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7/16/2018

幸运十三

Cranial Translation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全家快乐!
大家哈哦,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又到了13号周五之后的星期一(译注:西方认为日期是13号的星期五不吉利),终于可以卸下防备,取消禁足,打开地窖,走出防空洞沐浴阳光了。
……你说啥勒?把你自己和家人都关在防空洞里,和家人一同玩硬盒桌游才是13号周五的传统——我们从小到大都是这么过的!你家比较奇怪不在乎这些,不代表别的家不这样。这里,我找了些维基百科的内容来证明这点。

哈。

好的,显然我父母有很多东西需要解释,我最好和他们单独交流,所以我的走了,但是不要担心,我会留下最新的一期规则问答来让你有事做。一如既往的,如果你有任何问题,请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推特至@CranialTweet。你会获得解答,并在之后的文章中看到你的问题。



Q: 防腐师工具是否会减少溃疽流浆从坟场复制来的异能的费用吗?

A: 防腐师工具通过修改游戏规则而生效,让你在每次启动你坟场中生物的异能的时候可以获得费用减免。

也就是说,防腐师工具并不是实际修改了你的在坟场中的牌的异能,所以溃疽流浆借来的异能会是原样,没有打折的。



Q: 如果我同时使用战事召唤魂魅拘禁,我对手是不是除非为所有生物支付费用,否则不能攻击?

A: 不是,这不是战事召唤的运作方式——它只是一个要求,而非一个限制。如果有一个生物进攻,战事召唤会强制你对手的其它生物能进攻必须进攻,但是它不会让不可能变成可能,所以如果没法被强迫进攻的生物就不会进攻。

大概就是说,战事召唤会忽略任所有因为某些原因无法进攻的生物。召唤失调?好的。没地了?没关系。你卡在魂魅拘禁里,且你的操控者不想给你付费?那就下次呗。

也就是说魂魅拘禁有效的抵消了战事召唤强制进攻的异能,因为只有你对手愿意付费的生物才能进攻,而且不能强迫不愿意进攻的生物进攻。战事召唤的另一个异能可能会让你的对手碰到些麻烦,因为你的对手要决定是要进攻还是要施放咒语,但这就是另一回事了。



Q: 如果我用怖龙瓦威提阿玛迪进攻一位对手时,他没有一个合法的目标——所有的永久物都辟邪。会发生什么?

A: 什么也不会发生。你对手没有任何你可以合法指定为目标的东西,所以你无法满足怖龙瓦威提阿玛迪异能的要求选择一个合法目标。如果你不能合法的为异能选择一个目标,这个异能会从堆叠中被移除,什么效果也没有。

你对手成功的抵消了这一切。你知道他会受到什么报应吗?被一个6/6飞行的长老龙痛击。活该。



Q: 双面白皮木如何处理同一回合中多次的战斗的情况?如果有两个战斗,它在第二个战斗中可以阻挡三个生物吗?

A: 不能,就是两个——双面白皮木的异能不会计算当前已经经过了多少个战斗阶段,然后让它额外阻挡那么多生物。它只是说在任何给定的战斗阶段中,白皮木都可以比其它正常生物多阻挡一个生物(假设它可以阻挡的话)。




为什么你不把自己锁在一个地堡里呢?
Q: 我能用神妙兵法兵法来让有辟邪的生物进攻或阻挡吗?

A: 可以。辟邪意味着你对手的生物不能成为你操控的异能或咒语的目标,但是神妙兵法不指定任何生物为目标——它都不指定任何永久物。

神妙兵法只是暂时的改变游戏规则,让你可以做出通常是其它牌手才能做出的决定。不指定任何目标。



Q: 如果你在对手地都横置的时候流放之径掉一个狮族仲裁者,他能搜寻一个基本地吗?

A: 可以。流放之径会在操控者可以搜索牌库之前将生物放逐,所以在你对手决定是否要搜索牌库的时候,仲裁者已经不在战场了,你对手可以无需支付费用的搜索牌库。



Q: 如果我施放加快,我能启动写着"只能在法术的时机使用"的异能吗?

A: 不能。有如此限制的异能,比如万变法杖,它没有明确的说明你是否真的可以实际施放一个法术——毕竟如果你手里没有法术你就没法施放法术,但是这并不能阻止启动万变法杖。

这些限制只是在说通常的规则上施放法术的时机,而用这个方法简单叙述——"只能在法术时机施放"是"只有在你的行动阶段,堆叠是空的,且你有优先权的时候"的简写,这可能对大部分牌手来说更简单易懂。



Q: 如果我使用幻影魔镜复制了我对手的圣物塔,在我回合结束的时候我需要弃到七张牌吗?

