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10/29/2018

褴褛万圣节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看!我把葡萄涂成了眼球的样子。
大家好,欢迎阅读新的一期颅内植入!这周是万圣节了,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一个盛大的趴体。但是,因为今年预算出现了错误,所以我们有……28.34美元的万圣节预算。这完全不够我们的计划,所以今年,将会是BYOC(自己带糖Bring Your Own Candy)!带上你最爱的糖果,和你的朋友们交换吧。最后谁会收集到最棒的糖果呢?首先,我们还是先看看28.34美元能买到的最好的奖杯吧!

说完趴体,让我们来聊聊万智牌规则问题吧。如果你没有在现在或过往的文章中看到你的问题,欢迎联系我们,我们会亲自回答你。短问题可以推特至@CranialTweet。长问题你可以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Q: 我刺探,然后选择将寒意蔓延放入我的坟场。响应寒意蔓延触发,我对手启动悔恨僧侣的异能放逐了我的坟场。在异能结算的时候我是否还能吸我对手三点血?

A: 不能,异能结算的时候什么也不会发生。为了让剩下的效应发生,你必须要在触发结算的时候放逐寒意蔓延。因为你对手放逐了它(以及你坟场剩下的牌),所以当异能结算的时候,你不能放逐寒意蔓延,所以你不能得到剩下的效应。



Q: 如果我有两个神恩天降在场,我的遭缉见证人死去了。我会得到一个还是两个天使衍生物?

A: 一个天使。多个神恩天降在战场不会太有用。这种情况中,你会因为见证人的触发派出一个1/1白色具有系命异能的士兵衍生物。两个神恩天降都要生效,所以你选择一个生效,将士兵衍生物替代为4/4白色具有飞行警戒异能的天使衍生物。然后你让第二个生效,它会将4/4天使替代为4/4白色具有飞行和警戒异能的天使衍生物。

它们不会同时用派出天使衍生物来替代士兵衍生物:第一个神恩天降的效应会被第二个抵消掉。多个神恩天降在战场是多余的,你不会得到加倍的衍生物。



Q: 我有腐潮穆杜塔在场,我对手操控一个肃穆墓碑。我还能用穆杜塔的异能从坟场使用牌吗?

A: 可以。穆杜塔的异能在你从坟场使用牌的时候不指定目标,所以你对手的墓碑不会阻止你从坟场使用牌。但是要小心墓碑的第二个异能——放逐你的坟场的确会阻止你从坟场使用牌。



Q: 我对手场上唯一一个非地的永久物是杀戮暴霸龙。如果我施放揭晓//揭散中的揭散,会发生什么?暴霸龙是否被迫被移回手上?

A: 没错。揭散不指定目标,所以暴霸龙的辟邪没有任何作用。如果暴霸龙是对手非地永久物中总法术力费用最高的,对手就要将它移回手上,然后弃掉一张牌(如果在揭散前对手手里没牌,那么你成功让对手弃掉了暴霸龙)。



Q: When I cast Sword-Point Diplomacy, can they pay three life to prevent me from getting any of the cards, or it is three life per card?

A: The latter. Three life is enough to deny you one of the cards of their choice, but not all three cards. When the Diplomacy resolves, you'll reveal the top three cards of your library, and then, for each card, your opponents have a choice: pay three life or put that card into your hand. If they don't like any of the three cards that you revealed, then they'll have to pay a total of nine life - three life for each card - to prevent you from getting them.



Q: 我有午夜镰刀手和两个冷酷蛇发妖在场。我对手用涤净散华消灭所有我的生物。我的镰刀手会触发几次?一次还是三次?

A: 镰刀手会触发三次。镰刀手会看到它自己和两个蛇发妖同时死去,所以它会因为这三个生物死去而触发,而不只是它自己。异能结算后,你总共抓三张牌,并受到三点伤害。


打折的娃娃最合适做成恐怖娃娃。



Q: 我有咏火与颂日在场,然后我施放熏灭。咏火的异能是否会因为熏灭的活的生命而触发?

