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2/11/2019

我的双关情人

Cranial Translation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他没有烦,只是有一张僵硬的巫妖的脸。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这周四是情人节,这是一个零售行业发明的用来贩卖花朵,巧克力,和贺卡的节日。如果你在生命中有挚爱的人,建议你为他们购买花朵,巧克力,和贺卡,或者任何他喜欢的东西来表达爱意。

对于情人节特辑,我会做我喜欢做的,那就是回答规则问题,并且使用糟糕的(或冷幽默的)双关语。如果你有任何需要我们回答的问题,请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g.com ,或者将短问题推特至@CranialTweet。我们的作者会亲自回复你答案,并且你的问题可能出现在将来的文章中,并带有一个双关梗或者流行文化梗,或都带。


Q: 我操控一个增幅了的巫妖骑士霍苏维斯,并给它佩带了军团之盔。我会因为霍苏维斯的复制获得更多的灵俑衍生物吗?

A: Moko想说是的,因为它是灵俑的粉丝,但不幸的是规则并不支持这个答案。霍苏维斯的复制会从原版那获得所有的异能,但是不会复制增幅。"如果你支付了增幅"的条件会在你施放霍苏维斯的时候检查,但是衍生物没有被施放过,所以它不能被增幅。



Q: 我能用复除反击野猪神烈焰的两点伤害部分,或者是破颅假想的伤害部分吗?

A: 答案分别是不能,能。复除可以反击启动式或触发式异能,这两个咒语都不涉及启动式异能,所以答案变成哪个咒语有触发式异能。触发式异能总会使用"当","每当",或者"在"的字样来定义自己。野猪神烈焰没有触发式异能,它只是在那个时刻如果满足条件,会有额外的引导。破颅假想有一个触发式异能,由第一部分弃掉一张非地的牌触发。这个触发式异能会单独进入堆叠,可以被复除反击。



Q: 我施放照亮舞台放逐了时缝之雷。我可以延缓时缝之雷吗?

A: 不能。延缓只能在该牌在你手中时使用,所以这张牌只有实际在你手中时你才能延缓。如果你真的需要,你可以从放逐区施放它,但是它会需要正常的来施放。如果在你下个回合结束之前你支付不起,时缝之雷就会永远地卡在放逐区。



Q: 我对手操控一个未横置的守护兽,我使用神偷偷走我对手的阳光戒。如果守护兽之后被横置或者被消灭,我能否获得我对手的阳光戒的操控权?

A: 不能。当神偷的进战场异能结算的时候,它会引导你获得阳光戒的操控权,但是多亏了守护兽的异能,这变成一个不可能的动作,所以这个不可能的动作就被忽略了。这就是说神偷的异能变成了什么效果也没有,在守护兽的效应消失后你也不会获得阳光戒的操控权。



Q: 我操控一个倍火妖,通过它的异能展示了一个如果在战场会是2/3的塔莫耶夫。倍火妖会变成多大?如果有新的牌类别进入坟场,它是否会变得更大?

A: 倍火妖是一个4/6的,有新的牌类别进入坟场它不会变得更大。倍火妖的异能结算时,它会检视展示的生物的力量和防御力。因为塔莫耶夫的力量和防御力是由在所有区域都生效的特征定义异能定义的,它的力量/防御力当前是2/3。倍火妖会使用这个数值来将它的力量和防御力设定为4/6。这个效应一旦设定就不会改变,所以无论多少种新派类别进入坟场,它依然会是4/6。



Q: 如果我操控了我对手的恐怖剧场,比如通过全城有眼,我能在我对他造成伤害之后使用它放逐的牌吗?

A: 当然。恐怖剧场规则叙述中的"你"指的是当前的操控者,此时是你。这个异能说你可以使用恐怖剧场放逐的牌,并没有限制必须要是你拥有的,所以只要你有法术力做,就可以放心大胆的使用你对手的牌。



Q: 我操控一个神恩天降,并且有一个崔纳的绝境要进入最后一章。它会对我造成多少点伤害?

A: 依然是X点伤害,X为你生命的一半,小数点后进位。神恩天降改变了派出的生物的种类,但是造成伤害的引导没有变,这个伤害并不基于衍生物的力量。




这个旋律会夺你心神。
Q: 我对手操控谦卑,我操控荒野韵律。如果我施放了某个白板生物,它是否具有起事?

A: 这要取决于谦卑和荒野韵律谁后进战场。在你的白板生物要进战场的时候,游戏会检查要生效的替代式效应。规则614.12说,要检查生物假如存在于战场会有哪些特征,这回将已经存在的持续性效应计入考虑。要对生物生效的效应会来自谦卑和荒野韵律,这两个"具有起事"和"失去所有异能"都会在第6层生效。因为这些效应都是相互独立的,所以它们会根据时间印记生效,后进场的胜出。



Q: 我施放Naughty将对手的重获自由的卡恩放入我手中。我能否使用脑力激荡将卡恩放回了牌库顶?如果可以,它会去哪?

A: 第一部分很简单:你当然可以,因为它在你手里,所以你可以通过脑力激荡将它放会。第二部分就有点意思了,有条规则说,如果一个物件将要进入非拥有者的牌库,坟场,或者手牌,它会进入到其拥有者的相应区域。Naughty显然忽视了这条规则,但是没有任何理由那里激荡也忽视这条规则,所以我会说卡恩会回到你对手的牌库顶。但是,如果你的村规觉得卡恩回到你的牌库顶更有趣,那么也可以这么做。



Q: 如果我操控飞船法师拉夫卡帕轩全知全能,我对手用一个生物进攻我。我能闪现Entirely Normal Armchair,并在我对手将它移回我手前牺牲它消灭一个进攻者吗?

