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7/15/2019

这是我的派对,我想哭就能哭

Cranial Translation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这是我见过最糟糕的派对,德里克,有人可丧命了.
嗯,昨天是我的生日,让我来给大家展示一下各位读者送给我的礼物。额...你们...什么也没给我,好吧。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压根不喜欢礼物。我也不是因为你们这些小气的人们而埋头钻研颅内植入文章的。
既然我已经在这里了,加上我也不是个记仇的人,所以我依旧会给你们创作文章。但你们可给我记好了,明年的这个时候,你们可得给我弄些像样的生日礼物来。
在我们进入本周内容之前,一如既往的,如果你有任何疑问,你可以将问题通过电子邮件发送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在推特上@CranialTweet。我们将会尽我们所能回答大家的问题,并且有意思的问题还有机会出现在未来的颅内植入当中。
闲话少说,让我们进入本周的问题。但在此之前,让我们先对之前文章中的奇怪问题的答案进行一下修正。



Q: 我操控泰莎卡洛夫,且我成功结算了一个杀戮女郎。一个1/1的生物死于杀戮女郎的进场异能,此时杀戮女郎的延迟触发异能(每当一个生物在本回合中死去时,杀戮女郎之外每个生物得-1/-1直到回合结束)会触发多少次呢?

A: 一次。在这个问题当中,生物离开战场所触发的不是杀戮女郎的异能,而是杀戮女郎进场异能创造出的延迟触发异能。因为这一延迟触发异能并不是一个由你操控的永久物,所以泰莎不会让他触发两次。
没错,这听起来是有些奇怪,但是细心的读者们也许会想到咏火与颂日也有过这样诡异的互动。



Q: 我对手操控一个佩戴着迅雷护胫伊捷首法师米捷兹,我可以施放摧残来把他们俩都干掉吗?

A: 不行。你在施放摧残时需要为它的每一个目标做出选择,而伊捷首法师米捷兹此时因为迅雷护胫的缘故,还不是一个合法的目标。



Q: 我在我回合出了一个不屈护卫,选择我的乌锋基定。请问在我的对手的回合会发生什么?我还能牺牲不屈护卫来给乌锋基定不灭吗?

A: 可以。像这种"选择一个XX"的异能,他只在你选择的时候才会在乎"XX"这一限制。在此之后,这一效应将会记住他所选择的东西,所以无论乌锋基定接下来是个鹏洛客,是个地,或是个其他什么东西,不屈护卫依旧知道他所保护的是谁。
特别注意的是,不屈护卫的异能只能保护乌锋基定不会被消灭,比如他能保护乌锋基定免受糟蹋的影响,但他并不能阻止基定的忠诚指示物被降低到0.



Q: 我用瓦丝卡的藐视放逐了我对手的放浪煽动者提勃,我能获得生命吗?

A: 可以。你按照瓦丝卡的藐视牌张上的顺序结算。首先你放逐提勃,然后在提勃离开战场以后,你获得2点生命。




标准赛问题的摩登答案.

Q: 如果我施放变境,找了两个亡者旷野和六个其他名字不同的地,我能派出多少个灵俑衍生物?

A: 16个!亡者旷野的异能会因为跟他一起进场的别的东西而触发。亡者旷野会看看自己身旁,然后心想:hmmm,你操控7个不同名字的地。然后每个地都如此触发一遍。
两个亡者旷野都会走过这样的心路历程,然后因为刚刚让8张地牌进入战场,所以每个亡者旷野触发8次,总共16次触发,你一共派出16个灵俑衍生生物。



Q: 我操控波拉斯尊殿鲜血掮客维利司。如果我选择从牌库顶施放牌,会发生什么?我会把我要释放的牌抓起来吗?

