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2/18/2013

此處無人知你名

或者是,偷偷摸摸的問題

Cranial Translation
简体中文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Pусский



百無禁忌。
萬物皆許。
花上點小錢,你就能從歐佐夫手中買到救贖,那麼如果讓你得到比救贖更多的東西,你願意付出多少?我們具有無盡的知識,讓你能夠為所欲為,顛倒黑白,不懼死亡──你願意付出多少來換取這一切?當然不會只是那一點小錢。知識就是力量,而力量就是底密爾會堂能為你提供的一切。探尋心之所欲的力量,藏身極黯陰影的力量,除去膽敢阻礙前進一切事物的力量。

所以原本最合適的做法應該是,將這篇文章放在你眼前卻讓你看不見它,等到你付出合適的價格之後再讓其在你眼前出現,不過我們還是決定讓你嘗點甜頭。一個相當大的甜頭。好了,顱內植入會一直免費下去,因為在我們這個次元當中,底密爾跟我們毫無瓜葛,而且我們都是好人。行行行,你讓我吐出了我們心頭的那個黑暗祕密。開心了嗎?

如果你希望獲取更多免費的力量,請將電子郵件寄到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在@CranialTweet上推特我們。現在,就讓我們開始揭露底密爾的一些神祕疑雲吧。



Q: 在多人遊戲中,我能讓玩家A攻擊玩家B,讓玩家B落敗之後再以太化A的生物嗎?

A: 這真是一記妙(陰)招,而且效果顯著。進行攻擊的生物直到戰鬥階段結束之前都是「進行攻擊的生物」,不論防禦玩家、進行阻擋的生物以及其他東西發生了什麼變化,都不會讓此狀態發生改變。在戰鬥傷害步驟中,傷害造成之後,玩家會獲得優先權;同樣,在戰鬥結束步驟中,玩家也會獲得優先權。在這兩個步驟當中,你都有機會用以太化來過河拆橋。



Q: 如果我生物躍離了,之前賦碼在上面的咒語還會跟著它嗎?

A: 不會了!雖然已躍離的生物仍在戰場上,但是檢查牌張是否已賦碼的規則卻已經看不到那個生物,所以它決定不再理會此事,跑去來世咖啡廳偷懶了。當該生物躍回的時候,它會發現自己很無趣並且被解碼了。



Q: 由於夜蓬幽靈寫的是「使用」該牌,而非「施放」該牌,那麼是不是說我能夠免費使用它們?

A: 「使用」與「施放」這兩個字眼唯一的差別在於,地可以被「使用」,但不能被「施放」。你只能夠在有效應明確說明你可以免費使用某牌,或是此牌本身不具有費用的情況下,才能夠免費使用它。



Q: 如果我的夜蓬幽靈叛行了,那會怎樣?

A: 那麼你的對手就能夠攻擊你並放逐你的一張牌!夜蓬幽靈上面「你可以使用所放逐的牌」這個異能與放逐牌的異能之間互相獨立,所以只有它目前的操控者~現在是你的對手~才能夠施放所放逐的牌。他可以在操控夜蓬幽靈期間盡量施放所放逐的牌,剩下來的牌你得等到你把幽靈拿回來了才能施放,當中可能包括他從你的牌庫中放逐的牌。



Q: 當我施放透過夜蓬幽靈放逐且具暗碼異能的牌時,我能夠將其賦碼在我的某個生物上嗎?

A: 可以!不管具暗碼異能的牌其擁有者是誰,也不論該牌是如何被施放的~該咒語的操控者可以選擇將它賦碼在他操控的某個生物上。誰規定偷了第一次就不能偷第二次的?



Q: 如果暗碼咒語因歷時施放之故同時具有彈回,這兩者之間該如何互動?

A: 彈回會在咒語結算時將要進入墳場的時候將它放逐,並讓它等著下次再度施放。不過,由於暗碼會搶先將該咒語貼在你的某個生物之上,所以該咒語從不會試圖進入墳場。彈回沒有效果。



Q: 迅咒法師讓我返照束縛之手,然後我想要將其賦碼在阿迅身上。我能這麼做嗎?

