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5/15/2017

只是沙漠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够热了?
大家好,欢迎回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春季正在逐渐为夏季让道,天气正在回暖,外面风和日丽。但愿温度别上升到阿芒凯沙漠那样。

总之,我们又回来了,来回答那些令你坐立不安的万智牌规则问题。如果你有任何问题想问,请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讲短问题推特至@CranialTweet。我们的作者会亲自回答你,而且你的问题有可能出现在将来的文章中,并伴随着一两个梗。



Q: 我的刺灵魔有四个-1/-1指示物在上面。我用力量模范在上面放置三个-1/-1指示物。我能在我对手的生物上放多少个-1/-1指示物?

A: 七个指示物。刺灵魔最后在战场上时,它有七个-1/-1指示物在其上。因为它有七个-1/-1,所以你可以在任意目标生物上放置七个-1/-1指示物(这大概可以杀死任意的生物了吧)。



Q: 一个至诚斗客可以阻挡一个进攻的受诅牛头怪

A: 不能,你依然需要第二个生物。至诚斗客在每次战斗中可以额外阻挡一个生物,但它依然只是一个生物。一个具有威慑的生物需要被至少两个生物阻挡,所以一个斗客是不能独自阻挡牛头怪的。



Q: 我有力量祀练在坟场,然后我施放并结算了力量魔符。我的祀练能回到手里吗?

A: 祀练的异能,和大多数异能一样,只会在战场上起作用。祀练在坟场或者任何其它区域不会起作用。因为祀练在魔符进战场的时候不在战场,所以祀练的异能不会触发,也不会从你的坟场移回手上。



Q: 我施放挑战场蝎狮,选择给他自己放一个-1/-1指示物,并对目标对手造成三点伤害。作为响应,我对手用电击杀掉了蝎狮。我是否依然对我对手造成伤害?

A: 是的!蝎狮的异能有两个目标:一个你操控的将会得到-1/-1指示物的生物,和一个你要造成伤害的牌手。异能只有在其全部目标都变为非法时才会被反击。虽然蝎狮不在战场了,但是你的对手依然是一个合法的目标,所以异能会尽可能结算,所以你的对手依然受到三点伤害。



Q: 我施放侮辱//致伤的侮辱那半,并用我的赐耀多头龙进攻。我对手用一个4/4阻挡。我能对我的对手造成多少点伤害?

A: 最多你的对手会受到四点伤害。因为践踏,你需要向阻挡生物分配致命伤害之后才能对防御牌手分配伤害。这时你不将增加或减少伤害的效应计入考虑。即使是多头龙这回合造成双倍伤害,你暂时也不能将该效应计入考虑。6/6的多头龙需要向4/4分配4点伤害,然后才能将剩下的2点伤害分配给防御牌手。然后伤害加倍,4/4受到八点伤害,你的对手最终受到四点伤害。



Q: 我施放投掷,打算牺牲我的狂热神哈佐蕾。我对手说他可以使用最终报偿在我牺牲哈佐蕾之前把它放逐。对吗?

A: 他不对。你牺牲生物作为施放投掷的一部分费用,支付费用不使用堆叠,而且不能被响应。你对手在投掷施放后获得优先权时,你的投掷已经在堆叠且哈佐蕾在坟场,所以他不能最终报偿你得哈佐蕾,因为它已经不在战场了。



Q: 我对手有心智神书吏心智神刻法涅在战场。我施放野心祀练目标我的对手。对手将书吏牺牲给祀练触发并同时启动异能吗?

A: 不能。你的对手只能将书吏牺牲给它的异能(但是触发结算时它就不在战场上了,所以他就不能为触发牺牲书吏了),或者是将它牺牲给祀练的触发式异能(但是因为它此时已经不在战场,所以他不能启动异能)。你的对手不能将它同时牺牲给触发式异能,和它本身的异能。




恐怕我不能让它发生。
Q: 我能不予承认对手耗竭生物的决定吗?

A: 选择是否耗竭一个生物不是一个触发式或者启动式异能;这是作为宣告进攻者的一个决定。因为这不是一个咒语或异能,所以它不能被不予承认。然而,当你耗竭一个生物所触发的异能是可以被反击的,所以,比如说,如果你的对手用崇耀祀徒进攻并耗竭,你虽然阻止不了它耗竭,但是你可以反击其触发式异能,这样祀徒就不会得到+1/+3和系命。另外,额外的好处是,祀徒下回合依然不能重置。



Q: 我对手施放终局史芬斯。作为响应,我施放寄托//记忆的寄托一半,目标史芬斯。寄托结算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A: 寄托看起来像一个反击咒语,但实际上不是。它会将咒语移出堆叠,并将它放到牌库顶第二张的地方。因为它不是一个反击咒语,所以史芬斯的不能被反击的异能毫无作用,所以寄托会将史芬斯从堆叠移到你对手牌库顶第二张的位置。



Q: 我之前施放过神日迫临,现在我要施放第二个。但是我对手取消了它。我是否赢得游戏?

