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3/25/2019

春日行动

Cranial Translation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吾等万众一心,还有何不敢面对?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三月春分来了又去,现在北半球正式的到了春天。俄亥俄的温度还不太宜人,但至少我已经开始春季过敏了,所以我横竖都不好了。

积极的一面是,如果你三周前阅读了我的上一篇文章,你可能会问Cast a Spell on MS怎么样了。感谢,真的太棒了!总共有70位牌手参加了这次活动,我们为全国MS协会筹得了3300美元善款。看到牌手社群共同去完成一件善举真是太令人愉悦了,我很期待下次,我可能会启发你们中的一些人,让你们跳出现在,去实现自己的价值。

说到价值,我们颅内植入是十分相信规则问答的!如果你有任何规则问题,欢迎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将短问题推特至@CranialTweet。我们的作者会亲自回复你,并且你的问题可能出现在将来的文章中。




Q: 如果我用征召军伍不朽见证人放进了战场,见证人的进战场异能能否将征召军伍移回手上?

A: 可以。不朽见证人的进战场异能在征召军伍完成结算前不会进入堆叠。此时征召军伍在你的坟场,所以它是见证人异能的合法目标。



Q: 如果我用活尸法白金皇像放进战场,我还失去8点生命吗?

A: 不会。你依照活尸法印刷顺序结算引导,所以你先将白金皇像放进战场,然后它的静止式异能立刻生效。这时,活尸法让你失去8点生命,但是你的生命不会改变,所以不可能的引导不会实现,你的生命值会维持不变。



Q: 我从20点生命降到了2点生命。我对手操控一个符爪熊和一个绝望翼邪鬼,我操控一个带有+1/+1指示物的精雅大天使。如果我对手同时用两个生物进攻,然后我用大天使阻挡邪鬼,会发生什么?

A: 不幸的是,你会输掉游戏。在战斗伤害结算后,同时会发生你有0点生命,且大天使和邪鬼都受到了致命的伤害。状态动作会介入清除理清一切,游戏会让以下事件同时发生:你输掉游戏,邪鬼和大天使被消灭。这发生之前,适用的替代式效应生效,大天使将"你输掉游戏"这部分替换成"你的生命回到20点,且放逐精雅大天使"。但是,当这个替代式效应发生的时候,绝望翼邪鬼依然在战场,所以你需要获得18点生命来回到20点生命是不可能发生的。大天使会被放逐或被消灭(你选择),邪鬼会被消灭,你的生命保持在0.状态动作会再次检查,看到你依然是0点生命,这会导致你输掉游戏,这时就再也没有替代式效应生效了,所以你会实打实的输掉游戏。



Q: 假如我操控灾祸行进,我对手操控弱能石。如果我用灰棕熊进攻,灾祸行进是否触发?

A: 会的。弱能石有一个静止式异能,会在灰棕熊宣告成为进攻者之后立刻生效。在你宣告进攻者之后,灾祸行进或检查什么东西进攻了,它会看到一个力量小于等于1的生物进攻,然后异能触发。



Q: 我在我的行动阶段施放紧急权力,但是在我将我的坟场和手牌洗回牌库之后牌库里没有七张牌。如果我抓的一张牌是白金天使,我能通过附案效应将它放进战场来阻止我输掉游戏吗?

A: 可以。抓空牌库不会让你立刻输掉游戏。而是自上次状态动作检查之后,游戏会再次检查状态动作,然后看到你将要从空的牌库里抓牌。这在紧急权力结算之后,所以此时白金天使已经在战场,你不用担心抓空牌库的问题。



Q: 如果战场上没有生物我能施放幻象身影吗?如果可以,它进战场的触发式异能能否作用于别的永久物?

A: 当然可以。如所有永久物咒语一样,它不需要目标就可以施放,所以战场上有没有生物你都可以施放。当它结算的时候,它的替代式效应会让你选择复制一个生物,如果你选择不复制,它就会作为0/0生物进战场。在进战场之后,状态动作会让它立刻进入坟场,但这并不改变它进战场的事实,所以它会依此触发所有相关的进战场触发异能。



Q: 我对手操控恒卫门槛,然后我用一个飞行生物进攻,对手没有阻挡。如果我使用忍术将我的飞行生物变成了夺骨鼠人,我对手通过恒卫门槛抓多少张牌?

A: 只因为飞行生物抓一张。夺骨鼠人会被放进战场且正在进行攻击,但是它从没被宣告成为进攻者过,所以它没有进攻,也就不会触发恒卫门槛。




卧虎藏影
Q: 我用一个飞行生物进攻且未受阻挡,然后我使用虎影百合子的上忍术将飞行生物变成它。如果我对手试图用名誉的代价消灭它,我能使用夺骨鼠人的忍术异能替换百合子来救下她吗?

A: 可以。夺骨鼠人的人数需要你支付,并将一个你操控的未受阻挡的进攻者移回手里。百合子没有被宣告成为进攻者,但是它是一个你操控的未受阻挡的进攻者,所以假设你有足够的法术力来启动异能,你可以使用夺骨鼠人的人数来救下百合子。



Q: 穿髓金针选择虎影百合子是否能阻止她在统帅区的上忍术?

A: 是的。穿髓金针会阻止所有被选择来源的启动式异能(除了法术力异能),无论这个来源在哪。在百合子被金针扎掉后,她的上忍术也不能启动。



Q: 为什么大地知识的Oracle文字要限制说明只有在被结附的地是未横置的时候才能启动?

