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12/03/2012

不惧冬风凛冽

Cranial Translation
繁體中文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Pусский



呼~
正当我为这篇文章收尾的时候,圣安东尼奥大奖赛刚刚落下帷幕。那是一个比美国大多数地方都要温暖的闰土,寒冬才刚刚显出即将到来的前兆。那么,为了能够温暖舒适地度过这个冬天,让我们先用一些规则问题来热热身吧!

不要忘了,如果您遇到了什么规则问题,你可以通过下列方式发送给我们:左上方醒目的"欢迎来信"按钮;给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发送电子邮件;或是推特给@CranialTweet。以上方式都能够快速得到问题的答案,同时我们可能在未来的文章中选用您提出来的问题唷!



Q: 在前几期的一篇文章里,你跟我们解释过扣留法球作用于同名衍生物上的方式,比如说由不同牌张产生的多个狼衍生物。那么,这一点对于多个通过变身异能施放出来的牌面朝下生物也适用吗?

A: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之前问题的答案:除非产生衍生物的效应赋予了衍生物名字,或是注明了"此衍生物为其他东西的复制"(这种情况下衍生物的名称为其复制对象的名称),否则衍生物的默认名称就是它的生物类别。因此狼衍生物的名称是"狼",人类/士兵衍生物的名称是"人类士兵"等等。

但是对于牌面朝下的生物来说(比如说从变身异能得到的那些),则有些不大一样。有规则定义他们为2/2……基本上就是这么多。他们没有颜色,没有副类别,没有法术力费用,甚至也没有名称。没有名称的东西不可能与其他东西名称相同,所以要扣留某个牌面朝下变身生物的扣留法球只会带走指定为目标的那一个东西,其他的东西它就管不到了。



Q: 这么说来,如果我在牌面朝下的变身生物被扣留法球放逐之后把法球炸掉了,会发生什么?我的生物还是会以牌面朝下的状态回来吗?我是否需要向对手展示这张牌的正面是什么?

A: 除非有效应特别说明,否则永久物始终是以牌面朝上的状态进入战场。扣留法球上面没写那张牌得以牌面朝下的方式返回,所以的生物会光明正大地以真面目示人。不过你的对手应该早就知道那是什么了:除非有效应特别说明要以牌面朝下的方式放逐牌,否则放逐区里的牌都应是牌面朝上的,同时于牌面朝下的牌离开战场时,需要将之展示给其他牌手。



Q: 我有一堆狼衍生物,而我的对手有一个与龙葵小贩搭档的伊捷静电法师。如果他以我的某一个衍生物为目标,且我手上有一张炙热矛,那么我回应杀掉小贩或静电法师,这两者有差别吗?这样做能把我的生物救下来吗?

A: 差别还不小,不过你还是可以把你那一群可爱的犬科崽子救下来。不管你要杀掉哪一个生物,你所有的狼衍生物都会受到1点伤害。不过如果你杀掉的是静电法师,这些衍生物就会归西;当静电法师的异能造成伤害时,它会检查来源的最后已知信息——基本上就是静电法师最后在战场上的样子——来查看是否存在与本次伤害相关的异能。当时静电法师上确实有一个极为关键的异能:死触!另一方面,如果你杀掉的是小贩,那么跟与它魂系的生物之间的搭档关系就会即时解除,静电法师会在实际造成伤害之前失去死触异能,让你的生物得以继续存活,你也能继续用这堆犬科生物把对手撕成碎片。



Q: 我有一个3/3半人马衍生物,我的对手对其施放了背叛本能将它偷走。作为回应,我施放根生卫护来产生一个用于阻挡的半人马,那么:我留着的那一个还不会毁坏吗?我对手用背叛本能偷走的那一个呢?

A: 你的半人马会有金刚不坏之身,但你对手偷走的那个就……什么都没有了。首先,你总是需要按照咒语上叙述的顺序来执行。以根生卫护为例,你是先殖民,之后你的生物才会变得不会毁坏。同时,变成"不会毁坏"这件事会有些古怪:大多数给你的生物带来攻防加成或赋予异能的效应会在结算的时候"锁定"其作用对象的集合,但会让东西变成"不会毁坏"的效应却不会如此。这类效应实际上修改的是游戏的规则,这意味着该效应作用对象的集合能够依照实际情况不断变化。因此,一旦被抢走的那个半人马不再是由你操控的生物,它就不再"不会毁坏"。




别问。
Q: 我在战场上有一个杀生者凯雷威克(他是我的指挥官!),另一个牌手对我用了驭灵械。那么凯雷威克会在他于我的回合中施放我的咒语时对我的对手造成伤害吗?

A: 凯雷威克并没有那么的无情;他只在乎由你的对手实际施放的咒语。当你受驭灵械操控时,实际上进行游戏动作的还是你本人——只不过是被操控你的牌手强制如此作而已,这也就是说,实际上施放咒语的牌手还是你本人,因此凯雷威克不会触发。



Q: 如果我操控得享安息,然后我消灭了我对手的仇视(或是杀掉了它所结附的生物),那么仇视还会回到他的手上吗?

