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11/05/2018

永远都要有后备计划

Cranial Translation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对付邪恶双生子的计划?
我还没看到任何人的小胡子。
或者说,我还没看到任何人。
(译注:又是11月5日这期,也就是说我又多翻译了一年这个文章。感谢大家的认可,以及对错别字的包容。不论你在哪个平台看到,扣个666吧!)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我需要承认,我有点tilt了。今儿早上进门的时候,他们就让我来执行颅内植入的后被计划,但是令人发指的是,每个留了言的人都没有说到底是哪个后被计划。

绝对不是僵尸入侵的计划,因为我们门口并没有一队不死大军席卷而过。也不是将员工冰箱作为生化武器送给政府,因为Nate刚清理过,把里面的东西送给附近闹鬼的房子。也绝对不是将Moko换成一个唱歌的卡通熊,因为我听说某些儿童餐厅已经在用了。

所以到底是哪个计划?为什么周围没人?通常现在大家都到了。我才这周我要自己把这些都做了。所以一如既往的,如果你有任何问题,请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你可以推特至@CranialTweet。你会得到回复,且在之后的文章中看到你的问题。





Q: 异徒化尘是否能阻止再起?

A: 当然可以。再起让你可以从坟场施放咒语,但是异徒化尘可没那么多废话,它不让牌手从坟场施放咒语。



Q: 圣沙弗的游魂沉静仲裁者如何互动?

A: 关系良好。沉静仲裁者不让牌手宣告超过一个生物进攻,圣沙弗的游魂只是一个生物,所以你可以让它独自进攻。游魂的异能之后会派出一个天使衍生物一同奋战,但是仲裁者不关心这个,因为你没有宣告天使进攻——它出现的时候就是进攻中的。

然后,在对手宣告阻挡的时候,你对手就要选择是阻挡游魂还是天使——沉静仲裁者说只有一个生物可以阻挡,所以除非希望化身这样的牌,否则只有一个生物会被阻挡。




Q: 牌手何时输掉游戏?生命变为0或更少时候立刻输掉?堆叠需要是空的吗?

A: 不太是立刻,但是也绝对不用等到堆叠是空。如果一位牌手生命为0,在游戏执行状态动作的时候他就会输掉。

从最基本上讲,每当游戏进入到一个某物不该在某处的状态时,状态动作都要来修正这种情况,让一切去它们该去的地方。举个栗子,如果你的生物受到了比防御力大的伤害,状态动作就会将它送到坟场。如果一个灵气在战场上,且没结附任何永久物,状态动作也会把它送入坟场。状态动作也会负责让生命为0的牌手输掉游戏。

状态动作不会在咒语或异能结算过程中检查,但是基本上是结算之后立刻检查,也就是其它咒语或异能结算前,以及任何牌手有机会响应前。所以如果你对你对手施放一发致命的大火球,你的火球会先结算完,进入坟场,然后你对手输掉游戏。




Q: 如果我用悟道大师娜尔施的异能翻出来的第一张牌是启蒙导师,我能立刻用它,将一张神器牌放到牌库顶,然后让娜尔施异能放逐的下一张牌是那张神器吗?

A: 当然不能。悟道大师娜尔施展示的牌是同时放逐的,所以在你有机会施放它们的时候,你已经无法改变被放逐的是什么了,因为它们已经被放逐了。如果你想改变牌库顶来让某张特定的牌被放逐,那你需要在娜尔施异能结算前就码好牌。




勒索MaRo印第三个鸡飞版?
已经有了啊……
Q: 如果你对某个咒语施放迸增,然后对第一个迸增施放迸增,然后反击原来的咒语,让堆叠里就剩下两个迸增,游戏会平局吗?

A: 不会。虽然你可以一直复制迸增任意次(有限次),最终你会停止的,因为你可以选择不为你的复制品选择新的目标。这样它就会指定了一个非法的目标(就是你之前反击掉的咒语),所以你就不会再复制新的迸增,停止循环。



Q: 你可以延缓你用奢华领主贡提拿来的先人的预视吗?

A: 恐怕不行。延缓只有在这张牌在你手里时才会生效。即使你通过贡提获得了在放逐区施放它的许可,它依然不在你的手里,所以不能延缓。你不能正常施放它是因为你不能支付一个不存在的法术力费用,所以这真是贡提给你的一个无用的礼物。



Q: 如果我坟场里只有一个生物的总法术力费用为2,我能使用兽群惧集时选择不将它移回吗?

A: 兽群惧集说选择具有适当总法术力费用的生物,它并没有给你拒绝的选项,所以如果能,你必须要选择。唯一避免的方法就是你坟场里没有生物可以移回。





Q: 如果寒意蔓延的触发在堆叠中,我用托玛墓穴将它放逐了,我还会失去生命吗?

A: 不会。如果在异能结算的时候,托玛墓穴不在坟场,你对手就不能放逐它,你也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了。

要注意,你必须要在你知道对手是否要使用寒意蔓延的异能前来决定是否要用托玛墓穴将它移除——你对手在异能结算的时候做出选择,如果你等到那时就为时已晚。




Q: 如果我在对手的回合使用成仁拼搏,我是否会得到一个正常的回合再加一个额外回合?

A: 除非你牌套里有活,否则你只有一个回合。如果你在对手的回合使用成仁拼搏,创建的额外回合会插在你正常回合之前,而不是之后,成仁拼搏的延迟触发会让你在额外回合结束的时候输掉游戏。所以你不会连着得到两个回合。



Q: 如果我使用百相拉札夫的异能变成血墙,使用异能膨胀自己,然后再将它变成枯萎密探,加成会保留吗?