A: 可以。在Entirely Normal Armchair结算后,你对手获得优先权,所以他可以启动椅子的异能,但是这个异能不会立刻结算。在它结算前,你有机会响应,牺牲椅子来消灭你对手的进攻生物(译注:0的那个异能好像没有启动的限制条件,你对手可以反复启动那个异能orz)。



Q: 我操控一个佩带了血侯之刃血座吸血鬼。我用它进攻,我对手牺牲焦油投掷手企图杀掉它。会发生什么?

A: 你的吸血鬼会存活。你对手将焦油投掷手的异能放入堆叠来启动它,选择目标,然后牺牲焦油投掷手来支付费用。这会触发血侯之刃的异能,它会进入堆叠,在焦油投掷手的异能之上,所以血侯之刃的异能会先结算,给你的吸血鬼两个+1/+1指示物,这足以让它活过焦油投掷手的2点伤害(作者注:你不知道我多少次打成了"蛋挞投掷手",我一定是饿了(译注:焦油tar,蛋挞tart,两者差一个字母))。



Q: 如果我操控缓伤维齐尔,我能横置并重置任意次数虔诚德鲁伊来产生一大堆绿色法术力吗?

A: 可以。要启动虔诚德鲁伊的重置异能,你需要宣告你启动它,然后你支付启动费用,也就是在上面放置一个-1/-1指示物。维齐尔将它变为了"无事发生",但是但这并没有改变你全力支付了费用。最终结果是你可以免费重置你的虔诚德鲁伊,这让你可以产生任意数量的绿色法术力。



Q: 在一场四人游戏中,我操控心念盗贼赋税压身。如果我施放命运之轮,我对手没有法术力来支付赋税压身的异能,我是否会抓28张牌并且获得28个珍宝衍生物?

A: 你的梦想只会实现一半,你会抓28张牌(但愿你牌库里还有足够的牌)。心念盗贼会将所有你对手的抓牌替代为你抓牌,所以赋税压身的异能就不会触发,你不会得到任何珍宝衍生物。



Q: 如果我用驭灵械之类的牌操控的对手的回合,我可以在没有目标的情况下将消除魔障这样的牌消耗掉吗?

A: 想得不错,但是不行。驭灵械只能让你为你对手进行游戏中的合法决定,并指导他进行游戏中的合法动作。为了合法的施放消除魔障,他必须要有一个合法的目标,如果没有合法的目标,你就不能施放它。




来吧宝贝,弹响我的里拉琴。
Q: 在一场多人游戏中,我启动鬼怪竖琴的异能。我能在输掉掷硬币之后再选择操控生物数量较少的那个对手吗?

A: 不行。所选的对手或鹏洛客是异能的目标,在异能启动的时候就要选择异能的目标,之后的引导(包括掷硬币)在异能结算时会紧随其后。



Q: 艾唐托先锋进攻是否会触发灾祸行进?

A: 不会。某些触发式异能会在某个事件之前检查游戏状态,是否触发,但是灾祸行进的异能不是这样的。它在宣告进攻者之后检查是否有进攻者的力量小于或等于1.此时,艾唐托先锋的异能已经生效,它的力量是3,大到不会触发异能了。



Q: 我操控瑞斯大熔炉,并用一个0/4的墙阻挡一个4/4的践踏生物。我会受到多少点伤害?

A: 好消息是,你不会受到伤害。瑞斯大熔炉改变了如何造成伤害,但是践踏异能影响的是如何分配伤害。在你对手分配战斗伤害时,游戏并不在意瑞斯大熔炉之后会改变什么。践踏意味着对阻挡者分配完致命伤害后,多余的伤害可以分配给你。当伤害造成的时候,瑞斯大熔炉会介入,将对你的墙造成的伤害加倍为8点,也就是说你会完好无损,但你的墙是死透了。



Q: 我能用莎利雅的枪骑兵的进战场异能搜寻一张鹏洛客吗?

A: 当然可以。所有的鹏洛客在Oracle叙述中都具有传奇的超类别。即使原版的印刷中没有传奇超类别,后来也都被勘误了。



Q: 我启动克撒传人卡恩的+1异能,我对手响应杀掉了它。这个异能结算然后我放逐了一张牌。如果我使用了一张新的卡恩,我能使用-1异能将放逐的牌移回我手上吗?

A: 可以。不像其它类似的使用"以此放逐"字样的牌,卡恩使用白银指示物来标记它可以追溯的牌。只要这些你拥有的牌一直具有白银指示物,卡恩的-1异能就能将它拿回,不论它是何时,如何被放逐的。



Q: 如果我通过揭幕费用施放锐兹玛第狂欢人,它是否能触发第一城区勇士的异能?

A: 不能。除非颜色指示或者特征定义异能说明,否则咒语的颜色由其法术力费用中的法术力颜色所定义,法术力费用是印在卡牌右上角的费用。锐兹玛第狂欢人的费用是,无论你实际支付了什么,它只是红色,即使你支付了多色的揭幕费用。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希望你情人节快乐,下周别忘了回来阅读更多的规则问答。

- Carsten Haese


About the Author:
Carsten Haese is a former Level 2 judge based in Toledo, OH. He is retired from active judging, but he still writes for Cranial Insertion and helps organize an annual charity Magic tournament that benefits the National MS Society.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