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4/03/2017

撒欢的羊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Pусский



毛茸茸的……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我们成功的活过了三月,现在来到了四月!三月的开始真是混沌啊,但是现在是四月了,一切都一帆风顺了。大家看起来都很享受摩登大师2017赛事,现在该收收心准备几周之后的阿芒凯了。我们现在还没准备好谈论阿芒凯(再给我几周时间),但是我们随时可以讨论摩登,或者其它赛制的问题。

有规则问题?我们来帮你!如果你有短问题,你可以推特至@CranialTweet。或者如果你的问题有点长,你可以发送邮件只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我们会在今后的文章中使用你的问题。



Q: 我有迅匠反抗军在场,让我的一个自动机有造成两点伤害的异能。我对手使用劫持操控了我的反抗军。当反抗军回来的时候,我的自动机是否会再获得反抗军的异能?

A: 不会。反抗军在你操控它的时间内给你的神器那个异能。一旦出于某些原因你失去了反抗军的操控权,这个效应就会终止,异能就会消失。即使你之后再获得了反抗军的操控权,它不会重启那个效应。

Q: 如果他劫持我的自动机呢?

A: 目标神器在你操控反抗军的时间内具有该异能。如果自动机操控者改变异能也不会变。自动机依然有对目标生物或牌手造成两点伤害的异能,即使你对手获得了自动机之后,所以你对手可以启动异能对目标生物或牌手造成两点伤害。



Q: 我有[c=Sigarda's Aid]席嘉妲的援助
在场。我用一个2/2生物进攻。我对手阻挡我的2/2,然后我施放渗透镜将它佩戴在我的2/2上。我能抓两张牌吗?

A: 不能,你不能抓任何牌。为了让透镜异能触发,生物成为被阻挡时它必须佩戴在生物上。如果佩戴给已经被阻挡的生物,这就不会触发透镜。你必须要在宣告阻挡前施放并佩戴渗透镜给你的2/2生物(这样,你的对手可以选择不阻挡你的2/2)。



Q: 我对手有12点生命,然后用死亡阴影(目前是1/1)和塔莫耶夫进攻我。我施放受福协作,选择了第一个和第三个模式,两个目标都是我对手。我对手的死亡阴影是否会在获得4点生命后死去,然后被迫牺牲掉塔莫耶夫?

A: 不能,这样不行。即使是增效施放,受福协作依然只是一个咒语,状态动作在受福协作结算时不会检查。首先执行第一个效应,你对手获得四点生命,他的总生命成为16,死亡阴影得-3/-3。然而,我们还没有结算玩受福协作,所以状态动作此时不会检查。然后我们执行受福协作第二部分,你对手要牺牲一个进攻生物。这时他可以牺牲塔莫耶夫,但是对手更可能牺牲死亡阴影,因为在协作结算玩它怎么都得死。



Q: 我施放饵诱巨人,讲一个4/4衍生物放置进场。然后我施放德鲁伊的解救,选择殖民从饵诱巨人得到的衍生物。在回合结束的时候,我是否要放逐殖民得到的衍生物?

A: 不用。饵诱巨人只在回合结束的时候放逐它自己造的衍生物。殖民得来的衍生物不是饵诱巨人制造的,不受它的延迟触发影响。原版衍生物要被放逐,但是殖民的复制会一直在那里。



Q: 我对手用一个6/6和一个2/2生物进攻我。我手里有坠落陷阱。我能用我的2/2先攻阻挡对手的2/2,在2/2死掉后,用替代式费用施放坠落陷阱,在战斗伤害前消灭对手的6/6呢?

A: 可以!为了通过替代式费用施放坠落陷阱,必须只有一个正在进攻的生物。它不会在乎宣告的时候有过少个生物,重要的是你在施放陷阱的时候,只有一个生物正在进攻。在先攻伤害造成后,你的对手就只有一个进攻生物,所以你可以用替代式费用施放坠落陷阱,并在生物造成伤害前杀掉它。



Q: 我能使用裂片妖母巢的费用启动衰草裂片妖的异能吗?

A: 不能。裂片妖母巢第二个异能产生的费用只能用来施放裂片妖咒语。异能不是咒语,所以你不能横置裂片妖母巢产一点黑色法术力,然后用来启动重生异能:它只能被用来施放裂片妖咒语。


别忘了喂鸟。


Q: 我施放灵魂奔流,同时使用了红色和黑色法术力,并使用掠夺大妈麦汁的协力亦能复制它。复制的灵魂奔流结算时会发生什么?

A: 没任何事发生!灵魂奔流会在结算时检查你在结算时是否支付了红色或/和黑色法术力来决定会做什么。然而,"你用来施放咒语的法术力颜色"并不是咒语可复制的特性。你施放原版灵魂奔流的时候使用红色和黑色的法术力,但是复制品你没有支付任何法术力。因为你没有为复制品支付红色或黑色法术力,所以复制的灵魂奔流结算时不会做任何事情。



Q: 我施放沉船地启示我分的一堆中有盖亚的祝福。然后带有祝福的那堆进坟场了。盖亚的祝福是否触发?