A: 不需要。弃牌到你最大手牌上限是你会和清除步骤的第一件事,在那之后,直到回合末的效应——比如魔镜——才消除。因此,要弃牌的时候,你的魔镜依然还是圣物塔,你这时候还没有手牌上限,所以你不用弃牌。



Q: 我操控坚固鳞甲和有四个指示物的变化多头龙。我对手如果用闪电击打它,我能得到多少个指示物?

A: 当变化多头龙上移去任意数量的+1/+1指示物的时候,它的异能会触发那么多次,每次触发都会创造一个延迟触发,在下个结束步骤开始的时候在其上放置两个指示物。

更重要的是,这个效应不像其它的效应那样,是把指示物一下放上去,比如饥渴多头龙,所有这些延迟触发都是完全相互独立的——它们独立触发,一个接一个的结算。因为每个触发都是独立的放置指示物,坚固鳞甲会对它们分别生效,让每一个触发放置三个+1/+1指示物在变化多头龙上,而非两个。

尘埃落定之后,你会自豪的说,自己操控一个10/10的变化多头龙。比7/7的大多了!



Q: 如果我牺牲一个腐生衍生物,我能用腐食流浆放逐它来获得生命吗?

A: 当然不行,有很多原因。首先,衍生物离开战场之后几乎是立刻停止存在,也就是状态动作检查之后,也就是说在你有机会启动流浆的异能的时候,衍生物早就不在了。这之间绝对没有那么长时间来让你启动异能。

第二点,即使衍生物能呆那么长时间,腐食流浆的异能说的是目标"牌",而衍生物不是牌,所以它也不是这个异能的合法目标。



Q: 乌金连结点能否阻止像无情的突袭这样只增加部分额外回合的牌?

A: 不能。乌金连结点只能让牌手跳过所有将要进行的额外回合,但是对额外的步骤或阶段束手无策。

总的来说,卡牌只会做它上面描述的事情,也只会这么做——不多也不少。因为额外回合是连结点所说唯一阻止的事情,所以它只会阻止额外回合。



Q: 如果我对手操控瑟班守护者莎利雅,我施放创发隆响,我能横置神器来支付莎利雅的税吗?

A: 当然可以!拼造让你可以横置神器来支付创发隆响,没有限制说它只能支付一般的法术力费用。额外费用包括法术力,比如莎利雅所需的额外法术力也可以用横置神器来支付。

注意这种情况只对最开始施放咒语时的费用生效。比如意志交锋这样的反击咒语,让你除非支付额外费用否则反击,你就不能横置神器来支付了。



Q: 我能牺牲两个回收秘耳喀勒克族制铁厂产费,然后让他们俩的异能互相指定为目标吗?

A: 通常来讲不行。你不能同时多次启动同一个异能,所以在两次启动之间会有间隔,通常回收秘耳的异能会在你有机会再次启动制铁厂异能之前进入堆叠。但是,有一种方法可以绕开这些,让两个回收秘耳互相指定为目标。

诀窍就是,在施放或结算咒语或异能的过程中,触发式异能不会进入堆叠——在咒语(或异能)施放或结算过程中所有异能都会等到全部完成之后再进入堆叠。这就是说,如果你能找到一个方法,在施放或结算咒语的过程中牺牲两个回收秘耳——即使不是完全相同的时间——两个秘耳也能互相指定为目标,因为那时候它们都在坟场中了。

嘿,牌手在施放法术力费用非零的咒语的时候不是可以启动法术力异能吗?喀勒克族制铁厂不就是法术力异能吗?看起来不错……
所以,就是这样。如果你施放一个需要法术力的咒语,你可以牺牲两个秘耳给制铁厂来产生法术力(即使你没有把这些法术力花费在施放这个咒语上),它们的异能可以互相指定为目标,因为你在施放完咒语之后才将异能放进堆叠。




我意思是,你还有选择吗?
外面危险的很!

Q: 我听说欧吉克圣战军缝组食尸鬼的异能有些不同。它们不是有一样的异能吗?为什么运作起来不一样?

