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7/10/2017

倒数计时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没有逃窜
没有躲藏
波拉斯来了。
大家好,欢迎……你完蛋了!欢迎阅读新的一期颅内植入,不过更重要的是,你完蛋了!看起来街角游荡额那个人举着"终末降临!"的广告牌,手中举着大大的"忏悔!"。但是我觉得他们说的末日和我们这里面对的不太一样——我打赌波拉斯绝对不会在乎我们这里是否忏悔。

我这周甚至都不太想写文章了——毕竟,毕竟你在幻灭时刻售前现开和真正发售之间只有短暂的一周时间例使用这些卡牌,正如我们一样,你可能在万智牌中正在忙于俯首屈膝,驱赶蝗虫,惨遭屠戮,以及死后不得安宁。但除此之外还有舒适的选择,我认为我们可以从无法避免的消亡中暂且转移注意,直到尼克波拉斯将我们彻底抹消为止。

一如既往的,你可以将你的规则问题通过邮件发送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推特@CranialTweet。根据你发送的时间,我们不太能保证在我们死前能阅读完你们全部的问题,但是如果我们看到了,并且没陷入悲苦的话,我们就会给你回复。而且,你的问题有可能出现在将来的文章中,但是在周五世界毁灭前,这可能不太容易。

差不多了,进入正题!



Q: 我知道+1/+1指示物和-1/-1会互相抵消,这是不是说如果我用毒蝎神在我对手的析米克新手上放置一个-1/-1指示物,我因为指示物抵消而不能抓牌?

A: 不,你可以抓牌,每当生物死去时,毒蝎神的异能都会回看生物在战场上时是否有-1/-1指示物来决定是否触发。

生物因为0防死去,+1/+1和-1/-1指示物相互抵消都是状态动作,所以你在把指示物放到析米克新手上之后,游戏要进行两个状态动作。两个状态动作都是同时的,所以新手会从在战场上有指示物的状态变为在坟场没指示物的状态。

这也就意味着毒蝎神的异能会介入并触发,它会看到新手离开战场时确实有指示物,并因此触发。



Q: 碎颅击能否阻止欧柯塔临终悲悯重置生命?

A: 可以——当牌手的生命被设定为某个值时,他会获得(或失去)一定数量的生命来到达那个数值。碎颅击可以阻止对手获得生命,所以你对手生命值不会变动。



Q: ……那援救恩典呢?碎颅击能否阻止它防止伤害?

A: 这会就杯具了,援救恩典不防止伤害,所以碎颅击不能阻止它。援救恩典通过让伤害对原目标之外的目标来运作,所以是不同的事情。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碎颅击不能对抗援救恩典,但是有其它类似的牌可以被碎颅击制止,因为它们所做的事和援救恩典有些许不同。例如,馈击掌看起来也是"转向"伤害,但是它和援救恩典有些许不同,它是防止原来的伤害然后再造成等量的伤害——碎颅击能起效是因为它可以阻止防止伤害的部分,这也就意味着馈击掌造成不了任何伤害,因为它没有防止伤害。



Q: 如果援救恩典进战场的回合就离开战场会发生什么?如果它结附的生物离开会怎么样?

A: 援救恩典没那么重要——它所结附的生物会失去+0/+3,其它就没了。伤害转移效应是恩典进战场异能所制造的,它没说关心恩典是否需要在场,所以就没事。如果恩典离场了,它的伤害转移效应依旧会将伤害转移给它之前短暂结附的生物上。

如果所结附的生物离开战场,那故事就不同了。现在,没有恩典转移伤害效应中所说的"所结附的生物"了,转移给不存在事物效应不会生效——转移会失败,伤害会对原本要造成的目标造成。



Q: 永生内赫布的异能和无情的突袭这样给我额外行动阶段的牌如何运作?

A: 配合良好,假设你成功让你的对手失去了一些生命。

你会和第一个行动阶段是"战斗前行动阶段",其它所有剩下的行动阶段——包括任何像无情的突袭这类效应给你的额外行动阶段——都是"战斗后行动阶段"。永生内赫布没说它会关心你是不是已经经历了一个战斗后行动阶段,所以它会在每个战斗后行动阶段触发,给你法术力。




失所,流离,绝望。
Q: 肃然致哀说不能在事物上"放置"指示物。这是否会影响那些进战场时带有指示物的牌?