A: 啊,藍色啊,還有什麼事情是你們的這些過強超級玩具所不能的嗎?你確實可以如你所願實現這一切。如果咒語離開堆疊時會去到放逐區之外的其他區域時,返照會試圖將之放逐。由於暗碼會放逐該咒語,所以返照不會干預,只能去跟彈回開個傷心者派對了。



Q: 如果我某個具暗碼的咒語被反擊了,我還能將它賦碼嗎?

A: 不行。賦碼只是在咒語結算過程當中需要執行的一個動作。如果咒語根本沒有結算,你便不能執行上面的任何敘述。



Q: 當賦碼了咒語的生物打中了鵬洛客時,我能得到暗碼咒語的複製品嗎?

A: 不能。雖然廣告台詞的口號宣稱你就是鵬洛客,但你實際上並不是。現實就是這麼令人難以接受。同理,鵬洛客很明顯也不是玩家。對鵬洛客造成傷害,並不會讓你從只關心是否對玩家造成傷害的觸發式異能上得到任何好處。



Q: 如果我有不死煉金術士,並用其上有牌賦碼的殭屍進行攻擊,那麼暗碼會觸發嗎?

A: 暗碼不會觸發。不死煉金術士會將造成傷害替代為磨牌,由於傷害被替代掉了,所以永遠不會造成。既然並沒有實際造成傷害,因此暗碼不會觸發。



Q: 假如我讓某個上面賦碼了夜翼呼喚的生物獲得了反藍保護異能,這樣會移掉賦碼於其上的這張咒語嗎?

A: 你的呼喚是安全的~暗碼並不會傷害、結賦、阻擋該生物或將其指定為目標,所以保護異能與它並沒有任何互動。你甚至可以將該咒語賦碼在一個天生就有反藍保護的生物上面!




吃起來像糖果!
Q: 如果我把Cheatyface偷偷放進了戰場,那麼我能夠重置爆破工段嗎?

A: 機飛警告!機飛警告!機飛世界問題的答案並非一成不變,但總會十分有趣。顱內植入專欄所有同仁的共同意見是︰在你指出這個觸發的時候,你仍處於對手能夠及時發現你小動作的時間點裡,如此一來你就不得不將Cheatyface放逐。另外的解讀是,你必須偷偷將Cheatyface放進戰場,但如果你同時承認由此引發的其他一切,這實在算不上是「偷偷」。



Q: 我能將某個已橫置的生物指定為束縛之手的目標嗎?

A: 可以~唯一的要求是「目標由對手操控的生物。」牌上並沒有說這生物非得是未橫置的才行。該生物只是不會在其操控者的下一個重置步驟中重置而已。



Q: 如果我用束縛之手放倒了一個生物,攻擊,然後用複製品再將該生物放倒一次,那麼這個生物會一直倒著兩個回合嗎?

A: 只會橫置一個回合。這與會累加的「略過」效應不同(畢竟你不能略過同一件事兩次)。束縛之手的效應只是為下一個重置階段設定了額外的規則,而同一個規則重複多次並無意義。



Q: 我有吞噬畸變體,並用恐怖景象殺死了個5/5。那麼他是要先磨到一張地還是要先磨掉五張牌?

A: 他要先磨到地。如果某異能是在施放咒語時觸發,那麼此異能一定會早於該咒語結算。




有什麼虛實難解的
圖中明明就是一條尾巴。
Q: 我操控底密爾首腦拉札夫,用恐怖景象殺死了月主教米凱耶,然後他翻出來了銀心衛狼。我能夠先把拉札夫變成米凱耶的複製品,在上面放上一個指示物,然後再把它變成銀心衛狼嗎?

A: 這一連串的事件確實能夠實現你的計畫。雖然確實是米凱耶先死去,但是由此引發的觸發卻是同時進入堆疊,該順序由你來確定。拉札夫的每個觸發都會分別結算,在兩個異能之間,玩家均有機會可以做事情。



Q: 我怎麼知道黑陽當空這類牌是否需要指定什麼隱藏目標?

