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9/10/2018

拒绝秋天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Français Italiano



树叶变了颜色?
那是底密尔间谍晚上涂的!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可是这期还不是能烽会拉尼卡的第一期预览,因为现在夏天还没有结束,这简直疯狂。目前所有的秋日的痕迹明显都是底密尔间谍的所作所为。为啥?

我是在严肃的询问!如果我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如果我知道我就不问了。显然是他们做的啊!

如果你有任何线索,请给我们提供信息,如果你的问题中还有关于他们的更不可告人的同谋计划,我们也很乐意接收。你可以通过邮箱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联系我们,或者通过推特@CranialTweet。但愿我们可以一同找到答案,来阻止底密尔的邪恶终局。




Q: 通过人质挟匪焦炬舰队冒险客,我能用远古金塔庙来施放对应的对手的生物/神器和瞬间/法术吗?

A: 只能施放生物。远古金塔庙。远古金塔庙说你只能用它的法术力来施放生物咒语——这就是说它施放的咒语必须有"生物"这个类别。人质挟匪和焦炬舰队冒险客本身是生物无关紧要——如果你实际施放的咒语没有生物这个类别就不行,你就不能用远古金塔庙的法术力施放它。



Q: 我有克撒学徒达硌士,佩带了军团之盔。如果我用他的异能复制了军团之盔的触发,我能持续支付任意的,用新的达硌士来一只复制军团之盔的触发?

A: 可以。你用达硌士复制的军团之盔的异能会先结算,派出一个新的,非传奇的克撒学徒达硌士。然后你可以横置新的达硌士并支付UR来复制原来的异能,这会再派出一个达硌士,然后你可以再次使用他的异能,让你再派出一个达硌士,你可以以此类推,直到用尽所有法术力。



Q: 如果我有后遗症在战场,然后施放连锁反应,同时击败了所有人,那么胜者该如何决定?

A: 你来决定谁胜谁负,因为准确地讲你没有同时击败所有人。后遗症对每个受到伤害的生物分别触发,因为这些异能将要同时进入堆叠,并且你操控后遗症,所以你可以选择它们进入堆叠的相对顺序,你先放进堆叠的异能(在底部)会晚于你后放进堆叠的异能(在顶部)结算。

这就是说,你可以将对你造成伤害的触发放在堆叠底部,对对手造成伤害的触发放在顶部来赢得游戏。对你对手造成伤害的异能会先结算,所以在对你造成伤害的异能要结算的时候,游戏已经结束,你已经获得胜利,因为你的对手已经死了。




Q: 我对手有一个冰封巨物,然后施放了一个咒语要移去最后一个指示物。作为响应,我启动乙太精瓶放进了一个人鱼诈术师,并用触发式异能指定巨物为目标。会发生什么?

A: 人鱼诈术师移除冰封巨物的所有异能,但是这并不能阻止它,因为异能已经进入堆叠,这个异能会移除最后一个指示物并且转化冰封巨物,所以这就是要发生的事情。冰封巨物会失去全部指示物并转化。

……而且,这就是全部了。不会有永久物被移回手上,因为人鱼诈术师的异能。觉醒惧兽没有任何异能。它虽然和平时看到的不太一样,但是它依然是同一个永久物,因此诈术师的异能依然对它生效。





天气变冷?
底密尔间谍在往墙里藏冰!
Q: 如果我成功结算了太古巨龙的辉煌重生,并且将多个鹏洛克移回,在我对手可以响应之前我是否可以启动一遍所有鹏洛客的异能?

A: 恐怕不行——只能启动其中一个。在堆叠是空的时候你只能启动一个你得忠诚异能,一旦你启动了一个鹏洛客的异能,你的堆叠就不是空的了,所以就不能启动剩下的了。

一旦你启动的异能结算完,堆叠就又变成空的了,这时你才能启动第二个鹏洛客的异能,所以你的对手可以响应第一个异能,他们可能会在你使用异能之前移除你的鹏洛客,阻止你启动更多的异能。




Q: 如果我对一个严护通道施放布莱雅各天鹅,如果某人对天鹅造成伤害,还会抓牌吗?

A: 这要取决于谁操控天鹅。严护通道和天鹅自身的异能都要防止伤害,所以操控者要决定哪个异能生效。如果他选择严护通道的效应生效,就不会抓牌,如果它选择天鹅的效应生效,那么伤害来源操控者就可以抓牌。



Q: 如果一个牌手操控的神器生物被压在了对手的逐令僧侣下面,且不操控其它神器,然后他对僧侣施放私自分解,他对手会受到伤害吗?