A: 会的;当某物说将指示物"放置"在某物上时,它意味着在已经在战场的永久物上放置指示物,以及在进战场时带有指示物的事物。



Q: ……所以冰封巨物进战场时就没有寒冰指示物。它进战场会立刻转化?

A: 不会,你需要施放一个瞬间或法术咒语。仅仅没有指示物不会让冰封巨物立刻转化,因为指示物的数量只会在其触发异能结算的时候检查,而且也只有在那时会转化。



Q: ……所以如果进战场没有指示物,那么肃然致哀和消逝如何运作?

A: 非常好,只要消逝永久物在肃然致哀之后进场。

消逝永久物要求你在"移去最后一个计时指示物"时牺牲它,也就是当永久物从只有一个指示物别为没有指示物的时候。但是肃然致哀意味着它上面永远不会有任何指示物,所以如果一开始没有指示物,你就永远不会移去"最后一个计时指示物"。所以你就永远不用牺牲那个永久物了。



Q: ……所以气泡护罩肃然致哀能永远防止对你的所有伤害?

A: 理论上讲不是"防止"伤害(像援救恩典一样,碎颅击无法阻止),但是,答案是肯定的。气泡护罩引导你将所有伤害替代为在气泡上放置等量的指示物。多亏了肃然致哀,你无法实际的放上指示物,但是气泡护罩不在乎并不关心你是否真的执行了它的引导。



Q: 肃然致哀和诸如谢纳戈斯的狂徒这样的致敬牌如何互动?虽然无法放置指示物,牌手是否依然可以选择支付致敬费用?

A: 不能,牌手不能支付——你的对手于肃然致哀在战场时不能支付致敬费用。

如同气泡护罩,致敬使用了一个替代式效应,将"此生物进战场"替换为"此生物进战场且你对手可以在其上放置指示物"。"可以"一词在这里十分重要——它意味着你对手有选择。对手可以选择在你生物上放置指示物,或者可以选择不放,但是因为肃然致哀,在你生物上放指示物是不可能的。而且面临选择时,牌手不能选择无法执行的一项。

因为无法在你生物上放置指示物,所以你对手只剩下了一个选项:不支付致敬费用,然后让你的生物进战场没指示物,这就是他必须做的。



Q: 如果我使用甲虫神来永生一个力量防御力时*/*的生物(比如欧吉克圣战军),它会是一个4/4的,还是其力量防御力设定会覆盖那个值?

A: 它会是4/4的。如果一个效应复制了卡牌并赋予一个特定的特征(比如力量和防御力),它不止会忽略那些在卡牌上印刷的对应特征,也会忽略所有相关的特征定义异能,所以甲虫神永生欧吉克圣战军或者塔莫耶夫都是没有异能的。



Q: 如果我施放X=0的火雹灾难会怎样?

A: 什么也没发生,好吧,如果如果你挑刺的话,那么就是你等待被响应,然后咒语结算并进入坟场,但是实际上它不起任何效果。

不像其它牌,说你要做什么,然后再重复这个事件若干次,火雹灾难直接在前面说你要重复多少次所要执行的引导,在你做所有事之前。如果X是零,你就要重复所要求的引导零次……也就是什么也没发生。



Q: 我的石碑蜘蛛被一个1防生物阻挡。我是否依然能吸对手的血?

A: 不能。你对手的生物会受到1点致命战斗伤害,并会立刻死去。蜘蛛的"放指示物"异能会触发,但结算时什么也做不了,因为它想要放指示物的生物已经不在战场上了。所以因为指示物没有放上,蜘蛛的第二个异能也就不会触发。




"穿过毁灭的迷雾,我看到了金角之上闪耀的日光,鳞片之上覆满荣光,我丢掉手中的剑停止愚蠢的反抗。"
——原反抗者永生泰科特
Q: 非凡壮景。就是……非凡壮景对吧?

A: 最首先,如果你被结附了非凡壮景,游戏看起来会是这样的,你的每个在战场的生物都有一个空白的叙述栏,并且攻防栏印的是1/1.非凡壮景还会抹消所有效应赋予生物的异能。然后其它的一切如常——任何改变你生物攻防的效应都会在非凡壮景之上生效,之后赋予的异能都会正常运作。

不过有一些例外,比如一些生物的静态异能(不使用冒号,或者不使用"当","每当",或者"在"这些词语异能)会改变卡牌的类别,超类别或副类别(比如地境艺匠暴潮海怪的异能让地变成海岛,或者改变颜色(画家仆役)。*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它就是让你的生物都变成1/1。
*还有瓦拉司的变型兽,不过这张牌糟糕至极,所以我这里就不讨论了。



Q: ……所以,仿生妖或者像自行弩炮这样进战场带有指示物的生物呢?