A: 你不会赢。第一个神日迫临并不一定要结算(你只要施放了它就可以了),但是第二个神日迫临必须要结算才能赢得游戏。如果你对手反击了你的第二个神日迫临,它的效应都不会发生,你不会赢得游戏。



Q: 我用残酷现实结附在对手身上,但是他生命值比较高,并且不想牺牲生物。他能选择不牺牲生物而失去生命吗?

A: 不能,这不是一个可选项。当残酷现实的异能结算时,你的对手要选择牺牲一个生物或鹏洛客。如果它不能,他才会失去五点生命。对手的选项是牺牲一个生物还是一个鹏洛客;失去生命不是一个可选项。如果你的对手有一个生物或鹏洛客在战场,他就必须要选择牺牲一个,而不能选择失去五点生命。



Q: 我有阿耶尼的誓约在战场,然后我想施放地源守护妮莎。我能得到一个免费的忠诚指示物吗?

A: 嗯,你可以这么认为。当你施放妮莎的时候,你在施放时选择X值,然后誓约会减少一点费用。例如,如果你选择施放妮莎时X=4。誓约会减少1点费用,你只要支付给妮莎,她进战场时就会有四个忠诚指示物。



Q: 我对手有五个生物在战场,我操控一个火光突击兵。然后我施放烈焰齐射。我得到两个衍生物还是十个衍生物?

A: 你只会得到两个衍生物。烈焰齐射虽然是对多个生物造成伤害,但是它只造成一次伤害。突击兵只会关心你的瞬间或者法术造成伤害,它不会关心造成多少伤害,或者同时伤害了多少生物,所以突击兵只会触发一次,而不是五次。




今天的天气预报:
风大致命。最好呆在室内。
Q: 我有司毒维齐尔哈芭恰在场。我用灵魂鼎镬给我对手留存异能,然后我用疫病之风将我对手扫场。我是否会因为每个留存生物而获得一个衍生物吗?

A: 不会,这种情况下你不会得到任何衍生物。哈芭恰的异能只会在你往生物上放置-1/-1指示物时触发。虽然你用你的牌给对手生物留存,但是你对手是在回来的生物上放置-1/-1指示物的人,而不是你。因为你没有在生物上放置-1/-1指示物,所以哈芭恰的异能不会触发,你不会得到任何衍生物。



Q: 我施放寇基雷审讯,我对手有暴起//炸裂在手里。我能弃掉它吗?

A: 不能,现在不再能这么做了。阿芒凯发售之后,连体牌只有一个总法术力费用了,无论在什么区域。这意味着暴起//炸裂在堆叠之外的任何区域总法术力费用都是8,而不是2和6.因为它总法术力费用是8,所以你就不能再审讯它了。



Q: 所以这意味着我不能用暗栖鬼怪的触发指定我的暴起//炸裂了对吗?

A: 是的。不能指定目标的原因和上一问中不能审讯的原因相同-在坟场,它的总法术力费用是8。这不是三或更少,所以你不再能用暗栖鬼怪的触发指定暴起//炸裂为目标了。



Q: 好吧,如果我用抵消展示了损耗//穿破,我能反击什么?

A: 损耗//穿破不在堆叠中时总法术力费用是三,而不再是一或二。通过抵消展示损耗//穿破只会反击总法术力费用为三的咒语,它再不会反击总法术力费用为一或二的咒语。



Q: 这是否也意味着我不再能用卡丽泽夫的专才施放破坏//侵入了?

A: 是的,不再可以这么做了。破坏//侵入总法术力费用是8,所以你不再能施放它了,它的费用不再低到你可以用专才施放了。不只是融咒施放,连其中一半你都施放不了。



Q: 还有一个问题:也就是说等时权杖不再能压印热火//寒冰了对吧?

A: 是的。热火//寒冰在你不施放时的总法术力费用是4。它不再满足总法术力费用小于等于二的瞬间这个条件,所以你不能再用权杖压印热火//寒冰了。



Q: 我能任意的将我的牌库洗牌吗?过去五个回合我都卡在三块地了,我只是想洗洗牌抓块地。

A: 不能,你不能这样做。你只能在游戏开始前洗牌(作为开始游戏程序),或者如果咒语或异能让你洗牌时才能洗牌。你不能在游戏中任意的洗牌,仅仅是因为你没有抓到你想要抓的东西。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了,我们要撤了。下周再见!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