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12/03/2012

吹吧,冬天的風

Cranial Translation
简体中文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Pусский



冷~(抖)
正當我為這篇文章收筆的時候,聖安東尼奧大獎賽才剛剛結束。那是一個比美國大多數,已被寒冬壟罩的地方都要溫暖的所在。所以為了能夠溫暖舒適地度過這個冬天,讓我們先用一些規則問題來熱熱身吧!

不要忘了,如果您遇到了什麼規則問題,您都可以透過下列方法寄給我們︰左上方醒目的「歡迎來信」按鈕;寄送電子郵件到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是在@CranialTweet推特我們。以上方法都能夠快速得到問題的答案,同時我們可能在未來的文章中選用您提出來的問題喔!



Q: 在前幾期的一篇文章裡,你跟我們解釋過扣留法球作用於同名衍生物上的模式,比如說由不同牌張產生的狼衍生物。那麼,這一點對於多個透過變身異能施放的牌面朝下生物也適用嗎?

A: 我們先來回顧一下之前問題的答案︰除非產生衍生物的效應賦予了衍生物名字,或是注明了「此衍生物為其他東西的複製」(這種情況下衍生物的名稱為其複製對象的名稱),否則衍生物的預設名稱就是它的生物類別。因此野狼衍生物的名稱是「野狼」,人類/士兵衍生物的名稱是「人類士兵」等等。

但是對於牌面朝下的生物來說(比如說從變身異能得到的那些),則有些不大一樣。規則定義他們為2/2……就這樣。他們沒有顏色,沒有副類別,沒有魔法力費用,甚至也沒有名稱。沒有名稱的東西不可能與其他東西有相同的名稱,所以要扣留某個牌面朝下變身生物的扣留法球只會帶走指定為目標的那一個,其他的它就管不到了。



Q: 那麼,如果我在牌面朝下的變身生物被扣留法球放逐之後把法球拆了會發生什麼事?我的生物會以牌面朝下的狀態回來嗎?我需要向對手展示這張牌的正面是什麼嗎?

A: 除非有效應特別說明,否則永久物始終是以牌面朝上的狀態進入戰場。扣留法球上面沒寫那張牌得以牌面朝下的模式返回,所以該生物會光明正大地以真面目示人。不過你的對手應該早就知道那生物是什麼了︰除非有效應特別說明要以牌面朝下的模式放逐牌,否則放逐區裡的牌都是牌面朝上的。另外,牌面朝下的牌離開戰場時,需要將它展示給其他玩家看。



Q: 我有一堆狼衍生物,而我的對手有一個與龍葵小販搭檔的伊捷靜電法師。如果他以我的某一個衍生物為目標,且我手上有一張炙熱矛,那麼我回應殺掉小販或靜電法師,這兩者有差別嗎?這樣做能把我的生物救下來嗎?

A: 差別還不小,不過你還是可以把你那一群可愛的小狗救回來。不管你燒死何者,你所有的狼衍生物都會受到1點傷害。不過如果你殺掉的是靜電法師,這些衍生物就會歸西;當靜電法師的異能造成傷害時,它會檢查來源的最後已知訊息──基本上就是靜電法師最後在戰場上的樣子──來檢視是否存在與本次傷害相關的異能。當時靜電法師上確實有一個極為關鍵的異能︰死觸!另一方面,如果你殺掉的是小販,那麼跟他魂繫的生物的搭檔關係就會立刻解除,因此靜電法師會在實際造成傷害之前失去死觸異能,讓你的生物得以繼續存活,你也能繼續用這堆毛茸茸的小狗們把對手壓扁。



Q: 我有一個3/3半人馬衍生物,我的對手對其施放了背叛本能將它偷走。作為回應,我施放根生衛護來產生一個用來阻擋的半人馬,那麼︰我留著的那一個會不可毀壞嗎?我對手用背叛本能偷走的那一個呢?