A: 我实在想不出一条规则方面的理由。横置一个已横置的永久物是一个不可能的动作,而如果你无法支付费用你就不能启动异能,所以如果那个限制不存在的话这张牌的功能完全一样。但是,在万智牌历史中,有段时间并没有规则文字说明横置已横置的永久物是不可能的行为,所以我猜这条限制可能是一些历史原因吧。



Q: 如果我对手用叛行偷走了我的灰棕熊,然后用伏特里亚幻术师将它跃离了,会发生什么?我对手说它之后会操控灰棕熊,因为在叛行的效应消失的时候灰棕熊是跃离的。对吗?

A: 不对。持续性效应在它影响的永久物跃离期间依旧会生效。在你回合结束时,即使灰棕熊是跃离的,叛行的效应依旧会消失。在你对手的重置步骤它会跃回,因为因为在它跃离时对手操控它,但是它会在你的操控下跃回,因为叛行的效应不再存在了。



Q: 我能用铸阳锤施放热火//寒冰吗?如果可以,我能施放哪一半?

A: 可以,你可以施放两边其中一边。在你牌库中,热火//寒冰是一张红色和蓝色的瞬间牌,且总法术力费用为4,它满足铸阳锤异能的所有要求。当你施放这张牌的时候,你选择要施放哪一边,铸阳锤不在乎你施放的那边是不是红色,所以你可以施放热火或者寒冰。



Q: 如果我操控武装外衣,和两个人鱼/法术师,它们是否会得+2/+2?

A: 不会,它们只会得+1/+1。武装外衣会计算生物数量,而不是生物类别,每个生物会因为另一个至少和它有一个共同类别的生物得+1/+1,无论它们有多少个共同类别(如果计算生物类别,化形生物会无比疯狂!)。每个人鱼法术师会看到另一个和它有共同生物类别的生物,所以每个人鱼法术师会得+1/+1。



Q: 泰莎卡洛夫是否会加倍渡亡神雅睿欧斯的触发?如果会,如果生物已经回手,第二个触发会做什么?

A: 首先,会加倍。发生的事是,你是否用这个触发式异能指定不同的牌手,你指定为目标的牌手决定。第一个触发结算的时候,被指定的牌手选择是否支付3点生命。如果不支付,那么这张牌就会进入你的手里,第二个触发可能就不会做什么。被指定为目标的牌手可以支付3点生命,但是如果他不支付也不会发生什么,所以他可能就不支付。

如果第一个牌手支付了3点生命,第二个异能指定的牌手依旧需要支付3点生命来阻止你的生物回来。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你两次指定了同一个牌手,他需要支付6点生命来阻止你的生物回来。





少年的荒原
仅仅是少年的荒原
Q: 我用倪勒娅的风采结附了一个非基本地,它还能被荒原消灭吗?

A: 可以。荒原要求目标是"非基本地",也就是说它只需要没有基本的这个超类别。倪勒娅的风采赋予了地一堆类别,但是不会给它"基本的"这个超类别,所以这个地依旧是荒原得合法目标。



Q: 天资莎希莉中间的那个异能如何与全面操弄这样的XX咒语互动?

A: 它不会直接互动,但是它会影响这个XX部分。具体的例子是,假如你操控五个神器,然后你选择X=4.最开始的费用会因为X=4变成。莎希莉的效应会减少,就让总费用变成



Q: 我操控一个转化成觉醒惧兽冰封巨物。如果我对手用反射法师将觉醒惧兽弹回了我手里,在反射法师的效应消失之前我能再次施放它吗?

A: 可以。被反射法师弹回手里的生物是觉醒惧兽。在你手里的牌名称是冰封巨物,它们是不同的,所以反射法师的"不能施放"效应不能阻止你。



Q: 我的缓行城垛兽放逐了一个镜身影和一些其它的生物。当缓行城垛兽死去时,移回的镜身影能复制缓行城垛兽吗?

A: 不能。镜身影移回和缓行城垛兽离开战场不是同时的。缓行城垛兽的异能会创建一个单独的效应在它离开战场后立刻移回被放逐的牌。这就是说在镜身影回到战场的时候缓行城垛兽并不在战场,所以它不是镜身影的合法目标。



Q: 我能对我对手的精研时序使用方向错误来让我自己获得一个额外回合吗?

A: 想得不错,不过不行。精研时序不是给目标牌手一个额外回合,它给操控者一个额外回合,通常也就是操控它的人。因为精研时序没有目标,所以你甚至不能用方向错误指定它为目标。霸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不过这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Q: 我对手的杀手留念留念结算了,但是我不想搜寻基本地,但是我想洗牌,所以我就拿起牌库,看了看,假装没有基本地,然后洗牌了。过了几回合,我对手发现我的牌库里有一些基本地,然后交了裁判。会发生什么?

A: 没什么,裁判会向你的对手解释这是完全合法的。因为杀手留念让你从隐藏区域搜寻一张特定的卡牌,这回遵循以下规则:
Quote:
701.18b 如果一个牌手从隐藏区域搜寻一个特定类别的牌,比如某个特定的类别或者颜色,即使该区域有这些牌,该牌手也不需要部分或全部找到


因此,你不用假装你找过所有牌,因为宣称无法通过杀手留念找到牌是完全可以的。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下周别忘了回来阅读愚人节特辑

- Carsten Haese


About the Author:
Carsten Haese is a former Level 2 judge based in Toledo, OH. He is retired from active judging, but he still writes for Cranial Insertion and helps organize an annual charity Magic tournament that benefits the National MS Society.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