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1/14/2019

望眼欲穿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老天,我等不及了。

大家好,欢迎回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我们现在处于一年中比较尴尬的一个节点——假期之后(译注:欧美假期结束了),我们刚浪回来,拜访完亲友;但是在现在还没有新的万智牌系列,而且我们也没准备好讨论效忠拉尼卡的问题(这是下周的计划,不要担心)。我知道现在大家都在焦急等待新环境,但是在我们等待的同时,还是先回看一些老问题吧。

如果你有任何需要我们回答的问题,欢迎联系我们,我们会为你作答。短问题请推特至@CranialTweet。如果是长问题,你可以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Q: 我对手施放了揭晓//揭散中的揭散。我操控玉光巡林客,但是我还有一个金锻驻防地(反面是是金辉守护者)。我要移回巡林客还是驻防地?

A: 都不用-你不用移回一张牌。揭散说移回你总法术力费用最高的且非地永久物。玉光巡林客是你非地永久物中总法术力费用最高的,但是不是你所有永久物中总法术力费用最高的——金锻驻防地才是(记住,双面牌的背面和正面有相同的总法术力费用)。
但是你不能将驻防地移回手里,因为它是一张地,但是你也不能将巡林客移回手里,因为它不是你永久物中总法术力费用最高的。结果就是你什么也不移回(但是你依然要弃一张牌)。



Q: 我对手操控的唯一生物是无畏庞巨亚龙。他施放伪体拟形目标亚龙。作为响应,我施放人鱼诈术师,横置亚龙并让它失去所有异能。伪体拟形复制的衍生物会是什么样子的?

A: 就是一个正常的亚龙,也就是16/16具有召集和不灭。伪体拟形复制亚龙的时候,它只会看到卡牌的基础特征。它不会在意诈术师的效应。庞巨亚龙具有不灭,所以它会复制——即使因为一些其它的效应,亚龙不再具有不灭。



Q: 如果我用匕背蜥怪进攻我对手具有5个忠诚指示物的曲时大师泰菲力,并且造成了伤害,泰菲力是否会死去?

A: 不会。死触只关心伤害来源是否对生物造成了伤害。如果它对牌手或鹏洛客造成了伤害,那么死触不会在意。泰菲力会因为蜥怪的伤害失去两个忠诚指示物,但不会因为蜥怪的死触而被消灭。



Q: 如果我有腐潮穆杜塔在战场,且坟场里有一张木质化。我能选择将木质化作为部族施放而非作为结界吗?

A: 不能。穆杜塔关心的是永久物的类别,在万智牌里,只有五个永久物类别:神器,生物,结界,地,和鹏洛客。部族是一个卡牌类别,不是永久物类别,即使在永久物牌上也不是。你可以通过穆杜塔从坟场里施放木质化,但是它会算作结界——你不能选择作为部族施放,因为部族不是永久物类别。



Q: 我能用祀炼基定的+1异能防止徽记的伤害吗?比如反抗烈炬茜卓制造的徽记吗?

A: 不能。祀炼基定只能指定永久物为目标,徽记不是永久物-它存在于统帅区,而非战场。你不能用基定的异能防止茜卓徽记的伤害。



Q: 如果我用始亡帝兹默在一个生物上放置多个猎物指示物,然后我施放了它,那个生物会被消灭一次很是多次?

A: 它只会被消灭一次。帝兹默的触发式异能不会在意一个生物上有多少个猎物指示物,至少有一个就行。即使你给一个生物多个猎物指示物,它也只会被消灭一次(举个栗子,如果一个生物上面有三个猎物指示物,那么一个活力覆庇就足够救活它——你不需要三个活力覆庇)。


发抖的预#¥%……


Q: 如果我操控一个苍鹭天使席嘉妲和一个辉月之力,我对手施放咒语的时候,席嘉妲是否会阻止我牺牲辉月之力?也就是说会反击掉我对手的所有的咒语?

A: 想得不错,但是不行。席嘉妲的异能只能组阻止对手操控的咒语或异能让你牺牲永久物。虽然是你对手的咒语出发了辉月之力,但是你操控辉月之力以及它的异能,而不是你对手,所以席嘉妲的异能不会在异能结算的时候阻止你牺牲辉月之力。



Q: 我场上有乌金圣所,然后施放重获自由的卡恩。我对手可以施放地下指命,在我因为圣所的触发式异能结算前反击卡恩,并弹回圣所吗?

A: 可以。你施放卡恩的时候,圣所的异能触发。当异能结算的时候,你可以选择牺牲圣所,如果你牺牲的话,你可以得到剩下的效应。但是你是在结算的过程中牺牲它。也就是说这里有一个窗口,在你施放完卡恩,但是圣所异能结算前,你对手可以施放指命同时反击掉卡恩并在圣所异能结算前弹回它(在你有机会牺牲它之前),这样来阻止你搜寻牌库。



Q: 我对手操控一个复制了复归天使幻象身影。我用杀手留念指定幻象身影为目标。我对手会搜寻一张地吗?

A: 不会。施放杀手留念指定幻象身影为目标会触发它自己的异能,这个异能会先结算(让幻象身影被牺牲)。之后,杀手留念试图结算,它会检视目标是否依旧合法。因为幻象身影已经不在战场上,所以杀手留念的目标不再合法,该咒语什么都不会做(也就是你对手不能搜寻基本地并放进战场)。



Q: 我有炽天使圣殿天使战具在场。如果我施放荣耀追求者,并将战具佩带给它,圣殿的异能是否会触发让我获得生命?