A: 你的半人馬會有金剛不壞之身,但對手偷走的那個就……什麼都沒有了。首先,你需要按照咒語上敘述的順序來執行。以根生衛護為例,你是先殖民,之後你的生物才會變得不可毀壞。同時,變成「不可毀壞」這件事會有些奇怪︰大多數給你的生物帶來攻防加成或賦予異能的效應會在結算的時候「鎖定」生效的對象,但會讓東西變成「不可毀壞」的效應卻不會如此。這類效應實際上修改的是遊戲的規則,這代表著該效應會生效的對象能夠依照實際情況不斷變化。因此,只要一旦被搶走的那個半人馬不再是由你操控的生物,它就不會「不可毀壞」。




千萬別問。
Q: 我在戰場上有一個殺生者凱雷維克(他是我的指揮官!),另一個玩家對我用了馭靈械。那麼凱雷維克會在他於我的回合中施放我的咒語時對我的對手造成傷害嗎?

A: 凱雷維克並沒有那麼的無情;他只在乎由你的對手實際施放的咒語。當你受馭靈械操控時,實際上進行遊戲動作的還是你本人──只不過是被操控你的玩家強制如此作而已,這也就是說,實際上施放咒語的玩家還是你本人,因此凱雷維克不會觸發。



Q: 如果我操控得享安息,然後我消滅了我對手的仇視(或是殺掉了它所結附的生物),那麼仇視還會回到他的手上嗎?

A: 它會在放逐區中得享安息。仇視上面有一個觸發式異能,會在它從戰場進入墳場當中時觸發。不過得享安息上面的是替代性效應(你可以在該牌的規則敘述中找到「改為」二字,這是替代性效應的標誌),讓「進入墳場」這件事完全不會發生,而是替代為「進入放逐區」。所以仇視會直奔放逐區,它的異能也永遠不會觸發。



Q: 在多人遊戲中,我有一個咒語想要在我右手邊的玩家回合結束的時候施放。但這人在進行他自己的回合的過程中不幸陣亡了。那我還有機會在我自己的回合開始前施放咒語嗎?還是說他輸掉遊戲之後他的回合就會立刻結束?

A: 你會有機會來施放你的咒語。當玩家在自己的回合當中離開遊戲時,該回合依然會照常進行下去,只是原本的主動玩家不存在而已。所以你依然可以當作他還在遊戲裡面一般,於相應的時機施放咒語;而他就只能幹瞪眼看著大家在他自己的回合裡做事,畢竟人都死了也不能幹嘛。



Q: 我的對手起動了築念師傑斯的+1異能。然後到了我的回合,我用聖沙佛的游魂進行攻擊,並放下了一個天使衍生物;傑斯會讓這個衍生物變小嗎?

A: 不會,你的天使會確確實實打中對方四點。即時天使正在進行攻擊,但從傑斯產生的這類觸發式異能看來,她卻從未「攻擊」過──因為她從未被宣告為攻擊者。



Q: 我有一張來自天命之戰版本的符文之母,上面註明她的生物類別是「僧侶」。但我的朋友有一張來自指揮官禮盒的同名牌,上面卻寫著她是「人類/僧侶」。到底哪邊是對的?

A: 魔法風雲會牌張的正式敘述──也就是你在玩牌時應當遵循的標準敘述──是在一個名為Oracle的資料庫中進行維護的(這就是為什麼你會聽到有人要查詢某張牌的「Oracle敘述」)。你可以到gatherer.wizards.com隨時獲取某張牌目前的Oracle敘述,只要到該處並輸入牌張名稱就好;符文之母在上面顯示為「人類/僧侶」,那麼她就是人類僧侶(這個改動是在幾年前進行的,當初為了簡化和統一生物類別的運作模式,對所有的生物類別進行了一次較大的改動,使得許多生物的生物類別發生了改變)。



Q: 我戰場上有兩個Raging River。不,我是認真的。那我攻擊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

