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3/11/2019

来实验室看看板子上放了些啥子?

Cranial Translation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有些人可能不太同意我们CI实验室的研究方法,但是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啊,大家好。我没看见你来啊。我正在进行我最新的……研究项目。我们在CI实验室夜以继日给你带来最棒的规则知识。有些人可能叫我工作狂,但是我们会让他们看到的!我会让他们看到全部的!木哈哈哈哈哈哈,嗯,抱歉,没错,大概……

在你们填好这些免责声明,我带你们游览前,我还要提醒你们如果你们有任何需要CI团队回答的问题,请发送邮件只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推特至@CranialTweet。我们会保证回复你,并且你的问题可能出现在将来的CI专栏中。

啥?不不不……不要在意这些精细打印。我保证,我也不知道"活切术"是什么意思,你不用担心。总之,我带你看看我们最新鲜的样品。


Q: 我知道控驭电能可能在诸如走骨行尸这样的计时咒语上做手脚,那么它可以绕过诸如死冥学这样的特殊时机限制的咒语吗?

A: 不能。
打破规则和直接通过另一张牌来打破限制是有区别的。你可以做第一个,因为这是大部分牌运作的方式,但是第二件事你做不了。当两张牌直接矛盾时,说你不能做的那张胜出。死冥学说它只能在你的结束步骤施放。你就不能在其它任何阶段,步骤,回合中施放它。




Q: 我同时操控万和琴析米克威权,然后施放X=5的自行弩炮。析米克威权是否会触发两次?

A: 不会,只触发一次。
进战场带有指示物的永久物的指示物是在永久物上的,它是因为放置指示物而触发的析米克威权而不是因为自行弩炮进战场触发的。这就意味着万和琴不会注意这个触发,也不会让它触发两次。




Q: 转化的生物和转化前是同一个生物吗?比如说,我的冰封巨物的移去最后一个寒冰指示物的触发式异能被人鱼诈术师的触发式异能响应了。觉醒惧兽是否还有异能?

A: 大多数情况下一个转化时不离开战场的双面牌,和转化前是同一个生物,只是具有不同的特征。
也就是说,在你的例子里转化了冰封巨物,觉醒惧兽不会具有任何异能,生物不会移回手上。



Q: 在一场指挥官游戏中,我进攻我左侧的牌手。他施放以眼还眼,然后这位牌手左边的牌手施放了黑暗。在战斗伤害步骤时,如果有伤害,谁会受到伤害?

A: 你大概会受到以眼还眼的伤害,这要取决于你进攻的牌手报复心有多强。黑暗和以眼还眼都是要修正/防止伤害造成,所以受到伤害的牌手要选择哪个效应对你的生物先生效。如果你对手选择黑暗先生效,那么你的生物不会造成任何战斗伤害,以眼还眼的效果就不会生效。

如果你的对手让以眼还眼的效应先生效,那么对你对手战斗伤害会被替代为以眼还眼造成的等量伤害。黑暗的效应然后生效防止对你对手造成的伤害,但是你依然会受到以眼还眼造成的伤害。





在CI实验室我们继续研究我们的心灵控制射线。而且你并没有听说过。
Q: 我对手用人质挟匪放逐了我的生物。我用全面操弄控制了人质挟匪,谁能施放被放逐的生物:我还是我对手?

A: 你对手。

人质挟匪让牌手施放被放逐牌的效应是它触发的一部分,谁操控这个触发,谁就是唯一一个可以施放那个生物的人。只要在战场,谁操控人质挟匪无所谓。




Q: 如果宝石大厅污化同时在战场,哪个效应优先?

A: 哪个效应都不优先,这取决于横置地产生有色法术力的每位牌手。技术上讲,在每个地横置产生法术力的时候两个替代式效应都要生效,所以你最后总是会有正好一点黑色法术力,或者对于产生多点法术力的地,得到一点所选颜色的法术力。

还有,要注意的是宝石大厅的效应对无色法术力无效,所以污化总会对无色法术力生效,然后宝石大厅会将黑色法术力替代为所选的颜色。




Q: 我操控结附了玄铁异变蝗虫神。我给它佩带备忘夹并杀死了它。蝗虫神的死去异能会触发吗?

A: 不会。

即使蝗虫神在坟场里已经不再结附玄铁异变了,但在它死去的时候它结附着玄铁异变,游戏会查看是否有异能在它死去时会触发,或者是永久物离开战场触发。因为它此时没有移回手里异能,所以没有异能触发,蝗虫神会一直呆在你坟场。




Q: 三定法球和掘穴如何互动?三定法球在场的时候牌手施放谷尔玛钓客是否必须要支付实际的三点法术力费用?

A: 掘穴是少数可以绕过三定法球异能的东西。因为掘穴(还有拼造和召集)是一个支付机制,而不是减费机制。咒语的总费用在你从坟场掘穴之前就决定了,所以三定法球只能厌恶的看着你对手支付并放逐坟场里六张牌来施放这条僵尸鱼。





Q: 我用蒸汽套索控制了对手的攻城巨车,然后另一位牌手用蒙纳坷的异能控制了攻城巨车。蒸汽套索会怎么样,以及谁操控攻城巨车?

