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8/19/2019

回到学校,第四版

Now with a Brand-New Foreword

Cranial Translation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希望你的学校里没有食人鱼(译注:这是一个双关梗,英语里school既有学校的意思,也有鱼群的意思)。
大家好,欢迎阅读新的一期颅内植入。今天是我儿子高中第二年的第一天,这更加让我意识到时间是如何飞逝的,可能还让你意识到我老了。是的,我比大部分万智牌玩家都老,但好的一面是,我依然比很多房屋年轻。明年,我儿子就要上大学了,但是我可不想支付那么觉得学费,和超贵的教科书。

幸运的是,在颅内植入学校,你的教育依然是免费的,你不用买昂贵的教科书,以及我们所有的考试都是开卷的。如果你有任何需要回答的问题,请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将段问题推特至@CranialTweet。我们的作者会亲自回复你答案,并且你的问题可能出现在之后的文章中。

好,现在上课。



Q: 我用一张暮夜骁骑进攻我的对手,他用一个1/1生物阻挡,我获得多少生命?

A: 你获得4点生命。这是关于系命生物从阻挡者处吸血的典型误区,那就是获得的生物受限于阻挡者的防御力,这是不对的。你获得等同于骁骑造成伤害的生命,它会造成4点伤害,因为生物不会手下留情的,即使伤害足以消灭阻挡者,它也会分配等同于力量的伤害。如果你对手这个系命为什么不是因为阻挡者防御力而来,那么有一个简单的回答:这就是万智牌!



Q: 如果我对手施放维图加基醒转,我能用恶毒缠身消灭醒转的生物吗?

A: 除非这个地是树灵乔木,或者因为某些原因成为绿色,否则不能。地通常是无色的,维图加基醒转没有赋予地一个颜色,所以醒转的地是无色的。



Q: 我刚结算了倍火妖的异能,并且没有找到生物牌,所以倍火妖死去,并且我将牌库随机顺序放回。这是否触发我对手寇希诈术师的异能呢?

A: 不会。虽然实际上的动作是你将你的整个牌库随机顺序放到牌库底,看起来像是洗了你的牌库,但在游戏中的动作是不同的,寇希诈术师指挥跟踪引导你洗牌的动作。有很多例子都是一个动作看上去像另一个,比如将你牌库顶牌放入手中看起来像抓牌,将地从你手上放进战场看起来像是使用了一块地。游戏只会关注你执行的引导,不会关注实际动作看起来像什么。



Q: 我操控秽灵雅若克,我对手操控一个2/2的熊。如果我使用杀戮女郎,会发生什么?

A: 多亏了雅若克,杀戮女郎的进战场异能会触发两次。第一次结算会给所有其它生物-1/-1,并且创造一个在生物死去时的延迟触发异能。第二个异能也会给所有其它生物-1/-1,并且创造一个延迟触发异能。熊现在是0/0的并且死去了,两个延迟触发会再给所有其它生物-2/-2.。最终熊会死去,雅若克会-4/-4,可以在杀戮中存活。



Q: 我用震惧军奥术师进攻,并且想从坟场施放阻抑,目标震惧军奥术师的异能。我可以这么做吗?

A: 你可以。你在震惧军奥术师异能结算的时候施放阻抑,所以异能此时依然在堆叠中,所以它是阻抑的合法目标。然后异能完成结算离开堆叠。在阻抑要结算的时候它的目标不见了,所以它不会结算并要进入坟场,最终会改为进入放逐区。最终你所做的就是你放逐了自己的阻抑,但是可能你没有提你想施放阻抑来触发什么吧。



Q: 如果有一个异西里狱卒在战场,我还能用允诺终时从我坟场施放法术瞬间吗?

A: 当然可以。狱卒会移除你想施放的牌在坟场中的所有异能,但是它不影响卡牌的类别,也不影响允诺终时目标的合法性。一旦你施放了这些牌,它们就不在坟场了,并会重新获得异能,并照常结算。




该看书了……
Q: 我能用龙群蔽空这样搜索特定生物类别的牌搜索带有化形异能的牌吗?

A: 当然可以。化形是一个特征定义异能,它会在所有区域生效。所以化形在你的坟场里是一个突变体/忍者/龟/龙(还有很多其它的生物类别),它可以被龙群蔽空搜寻。



Q: 我释放一个瞬间咒语,比如说电震,我对手失效它。如果我对失效使用了娜尔施的挪移术,我复制的失效是否只能被迫反击我的电震?

A: 如果你不想,可以不用。娜尔施的挪移术会创建一个复制的失效,目标为电震,但是你可以为复制品选择新的目标。复制品的目标可以指定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非生物咒语。原版失效已经被你移回对手的手上了,所以它也不在堆叠中,但是娜尔施的挪移术依旧在堆叠中,所以你可以用复制的失效指定它为目标,这就又成了上个问题中的奥术师/阻抑问题。你的失效不会结算,然后你的电震会如约结算。

要注意,可能用你的娜尔施的挪移术制定你自己的电震会更好。如果你这么做,你复制的电震会造成伤害,然后你的电震移回手里,之后还可以施放(而非你移回对手的失效),你对手的失效不会结算并进入坟场。



Q: 我通过狂搅元素获得了两个生物的操控权,然后我被非凡壮景结附了。如果狂搅元素被消灭,我能否保留那两个生物?还是我要将那两个生物还回去?

