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11/26/2018

假日季节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我希望你觉得我今年的购物清单……还负担得起。
大家好,欢迎回到颅内植入!至此,我们已经正式的过完了北美的感恩节假期,可以收收心准备下个月的圣诞节了(别信那些人胡说的圣诞节就在万圣节之后——圣诞季节开始之前,我们还有这个感恩节要过)。第一件事就是列出圣诞清单,然后开始采购礼品,制定旅行计划,烹饪美食——天哪,光想着这些就觉得累。

让我们从圣诞准备的忙碌中休息一下,回答一些规则问题。如果你有任何问题需要我们回答,请不要犹豫联系我们,我们会亲自回复。短问题可以推特至@CranialTweet。如果你的问题比较长,可以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Q: 我用我的心智窃贼进攻,放逐了景仰象族。我能横置五个黑色生物通过召集来施放象族嘛?

A: 不能。虽然窃贼的异能可以让你将法术力视同任意颜色使用来施放该咒语,但是它不会改变召集的作用方式。你最多可以横置四个任意颜色的生物来施放象族,最后一个必须是白色生物(或者你可以选择不使用召集,最后一点通过窃贼的异能使用法术力支付)。你不能横置五个黑色生物来施放象族。



Q: 我对手施放元祖尼米捷。我能对尼米捷施放咒语欺诈,来获得珍宝衍生物吗?

A: 可以。虽然尼米捷是不能被反击的,但是它在堆叠中依然可以是反击类咒语的目标。并且咒语欺诈派出珍宝衍生物不需要实际反击掉咒语。你可以对尼米捷施放咒语欺诈,反击失败,但是你依然会得到六个珍宝衍生物(但愿可之后可以永久的解决掉你对手的尼米捷)。



Q: 我施放足底盛宴,目标五个我坟场的生物。我能选择它们在我牌库顶的顺序吗?

A: 可以。五个生物要同时回到牌库顶,所以你可以选择它们到牌库顶的顺序。你放到牌库顶的那张牌最后会是你通过足底盛宴抓起的那张牌,身下的会是按你顺寻码放的接下来几回合抓的牌。



Q: 我对手操控一个镇巫球。如果我施放翻搅大地指定了一个他的地,他会受到伤害吗?

A: 会的。翻搅大地只指定地为目标,它不指定地的操控者。你对手辟邪无关紧要,因为他不是翻搅大地的目标。你对手的地会被消灭,并受到翻搅大地的伤害,尽管他有辟邪。



Q: 我操控后代之路,但没有任何生物在场。当后代之路的异能结算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A: 当触发结算的时候,你要展示你牌库顶牌。无论你展示什么牌,它都没有和你操控的生物有共同类别(因为你没操控生物),所以你不能施放它。因为你不能施放它,它就会到你牌库底(你不能选择将它留在牌库顶)。等效就是,在你回合开始的抓牌之前,你展示你牌库顶牌,然后将它放到牌库底。



Q: 我操控一个锤族的寇斯,但是没有操控山脉。我能使用它的+1异能吗?

A: 不能,你不能启动。寇斯的异能不像最近的其它鹏洛客,使用了"至多……"这个词语,让你即使没有目标在场的时候也可以启动异能,它的异能需要目标山脉。如果你没操控任何山脉,那么你就不能启动那个异能。当然,如果你对手操控山脉,你可以目标它让它变成4/4一回合,否则,直到你有山脉之前,你都不能使用那个+1异能。


不,我们列出清单然后吃掉食物,
而不是做出食物然后吃掉清单。


Q: 我对手有一个无情贾路在场。我用机敏冒名客复制了它,然后冒名贾路减到了两个忠诚指示物。会发生什么?

A: 平局。因为你的贾路有两个或更少的指示物在其上,所以它的异能触发,当他要结算的时候,它要试图转化它自己。但是,因为你的冒名客不是双面牌,所以它不能转化,并会保持是无情贾路——这会让异能再次触发。这个异能会不断触发,然后因为不是双面牌而无法转化。除非某人可以移除贾路或者将它的忠诚指示物加到三或更多,否则游戏无法继续进行,最终平局。



Q: 我对手操控赛费尔法师泰菲力。我施放哈佐蕾无尽怒火。泰菲力的异能是否会阻止我施放这些被放逐的牌?

A: 无尽怒火让你可以在它结算的时候施放被放逐的牌。这不是你通常可以使用法术的时机,所以泰菲力会阻止你施放这些被放逐的牌。更糟的是,你的地下个维持都不会重置,也就是说你放逐了一些想施放的牌,并且下回合不能使用地。这是年度提示,泰菲力烦的一比。



Q: 我操控万和琴然后施放等时权杖。我能用权杖压印两张牌吗?如果我启动权杖的异能会发生什么?

A: 当权杖进战场时,多亏了万和琴,权杖的异能会触发两次,所以你一共可以放逐两张瞬间。在你启动权杖异能的时候,你会得到两张牌的复制,并且可以施放其中一个,或者两张都施放。这就是为什么万和琴是一张好牌的原因。



Q: 我有两个嚎叫的矿井在场,第一个矿井的异能我抓到了吸血鬼导师。我能在第二个矿井的异能结算前施放吸血鬼导师吗?

A: 可以。矿井的异能是一个一个结算的,而不是同时结算的。一旦第一个结算完,大家在第二个结算之前都会获得优先权。你就可以在第二个矿井异能结算之前施放你刚抓到的吸血鬼导师,并抓到你刚导出来的那张牌。



Q: 我有梁博士图书馆在场,我对手施放命运之轮。我能弃一些牌到牌库顶然后通过命运之轮再抓到它们吗?

