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8/07/2017

回归时刻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万事俱备……我的手机为啥会有wifi信号?
*喔!*

……等等,你还在这?办公室还在?Moko还在?这算什么世界末日嘛?!我在故乡时空里花了一个月从废墟上重建文明,然后就是这样?!我这一周都在研究如何用木棍和线绳来生火,就换来了这些?手机互联网都在,街角的杂货店也在……还有……还有……为什么我又开始抱怨了?

好吧,我觉得我该……回来编写颅内植入了?Moko做了一个"你快干活"的愤怒手势,所以我觉得又轮到我了。但是上个月我都不再,所以我的文章应该是在上周——一切停滞了?还是Carsten和Nate帮我补上了漏洞?

好吧,无论怎样,如果你有任何需要我们回答的规则问题,你可以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短一些的问题呢,你可以将它们发送至推特账号@CranialTweet。我们的作者会亲自回答你的问题。

让我们进入规则问题。



Q: 我很确定如果衍生物是某物的复制,那么它也会复制法术力费用。但是我阅读发现永生派出的衍生物没有法术力费用。是我理解错了,还是永生和其它复制效应有所不同?

A: 是和其它效应有所不同(遗存也是一样的)。对于一般的复制品衍生物你是对的,他们和所复制的物件有一样的法术力费用。然而,永生(以及遗存)派出的不是某物的完全复制品,比如命定迷醉或者身分遭窃那样——而是派出一个修正的复制品,它的特性和原来的物件略有不同,而其中一种修正方式就是它说了它的衍生物没有法术力费用。



Q: 如果你用甲虫神的"掘坟"异能挖回谜翼龙兽或者其它类似的有定义力量异能的生物会发生什么?它的异能是否会覆盖神的效应?

A: 不会,它就是一个4/4的。实际上,该生物根本就不会有力量防御力定义异能。如同永生一样,甲虫神派出的是修正的生物的复制品,其中一个修正就是让它是4/4。

因为这个修正意味着力量和防御力已经被定义,所以原牌上定义数值的效应会被完全忽略,不论是正常框框中的力量防御力,还是单独的特征定义异能都是这样——它们都完全没有被复制。

要注意的是,这只适用于直接定义生物力量和防御力的异能——那些修正生物力量或防御力的异能依旧会被复制。



Q: ……那么,如果掘一个仿生妖呢?如果用甲虫神掘了一个仿生妖,并复制了某物,这个仿生妖会是什么样的?

A: 它会是正常的你所复制生物的衍生物。如上所述,甲虫神派出衍生物是说了很多情况来改变复制品的样子。仿生妖的复制异能则没有例外——它会虔诚的复制所有特征,不做任何改变。

甲虫神一开始派出一个仿生妖的复制品——一个4/4的黑色灵俑。但是因为它是仿生妖的复制,所以意味着它有复制异能,你需要在该衍生物进战场之前应用该异能。一旦你这么做了,复制效应会覆盖这个衍生物的所有特征,包括甲虫神修改的这些特征。最终结果嘛?完美的,未修正过的仿生妖出现在你的眼前。



Q: 我施放坟场复生,目标我对手的葛加理墓地巨魔。它是根据我坟场生物数来决定指示物还是根据我对手坟场?

A: 你坟场。因为葛加理墓地巨魔进战场,所以游戏要弄清楚它的替代式效应,为了这么做,游戏要弄明白巨魔在战场上会是什么样的。

因为你将葛加理墓地巨魔放进战场,所以如果它将在你的操控下进战场。因为进战场时你会操控它,所以它会检查你的坟场。




我期待着更像这样的事件。
Q: 如果牌手要通过倒胃口抓起整个牌库(因为非瑞克西亚体质,他没有死),他的生命总数会进入负值,还是会停在0?