A: 会的。当逐令僧侣离开战场,第一件发生的事情就是——插在继续结算私自分解之前的——就是你将僧侣移除的生物在你的操控下移回战场。然后你才继续执行私自分解剩下的引导,这时会检查你是否操控神器。因为施放私自分解的牌手现在操控了神器——刚移回战场的那个——所以会检查到,僧侣的操控者会受到3点伤害。




Q: 如果我操控的生物具有侵染,并且在战斗中对一个我不操控的生物造成了伤害,我的司毒维齐尔哈芭恰是否会触发?是我在生物上放置的-1/-1指示物还是具有侵染的生物放置的?

A: 只有牌手可以在物件上放置指示物,因为你操控具有侵染的生物,所以你把-1/-1指示物放在了受到伤害的生物上。因此,哈芭恰的异能触发,你会得到蛇衍生物。



Q: 博卡登铁砧的异能,我是可以弃掉手上任意一张牌还是只能弃掉我通过它抓的两张牌之一?

A: 博卡登铁砧让你抓两张牌,然后弃掉一张牌。它没有说其它任何关于你弃牌的限制,所以它不会限制你弃牌——你可以从手里弃掉任意一张牌,是不是你通过铁砧抓的都行。



Q: 镜映品在战场,我释放法术力费用为,两个指示物的的自行弩炮。如果我复制它,我是得到另一个两个指示物的弩炮,还是一个0/0立刻就死掉的弩炮?

A: 如果你用镜映品复制了弩炮,你会得到/0/的生物,并且立刻死去,所以我推荐不要浪费这些法术力。当你派出一个永久物复制品的衍生物时,你只复制永久物本身,不会复制任何指示物,而且你只复制永久物当前的状态,而不是它是咒语时候的状态。当自行弩炮进战场时,X的值是0,所以衍生物的X也是0,它进战场时不会有任何指示物。



Q: 如果堆叠中没有咒语或异能,我能启动蔑咒兽的异能吗?

A: 不能。为了启动一个异能,你必须要有一个合法的目标,所以如果堆叠中没有咒语或异能可以成为蔑咒兽异能的合法目标,你就不能启动它。

你可能会有些纳闷——"等等,异能进入堆叠不是启动的第一步吗?所以我能不能先启动它,然后选择自己为目标?"想得不错,但是不行——咒语或异能不能指定自己为目标。

你可以启动一次蔑咒兽的异能,指定其它某物为目标,然后再次启动以自己的第一个异能为目标,但是为了让这一切发生,你仍然需要其它咒语或异能在堆叠才行。




Q: 如果我施放侮辱,我对手响应施放花粉迷雾,这个伤害是否会被防止?

A: 不会。侮辱说本回合伤害不会被防止,而花粉迷雾正要防止伤害。多亏了侮辱,这不会发生,所以你对手的花粉迷雾不会有效果。花粉迷雾先结算还是后结算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它正要做某件侮辱说本回合不会发生的事情。所以不能。



Q: 我有两个自行弩炮在战场,某人用真相回响指定了其中一个。如果我将它上面的所有指示物都移除,我的第二个弩炮是否会被移回?

A: 不会。真相回响通常会影响多个永久物,但是它只有一个目标——在这里,就是你的第一个自行弩炮。当这个咒语要结算的时候,它的所有目标都已经非法,所以它不会结算并直接进入你的坟场,无论它其它的引导是让拍手做什么。

这就意味着你对手的真相回响会尝试去结算,但他看见了唯一的目标也就是你的第一个弩炮已经不合法了,所以他被移出了并放进了坟场,留下了你的第二个弩炮





每天变短了?
底密尔间谍调了表!

Q: 如果我对手施放了一个烧,来杀掉我的生物,但是作为响应,我用顿成杂种将我的生物变成了一个蛙/蜥蜴,这个烧是否还会指定我的蛙为目标?还是它会忘掉之前的目标并失效。

A: 你对手的烧不会结算,因为你的蛙/蜥蜴衍生物和之前的生物不是同一个生物。顿成杂种的意境可能是将目标"变成"一个衍生物,但是规则上,原来的生物已经被消灭了,它派出的衍生物是一个全新的生物。

下次有析米克的生物学家说可以"改进"你的时候,你可以考虑下这个事。




Q: 如果一场多人游戏中我有一个生物在场,并且对它施放身份破碎,如果我死了,剩下的复制品会怎么样?