A: 蒸汽套索会继续结附在攻城巨车上,以及蒙纳坷的操控者操控攻城巨车。

两个竞争的操控权变更效应要对攻城巨车生效,但是蒙纳坷牌手操控它,因为这个效应更新。

你依然操控蒸汽套索,依然需要支付维持的费用,或者牺牲它。




Q: 我用暗影变幻结附了对手的一个生物。在我对手的维持,如果我响应暗影变幻的触发对那个生物使用攫灵咒会发生什么?

A: 不是你想的那些。

虽然现在你操控被结附的生物,但是暗影变幻的触发依然是你对手操控,因为在触发时他操控这个生物。所以你对手会完整的结算这个异能,消灭这个生物然后用一个新的代替。攫灵咒这里啥用也没有。




Q: 在看法术力源类型限制的时候,比如精壮秘耳,什么时候检查法术力源的特性?举个栗子,如果我横置墨蛾连结点产生法术力,然后启动将它变成生物,我能用这个法术力支付精壮秘耳吗?

A: 不能。

精壮秘耳只关心永久物产生法术力时的特性,墨蛾连结点在横置产生法术力的时候不是生物,所以它的法术力不能施放精壮秘耳。




Q: 施放突然复归后,我能不拿回我想要的生物或地吗?

A: 不能,你必须尽对每种类别从坟场拿回一张牌。坟场是一个公共区域,所以在突然复归结算的时候,如果坟场里有,你不能说"没找到"生物牌或地牌。如果是可选的移回,那么咒语里会说明。



Q: 如果我同时操控狮族仲裁者艾文核灵师,我对手要搜寻牌库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A: 你对手不能搜寻牌库,除非他为狮族仲裁者的异能支付。如果他支付了,因为艾文核灵师的异能,他只能搜寻牌库顶四张牌。听起来也不怎么样。




CI实验室提倡拼车来减少尾气排放。
Q: 佩带了卡尔札之剑缓行城垛兽,是否会因每个它造成伤害的生物得+2/+2?

A: 不会。首先,卡尔札之剑是放逐受到缓行城垛兽伤害的主体,而不是生物本身。更重要的是,缓行城垛兽的第二个异能和它的放逐异能是关联的,只会计算由异能放逐的生物,而其它方式放逐的牌不会计算。



Q: 如果我增幅遗弃移回了我的瘟疫精怪,并对我对手的5/5生物造成伤害,遗弃造成的伤害是否是死触的?

A: 不会。结算遗弃的时候,我们遵循印刷顺序结算,所以瘟疫精怪先移回你手里,然后对对手的生物造成2点伤害。瘟疫精怪的异能只有在它在战场的时候才生效,但是遗弃造成伤害的时候它已经不在战场上了,所以遗弃造成伤害的时候它没有死触了,那个生物不会死去。



Q: 我同时操控冬之球返璞归真。我觉得每位牌手每回合只能重置一个基本地,对吗?

A: 是的。冬之球在每个重置步骤限制牌手可以重置的地数,返璞归真阻止非基本地重置,所以结合起来就是每个牌手每个重置步骤只能重置一个基本地。



Q: 我操控六个山脉,然后施放岩石夹击指定了一个生物为目标,然后对它施放辐射。新的目标每个目标必须受到一点伤害,那么我能从每个复制品那转移5点伤害给对手吗?

A: 不能。

当你复制一个伤害可以分配在任意目标的咒语时,目标的数量和伤害分配的方法都会被复制且不能改变。还有,辐射只能指定一个具有单一目标的咒语,所以原始的岩石夹击指定了单一目标,造成6点伤害。每个因为辐射的复制品会对它们的目标造成6点伤害,你不能改变。




Q: 我有个在多人游戏中关于真伪莫辨的问题。因为它说"一位对手",是你选择一位对手,还是通过APNAP顺序,还是什么其它的说法?

A: 你在咒语结算的时候选择一位对手。你不用因为会和顺序被迫选择下一位对手,或者类似的事情,你可以随意选择一位对手。



Q: 蒂洛纳理召唤师派出的衍生物进攻是否会触发灾祸行进?

A: 不会。灾祸行进会在你操控的力量小于等于1的生物进攻时触发。生物在宣告进攻者步骤成为进攻者才是进攻。派出时且在进攻的衍生物没有被宣告成为进攻者,所以它不会触发任何生物进攻时触发的效应。



Q: 将你的坟场洗回牌库是否算作生物离开坟场,触发受渎陵墓

A: 是的。
受渎陵墓会在每次你的生物从坟场进入其它区域的时候触发,可以是到你手里,放逐区,牌库,或者统帅区。全部要求就是一个生物从你的坟场移至其它区域。去哪不重要。




嗯,不赖是吧?我是说,如果你现在梳梳头,没有人会注意到那个洞,或者缺失的那块脑子。是的,我保证这些步骤都是严格需要的,你完全不用担心。好好休息,多喝热水,包紧纱布。哦,别忘了下周回来和Nathan博士有约的CI实验室。

- Charlotte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