A: 虽然很奇怪,但是触发!启示没说让你将展示的牌移到其它区域(比如放逐区),所以那些牌在移到其它区域之前依然是你牌库的一部分。当你对手将另一堆放入到你手上时,祝福的那一堆从你的牌库移入坟场。这满足祝福触发的条件,所以你的坟场会被洗回牌库。



Q: 在我上个回合,我使用焰心黑曜妖的异能在我对手的地上放置了一个火灾指示物。在他的维持,我能选择将这个伤害转移至对手的鹏洛客上吗?

A: 不能。黑曜妖赋予地造成一点伤害的异能。可能是你启动的黑曜妖的异能给一个地火灾,但是你对手操控那个地,所以他会操控那个触发,而不是你。因为伤害不是你操控的来源造成的,所以你不能将伤害转移给它操控的鹏洛客(因为这个伤害是你对手自己对自己造成的,所以他也不能将伤害转移给自己的鹏洛客)。



Q: 我对手有一个最终巨魔图伦在场上。我施放审判末日。我对手响应横置了最后两块树林重生图伦。我能用不予承认反击重生异能吗?

A: 可以,这样是合法的。图伦具有避邪,但是不予承认没有指定图伦为目标:它的目标是堆叠中的启动式异能。避邪不会延伸到堆叠中的启动时异能上,所以你可以反击启动式异能来防止图轮重生。



Q: 我对手施放鲜血交易,我场上只有两个白骑士。我是否要牺牲它们?

A: 是的。鲜血交易没有目标,结附,阻挡,或者造成伤害,所以反黑保护不会救它们。如果这两个骑士是你仅剩的生物,那么在鲜血交易结算时你就要牺牲它们



Q: 我对手有黑暗亲信在场。我能等到他用异能展示牌之后,在用记忆之旅将他的牌库洗牌来阻止他抓到那张牌吗?

A: 不能。黑暗亲信得以能结算时你没有优先权来施放记忆之旅将对手牌库洗牌。在触发结算前你可以任意施放咒语,或者在触发结算后也行,但是在黑暗亲信异能结算中你不能做任何事情阻止对手得到那张牌。



Q: 觉醒会影响我对手的永久物吗?

A: 会的。觉醒说的是"所有",它真的是在说"所有"。当触发在每个维持开始结算时,所有人重置他的生物和地。但愿你因此获利你对手多。



Q: 我有一个芽生多头龙在场,我对手施放审判之浪潮。我能得到一个多头龙的复制吗?

A: 不能。审判之浪潮说每个生物对自身造成等同于力量的伤害。因为多头龙的力量是0,所以它不会对自身造成任何伤害。造成0点伤害和根本不造成伤害是一样的。因为多头龙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所以它的异能不会触发,你不会得到复制品。


你做了什么你个变态?


Q: 我的希望大天使艾维欣能将我的鹏洛客保护的多好?

A: 实际上不太好。艾维欣可以保护你的鹏洛客免受像英雄殉身这样的直接消灭咒语所消灭。但是如果鹏洛客受到伤害,它会照常失去忠诚指示物——不灭不能防指伤害,它只能防止被伤害消灭。而一个鹏洛客会因为零点忠诚指示物而进入坟场——这里没有消灭,所以不灭不能拯救它。艾维欣会防止你的鹏洛客被直接消灭,但是不能防止它因为零个忠诚指示物而进入坟场。



Q: 在我的行动阶段,我施放构生命运,放逐了一个衍生物。在我的结束步骤,我通过构生命运的延迟触发将核心卜算师金吉塔厦放进场。我能抓七张牌吗?

A: 这个结束步骤不行。金吉塔厦的异能在你的结束步骤触发。为了让异能触发,在结束步骤开始时金吉塔厦必须要在战场。在构生命运施放中,金吉塔厦在结束步骤进入的站场,但是在结束步骤开始时你并不操控他,所以异能不会触发。你只能等到你的下一个回合,并期望他还在场能帮你抓七张牌。



Q: 我有狮眼钻石在场,我对手用克洛萨之攫指定它。我还能启动钻石得异能,即使是这个咒语有转瞬吗?

A: 你可以!转瞬说只要转瞬咒语在堆叠,牌手就不能施放咒语或者启动非法术力异能的异能。即使狮眼钻石在你启动这个异能的时候有限制,它依然是法术力异能,也可以在转瞬咒语在堆叠的时候启动。

另外,"只能在你能施放瞬间的是时候启动此异能"只是再说为了启动这个异能你需要有优先权。即使有东西阻止你释放瞬间,你依然可以启动此意能。



Q: 我有六张牌在坟场中,然后施放柯帮祭礼。我会得到,还是

A: 只会得到。在结算最后阶段前祭礼都不会进入坟场。当你要检查是否到门槛的时候它还不在坟场。因为你坟场只有六张牌,所以你不能像坟场里有七张牌一样获得额外法术力。



Q: 我看到有些老牌说到下注。什么是下注?

A: 下注来自最早期的万智牌。这是一种"保全"自己牌的玩法。在游戏的开始,你将你的牌库顶的牌放入赌注区。牌在赌注区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但是当游戏结束时,胜者会获得所有赌注区的牌。毫无意外的,这样游戏会更像赌博,这也是万智牌不想涉及的,所以下注很快就被从万智牌中移除,所有涉及赌注的牌都在比赛中不合法。



希望你喜欢本周文章。我们下周再见。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