A: 不会。施放咒语的第一步便是将它放入堆叠,然后在施放咒语的过程中,你才会支付费用。举个例子,你现在要从牌库顶施放罗堰妖精。你先将罗堰妖精放进堆叠,然后支付1点生命施放他。此时维利司看到你失去了生命,维利司的异能触发,进入堆叠,处在堆叠的顶部(在罗堰妖精上方)。此时你抓一张牌,然后罗堰妖精结算。



Q: 如果我的对手以我为目标施放贿赂,我牌库里的唯一一张生物牌是不可近的菲姬,他必须输掉这盘游戏吗?

A: 不是的,但这是对手的搜寻,他想死就能死。
当你从一个非公开区域搜寻一张有限定条件的牌的时候(比如这个例子中的"搜寻一张生物牌"),你永远不需要翻出什么你不想要的东西。
但如果你只是"搜寻一张牌"(比如吸血鬼导师),那么如果牌库有牌,你就必须要找到一张。



Q: 我可以施放粉碎无歇,使用覆诵异能消灭一个上面有一个充电指示物的虚空圣杯吗?

A: 可以。圣杯会反击原始的粉碎无歇,但是圣杯不会反击任何的覆诵复制,其中一个复制品可以把虚空圣杯砸个粉碎。




我知道你所期待的是真正的问题
但你等来的是我,梅西尔!

Q: 我有一个因伪装者梅西尔被放逐的,上面有一个囚笼指示物的支配立吸怪。当我启动梅西尔的异能时会发生什么?

A: 梅西尔会变成一个结附于生物的灵气,你可以支付来结束此效应。
但是,你并不会获得被结附生物的操控权!
梅西尔只会获得他"囚禁"的东西的启动式异能,因为支配立吸怪的"你操控所结附的生物"是一个静止式异能,梅西尔不会获得静止式异能,那个生物现在只能先跟别的生物做做好朋友了。



Q: 我操控复耀飞羽,我可以以飞羽为目标施放欧瑞梨的怒火,然后给她分配0点伤害之后把牌拿回来吗?

A: 不能。当你在各个目标当中分配伤害时,你至少需要为每一个目标分配1点伤害。你依旧可以给飞羽分配一点伤害,然后把牌拿回来。



Q: 我操控鲜血书记,我使用震惧军斗士内赫布攻击。如果我弃掉手上全部的4张牌,我是会抓5张牌失去1点生命吗?

A: 你会抓5张牌,失去1点生命。鲜血书记会逐一看到你所抓的每一张牌,当内赫布的异能触发时,这个异能让你抓4张牌,这个流程实际上是"抓一张牌,重复四次"。鲜血书记看到你抓的第一张牌,发现你手上没有其他牌,然后异能对抓的这一张牌生效。所以你抓的第一张牌变成了"抓两张牌且失去一点生命"。然后对于你后面抓的3张牌,鲜血书记不会介入,因为你手上并非没有手牌了。



Q: 我操控秽灵雅若克,然后我结算了一个神准导灵。我的神准导灵可以魂系两个生物吗?

A: 不能。这个情况下魂系的描述可不是那么有利。魂系的规则文本写道"当此生物进战场时,如果你操控此生物和另外一个生物,且他们都未搭档,你可以让此生物与另外一个未搭档生物组搭档,于你操控这两个生物期间,他们持续搭档"
这个"if(如果)"引导的分句就是我们所说的"if"条件句。如果这一分句中的部分在触发进入堆叠的时候不成立,那么它就不会进入堆叠;且如果这一分句在将要结算的时候不成立,那么这个异能将会直接被移出堆叠,无事发生。
所以这个例子当中,神准导灵的魂系异能触发两次。第一个触发将会结算,将神准导灵和另一个你操控的生物组搭档。然后另一个触发发现神准导灵已经搭档,所以这个触发将会离开堆叠,且不产生任何效果。



Q: 我操控受渎陵墓,然后我从坟墓场施放醒转古陵寝霍佳葛,通过掘穴异能放逐了一些坟墓场中的生物牌。受渎陵墓会触发几次呢?