A: 生命值可以(也可能)小于0。牌手可以有负数的生命——一般他们会因此而死。



Q: 我对手完成了非瑞克西亚体质倒胃口的操作,然后施放闪电风暴,然后用手里的地加到了致命伤害。作为响应,我突发衰败非瑞克西亚体质。如果我的对手响应丢一张地给闪电风暴加更多的充电指示物,它会到堆叠的上面吗?还是我得突发衰败先结算,消灭体质击败对手?

A: 你得突发衰败会先结算。拍手启动的是一个闪电风暴的异能,这个异能会进入堆叠最顶端,正如其它使用堆叠的事物一样,它会在你的衰败之前结算,但是启动异能或者继续充电都不会改变闪电风暴在堆叠中的位置。它依然会卡在你突发衰败下面,所以你的对手会在闪电风暴结算前死去。



Q: 我施放芭图临终报复,然后还有几个地没有横置。如果我使用这些地在我对手回合施放瞬间,它们在下回合能重置吗?

A: 不能。芭图临终报复不关心哪些地是来施放它的,也不在乎结算时是否还有地没有横置。它是设置一个效应让你的地(所有地)在下个重置步骤不能重置,它会对你在那时操控的所有地生效——所有地都不能重置。



Q: 我对手用撼地象消灭我的平行生命,还有其它些东西。我能得到双倍的衍生物吗?

A: 不能。撼地象在制造衍生物之前消灭永久物,所以在它给你象衍生物的时候,平行生命已经不在了,你无法得到加倍的衍生物。



Q: 当我有灼灵法师在场时,诸如岩浆喷散众神之怒这样的牌依然能放逐我对手的生物吧?

A: 这两张牌实际上有些不同——岩浆喷散依旧能放逐生物,而众神之怒不行。

灼灵法师的将对你对手生物造成的伤害替代为在其上放置指示物。因为所有伤害都被替代了,这也就意味着没有生物受到伤害。众神之怒只能放逐它成功造成伤害的生物,没有伤害就不会放逐。

而岩浆喷散,只是会对某个特定生物造成伤害,然后告诉你如果它要死去就放逐它——它不会再次检查是否对它造成了伤害。



Q: 耗竭某生物能用穿髓金针阻止吗?

A: 耗竭本身不是个异能——它只是你可以对生物施行的一个动作,如同横置一样。

某些卡牌会将耗竭作为启动式异能费用的一部分,穿髓金针能阻止那些(如果不是法术力异能的话),但是它和耗竭毫无关系,它只会关注是不是启动式异能。另一些卡牌的耗竭不在启动式异能中,穿髓金针就不能阻止它们了。



Q: 如果我用奢华领主贡提偷到了神日迫临,并从放逐区施放了它会怎么样?它会进入对手坟场吗?

A: 不会,因为你要将它放回拥有者牌库顶第七张,并获得7点生命。

你没有从你手上施放神日迫临,所以咒语的第一个部分,赢的游戏条件没有满足。这会导致"否则"部分发生,所以你执行引导。在那之后,它会进入其拥有者坟场……如果它没有被从堆叠移至你对手牌库里的话。



Q: 我用罗纳斯的斗士进攻并耗竭,召出逆徒之声撒姆特。因为有敏捷,撒姆特能一块进攻吗?

A: 不能。你在战斗中只能宣告一次进攻者,也就是在宣告进攻者步骤开始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所以你没有机会再宣告更多的进攻者,即使新的生物进战场,并且有敏捷也不行。

如果你使用诸如战斗主祭这样的牌获得了额外的战斗阶段,撒姆特就可以在第二个战斗阶段进攻,因为这回在宣告进攻者的时候它已经在场了。但是第一次它就是错过了。



Q: 我在阅读清楚步骤的规则,它说牌手"首先"弃牌到手牌上限,"然后"伤害消失,以及"直到回合结束"效应终止。所以……如果我使用幻影魔镜复制我对手的圣物塔,我能保持手牌在7张以上吗?

A: 你可以。这一回合——如果你想在下个回合也同样,你需要在下个回合再次启动魔镜,下下回合再启动,有点烦。

这样做可以是因为游戏会在一次检查中检查你手牌数量并让你弃到上限,那时你操控圣物塔,所以就不用弃牌。




如果必须的话。我想这样生活。
Q: 地牢典狱长格伦佐得享安息如何运作?