A: 很簡單︰絕對,絕對,絕對不會有東西需要指定「隱藏」目標。要嘛就是敘述中出現了「目標」的字眼,需要你為其指定目標,要嘛就不需要指定。在極少數情況下,「目標」這兩個字會被包含在沒有規則提示的關鍵字當中,比如說結附和佩帶;不過新的關鍵字一定會有規則提示就是了。



Q: 我的對手出了一個劫難節慶,我有一個暮蓬預言師。在我的維持當中,哪個會先生效?

A: 主動玩家(也就是你)先將屬於他的觸發式異能放進堆疊,然後再輪到非主動玩家如此作;之後堆疊頂端的物件便會先結算。所以你對手的劫難節慶會先將你的總生命減半,然後再輪到你的先知吸走你的生命。



Q: 有沒有什麼規則規定用於比賽的套牌當中閃卡最多能放多少張?

A: 關於閃卡,只有一條規則,這條規則對你套牌中的其他牌也一樣有效︰他們不能有標記。閃卡的彎曲程度通常會比普通牌張來得明顯,所以在濕度不為零的地方使用起來多多少少會有些不便,但這也不是說你得更小心,或是把套牌裡牌換成100%全閃或100%全不閃~事實上並不存在什麼神奇的百分比,能讓你套牌中彎曲十分厲害的閃卡看起來就跟沒有標記一樣。



Q: 哪些謊話是可以在比賽中說的?

A: 第一條規則︰在裁判問話的時候,你不能撒謊。否則你會被取消資格。

第二條規則︰如果你的對手詢問的是他沒有權利知道的事情(比如說你手上有什麼,套牌裡放了什麼,輪抽過程中抽到了什麼,備牌裡有什麼,牌面朝下的生物是什麼),你可以毫無顧忌、愛怎麼吹都行。

第三條規則︰關於牌張文字敘述、遊戲規則、目前遊戲狀態、總生命值這方面的訊息,你不能做出不實表述。在某些情況下,你可以省略一些細節,尤其是那些你認為與目前狀況無關的部分,但你不能做出虛假表述。



Q: 我可以直接展示我手中的心靈打擊來打擊對手的心靈嗎?

A: 在遊戲過程當中,一旦你獲得了某些訊息,你就可以以任何理由將它展示出來~我懶(「手要舉起來好累。」)、多人遊戲策略(「我手上有這個,所以你可以那麼做…」)或是打擊對方(「我康牌比你手牌還多。」)只要你在打擊對方士氣時沒有令人不快,那就沒問題。



Q: 我對手操控吞噬突變體,他施放了兩個生物咒語,然後告訴我說要磨到兩張地出來為止。這樣做在新的方針底下不就是遺漏觸發了嗎?我是不是只用磨到一張地出來就好?

A: 次序不當的行事動作依然需要納入考量。這一串名詞簡稱OOOS,意指「某玩家的動作嚴格說來並不準確,但結果合法,且他也未從此不當次序中獲取實際意義上的優勢。」先施放兩個咒語再結算由此產生的兩個觸發便是此類行為的典型範例,只要你的對手在兩個咒語之間並沒有明顯停頓,或是有什麼表明他在施放第二個咒語前沒想起來第一個異能已經觸發的舉動即可。OOOS代表了「像人類一樣玩魔法風雲會,不因玩家沒有像機器一樣履行規則就懲罰他們」的原則,高於正常情況下應當適用的一切其他方針。



這一週我們在暗影裡待得時間已經夠久了。歡迎各位下週加入我們的跳島行程,跟我們一起前往析密克,同時會由一位屬於析密克公會的神祕嘉賓來跟我探討進化論。

直到下次,願你手中權力得到妥善使用。

- Eli Shiffrin


About the Author:
Eli Shiffrin is currently in Lowell, Massachusetts and discovering how dense the east coast MTG community is. Legend has it that the Comprehensive Rules are inscribed on the folds of his brain.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