A: 它会在放逐区中得享安息。仇视上面有一个触发式异能,会在它从战场置入坟墓场当中时触发。不过得享安息上面的是替代性效应(你可以在该牌的规则叙述中找到"改为"二字,这是替代性效应的标志),让"置入坟墓场"这件事完全不会发生,而是替代为"置入放逐区"。所以仇视会径直奔向放逐区,且其上的异能永远不会触发。



Q: 在多人游戏中,我有一个咒语想要在我右手边的牌手回合结束的时候施放。但这人在进行他自己的回合的过程中不幸牺牲。那我还有机会在我自己的回合开始前施放咒语吗,还是说他输掉游戏之后他的回合就会立刻结束?

A: 你有机会来施放你的咒语。当牌手在自己的回合当中离开游戏时,该回合依然会照常进行下去,只是当原本的主动牌手不存在而已。所以你依然可以当作他依然在游戏里面一般,于相应的时机施放咒语;而他就只能干瞪眼看着大家在他自己的回合里面做事,不过一个死人能瞪眼睛看人就已经够可怕了,不是吗?



Q: 我的对手起动了筑念师杰斯的+1异能。然后到了我的回合,我用圣沙佛的游魂进行攻击,并放下了一个天使衍生物;杰斯会让这个衍生物变小吗?

A: 不会,你的天使会踏踏实实地打中对方四点。即时天使正进行攻击,但从杰斯产生的这类触发式异能看来,她却从未"攻击"过——因为她从未被宣告作攻击者。



Q: 我有一张来自天命之战版本的符文之母,上面注明其生物类别为"僧侣"。但我的朋友有一张来自Commander系列的同名牌,上面却写着她是"人类/僧侣"。到底哪边是对的?

A: 万智牌牌张的正式叙述——也就是你在玩牌时应当遵循的标准叙述——是在一个成为Oracle的数据库中进行维护的(这就是为什么你会听到有人要查询某张牌的"Oracle叙述")。你可以访问gatherer.wizards.com随时获取某张牌的当前Oracle叙述,只需要访问该处并输入牌张名称就好;符文之母在上面显示的"人类/僧侣",那么她就是人类僧侣(这个改动是在几年前进行的,当初为了简化和统一生物类别的运作方式,对所有的生物类别进行了一次较大的改动,使得许多生物的生物类别发生了改变)。



Q: 我战场上有两个Raging River。不,我是认真的。那我攻击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A: 两个River的异能都会触发。当第一个异能结算时,你的对手将他所有不具飞行异能的生物分成"左"和"右"两堆,然后你将把你的攻击者分成"左"和"右"两堆,这样游戏会根据当前的分堆方式产生一组的阻挡限制条件。然后第二个异能结算的时候,你将重新进行一次分堆,然后游戏会根据新的分堆方式产生新的一组、独立的阻挡限制条件。最终的结果是:不具飞行异能的生物只能够阻挡两次都跟他在同一堆里的攻击者(举例来说,如果阻挡者第一次被分在了"左"堆,第二次分在了"右"堆,那它只能阻挡第一次也被分在了"左"堆,且第二次也被分在了"右"堆的攻击者)。



Q: 我有两个狂野驯兽师,有一个上面贴着仇视。如果我用两个一起攻击,那么会发生什么?

A: 如果你顺序掌握得当的话,你就能得到巨大无比的驯兽师。两者的异能都会触发,然后你可以依照你选择的顺序将这两个异能放进堆叠。如果你让贴有仇视的那个的异能最后进入堆叠,那么它就会首先结算,给你所有其他生物——包括另一个驯兽师——+3/+3。然后轮到没有仇视的那一个的触发式异能结算时,它会先看看自己,发现自己的力量是4之后,就让你所有其他生物——包括有仇视的那个驯兽师——+4/+4。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有仇视的驯兽师得+4/+4,没有仇视的得+3/+3,你所有其他东西则会得到惊人的+7/+7。



Q: 我的对手有一个瑟班守护者莎利雅。如果我倾曳翻出来一个火龙卷,那我能为莎利雅的额外费用支付一点红色法术力,好让莎利雅(及其他小型不会飞的生物)归西吗?

A: 对于莎利雅来说,这会是末日的烈火龙卷;正常情况下,如果你要施放某咒语"且不需支付其法术力费用"(这正是倾曳要你做的),那么你压根连尝试为其支付法术力的机会都没有。但如果有其他东西要求你额外支付一笔以法术力支付的费用,那你就可以(在莎利雅的情况下,则是必须)支付该费用来施放咒语,所以火龙卷能看到你支付了红来施放之。



Q: 如果我对手用的不是莎利雅而是目眩来阻止我的火龙卷会怎样?我还能为其支付红并造成伤害吗?