A: 这些异能会照常生效,因为它们在这些牌进战场时生效,也就是在非凡壮景生效前。不过你选择复制哪个生物可能并没有多大意义,因为非凡壮景依旧在场,但是你依然可以选择复制一个生物,另外,弩炮进战场有多少个+1/+1指示物绝对至关重要,因为它会在非凡壮景效应之上生效。



Q: ……那么如果非生物的永久物活化呢?比如敌意沙漠或者基岚之心号

A: 一旦某物成为生物,非凡壮景就要开始对它生效,就会抹去其上的所有异能(上面说的例外也会被抹除)。但是如果这个活化效应赋予任何异能,这些都会在非凡壮景之上生效,因为它们来自一个更新的效应。

被搭载的载具会是1/1的,因为它所印刷的力量和防御力会被非凡壮景覆盖,但是其它活化效应设定了力量和防御力的,会在非凡壮景之上生效。



Q: 我施放哈佐蕾无尽怒火放逐了诸如吸引//权威这样的余响牌——我能通过怒火施放吸引,然后它到坟场之后再施放权威吗?

A: 不能。你通过哈佐蕾无尽怒火只有一次机会施放被放逐的牌,也就是它结算时,而且怒火也只是让你施放这些牌,而不是结算这些牌。像其它一般咒语一样,这些牌会被放入堆叠,并且只有在所有牌手都响应完后才会结算。

吸引进入你的坟场之后,余响会允许你施放权威这一半,哈佐蕾无尽怒火早已完成结算并躺在坟场——你不能免费施放权威。



Q: 咒语中的时你支付的数值,那么像永恒时刻里两个X代表什么呢?

A: 这意味着你最开始的假设不太正确。咒语中的不是根据你所支付而设定的——而是,你先决定X是几,然后再进行接下来的动作。所以当你施放一个X的咒语诸如焰球的时候,你首先决定X是多少(比如说5),然后你计算这个X值需要支付多少费用。=,所以费用就是+=

在双X的咒语中,一样进行。首先你决定X要是多少(比如说是1),然后计算费用。=,所以++=。所以X为1的永恒时刻费用是,X为2的施放费用是,X为3的施放费用是,以此类推。



Q: 灾祸临头何时检查我咒语的费用?如果我响应触发施放更多咒语会怎么样?它会造成多少伤害?

A: 灾祸临头在结算时不会关心其上有多少个指示物——它只关心在你完成施放时上面有多少个指示物。任何时候你完成施放咒语时,如果咒语的总法术力费用符合灾祸临头上面的指示物时,灾祸临头触发,触发要造成的伤害是相同的。

举个例子,比如灾祸临头上面有两个指示物,你可以施放一个两费咒语(触发它),然后响应触发再施放一个两费咒语(再次触发,因为此时灾祸临头上面有两个指示物)。第二个触发会结算,造成2点伤害,并在上面放置一个指示物。然后第一个触发结算,也造成2点伤害,然后你在上面再放置一个指示物。最终结果,4点伤害,四个指示物。



Q: 如果我想是用法老神赋礼,我对手能通过搞走我要放逐的生物来阻止它生效吗?

A: 你不决定是否要是用法老神赋礼的异能——也不用决定要放逐什么——再异能结算的时候才做决定,此时要干涉为时已晚。在对手知道你要放逐什么并有机会做事情的时候,异能已经完成结算,你选择的牌已被放逐,你已得到了衍生物。

如果对手想要阻挠你慷慨的赋礼,他需要响应触发,在知道你要放逐什么前,甚至是知道你是否要放逐生物前。提前亮剑并不会让对手错失良机,但是对手在决定要做什么之前,肯定不会等待你的动作。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还有,嗯,用别的,因为我觉得我听到了死亡的合唱在临近,尼可波拉斯在通往颅内植入办公室的路上。很高兴知道——Moko,等等,你说啥?我是个鹏洛客?没错……

哦哦哦哦哦哦

"咻~~~~~~"

-Callum Milne


About the Author:
Callum Milne is a Level 2 judge from British Columbia, Canada. His home range is Vancouver Island, but he can be found in the wild throughout BC and also at GPs all along the west coast of North America.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