A: 兩個River的異能都會觸發。當第一個異能結算時,你的對手將他所有不具飛行異能的生物分成「左」和「右」兩堆,然後你將你的攻擊者分成「左」和「右」兩堆,這樣遊戲會根據目前的分堆模式產生一組阻擋的限制條件。然後第二個異能結算時,你要重新進行一次分堆,然後遊戲會根據新的分堆模式產生新的一組、獨立阻擋的限制條件。最後的結果是︰不具飛行異能的生物只能夠阻擋兩次都跟他在同一堆裡的攻擊者(舉例來說,如果阻擋者第一次被分在了「左」堆,第二次分在了「右」堆,那它只能阻擋第一次也被分在了「左」堆,且第二次也被分在了「右」堆的攻擊者)。



Q: 我有兩個狂野馴獸師,有一個上面貼著仇視。如果我用兩個一起攻擊,那麼會發生什麼事?

A: 如果你順序掌握得當的話,你就能得到巨大無比的馴獸師。兩者的異能都會觸發,然後你可以依照你選擇的順序將這兩個異能放進堆疊。如果你讓貼有仇視的那個的異能最後進入堆疊,那麼它就會先結算,給你所有其他生物──包括另一個馴獸師──+3/+3。然後輪到沒有仇視的那一個的觸發式異能結算時,它會先看看自己,發現自己的力量是4之後,就讓你所有其他生物──包括有仇視的那個馴獸師──+4/+4。所以最後的結果就是,有仇視的馴獸師得+4/+4,沒有仇視的得+3/+3,你所有其他生物則會得到驚人的+7/+7。



Q: 我的對手有一個瑟班守護者莎利雅。如果我傾曳翻出來一個火龍卷,那我能為莎利雅的額外費用支付一點紅色魔法力,好讓莎利雅(及其他小型不會飛的生物)升天嗎?

A: 對於莎利雅來說,這會是象徵死亡的烈火龍卷;正常情況下,如果你要施放某咒語「且不需支付其魔法力費用」(這正是傾曳要你做的),那麼你壓根連嘗試為其支付魔法力的機會都沒有。但如果有其他東西要求你額外支付一筆以魔法力支付的費用,那你就可以(在莎利雅的情況下,則是必須)支付該費用來施放咒語,所以火龍卷會看到你支付了紅來施放它。



Q: 如果我對手用的不是莎利雅而是目眩來阻止我的火龍卷會怎樣?我還能為其支付紅並造成傷害嗎?

A: 不行。火龍卷只會檢查施放它時所支付的費用──意即在將它放進堆疊的過程中所支付的費用。目眩並不會影響你施放火龍卷的模式,它只是在稍後的時段中插手干涉,說︰「如果你不希望它被反擊的話,請支付。」所以無論你是否為目眩支付這筆費用,不管你用什麼顏色來支付的它,都不會影響火龍卷的效應。




最好多穿些,外面非常冷。
Q: 我操控一堆神器,並且在我的回合中,向對手未橫置的橡樹街旅店主為目標施放迅速了結。這樣會發生什麼事?旅店主會被放逐嗎?還是她的辟邪異能會在被橫置之後立即生效,阻止之後事情的發生?

A: 迅速了結總是會先把指定為目標的生物橫置,且只要旅店主處於橫置狀態,它就會具有辟邪異能。不過這樣也幫不了她;規則只要求咒語在兩個特定的時間點檢查目標是否合法︰第一為施放咒語時;第二為咒語開始結算時。由於迅速了結已經開始結算,因此它不會再檢查自己的目標是否合法,而是會繼續履行自己「了結」他人的職責。



Q: 我的對手剛剛施放了一個隕蹄貝西摩斯,並且還操控兩個其他生物。如果我回應貝西摩斯的異能反召喚了它,那他的生物會得+2/+2還是+3/+3?

A: 只會+2/+2。隕蹄貝西摩斯只會在異能結算時檢查生物數量;在此時,它已經離開戰場,所以異能只會看到兩個生物並給他們各+2/+2(還有踐踏,不過至少少一個貝西摩斯朝你的方向衝過來!)。



Q: 如果我的對手起動面紗的麗蓮娜讓我們兩個人各棄一張牌,然後我選擇了手上的象族重擊兵,那我還能將它放進戰場嗎?