A: 可以。命运之轮让每位牌手抓新的七张牌之前要弃掉手牌。你因为某效应弃牌,所以图书馆让你选择一些(或全部)牌放回牌库顶,而非进入你的坟场。当你通过命运之轮的效应抓新的七张牌的时候,这些你刚弃到牌库顶的牌就会再次被抓起。



Q: 我操控全知全能三胞仙。一旦三胞仙的异能结算,我能通过全知全能从我对手的手里免费施放牌吗?

A: 不能。全知全能让你能从你手里不支付法术力费用的施放咒语。虽然三胞仙的异能让你可以从你对手手里使用牌,但是它们没有在你手里,全知全能不会在意这些牌的。你不能通过全知全能从你对手手里免费施放咒语,只能从你手里。



Q: 我在一场多人游戏中,我的一位对手操控决不宽待。如果我用足够击败他的生物进攻它,我的生物会被消灭吗?

A: 你的生物不会被决不宽待消灭。虽然决不宽待会因为每个对其操控者造成伤害的生物触发,在这些触发进入堆叠前,状态动作会让这位对手输掉游戏。这就意味着决不宽待的异能不会进入堆叠,也不会结算(因为它们不在游戏中了),也就意味着你的生物不会被消灭,会活到下一次战斗。



Q: 我手里唯一的一张牌是细心钻研。如果我施放细心钻研抓到了瞬间,我能在弃掉它之前施放这个瞬间吗?

A: 不能。你要在能施放前弃掉它。牌手在咒语或异能结算中间不会获得优先权来施放咒语,也就是一旦咒语或异能开始结算,你就没有优先权干任何事情,直到咒语或异能完成结算。这就是说,在细心钻研完全结算完(也就是抓两张牌,弃两张牌)之前,你不会获得优先权。在你抓完牌弃牌之前你不会得到优先权,所以即使你抓了一张瞬间,也要在使用之前弃掉。


一张准确描述了复仇者家族聚在一起的图片。


Q: 我施放宫殿狱卒,成为了君主,放逐了我对手的生物。之后我的狱卒死去了,然后我对手成为了君主。即使狱卒不在战场了,是不是我对手依然可以拿回他的生物?

A: 是的,你对手会拿回他的生物。狱卒和逐令僧侣这样的牌相似,除了它的移回条件是"一位对手成为君主",而不是"逐令僧侣离开战场时"。移回生物的条件是在狱卒进战场触发结算的时候设置的。对手获得君主要移回被放逐的生物时,狱卒不需要在战场,所以失去狱卒之后再失去君主依然会导致被放逐的生物移回战场。



Q: 我有一张牌面朝下的冲击崖角兽在战场,我对手操控一个诅咒图腾像。我能将我的崖角兽翻回正面吗?

A: 可以。将牌面朝下的生物翻回牌面朝上是特殊动作,图腾像只阻止牌手启动启动式异能。因为变身不是一个启动式异能,所以图腾像不会阻止你将它翻回牌面朝上,你依然可以将崖角兽翻回牌面朝上吓对手一跳。



Q: 我有贪婪号角在场。然后施放迂回路线,将两块地放进战场。我能抓两张牌吗?

A: 不能。贪婪号角在你使用地的时候触发。如果你将地放进战场它是不会触发的。迂回路线让你将两张地放进战场,而不是使用地,所以贪婪号角不会触发,你不会抓任何牌。



Q: 我有一个叛徒之都和一个格利级幻影师在场。我能对叛徒之都使用格利级幻影师的异能,这样我再使用地的时候不用牺牲叛徒之都吗?

A: 这是可能的。因为幻影师的异能没有说"它具有额外的该类别",你对这块地使用该异能的时候,它会失去所有其它异能,只有横置产生所选颜色的法术力。这就是说,一旦幻影师的异能结算,叛徒之都会失去"你使用地的时候牺牲它"的异能,使用地不会让你牺牲叛徒之都。



Q: 我听说银边牌在指挥官赛制中合法了。是真的吗?

A: 不是,它们现在不合法。在去年冬天一个短暂的时段里,在鸡飞3发售之后,指挥官规则委员会说银边牌合法(有几张例外,比如Ashnod's Coupon)。但是,这只是一个短期事件,它们合法了大概一个月。之后,银边牌就回到了"指挥官赛制不可用"的名单中。

当然,如果你真的想玩它们,你可以问问你周围的小伙伴是否同意。要注意,某些银边牌会非常强力,会没那么有趣,这可能不太利于向你的小伙伴展示银边牌有多好玩。



Q: 我在我们本地的大奖赛上在进行最后机会预选赛。这是一个有时间限制的单淘汰赛。我在和我对手对局,然后到了本轮的时间限制。会发生什么?

A: 首先,我们要进行通常到时间要做的事情:主动牌手进行完回合之后,你们会得到五个额外回合。在这五个回合之后,如果游戏没有结束,我们就要有些其它的动作了。

首先,当前每位牌手各赢得了几场游戏?如果一位牌手赢得了一场游戏,而另一位牌手没有赢,赢得更多游戏的牌手获得比赛胜利。如果两位牌手赢得的游戏数量相等,下一件事是看总生命值:是否有一位牌手的生命值高于另一位牌手?如果是的,具有更高生命值的牌手赢得游戏(以及对局)。但是,如果两位牌手有相同的生命值(或者在每局比赛中间),我们继续游戏,并为之后的游戏增加一个新的状态动作:在检查状态动作的时候如果你的生命值比对手低,你输掉游戏。

这可能会导致一些有趣的备牌策略,牌手可能会换掉一些高费的咒语,并加入一些廉价的生物,来企图造成第一点伤害(来赢得游戏)。护灵师可能是最好的一回合生物。



好了,这就是本周的全部。我们下周再见。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