A: 它们运作良好,而且十分有趣。

格伦佐会引导你移动牌库底的牌,然后说"嘿,还记得你刚移动的牌吗?如果是生物就放进战场。"所以你如此做。没人说你要在意那张牌是否最终会进坟场,所以你也不用多想。



Q: 我有万和琴,然后施放金属拟态械。我能否选择两个不同的生物类别?

A: 恐怕不行。金属拟态械的选择生物类别异能不是一个触发式异能,所以它不会被万和琴加倍。它是一个静态的替代式效应,影响拟态械进战场的方式。



Q: 如果我用永恒时刻拉回羊芬斯君王乌纳许,这个衍生物是否会触发进战场异能?

A: 会的,因为羊芬斯君王乌纳许说明了当它或者另一个史芬斯进战场时会触发异能,它不关心它自己是否是一个史芬斯,只要进场就可以。



Q: 我用涅非利亚祸根捷列娃放逐了好多牌,其中包括心灵绞裂。会发生什么?

A: 嗯,我觉得你太会想施放心灵绞裂,因为这样看起来毫无作用。

如果你通过不是放法术力费用的方法来施放具有X的咒语,正如捷列娃所述,X唯一合法可选的数值就是0。不幸的是,心灵绞裂自己声明了你不能为X选择0。

所以你不能选择0,而且你也不能选择任何不是0的数字,所以你不能选择任何数字。如果你不能为X选择任何数字,你就无法施放心灵绞裂。你只能试着施放其它被放逐的咒语了。



Q: 你能通过遭弃石椁来从坟场施放基本地循环的牌吗?还是它只能施放普通的循环牌?

A: 基本地循环是循环的一个特殊的子类别——它依然是循环,所以你可以通过遭弃石椁从坟场施放它(而且如果这张牌不是通过循环而进入坟场,它也会被放逐)。



Q: 昆虫变体是否会计入海神塔萨的献力?

A: 不会。虽然基于正面(掘密师)昆虫变体的确会有一个总法术力费用,但是它牌面上没有法术力费用,所以也就没有法术力符号,也就不可能计入献力。



Q: 如果我在多人游戏中施放打碎希望,如何决定谁支付生命谁不支付?谁先选择?

A: 从当前回合的玩家开始,然后依回合顺序,每位牌手选择是否支付。一旦所有牌手都做了决定,(并且有牌手)支付了费用,这个咒语(有可能)被反击。

这就意味着两件事,一件与大家都相关,另一件不是。首先,每位牌手只能在自己做决定前知道之前的牌手是否做决定——他不会知道之后的牌手是否愿意支付,而且一旦做出决定就不能更改。

第二,即使之前有人支付了生命,牌手依然可以选择支付生命。这通常不太常见,但是万一有读者觉得这样是为了死亡阴影套呢,所以放飞自我吧。



Q: 我用嘲讽造妖煽惑了一个生物,但是在我回合之前死去了。因为我永远也不会得到"下一个回合"了,这是否意味着被煽惑的生物剩下的游戏中每回合都要进攻?

A: 不是,直到你后面一位牌手下一个回合开始前即可。如果一位牌手离开了游戏,任何直到该牌手下一个回合的事件——或者持续到该牌手下一回合某阶段的事件——都只会持续到那个回合本应该开始的时候,也就是假设该牌手还在游戏时的对应时刻。



好吧,这就是我今天的全部!下周别忘了回来阅读Carsten带来的新的一期……啥?Moko?Charlotte怎么了?我们和她的Tumblr有交集了?你……

……她也开始撰写颅内植入了?

为什么我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Callum Milne


About the Author:
Callum Milne is a Level 2 judge from British Columbia, Canada. His home range is Vancouver Island, but he can be found in the wild throughout BC and also at GPs all along the west coast of North America.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