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6/26/2017

回归正常

呃……什么是正常?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我们从崩溃的边缘回来了。
欢迎回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在接连两周关于指挥官和魔王游戏产品问题之后,我们终于可以回到正常的问题上了。当然了,我们依然是在讨论一个横跨了25年历史,有超过一万张卡牌的游戏。而这里所指的"正常",并不是你在字典上能找到的任何意思。

如果你有任何需要我们回答的问题,请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将简短的问题推特至@CranialTweet。我们的作者会亲自回答你,而且你的问题有可能出现在将来的文章中。

幻灭时刻已经开始预览,我们现在已经可以回答官方已预览的牌的所有问题。我们将通过邮件或推特来回答您的问题,但是我们要庄严宣布,在幻灭时刻发售前我们不会预览任何牌。

现在,我们来开始看看本周的精选正常问题。



Q: 如果我用罗纳斯的斗士耗竭,将惩戒天使带进场,天使的放逐异能是否会触发?

A: 当然!天使的触发是在进战场时触发,这意味着这是从"没在战场上"变为"在战场上"时触发。至于它为什么进战场,或者是从哪进战场则无关紧要。施放一个生物咒语是最常见的进战场方法——最终它会从堆叠进战场——但是这不是唯一的方法。



Q: 某天我在轮抓阿芒凯,我用同伴反目偷了我朋友耗竭的终耀巨龙。然后我进攻并耗竭它。我们都弄不明白龙还给他之后的回合能否重置。求助?

A: 你耗竭终耀巨龙,不会让它忘掉对手也耗竭过它。耗竭一个永久物改变了其操控着下个回合重置步骤的规则,而且这个效应可以为不同牌手的重置步骤改变多次。一旦你对手重置步骤到来,阻止终耀巨龙重置的效应依然存在,所以它不会重置。



[q如果场上有一个集体心智,如果我施放光荣就义会发生什么? [/q]

A: 除非你对手做点什么,否则结局结局就是光荣是你的,就义的是你的对手。让我们来仔细看一下怎么回事。首先是你施放光荣就义,它会进入堆叠最底端。集体心智的异能进入堆叠并在其上,所以这个异能先结算强制你的对手复制一个光荣就义。复制品会进入堆叠,并在你的原版之上。复制品会结算结束回合,这就意味着你的原版光荣就义会被放逐不结算,所以它就不会为你创建"你输掉游戏"这个触发。但是它会为你对手创建一个触发。除非你对手能有方法阻止这个触发,否则他在回合结束的时候会输掉游戏。



Q: 我操控一个哈达助剑人,并用征召军伍又翻到俩。每个助剑人会获得多少个+1/+1指示物?

A: 他们三人,也就是原来的那个再加上两个新的,每人得到两个指示物。征召军伍将两个新的助剑人同时放进战场,而同时进战场的永久物会互相看到进战场。而原来那个会看到两个新的伙伴进战场,两个新的助剑人会互相看见,所以每个助剑人的异能触发两次。



Q: 如果我用征召军伍抓到了自行弩炮不朽见证人,我能用不朽见证人的异能指定自行弩炮为目标吗?

A: 可以,惊不惊喜,开不开心?征召军伍将不朽见证人和自行弩炮同时放进战场,这会触发不朽见证人的异能。在异能进堆叠之前,游戏会检查状态动作。状态动作会看到一个没机会获得指示物的0/0的自行弩炮,所以会将它放进坟场。然后你将不朽见证人的异能放进堆叠,并选择一个目标,在此之前自行弩炮已经在坟场可以成为一个合法的目标。



Q: 如果我启动我的墨蛾连结点,我能用欧兰黎遗迹给它一个+1/+1指示物吗?

A: 这取决于你何时使用的墨蛾连结点。欧兰黎遗迹的异能只关心墨蛾连结点是否是这回合进入的站场,而不是它是否是这回合变成的生物。如果你是用了墨蛾连结点然后立刻启动,欧兰黎遗迹就可以给它一个指示物。如果你之前回合使用的墨蛾连结点,那么就不行。



Q: 我操控淘汰定规而我对手操控油滑波葛。如果在我维持开始时这是战场上仅有的两个非地永久物,那么会发生什么?

A: 你将淘汰定规的异能放入堆叠,然后你要为它选择目标。为一可选的具有最低总法术力费用的目标是油滑波葛,但是它有避邪,所以它是个非法目标。这意味你无法为它的异能选择一个合法目标,这个异能会立刻从堆叠中移除,所以以能不会结算,不会有永久物被消灭。




淤青的流浆。
Q: 如果我通过海温古巫妖从坟场施放克戟实验体,巫妖是否会得到所有具有+1/+1指示物生物的异能?

A: 不会。用巫妖的异能施放克戟会触发一个异能,当这个异能结算时,巫妖会审视施放的咒语并获得这个咒语所具有的所有异能。克戟实验体的第一个异能,也就是给它所有其它有+1/+1指示物生物异能的这条异能,只在战场上生效,所以巫妖获得的唯一的异能就是在目标生物上放一个+1/+1指示物。



Q: 我操控法老神王座,所以我回合结束的时候想让尽量多的的生物横置。我能施放一个召集咒语,然后横置多于所需数量的生物吗?