A: 不会。圣殿的异能会在天使在你的操控下进战场时触发。你将战具佩戴给追求者的时候,没有生物进战场——它只是获得了天使这个生物类别。因为在战具被佩带的时候没有生物进战场,所以圣殿的异能不会触发,你不会获得生命。



Q: 我能用对约格莫夫之墓乌尔博格使用曲解心意,将其中的"沼泽"改为"荒野",来让所有地都可以产生无色法术力吗?

A: 不能。曲解心意让你改变基本地类别,但是"荒野"不是基本地类别。荒野是基本地的名字,但是没有基本地类别叫"荒野"。你可以用曲解心意将"沼泽"改成别的基本地类别,但是你不能改成荒野,因为它不是基本地类别。



Q: 我有毁世恶体体在场,我对手对它施放了玄铁异变。它是绿色还是依然是无色?

A: 虽然很诡异,但它依旧是无色。这就要涉及到层的运作。关键是,如果一个效应在更前面的层中生效,它会一直生效,即使后面的层移除了这个异能。

在层5中,我们让改变卡牌颜色的层生效。这是虚色生效的层,它让毁世恶体成为无色。在下一层(层6)中,我们让增加或移除异能的效应生效。这就是玄铁异变移除所有异能(包括虚色)生效的地方。但是因为虚色已经在之前的层中生效,所以它会继续生效,即使在之后的层中失去了该异能。毁世恶体依然是一个五色的生物,即使玄铁异变结附于其上。




Q: 我对手用每夜行猎诅咒结附了我。我不想进攻。如果我启动战争税且X=0,我是否还要被迫进攻?

A: 意外的是,不用!在你宣告进攻者的时候,如果有任何宣告进攻的税,如果你不想进攻就可以不支付,即使支付这些会增加合法进攻的生物数量。也就是说启动战争税的异能,X为任意数值(包括零),都会给你的进攻者加上一个你可以不支付的费用。如果你想进攻,你依然可以进攻,但是你不用因为诅咒每回合必须进攻。


……览。


Q: 我施放觅咒师,能搜索诸如招引//呼叫这样的连体牌吗?

A: 不能。若干年之后,连体牌的规则有所改变。之前是不在堆叠上它会有两个不同的总法术力费用,现在它只有一个总法术力费用(不在堆叠上是两边的总和)。招引//呼叫的总法术力费用在你牌库里是八,不是二或更少,所以你不能用觅咒师搜索它。



Q: 如果我将谍报用具佩带给乌尔博格豹,我能只牺牲它自己而不牺牲三个生物来启动它最后一条异能吗?

A: 不能。虽然因为谍报用具,乌尔博格豹同时有"凶猛恶影"和"窃息者"的名字,但是乌尔博格豹要求你牺牲三个不同的生物:凶猛恶影,窃息者,和它自己你可以将谍报用具佩带在其它生物上来满足要求,但是只是结附再乌尔博格豹自己上是不够的,因为它只能算作一个生物,不能算作凶猛恶影和窃息者来启动这个异能。



Q: 我对手用钢铁残虐者进攻并打中我。如果他想用最后一个异能消灭我的牌面朝下的生物(比如峡谷潜伏客),需要支付几点费用?

A: X必须是零。牌面朝下的生物总法术力费用是0。因为总法术力费用是从卡牌右上角的法术力费用得来的(因为牌面朝下的生物没有法术力费用,所以它的总法术力费用是零)。要消灭你牌面朝下的潜伏客,你对手需要启动异能X=0。



Q: 如果我用毒怨妖进攻,我对手对它使用伊斯的迷宫的异能,会发生什么?

A: 不像现在的牌,伊斯的迷宫不会将生物从战斗中移除——它只是重置它并防止它本回合将造成的所有伤害。但是毒怨妖的异能说它的伤害不能被防止——因为它依然在进攻,它的伤害不能被防止,所以它依然会像正常战斗一样造成伤害。



Q: 我有一桌子衍生物,我对手刚展示了这回合抓的第一张牌——一张终始。我能使用阻抑让他不通过奇迹来施放它吗?

A: 可以。当你对手抓到并展示终始的时候,他将触发式异能放入堆叠。当触发式异能结算的时候,你的对手可以通过奇迹费用施放终始。但是如果你阻抑了这个异能,触发式异能就不会结算,你对手就没有便宜的施放终始的机会——它只能之后用正常的费用施放终始了。



Q: 如果我施放乙金角术士,我能用克撒的学徒达硌士复制倾曳异能吗?

A: 可以。达硌士只关心异能的来源是否是神器,不只是神器永久物。因为术士是一个神器来源,即使它在堆叠中,达硌士也可以复制倾曳异能,你可以倾曳第二个总法术力费用为五或更少的咒语。



Q: 我们刚时空旅行到了The Aether Flues中,在异能结算的时候,我选择牺牲了一个生物。但是,我牌库里没有生物了。会发生什么?

A: 你可以免费洗一次牌库。你最终会从你牌库顶开始展示直到没牌为止。然后没有找到任何生物,你展示的所有牌都洗回你的空牌库中,然后异能完成结算。简而言之,你牺牲了一个生物,并将你的牌库洗牌了。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我们下周会是效忠拉尼卡专题。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