A: 它们会回到之前操控者手下。当狂搅元素地落异能结算时,它会创造一个持续性效应,时间段为"只要你操控狂搅元素"。这个时间段会追溯狂搅元素这个永久物,一旦你不再操控那个永久物,效应就会终止,不论那时永久物是什么样子。



Q: 我操控复耀飞羽银色蜿龙。如果我用闪电击指定银色蜿龙为目标,我能将目标改为我对手的生物,然后通过飞羽的异能将闪电击拿回手里吗?

A: 可以。用闪电击指定银色蜿龙会触发飞羽的异能,这会创建一个咒语结算时候的替代式效应,在回合结束的时候将它移回你的手里。这个替代式效应不在乎咒语结算的时候它是否还指定你的生物为目标。只要这个咒语结算,它就会被放逐,然后移回你的手里。



Q: 我操控调和恶念,牌库里没有牌,但是手里有一张祖神兽。假设我有足够的生命和法术力,我对手操控一个生物,我能启动调和恶念的异能指定我对手的生物为目标吗?

A: 可以,你可以完全愉快的启动这个异能,并且我保证这不是幻觉。规则118.3说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资源完全支付费用就不能支付,但是这条规则不符合调和恶念的费用。它的启动费用包含五个独立的费用,它们可以依任意顺序被支付,这条规则适用于其中每条独立的规则。你可以从弃掉祖神兽开始,这会将它洗回你的牌库,然后你可以支付将你的牌库顶置入坟场的费用。



Q: 我对手操控猎神倪勒雅猎神倪勒雅和平主义结附了倪勒雅,之后我对手牺牲了一些生物让献力降至五以下。和平主义会怎么样?

A: 在你对手降至五以下之后,倪勒雅就不再是生物。状态动作就会注意到和平主义结附在不能结附的永久物上,所以和平主义会进入你的坟场。



Q: 衍生物死去时是否会进入坟场?

A: 会的,衍生物离开战场后确实回去它应该去的区域,并会触发相应的异能,然后因为状态动作消失。

Q: 帅气,那么我对手会因为有血侯腾扬的时候我扫掉它的衍生物大军而失去一堆生命对吗?

A: 不太是。他的衍生物确实会进入坟场,但是血侯腾扬只会在一张牌进入你对手坟场时触发。衍生物不是牌,所以它不会触发这个异能。




……但是在你焚膏继晷的时候要小心。
Q: 我结算了火热豪赌,并且掷硬币赢三次。我能继续掷吗?

A: 如果你愿意,可以。火热豪赌说直到你输掉一投或者你选择停止,但是并没有说你赢得三次后就必须选择停止。但是,除非你有机缘或者类似的原因让你想赢得额外的掷硬币的时候,否则继续掷不是个好主意。火热豪赌只在你完成掷硬币后生效,所以你现在在用你拿三次掷硬币获胜换来的成果冒险,并且有可能因为浪费时间掷硬币而被判缓慢游戏。



Q: 我操控孕育活力,并用十个1/1的系命生物造成了伤害,我支付能否获得十个+1/+1指示物?还是我得支付十次费用?

A: 恐怕是后者。所有生物同时造成伤害,但是每次获得生命都是单独的时间,所以你有十次孕育活力的触发,它们会分别结算。好消息是,每个触发都有自己的目标,所以你可以将这些生物分配至多个生物上,但是坏消息是,你需要为每个指示物支付费用。



Q: 我朋友和我想进行一场双头巨人指挥官,但是我们不太确定起始生命。我们是用指挥官的40血呢,还是双头巨人的30血呢?

A: 好问题!正如你指出的,30和40血都是有规则支持的选项,但是规则没有告诉你哪个是正确的,因为它没有包含这种情况。我的建议是你和你的朋友多试试,看看哪个数值更有趣。还可以选择60点生命,也就是"正常"起始生命的1.5倍。这看起来会让游戏无休止,这绝对不会有趣的,但是告诉你哪个更有趣可不是我的活。



Q: 如果我用索霖马可夫操控了对手的回合,我可以做什么来让我获利?

A: 这是一个十分开放的问题,在比赛中我是不能回答的,但是幸运的是现在不是比赛。首先,你不能让对手投降,因为那太容易了。然后,你不让你对手做任何非法的动作,比如说无缘无故弃掉手牌,抓起整个牌库,或者支付全部生命。

总体来说,使用索霖马可夫异能的挑战就是,找到一个方法让你对手合法的使用自己的资源来和自己作对,这取决于他手里和战场上有什么资源。你可以看到他的手牌,因为你可以看到他能看到的所有游戏内信息。

如果你对手有一个闪电击,你可以让他打自己。如果他有一个拽脏预言师在战场,你可以让他牺牲自己的全部生物(包括预言师自己),然后将所有好牌放到牌库底。如果他手里有一个取消,你可以施放某个咒语然后让他取消自己的咒语。在回合结束的时候,让他横置自己的所有地,然后不使用任何咒语,这样他在你的回合也无法使用任何咒语。这只是一些建议,可能性应该是无穷无尽的。看看他的手牌里有什么可以用的,然后随便用!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感谢阅读,下周别忘了回来阅读Charlotte带来的指挥官2019特辑!

- Carsten Haese


About the Author:
Carsten Haese is a former Level 2 judge based in Toledo, OH. He is retired from active judging, but he still writes for Cranial Insertion and helps organize an annual charity Magic tournament that benefits the National MS Society.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