A: 咏火不会触发。当你结算熏灭的时候,你按照卡牌上印刷的顺序来执行引导。首先是消灭所有生物,然后在生物被消灭后你获得生命。咏火在熏灭让你获得生命的时候已经不再战场上了,所以咏火不会触发,你不能对目标造成三点伤害。



Q: 我用四种不同颜色的法术力施放得见天光,我想搜寻并施放变境。我对手是否必须反击得见天光?还是他有机会反击变境?

A: 对手可以反击得见天光或者你搜寻的咒语。当你结算得见天光的时候,你可以搜寻变境并施放它。你在结算得见天光的过程中施放变境不意味着得见天光结算的时候它也会结算。牌手依然可以如常的响应,在得见天光结算后牌手会有时机响应。一旦得见天光结算,变境就在堆叠中,所有牌手都可以正常的响应,所以如果你对手想反击你搜寻的咒语,而不是得见天光的话,他可以这么做。



Q: 我有十个地和碾碎工段。我施放霸司的奖赏。有没有可能我用工段把这十个珍宝衍生物全牺牲,磨我对手三十张牌?

A: 可以!因为十个神器进战场,工段的异能会触发十次。在每个触发结算后,下个触发结算前,所有人都有机会响应。你可以结算一个重置,然后牺牲一个珍宝启动工段的异能,让它结算,然后再结算一个重置,以此类推直到重置异能都结算完。



Q: 我操控一个灰棕熊和一个荒野反抗在场。我对手施放破颅假想,弃掉一张牌,指定我的熊为目标。荒野反抗是否会救下我的熊?

A: 不会,荒野反抗不会触发。荒野反抗只有在你的生物成为法术或瞬间才会触发。但是破颅假想(这个咒语)没有目标:它有一个自触发异能,会在结算时,你弃掉一张牌之后触发,也就是说你的熊是被一个触发式异能指定为目标,而非咒语。荒野反抗在被破颅假想的异能指定为目标的时候不会触发,你的熊会死去。



Q: 我对手用卓莫克雷提进攻我。我有一些生物可以阻挡,但是剩下的生物因为横置了不能阻挡。我能用我所有未横置的生物阻挡它吗?还是它不能被阻挡?

A: 这里,"所以"意思就是"所有"。为了阻挡卓莫克雷提,你操控的所有生物都必须阻挡它。如果你有一个生物没有阻挡(比如说因为横置),那么卓莫克雷提就是不能被阻挡的。如果你想阻挡它,请确保你所有的生物都能阻挡它。



Q: 我有三个非地的永久物在战场:熔锻神普罗烽斯, 谨慎的诺林,和一个舞链鬼怪,这让我的红色献力为五。如果我用普罗烽斯进攻,在诺林离开战场后,它是否还是进攻中的?

A: 不是。当你用普罗烽斯的异能进攻时,诺林的异能会触发,在异能结算的时候,诺林会被放逐。因为诺林不再在战场,所以它不会贡献献力,所以你此时的红色献力是四。因为你的献力小于五,普罗烽斯不在是一个生物,会被移出战斗。即使你之后的献力回到了五或更多,也为时已晚——普罗烽斯已经从战斗中移除,让它再变回生物不会将它移回战斗。



Q: 我有5点生命,并操控一个恩泽映象。我施放欧柯塔临终悲悯。我总生命会变成多少?

A: 假设你的起始生命是20,那么你最终生命会是35。任何将你生命设定到一个数值,都是算作获得或失去生命。你的生命为5,临终悲悯将你生命设定到20,所以被看作你获得15点生命。因为你获得生命,所以映象生效,将你获得的生命从15加倍成30。最终的结果就是你的总生命是35,而非20。



Q: 识兆半人马如何与召集咒语互动?比如示园元素?

