我是否赢得拼点?

A: 没有。拼点会比较两张牌的总法术力费用,法术力费用是0不比没有法术力费用好。两张牌的总法术力费用都是0,所以你没有赢得这次拼点,因为你没有展示一张具有较高总法术力费用的牌。



Q: 我对手使用卓越赋生师活化了一个神器。如果我是用拟形变幻将赋生师变成了其它的生物,它的活化效应是否会停止?

A: 完全不会。卓越赋生师的效应持续时间为"只要卓越赋生师在战场上",这回追溯那个永久物,不论它长什么样子。让卓越赋生师变成其它东西的复制不会改变它是同一个永久物的事实,所以活化效果依然存在。



Q: 月轮山影是否能阻止陶拉里亚西境的易质异能?

A: 不能。月轮山影只对你对手操控的地生效,也就是在战场上的地。它对你对手手里的地,也就是能易质的地无效。



Q: 世间锤炼能否让我一回合使用多于一张地?

A: 不能。世间锤炼允许你从坟场使用地,但是规则禁止你使用多于规定数量的地,"不能"大于"能"。让你额外使用地的效应会明确说明,比如刚愎剑齿龙



Q: 牌面朝下的生物翻回正面是否会触发严厉明师

A: 不会,将牌面朝下的生物翻回正面看起来像启动式异能,但实际上不是。它实际上是游戏规则提供的一个特殊动作,所以它不会触发严厉明师的异能。



Q: 在竞争级别的执法严格度下,我能在比赛中询问一张关于我还没见到的牌的问题吗?比如说,我对手看起来用的是妖精套牌,我觉得他套牌里有猎群祭师,我能问裁判关于这张牌的异能吗?

A: 当然可以。你可以询问任何卡牌的Oracle叙述,你也可以询问不是这桌出现的卡牌的规则问题。只要你不是在浪费时间,之后裁判会给加时,你可以询问任何你需要的规则问题。




这就是今天的全部。感谢阅读,适度庆祝,下周别忘了回来阅读新的一期万智牌规则问答。

- Carsten Haese


About the Author:
Carsten Haese is a former Level 2 judge based in Toledo, OH. He is retired from active judging, but he still writes for Cranial Insertion and helps organize an annual charity Magic tournament that benefits the National MS Society.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