A: 不能。火龙卷只会检查施放它时所支付的费用——意即在将它放进堆叠的过程中所支付的费用。目眩并不会影响你施放火龙卷的方式,它只是在稍后的时段中插手干涉,说:"如果你不希望它被反击的话,请支付。"所以无论你是否为目眩支付这笔费用,不管你用什么颜色来支付的它,都不会影响火龙卷的效应。




最好多穿些,外面特别冷。
Q: 我操控有一堆神器,于我的回合中,我以我对手未横置的橡树街旅店主为目标施放迅速了结。之后会发生什么?旅店主会被放逐吗,还是其上的辟邪异能会在它被横置之后即刻生效,阻止之后事情的发生?

A: 迅速了结总是会先把指定为其目标的生物横置,且只要旅店主处于横置状态,它就会具有辟邪异能。不过这样也帮不了它分毫;规则只要求咒语在这两个特定的时间点检查其目标是否合法:其一为施放咒语时;其二为咒语开始结算时。由于迅速了结已经开始结算,所以它不会再度检查自己的目标是否合法,而是会继续履行自己"了结"他人的职责。



Q: 我的对手刚刚施放了一个陨蹄贝西摩斯,他还操控有两个其他生物。如果我回应贝西摩斯的异能反召唤了它,那他的生物会得+2/+2还是+3/+3?

A: 只会得+2/+2;陨蹄贝西摩斯只会在其异能结算的时候检查生物数量;在此时,它已经离开战场,所以异能只会看到有两个生物并给他们各+2/+2(还有践踏,不过比看着一个贝西摩斯朝你冲过来好多了!)。



Q: 如果我的对手起动面纱的莉莲娜让我们两个人各弃一张牌,然后我选择了手上的象族重击兵,那我还能将它放进战场吗?

A: 可以!虽然是由你来选择要弃掉的牌,但让你弃牌之异能的操控者是你的对手,这意味着他现在得面对一个下手很重的大象了。



Q: 上一周你们解释了黑暗冒名客放逐了林鼠群会发生什么——它会获得产生黑暗冒名客衍生物的异能。但这些衍生物会具有什么异能呢?

A: 恐怕刚开始他们得白手起家。黑暗冒名客上这一对异能是具有连结关系的异能;第二个异能(赋予冒名客它所放逐的牌之异能)所指代的牌仅限于通过同一个黑暗冒名客的第一个异能所放逐者,而不会涉及其他黑暗冒名客放逐的牌(或是其他能让黑暗冒名客放逐东西的异能)。所以你的黑暗冒名客衍生物能够放逐其他生物,并获得它所放逐之生物的起动式异能,但所有的黑暗冒名客之间不会存在所谓的"共用放逐牌池"来让他们获得被其他同伴所放逐的牌的异能。



Q: 在双头巨人游戏中,我的队友有一个原初猎人贾路并用他产生了一个野兽指示物。如果我之后施放狂热民兵并获得贾路的操控权,由于我在同一回合中还没有用过他上面的异能,我能用他来再产生一个野兽衍生物吗?

A: 看上去很美,但可惜的是鹏洛客的规则要比你想象的严格许多:他们检查的不是"你"本回合中是否起动过其上的异能之一,而是"是否有人"本回合中是否如此作过。由于你的队友本回合中已经起动过贾路上面的一个异能,这就意味着他本回合中已被榨干,无法再帮你做任何事情。



Q: 我用两个卓兹克裂肢灵进行攻击。假设他们并未受到阻挡,那么我会抓到多少张牌?

A: 八这个数字听起来怎么样?每一个裂肢灵在造成伤害时,都会分别产生一个单独的获得生命事件。每一个裂肢灵都会造成两次伤害。每一个裂肢灵都会因获得生命事件而触发。因此,每个战斗伤害步骤当中每个裂肢灵都会触发两次——加上他们有连击,所以会有两个战斗伤害步骤——总计会触发八次,让你抓八张牌(虽然每个战斗阶段你能获得6点生命,但裂肢灵并不在乎你获得了多少生命,只在乎你是否获得过生命)。



Q: 我听说撒拉入圣僧在双头巨人中的规则叙述有所更新,让它只会在你的队伍的总生命值为40的时候才会变大。但我并没有在Gatherer上找到相关的叙述更新,且网页下面的规则说明部分还写着"如果你的队伍总生命值为30,它便会+5/+5且获得飞行异能。"那么,这个改动到底存不存在?

A: 名称为撒拉入圣僧的万智牌实体卡牌上的叙述并没有任何更新。但是在the Duels of the Planeswalkers这款游戏当中,撒拉入圣僧的叙述确有些许不同(基本上,是要求你的总生命值比你起始的总生命多10,这意味着在2HG中你得有40点生命才行)。但是,在Duels of the Planeswalkers世界中发生的一切不会影响或改变万智牌这游戏的规则,也不会影响任何已印制的万智牌卡牌,所以现实中的撒拉入圣僧还是可以按照牌面上印制的文字来运作。




我不知道你怎么样,反正我是暖和起来了,那么,本期的内容就是这样。敬请下周继续关注本栏目,届时Eli会带着更多的问题以及更丰富的颅内植入内容回归。

- James Bennett


About the Author:
James Bennett is a Level 3 judge based out of Lawrence, Kansas. He pops up at events around Kansas City and all over the midwest, and has a car he can talk to.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