A: 可以!雖然是由你來選擇要棄掉的牌,但讓你棄牌的異能操控者是你的對手,這也代表著他現在得面對一個下手很重的大象了。



Q: 上星期你們解釋了黑暗冒名客放逐了林鼠群會發生什麼事──它會獲得產生黑暗冒名客衍生物的異能。但這些衍生物會具有什麼異能呢?

A: 剛開始時,什麼都沒有。黑暗冒名客上這一對異能是具有連結關係的異能;第二個異能(賦予冒名客它所放逐的牌之異能)所指的牌僅限於透過同一個黑暗冒名客的第一個異能所放逐者,而不會涉及其他黑暗冒名客放逐的牌(或是其他能讓黑暗冒名客放逐東西的異能)。所以你的黑暗冒名客衍生物能夠放逐其他生物,並獲得它所放逐之生物的起動式異能,但所有的黑暗冒名客之間沒有所謂的「共用放逐牌池」來讓他們獲得被其他同伴所放逐的牌的異能。



Q: 在雙頭巨人遊戲中,我的隊友有一個原初獵人賈路並用他產生了一個野獸指示物。如果我之後施放狂熱民兵並獲得賈路的操控權,由於我在同一回合中還沒有用過他上面的異能,我能用他來再產生一個野獸衍生物嗎?

A: 看上去很美,但可惜的是鵬洛客的規則要比你想像的嚴格許多︰他們檢查的不是「你」本回合中是否起動過他的異能之一,而是「是否有人」在本回合中如此作過。由於你的隊友本回合中已經起動過賈路上面的一個異能,這也表示著他本回合中已被榨干,無法再幫你做任何事情了。



Q: 我用兩個卓茲克裂肢靈進行攻擊。假設他們並未受到阻擋,那麼我會抽幾張牌?

A: 八這個數字聽起來怎麼樣?每一個裂肢靈在造成傷害時,都會分別產生一個單獨的獲得生命事件。每一個裂肢靈都會造成兩次傷害。每一個裂肢靈都會因獲得生命事件而觸發。因此,每個戰鬥傷害步驟當中每個裂肢靈都會觸發兩次──加上他們有連擊,所以會有兩個戰鬥傷害步驟──總計會觸發八次,讓你抽八張牌(雖然每個戰鬥階段你能獲得6點生命,但裂肢靈並不在乎你獲得了多少生命,只在乎你是否獲得過生命)。



Q: 我聽說撒拉入聖僧在雙頭巨人中的規則敘述有所更新,讓它只會在你的隊伍的總生命值為40的時候才會變大。但我並沒有在Gatherer上找到相關的敘述更新,且網頁下面的規則說明部分還寫著「如果你的隊伍總生命值為30,它便會+5/+5且獲得飛行異能。」那麼,這個改動到底存不存在?

A: 名稱為撒拉入聖僧的魔法風雲會實體牌張上的敘述並沒有任何更新。但是在the Duels of the Planeswalkers這款遊戲當中,撒拉入聖僧的敘述確有些許不同(基本上,是要求你的總生命值比你起始的總生命多10,這表示在2HG中你得有40點生命才行)。但是,在Duels of the Planeswalkers世界中發生的一切不會影響或改變魔法風雲會這遊戲的規則,也不會影響任何已印製的魔法風雲會牌張,所以現實中的撒拉入聖僧還是可以按照牌面上印製的文字來運作。




我不知道你怎樣,不果我可是暖和起來了。那麼,本期的內容就是這樣。敬請下週繼續觀看本專欄,屆時Eli會帶來更多的問題以及更豐富的顱內植入內容。

- James Bennett


About the Author:
James Bennett is a Level 3 judge based out of Lawrence, Kansas. He pops up at events around Kansas City and all over the midwest, and has a car he can talk to.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