A: 不会怎么样——它们会呆在原地。当一位牌手离开游戏,所有他拥有的卡牌和衍生物会随着他离开游戏,但是你不拥有身份破碎派出的衍生物。

卡牌的拥有者是游戏开始时所在套牌的拥有者(或者如果这些牌开始时不在套牌中,是把它带到游戏中的人),衍生物的拥有者是派出它的牌手,不论它是为什么,怎么来的。虽然是那你的身份破碎引导你的对手派出的衍生物,但是是你对手派出的衍生物,所以他们是衍生物拥有者,而不是你。




Q: 我能用意志之力反击某人在游戏开始时放进场的活力地脉吗?

A: 不能。活力地脉是游戏开始时在战场,而不是作为咒语被施放的,它被自己的异能直接放进战场。因为没有咒语,所以意志之力什么也不能反击。



Q: 我使用服从头盔,我对手磨到了一张无尽轮回钨拉莫。我可以获得它吗?还是要被洗回去?

A: 你会得到你对手的无尽轮回钨拉莫,然后他可以将坟场剩下的牌洗回牌库。

不像祖神兽或者玄铁巨像,它们使用替代式效应来阻止它们进入坟场,无尽轮回钨拉莫使用了一个触发式异能,它一旦进入坟场,结算时就会立刻将整个坟场——包括自己——洗回牌库。钨拉莫会留在坟场直到洗牌的时候,除非某事物在洗牌前将它移除。

所以,服从头盔会将钨拉莫放入坟场并触发它的异能——但是在触发放入堆叠前,你需要完成异能的结算,所以钨拉莫会在你的操控下进入战场。之后,异能完成结算,钨拉莫的触发进入堆叠,但是钨拉莫自己此时已经在战场上了。



Q: 如果亘古时轴在场,你有一个在重置时触发的异能,比如苦痛预言师,它会在你抓完牌之后立刻进入堆叠对吗?

A: 是的。通常在永久物重置时触发的异能会在维持中放入堆叠,然后结算。这不是因为维持的特殊性质,只是因为这是每个回合第一个异能可以进入堆叠的步骤。

因为亘古时轴在场,你略过了维持,所以它们会在你的抓牌步骤放入堆叠,也就是你抓牌之后。




Q: 我使用甲虫神的异能,制造一个我坟场中林鼠群的衍生物。如果我启动衍生物的异能,我派出的是4/4的林鼠群还是*/*的?

A: 它会派出一个4/4的林鼠群。甲虫神异能修改的林鼠群的力量和防御力(以及生物类别)是复制过程的一部分,它会变成林鼠群的可复制特征,也就是说任何老鼠的复制品会复制那个值。因此是4/4的。



Q: 如果一位牌手用反射法师的触发式异能弹回了一位对手的生物,然后在下回合之前离开了游戏,被反射法师指定为目标的生物还能否被施放?

A: 不能立刻施放——反射法师牌手离开游戏不会导致反射法师的效应消失,之后会失效的。

一旦游戏进行到反射法师牌手要开始回合的那个点——假设他还在游戏中——反射法师的效应就会失效,哪个是生物就可以施放了。




Q: 亘古时轴是否意味着我不用为逸散条约付费,即使之后有人去除掉了亘古时轴?因为我需要支付费用的那个步骤已经被跳过去了,对吧?

A: 不太是——只要亘古时轴一直在场,你就不用付费,因为你永远不会有维持了,但是一旦亘古时轴一旦离开战场,你再次得到维持的时候,就会算个总账——但愿你能支付它们全部,如果不能的话,可够你受的了。

当逸散条约和公司在你的下个维持说你需要支付费用的时候,它说的是你最重要进行的下个维持,而不是时间上"计划中"的下个维持。




Q: 有好多致死的原因——伤害,中毒,投降,抓空牌库……如果一个操控巫妖秘镜的牌手死去了,另一牌手操控寇希诈术师,诈术师是否会因上述全部原因获得指示物?

A: 巫妖秘镜会介入,会在任何游戏内的效应导致其操控者输掉游戏的时候完成任务,因此这会涉及到一个洗牌,任何原因都会洗牌,所以寇希诈术师会触发。中毒,伤害,抓空牌库——任何这些还有其它游戏内的效应都会导致秘镜生效,并触发诈术师。

然而,投降不是游戏内效应——当牌手投降的时候,它会立刻离开并输掉游戏,不论是否有其它游戏内效应阻止它,比如巫妖秘镜或者白金天使之类的。因为巫妖秘镜不会生效,所以寇希诈术师不会触发。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下周回来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回答我们的疑问。证实或者证否。

- Callum Milne


About the Author:
Callum Milne is a Level 2 judge from British Columbia, Canada. His home range is Vancouver Island, but he can be found in the wild throughout BC and also at GPs all along the west coast of North America.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