A: 虽然欧吉克圣战军和缝组食尸鬼有同样的异能,但是它们运作的方式很不同。

[c]欧吉克圣战军和缝组食尸鬼都有一个特征定义异能(CDA)——这是一个无条件定义卡牌某些特征的异能。这里,它们定义的是力量和防御力。特征定义异能在所有区域里都生效,所以无论它们在哪——在你的牌库,坟场,手牌,战场,任何地方——欧吉克圣战军的力量和防御力都会等于你操控的生物数量。

然而,虽然缝组食尸鬼有一个CDA,理论上讲那个异能也会在所有区域生效,但是如果缝组食尸鬼不在战场上,它就没有对应放逐的牌,所以它的力量和防御力都默认为0。一旦食尸鬼进战场并放逐了一些牌,它的CDA就有迹可循。如果之后它离开了战场,它会变成一个新的物件,失去和之前的联系,所以力量和防御力又会回到0。



Q: 如果我操控万和琴,施放原型通道,我可以压印两张牌,对吗?那我在使用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A: 你确实可以放逐两张牌。假设你这么做,第二个异能启动费用中的X就会是两张牌总法术力费用加起来的值,且异能结算的时候会派出两个衍生物,一样一个。



Q: 如果我显化一个具有威力变身的生物,我是使用它的法术力费用翻面,还是用变身费用翻面?

A: 你可以随意选择!显化的永久物是生物的话,你可以随时支付法术力费用来将它翻面,即使你有其它可以让它翻回正面的办法。类似的,威力变身(以及它古老的变身兄弟)让你可以在任意时机支付变身费用来将生物翻面,即使你是因为其它某些原因而非施放变身生物将它牌面朝下的。

注意,威力变身生物只有你在支付威力变身费用的时候才会得到+1/+1指示物——如果你用法术力费用翻面,它不会得到指示物。



Q: 诸如堕者猎师这样的双面牌如何与秘密计划互动?

A: 只有它被牌面朝下的放进战场(比如说被显化),才会有互动。通常双面牌无法被牌面朝下的放进战场,所以它没法和秘密计划互动,因为它总是牌面朝上,无论当前是正面还是背面。



Q: 我能阻抑一个具有辟邪的永久物的异能吗?

A: 当然可以。辟邪只是不让你制定你对手操控的永久物为目标——其它任何事,包括该永久物为来源的异能,不会共享这个保护。阻抑的目标是它要反击的异能,而不是异能的来源,所以来源有辟邪不会阻止它。



Q: 赃物拍卖中,牌手依据何种顺序选择卡牌?

A: 按照卡牌上所说,你先选择,因为是你开始的。然后,依照回合顺序进行。所以由你开始,然后回合次序下一位的牌手选择,然后再下一位牌手,然后再下一位,如此反复直到所有永久物都被选择。



Q: 如果无畏死灵术士莉莲娜要在我对手的结束步骤移回一个我的生物,但是我对手在回合结束前投降了,会发生什么?

A: 生物照常回来,就在那位牌手的结束步骤。如果一位牌手在自己的回合离开了游戏,无论是因为投降了,还是其它方法输掉了游戏,该回合剩下的部分会照常进行,直到有一个结果,如同他还在一样。

在这个回合结束后,这位牌手不再进行其它回合,因为他已经不在游戏中了,但是面对正常结束的回合总比直接结束要面对的一团糟要好。



Q: 在双头巨人的游戏中,如果我有非瑞克西亚体质在战场,我们队的生命降到0以下的时候我队友是否会输掉游戏?

A: 不会。双头巨人中,牌手作为一个队伍胜利或输掉,而不是分别的。因为你不会因为生命为0或更低输掉游戏,所以你队友也不会。



Q: 我知道再每盘比赛中间,外带的笔记可供参考。如果我对手使用重获自由的卡恩重新开始了游戏,我能在新的游戏开始之前阅读我的笔记吗?

A: 想得不错,但是不行。虽然游戏规则是你结束了当前游戏并开始了新的游戏,但是在比赛规则中,你依然在进行上一场游戏,并没有重新开始一盘。原游戏的结束和新游戏的开始之间并没有时间供你阅读你的笔记。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下周别忘了回来,Charlotte为您带来热辣的一期规则问答。
至此,但愿你从来不会意识到你的童年实际上是多么古怪反常。

- Callum Milne


About the Author:
Callum Milne is a Level 2 judge from British Columbia, Canada. His home range is Vancouver Island, but he can be found in the wild throughout BC and also at GPs all along the west coast of North America.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