A: 会的。让百相拉札夫变成其它生物的复制,不会消除血墙给它的加成,它只是改变拉札夫的外貌。+1/+1效应会持续存在,给拉札夫加成,直到清除步骤才消失,不论你复制什么。



Q: 我用生机大师深测法师放指示物可以抓牌吗?

A: 抓牌。当某张牌说在某物上指示物被"放置"的时候,它包括在已经在战场上永久物放置指示物,以及进战场就带的指示物。因此,深测法师会因为生机大师放置的指示物而触发异能。



Q: ……所以,是不是说占尸威逼会加倍从坟场施放的墓场行者骷髅茨的指示物?

A: 不会。墓场行者骷髅茨是一个特殊的案例,因为他进战场的时候这些指示物不是被防止在其上的,而是它在坟场的时候这些指示物本来就在其上,指示物只是跟着移动。

因此,占尸威逼不会看到放置任何指示物,所以它不会对骷髅茨生效。



Q: 我的不灭生物被一个先攻生物阻挡,它的力量大于我生物的防御力,我的生物是否还能造成正常的战斗伤害?

A: 可以。不灭的生物会继续它的攻势,完全忽略其上的所有伤害。它会如同没有受到伤害版的造成战斗伤害。




计划是成为宝可梦大师?
但是我从IV代之后就没继续玩了。
Q: 爆响龙兽如何与牌面朝下放逐的牌互动?

A: 基本不能。牌面朝下放逐的牌没有任何特征,所以它们不能贡献爆响龙兽的力量,无论它们正面是啥。



Q: 在战斗结束步骤,一个生物还被认为是"进攻生物"吗?

A: 一旦生物进攻(或阻挡),它就在战斗阶段中一直是进攻(阻挡)生物,除非有明确的效应将它从战斗移除。战斗结束步骤是战斗阶段的一部分,所以进攻生物在此时依然是进攻生物。



Q: 龙语者萨坎变成龙是否会触发龙后拉黎丝的异能?

A: 不会。萨坎变成龙,但是没有进入战场——他已经在战场上了。拉黎丝只关心龙进入战场,而不关心在战场上的人类cos一条龙,无论cos多少次,花多少法术力。



Q: 如果我双咒击了我对手的龙命连结点,,虽然复制品不存在了,我是否要洗我的牌库?

A: 当然。你的连结点复制品基本上是一到你的牌库就消失了,但是游戏不会特别关注的——它需要你洗牌,所以你必须洗牌。

(当然,为了你的牌,我不建议你将代表复制品的骰子,硬币,火腿三明治洗入牌库——将实际代表物拿走然后洗牌就可以了。不要冒着卡牌沾上芥末的危险,即使套了牌套也不要。)




Q: 我朋友说熔天顶瓦拉库的伤害不能打鹏洛客,因为老版牌明确说了只能打牌手或生物。是真的吗?

A: 不对。游戏关心的一般规则,不会在意你用的是哪个版本的卡牌。瓦拉库和其它牌一样,它的所有功能都可以在威世智Gatherer的资料库中找到Oracle叙述文字。这就是说,它可以打鹏洛客,即使你使用的实际卡牌上并没有这么写。

当你使用旧版卡牌的时候,查一查Oracle文字能帮助你更正确的使用它们。




Q: 超凡入圣的"你输掉游戏"的异能何时发生?

A: 超凡入圣的输掉游戏异能是所说的状态触发异能。这就是说游戏状态一旦满足它的触发条件——只要你有20血或更多生命——这个异能就会触发,在当前正在结算的咒语或异能结算完成后,就放入堆叠。它会像其它触发一样,等待结算。一旦结算,你就会输掉游戏。

……嗯,或者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在它结算前用阻抑反击它,但是这不太会有帮助,因为一旦异能离开堆叠,游戏状态依然满足超凡入圣触发的条件,它会再次触发。如果你反击了那个,它会再触发,一遍又一遍,直到你没有牌反击它,或者成功减血让它不再触发。




Q: 把牌收回以及相应的法术力规则上如何处理?如果你在施放咒语且你发现你不能这么做,你需要倒回,那么地是否依然横置,法术力留在你的法术力池?

A: 通常不会。当不合法事件发生的时候,是否需要倒回取决于你打牌的环境以及具体的情况,通常这不会涉及到为了施放咒语已经横置的地,以及在法术力池中的法术力。

在比赛中,呼叫裁判它们会帮你修正到合适的情形。如果这个倒回依然需要你的地保持横置,他会告诉你为什么。




Q: 我知道我可以询问裁判一张卡牌的Oracle叙述。如果我具体记不清具体一张牌,我能询问裁判所有有这一特征的卡牌吗?如果我不记得能和缓伤维齐尔组合技的生物,我能让裁判给我看所有具有"横置:加一点绿"的绿色妖精吗?

A: 不能。你可以要求裁判给你看你可以明确定义(通常使用名字)的一张卡牌的Oracle叙述,但是你不能在你不清楚的情况下,让裁判用条件搜索来给你找出你可能需要注意的哪张牌。

要注意,你必须要能明确定义某一张牌,并不一定需要记住名字,所以如果如果你知道足够的明确定义的信息,你就可以提供给裁判。比如,"一个妖精横置产生法术力,你可以在上面放-1/-1指示物来重置它",这就足够定义到虔诚德鲁伊了。



真的,大家都去哪了?我到这都一个小时了……等等。
干!冬令时!
(译注:每年十一月份,北美国家会换成冬令时,直观来讲就是多出一个小时,所有表调后一小时)
-Callum Milne


About the Author:
Callum Milne is a Level 2 judge from British Columbia, Canada. His home range is Vancouver Island, but he can be found in the wild throughout BC and also at GPs all along the west coast of North America.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