A: 两次。首先,当你施放醒转古陵寝霍佳葛时,因为霍佳葛离开坟墓场进入了堆叠。然后,在你施放霍佳葛的过程中,你从坟墓场放逐了一些牌。掘穴异能放逐牌是一次性的,所以假设你放逐了3张生物牌和2张非生物牌,受渎陵墓只会触发一次。




转过来,你个大眼睛.
Q: 我操控海神塔萨,我当前蓝色献力为3.我施放意塑影,海神塔萨会被翻为牌面朝下吗?

A: 不会。意塑影会检查战场上什么是生物,什么不是生物。当下,海神塔萨不是一个生物,因为当前的献力不够高。她不会被翻为牌面朝下,即便在意塑影进场的时候塔萨拥有了足够的献力也是如此。



Q: 我施放嚼锭怪,此时战场上的唯一神器是我操控的阳光戒,我必须消灭它吗?

A: 很不幸,你必须消灭阳光戒。嚼锭怪的进场异能不是可选择的,如果有合法的目标,你就必须指定该目标。



Q: 我对手操控备忘夹,且启动了备忘夹的异能将它装备在了一个1/1上。此时我施放大法师的护符,获得备忘夹的操控权。这时会发生什么?

A: 你对手的1/1会死去,然后你会因此抓两张牌。即便你获得了备忘夹的操控权,你的对手仍旧操控备忘夹的佩戴异能。即便佩戴异能写道"将此永久物装备在目标由你操控的生物上",但佩戴异能并不会在乎你的对手是否同时操控着武具和生物。
所以,你获得了备忘夹的操控权,对手会将它佩戴在他操控的生物上,他的生物会因此死去,你会因此抓两张牌,然后一直保有对手备忘夹的操控权!



Q: 假如我施放了原初翻腾,然后把一大堆永久物放进了战场,其中一个永久物是荒野韵律。哪些生物有起事异能呢?

A: 只有在荒野韵律之后进战场的生物才具有起事异能。原初翻腾并不是把所有永久物同时放进战场,它是一个一个的将永久物放进来的。这意味着荒野韵律之前进场的生物都没有起事异能,而之后进场的都有。



Q: 我听说比赛中针对揭帷娜尔施的违规的判罚发生了一些变化,我知道她确实给一些比赛带来了麻烦,但对于牌手来说有什么变化吗?

A: 总的来说,我们设定了一条原则:如果你的对手因为你的牌的异能犯了错,且你没有第一时间指出该错误,那么双方都会得到游戏行动失误-违反游戏规则的警告。这一改动直指标准赛宿敌——揭帷娜尔施和理时泰菲力,但这一改动也会影响到其他的赛制。
举个例子,之前你操控瑟班守护者莎利雅或者其他有侵略性异能的效应,你的对手如果忘记了这个效应将会获得游戏行动失误-违反游戏规则的警告,而你只会获得未维护游戏状态的警告,因为你并没有主动参与这一违规。
而现在这个问题将完全不同,所以请注意你和你的对手操控的异能,同时小心行事!(拜托,我们也烦透了在成绩条上记录娜尔施的违规了。)
因为娜尔施的问题被重新分类了,判罚也会稍微放松!针对娜尔施的判罚将会遵从一般的违反游戏规则判罚流程。我们裁判会更倾向于通过倒回游戏或者维持原状继续游戏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攫取思绪式"判罚。(译注:"思绪判罚"指犯下违规的牌手展示手牌,由其对手选择一张牌作为额外抓的牌,将该牌放回牌库顶的流程,该流程会暴露更多的额外信息)



这就是本期颅内置入的全部奇奇怪怪的内容了,现在呢还请各位见谅,我要去和我母亲共进我的生日晚宴了,至少世界上还是有人在乎我的。


About the Author:
Andrew is a Level 2 judge from Dallas, TX who spends too much time on his computer.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