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3/04/2019

工业进化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谁会为我们所做来正名?
大家好,欢迎回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继续跟随我们公会游览过程,本周我们将会受到析米克联合的影响。实际上我自己试图要加入析米克,作为我个人的实验,我将一罐酸奶留在冰箱里数月了,直到过了保质期。它进化成了一个真的可怕的东西,但是我还没听到他们是否录取我的消息。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需要回答,请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将短问题推特至@CranialTweet。我们的作者会亲自回答你,你的问题可能出现在将来的文章中让更多读者受益。

我现在要去喂我的酸奶怪兽了,请忽略我继续阅读。



Q: 如果沃壤灵进战场,深测法师是否进化?

A: 当然。沃壤灵进战场时有两个+1/+1指示物,所以它作为2/2生物进战场,而不是0/0。当深测法师的异能检查什么进战场的时候,它会看到一个比它力量/防御力大的生物进战场,所以会触发进化异能。



Q: 如果我操控两个复归荒野,我在两个触发中间是否会获得优先权?

A: 当然会。两个触发会进入堆叠,并一个一个结算,在第一个结算后第二个结算前,所有牌手都需要一次让过优先权。这就给你机会横置你的地产生法术力来做一些有用的事情。要记住,这是发生在你的结束步骤,所以你只能施放瞬间或者瞬间时机的咒语或异能。



Q: 葛加理流氓可以用它的死去异能指定自己吗?

A: 可以。如果它是坟场里唯一的生物,它必须指定自己。这个异能会在葛加理流氓进入坟场之后进入堆叠,所以在你为异能选择目标的时候它会是你坟场里的一个生物。因为它没说"另一个"或者其它排除自己的标准,所以它是自身异能的一个合法目标。



Q: 我操控全知全能,我对手操控三定法球。如果我是用全知全能来施放名誉的代价,目标一个传奇生物,我需要支付多少法术力?

A: 你需要支付。三定法球会在总费用计算完之后介入,检查总费用里是否包含至少三点法术力,如果没有它会加到三点法术力。为了计算总费用,你首先从全知全能的0点法术力开始,然后让费用增加效应生效,这里没有。然后是名誉的代价的费用减少效应生效,这里也没有,因为费用是了。然后总费用是,这对三定法球来说有些低,所以它会加到



Q: 蔑咒兽的异能能否转移一个对手的佩带异能?

A: 不能。你可以启动蔑咒兽,但是它对佩戴异能做不了什么。佩带关键词的目标限制为"目标你操控的生物",所以你对手操控的武具的佩戴异能只能指定它的生物为目标。蔑咒兽只能在合法的情况下将目标转移给自己,在这里不行。



Q: 假如说我使用鼎镬之舞从我的坟场将死灵术士学徒移回战场,然后我牺牲它将另一个生物从坟场移回战场。鼎镬之舞的异能在回合末是否会将死灵术士学徒移回我手上?

A: 不能。延迟触发异能将它在你下一个结束步骤移回手上中的"它"只是指代在战场上的死灵术士学徒。一旦你牺牲死灵术士学徒,坟场中的牌就会变成一个新的物件,和之前在战场上的生物没有任何联系。鼎镬之舞的延迟触发找不到任何它应该移回的生物,所以它不会移回任何生物。



Q: 如果我对手操控寂静守卫琳法拉,我还能将牌面朝下的生物翻回正面吗?

A: 可以。将牌面朝下的生物翻回正面是一个特殊动作,不是启动式异能,所以琳法拉不会阻止它。




那些一上来就嘲笑的人,现在还在祈祷。
Q: 如果我操控生机大师,然后使用鲨蛸蟹,我能否用鲨蛸蟹的异能横置某生物?

A: 可以。一个因为在其上放置指示物而触发的异能会在它进入战场并带有指示物时触发。这里鲨蛸蟹进战场时至少会有两个+1/+1指示物,所以它的异能会触发。



Q: 如果我操控生机大师,并用增幅的模造仪式复制它会发生什么?第五个衍生物是否会特别巨大?

A: 如果你觉得4/6特别巨大的话,那么是的。五个衍生物同时进战场,不是一个一个进的。在衍生物进战场的时候,游戏会检查所有相关的替代式效应,此时只有原版生机大师的替代式效应存在,所以每个衍生物会获得两个+1/+1指示物。但是,之后进战场的生物会有二十二个+1/+1指示物——两个从原版的生机大师来,五个衍生物一人给四个——这确实是十分巨大。



Q: 我操控一个横置的先知史芬斯,我对手要谋杀它。我能响应弃掉一张牌给它辟邪吗?

A: 可以。横置是史芬斯异能效应的一部分,而不是费用的一部分。费用只是简单的弃一张牌。当异能结算的时候,它会尽可能结算,所以它会给史芬斯辟邪并试图(且没成功)横置史芬斯。



Q: 在一场指挥官游戏中,Christina操控了David的全城有眼因为David用全城有眼交换了操控权。如果Christina输掉游戏,全城有眼去哪?

A: 当Christina离开游戏的时候,所有操控权变更效应都会结束,包括给它操控全城有眼的效应。在没有任何操控权变更效应的情况下,全城有眼会回到David的操控下。



Q: 如果法术力迷阵在战场,我能施放一个蓝色咒语,然后一个神器咒语,然后再施放一个蓝色咒语吗?