A: 可能不是你所期望的那样。你可以通过召集横置识兆半人马来帮助你支付这个咒语,或者如果它已经横置,就可以减少点元素的费用,但是对同一个咒语你不能同时召集并且得到费用减免。

原因是因为我们施放咒语的方式。首先,我们要确定你的咒语需要多少费用。此时,如果要减费你的半人马应该是横置的。但是我们之后才实际支付费用(包括为召集横置生物)。即使你横置了半人马来支付这个咒语,此时元素的费用已经锁定了,所以横置半人马对于你当前施放的咒语没有任何帮助。所以你选择:要么在你施放元素之前想个方法横置半人马,来减少点费用,或者让它是未横置的,来召集施放咒语。但是不要两者都尝试。



看看这些来趴体的人。


Q: 我用灭口艾庄塔放逐了我对手的一个生物。我能用扭转时钟在那个放逐的生物上放置更多的指示物来让我对手输掉游戏吗?

A: 不能,有些许原因。首先,扭转时钟只能制定目标永久物或者已经延缓的牌,而不是任何在放逐区的牌。被艾庄塔放逐的牌两者都不是,所以它不是扭转时钟的目标。其次,艾庄塔会计算在放逐区中有灭口指示物的牌的数量。它不关心有多少灭口指示物在其上。即使你是用扭转时钟增加了一个生物上指示物的数量,艾庄塔也会同样对待的:你对手必须要有三张被放逐的牌上都有灭口指示物才行,而不是在一张被放逐的牌上有三个灭口指示物。



Q: 我用百相拉札夫进攻,它现在是窃物鼠的复制。我对手用洛特离巨人阻挡它。我能响应让拉札夫变成陶拉里亚迷幻术士,来在战斗结束的时候偷走我对手的巨人吗?

A: 不能。如果要让迷幻术士的异能触发,拉札夫必须在巨人宣布阻挡的时候就是迷幻术士。在宣告阻挡之后让它变成迷幻术士已经来不及让异能触发。你最终会得到一个死去的拉札夫,对手会保留他的巨人。



Q: 我当前是-16点血,多亏了白金天使,我还能继续游戏。如果我使用了诸如血斑泥沼这样的找地地,我还能启动它的异能找一张山脉或沼泽吗?

A: 不能。你没有生命的时候你不能支付生命。虽然天使会让你在负数生命的时候不能输掉游戏,但是你依然需要有生命才能支付生命。这个启动式异能的费用是支付1点生命,如果你的生命为0或更少,你就没有足够的生命来支付。虽然你有白金天使让你继续游戏,但是因为你没有1点或更多的生命,所以你不能启动血斑泥沼的异能。



Q: 我有具有三个+1/+1指示物的原初多头龙。我对手操控一个岩浆元气兽。在我的维持我对手的岩浆元气兽造成伤害前,我能加倍多头龙上的指示物吗?

A: 不能,你会得到一个死多头龙。在你维持开始时,因为是你的回合,所以你多头龙的触发会先进入堆叠,然后是对手元气兽的触发,因为它的触发后进入堆叠,所以会先结算,也就是在你多头龙异能结算之前。你的多头龙会受到元气兽的三点伤害,然后在指示物加倍之前死去。



Q: 如果我同时操控优越地位银光树丛会怎么样?它们会互相保护吗??

A: 是的,它们会互相保护。优越地位会从银光树丛那获得帷幕,树丛会从优越地位那获得辟邪,也就是说它们互相保护,免受对手咒语的威胁。但是要注意——你其它的结界都同时具有辟邪和帷幕,帷幕会盖过辟邪,只要你操控树丛,你也不能指定你自己的结界为目标。



Q: 如果我使用蔑死者阿列莎的异能将一个生物放进战场且正在进攻,我对手能否阻挡那个生物?

A: 可以。阿列莎的异能是在宣告进攻这步骤结算,也就是在宣告阻挡者步骤(以及实际宣告阻挡者)之前。就是说那个生物在宣告阻挡之前被移回战场且正在进攻,所以你对手有机会阻挡这个被复生的生物。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我们下周再见。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