A: 想法不错,但是不行。召集是让你横置生物来代替支付法术力,但是你不能为咒语支付多于总法术力的费用。一旦你支付了费用,你就没有合法的理由横置更多的生物了。



Q:邪异进化,如果我除了牺牲的生物不操控其它生物了,我能否找一个折磨神芳瑞卡

A: 可以。芳瑞卡的献力过低就不是生物的异能只在战场上生效。在牌库里,不论献力是多少它永远是一个生物,所以你可以通过邪异进化找它。



Q: 我操控一个1/1士兵衍生物,并佩戴了恶魔锁子甲。如果我牺牲这个衍生物将锁子甲佩戴到另一个生物上,我的蕈类牧人是否会触发?

A: 会的。士兵衍生物直接从在战场佩戴锁子甲变为在战场不佩戴锁子甲,中间没有任何其它过程。蕈类牧人是一个死去异能,这意味着它会回溯之前的游戏状态来决定是否触发。之前的游戏状态是,士兵的力量是5,它的死去符合蕈类牧人触发条件。



Q: 我对手操控祀练基定和他的徽记,所以他不会输我也不会赢。我操控实验室狂人,并且正要从空的牌库里抓牌。会发生什么?

A: 不会发生太多事。实际上,可以总结为一个词"无所事事"。实验室狂人将抓牌替代为你赢得游戏。然而,你赢得游戏是个不可能的事件,所以你无视它,所以你无所事事。所以这个无聊的游戏会继续,直到大概你对手用基定把你踢死。



Q: 假设我操控防御力场,我对手在宣告进攻前消灭了它。我能响应启动力场的异能在进攻前为对手每个生物启动一次异能吗?

A: 想法不错,但是不行。当防御力场异能结算时,它会让你选择一个未受阻挡的生物来启动异能,而未受阻挡的生物只存在于宣告阻挡者之后。在宣告阻挡者之前,你对手的生物既不是被阻挡的,也不是没被阻挡的。因为这时没有未受阻挡的生物,所以你不能为防御力场的异能选择一个合法的目标,所以你这是浪费了一堆法术力。



Q: 机敏冒名客能复制灵气吗?如果可以,我如何还有何时选择它所结附的对象?

A: 可以,机敏冒名客可以复制灵气。在你选择复制灵气之后,你就要选择机敏灵气所结附的对象,然后它会进入战场并结附于其上。这个过程不选择目标,所以你可以选择某些具有避邪的灵气。如果出于某些原因,你无法选择这个灵气可以结附的对象,复制品要进入坟场而非进入战场。然而,考虑到原灵气结附于某物上,上述情况不太容易(但不是不可能)发生。我现在就去为好奇的读者找一个这样的情况作为例子去。



Q: 如果我对手用替代费用施放了一个意志之力,它的总法术力费用是多少?换句话说,我的虚空圣杯需要多少个指示物才能反击它?

A: 牌的总法术力费用永远来自其法术力费用,通常情况印在牌右上角(也不总是)。但总法术力费用不总是和牌手实际支付了多少,将要支付多少,或者可能支付了多少直接挂钩。意志之力法术力费用是,即使是通过替代式费用也是如此,所以它的总法术力费用是5。




唉,可怜的约里克!
Q: 我对手能用丧仪祭师的异能响应发掘来吃掉发掘牌吗?

A: 不能,有众多的原因。首先是,发掘不是一个触发式异能。它是一个静止式异能,创建了一个替代式效应。它不使用堆叠且不能被响应。一旦你开始了你的抓拍步骤并抓了本回合的牌,你就可以宣布你使用坟场中牌的发掘异能,然后就这样了。如果你对手像阻止你发掘牌,她必须要在抓牌步骤前放逐你这站牌,也就是在她知道你是否启动发掘异能之前。



Q: 假如我操控鬼怪电流术士,并且要施放一个像火球这样的X咒语。鬼怪电流术士是否会减少X的费用?

A: 会的。这个互动然很多牌手迷惑,因为他们认为你实际支付了多少会决定咒语最后的效应,并且如果费用被减少了,那么效应也会被减弱,这样看起来一点也不酷。实际上,你首先选择效应的大小,也就是说,你选择一个X值,然后据此计算费用,要包括所有适用的费用增减。如果你想施放一个X=5的火球,最开始的基础费用是,然后电流术士会将它减少为,所以你可以少支付一点费造成5点伤害。



Q: 我操控祖神兽守卫,然后横置支流产生黑色法术力。我能同时加一点绿色法术力到法术力池吗?

A: 不能。祖神兽守卫不关注这个地能产生什么。它只关注那个地产生了什么法术力。因为这个地产生了黑色法术力,所以祖神兽守卫会再给你一点黑色法术力。



Q: 如果我操控圣洁地脉,我还能从侵染生物上获得中毒指示物吗?

A: 悲剧的是,是的。避邪只意味着你不能成为对手咒语或异能的目标。用生物进攻你并且造成侵染战斗伤害不指定目标,所以地脉毫无作用。



Q: 假如我在进行一场指挥官游戏,我的指挥官在我的手上,然后我施放脑力激荡。我能将一张牌放到牌库顶,再将指挥官放回统帅区,而非正常的将两张牌放回牌库顶吗?

A: 你可以。当你结算脑力激荡时,你选择两张在手里的牌放回牌库顶。如果其中一张牌是你的指挥官,那么统帅区的替代式效应会介入并让你将指挥官的目的地改为统帅去。这个会改变所选卡牌最终去向,但是不会改变你正确合法的结算脑力激荡。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下周别忘了回来,Nathan将会为您带来幻灭时刻特辑前的最后一期文章。

-Carsten Haese


About the Author:
Carsten Haese is a DCI-certified Level 2 judge based in Toledo, OH. He occasionally judges events in the Northwest Ohio/Southeast Michigan area.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