A: 可以。法术力迷阵只会检视最近施放的咒语的颜色。它不会检视所有咒语或者最近施放的有色咒语。你的第二个蓝色咒语和神器咒语没有共通的颜色,所以法术力迷阵不会迷住。



Q: 我操控有两个+1/+1指示物的暮影蔷薇依莲达。如果依莲达和另外一个生物同时死去,我会得到三个还是四个吸血鬼衍生物?

A: 你只得到三个。依莲达的第一个异能依然触发,但它结算的时候,依莲达已经在坟场,所以额外的+1/+1指示物加不上去。当第二个异能结算的时候,它会检查依莲达的力量,也就是最后在战场上的力量,是3,所以你会得到三个吸血鬼衍生物。



Q: 我操控背叛恶物,且我对手牺牲了它的指挥官。如果对手选择将指挥官放回统帅区,我能否将它的指挥官在我的操控下放进战场?

A: 可以。背叛恶物的异能不论这张牌因为牺牲去哪都会追溯这张牌,并不会具体到坟场。当你对手的指挥官被牺牲,它会直接进入统帅区,所以背叛恶物会看到。




我有个预感,今晚将会是我的回合。
Q: 历时施放精研时序龙命连结点?如何互动?

A: 它们其中一个会被弹回,另一个不会。弹回会在一张牌结算完进入坟场的时候将它放逐。精研时序在结算的时候放逐自己,所以它永远不会"进入坟场",弹回不会替代这个效应。而龙命连结点会创建一个替代式效应在它进入坟场的时候改为洗回牌库。龙命连结点完成结算时,它将要进入坟场,但是两个替代式效应要修改这个效应:它自己的替代式效应和弹回的替代式效应。你选择哪一个生效,如果你正确的选择,该牌会被放逐,在下个回合弹回。



Q: 我使用尖牙锐爪陨蹄贝西摩斯赞迪卡复仇者放进战场。有没有可能复仇者的植物衍生物也能获得陨蹄贝西摩斯的加成?

A: 当然!尖牙锐爪将复仇者和贝西摩斯放进战场后,有两个触发式异能同时要进入堆叠。因为你操控这两个异能,所以你可以选择它们进入堆叠的顺序,它们依照反向顺序结算。如果你将复仇者的异能放到第二个,它会先结算并派出一堆植物衍生物。这些植物会计算在贝西摩斯异能"你操控的生物"中,所以它会会是X的一部分,并获得+X/+X和践踏。



Q: 我操控一个9/9生物和一个7/7生物,然后施放压倒性蹄响,然后我用我的两个生物进攻。如果我对手在伤害前施放瞬息腐坏,会发生什么?

A: 你对手会感叹为什么他不响应压倒性蹄响施放瞬息腐坏。你的两个生物都从压倒性蹄响获得了+9/+9,这个加成会加在因为瞬息腐坏成为0/2的基础力量和防御力之上,所以你的生物都是9/11的大小。它们没有践踏,但是足够杀死你对手扔过去的大部分东西。
如果你对手响应压倒性蹄响施放瞬息腐坏,情况就会完全不同。你的生物在压倒性蹄响结算的时候都会是0/2的,所以它们不会得到任何力量防御力加成,你就很可能不会进攻了。



Q: 我对手施放谆谆教诲。我能选择放置受制波拉斯来操控对手放置的永久物吗?

A: 不能。选择的牌要同时放进战场,你在受制波拉斯进战场时必须要选择某物。此时你对手的永久物还没进入战场,所以你只能给别的东西结附受制波拉斯。



Q: 如果我对手对我施放吸收力量,我响应横置了我的地,我对手是否会获得所有法术力?

A: 除非你使用了这些法术力,否则你对手会获得它们。当吸收力量结算的时候,它会强迫你启动一个你的地的法术力异能,如果你已经横置了你的地,它会不起作用。但是,在下一个引导中,它会抽走你法术力池中所有的法术力,无论这些法术力是在吸收力量结算中,还是结算之前加入的,所有这些法术力都会加入到你对手的法术力池。



Q: 在一场比赛中,Arthur赢得了第一场对战Bob的比赛,但是第二场看起来要输了。Bob有多明纳里亚英雄泰菲力的徽记,Arthur没有永久物,但是Arthur选择继续游戏并且拒绝投降。Arthur是否算作拖延?

A: 从你描述的情况来看并不是。无论Arthur的处境多么绝望,Arthur都没有责任投降。只要他以一个合理的节奏进行游戏,这种情况下大概是"抓牌,可能使用一张地,过",他就没有任何错误。最终,只要Arthur没有浪费时间,Bob有责任在可用的时间内赢得游戏。




说到时间,这就是本周的全部了。我离开前,我还想提醒各位,两周后的三月16日,在Ohio特来多会有Cast a Spell on MS比赛,这是一个年度慈善赛事,用来支持全国多发性硬化症协会。这将是我第十次组织这个赛事,我希望在附近的人当天可以过来打打牌,并为慈善事业做出贡献。

感谢阅读,下周别忘了回来阅读更多的万智牌问答。


- Carsten Haese


About the Author:
Carsten Haese is a former Level 2 judge based in Toledo, OH. He is retired from active judging, but he still writes for Cranial Insertion and helps organize an annual charity Magic tournament that benefits the National MS Society.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