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8/27/2018

来自密西根湖的明信片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幸运的是,密西根湖没有鲨鱼。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我最近刚去了密西根湖野营,感觉很爽。在密西根湖徜徉让我充满了蓝色法术力,林间散步让我感受到绿色的法术力,从成人的世界中脱离出来让我感到了轻松愉悦。唯一的问题是,这个假期不够长,还有我有好多蚊子包作为纪念品。

我在度假的时候,我们依然会收到规则问题。让我们来看看。如果你有任何问题需要回答,请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推特至@CranialTweet。我们的作者会亲自回复,并且你的问题可能出现在今后的文章中。


Q: 我在启动骸骨巨龙异能的时候,我能反复支付费用,一张一张放逐卡牌来多次触发受渎陵墓吗?

A: 不能。规则说你可以依任意顺序支付启动式异能的费用,但是这只是指两个部分,""和"从你坟场放逐七张牌",因为还有规则说,你不能只支付部分费用。所以你要么支付所有法术力,然后放逐卡牌,或者完全不支付。如果这么做,那么七张牌同时放逐,只触发一次受渎陵墓。



Q: 如果我的掠魂魔掘穴了恶意骑士,它是有辟邪,还是反白辟邪,还是没辟邪?

A: 反白辟邪是辟邪的一种变体,搜寻反白辟邪的牌会识别反白辟邪(或者其它避邪)。因此,掠魂魔会获得恶意骑士的辟邪异能,也就是反白辟邪。



Q: 我知道万和琴会加倍石角显贵的进战场异能,我对手会跳过两个战斗阶段。那么律法使者俄佐是否也会这样?我对手下两个回合都不能施放瞬间或法术?

A: 不会。石角显贵的异能创建了一个替代是效应,所以它会结算两次,因为它创建了两个替代式效应。替代式效应不会锁定某个特定的时间触发;它会等到特定事件发生然后替代它。下次你对手要开始战斗阶段的时候,一个替代效应会让他跳过那个阶段,然后第二个效应无事可做,所以它就会等到下次那个事件发生的时候,所以最终结果就是你对手跳过两个战斗阶段。

俄佐的异能是一个持续一段时间的更改规则的持续性效应,这段时间就是你对手的下一个回合。这段时间在效应创建的时候是锁定的,所以两个异能创建的时候都是针对同一个回合。



Q: 探索净火法术力碰撞 如何互动?探索净火是否会因为法术力碰撞造成的每点伤害而获得指示物?如果是的话,我能在法术力碰撞当中,它获得四个指示物的时候牺牲它,来加倍法术力碰撞的伤害吗?

A: 是的,不行。每次法术力碰撞造成伤害的时候,都是单独的事件,所以探索净火会因为法术力碰撞每次对你对手造成伤害而获得指示物。但是,这些触发不会进入堆叠,并结算,得等到法术力碰撞完全结算完才会。在法术力碰撞结算完后,所有的探索触发结算,在其上放置等量的探索指示物。你之后可以牺牲探索净火,但是这时候已经来不及加倍法术力碰撞的伤害了。



Q: 假如说我施放幻型涌现,将我的符爪熊扑翼机变成我对手的杀戮暴霸龙的复制,然后我使用命定迷醉,派出一个现在是杀戮暴霸龙的符爪熊的复制衍生物。在回合结束的时候,这个衍生物是变成符爪熊,还是会保持是一个杀戮暴霸龙?

A: 它会是一个杀戮暴霸龙。命定迷醉会派出一个复制品,它会基于符爪熊的可复制信息,也就是上面印刷的信息,以及其它复制效应所修改的信息。后面那句在这里十分重要,因为幻型涌现会创建一个复制效应,修改了符爪熊的特征。这就是说,命定迷醉在复制的时候会看到杀戮暴霸龙,所以它会复制一个杀戮暴霸龙。



Q: 我操控华冠日魇和一堆马衍生物,我对手施放预示时刻。我的马会死去吗?

A: 不会,就华冠日魇死去。预示时刻会制造一次消灭事件,试图同时消灭所有的非地永久物。此时游戏会决定哪些永久物可以被消灭,此时华冠日魇还没有被消灭,所以你的马衍生物此时有不灭,也就是说它们不能被消灭。预示时刻会尽其所能,也就是消灭你的华冠日魇,然后就这样了。你的马现在不再有不灭了,但是无所谓,因为已经没有要消灭它的效应了。



Q: 假如我操控马拉奇屠夫, 重组骷髅妖,还有牺牲源比如孳虫尸坑。我对手用终结指定我的屠夫。作为响应,我想牺牲重组骷髅妖,然后将它拉回,然后重复尽量多次,来多次触发我的屠夫的异能。可以吗?

A: 当然可以。咒语和异能每次只会结算一个,两个中间,牌手会获得优先权,来启动更多的异能,或施放更多的咒语。你对手的终结在堆叠底下等待结算,并且不耐心扳动拇指的时候,你可以牺牲并拉回任意次数你的骷髅妖,只要你有足够的费用。终结会在你停下来的时候结算,这就是你和你的对手都依次让过优先权,并且终结在堆叠上方的时候。




黑石英史芬斯,裁定我的誓言
(译注:英文原句为Sphinx of black quartz, judge my vow,贴合此牌意境,此句中包含所有26个字母)。
Q: 我有符爪熊,佩带了谍报用具,并且我操控Now I Know my ABC's。我在我的维持开始时是否会赢得游戏?

A: 是的。Now I Know My ABC's会询问你二十六个不同的但类似的问题:"你是否操控名字里带A的永久物?"以此类推。因为你的符爪熊有很多不同的名字,所以每一个问题你的答案都可以是"有的,这个东西",并且指着你的符爪熊,所以你满足赢得游戏的条件。



Q: 我还是操控一个佩带了谍报用具符爪熊,这回我给它结附了Wordmail。它能得到多大的加成?

A: 恭喜你,你又把万智牌玩坏了。祝你开心。

玩笑归玩笑,现在说正经的。Wordmail会看符爪熊的名字里有多少个单词,但是规则中没有说如果一个生物有多个名字该怎么数。我觉得一个合理的解释是,你可以选择一个名字来计算它的加成,我极力推荐你选择Our Market Research Shows That Players Like Really Long Card Names So We Made this Card to Have the Absolute Longest Card Name Ever Elemental,它会得到+25/+25。



Q: 如果我操控逝者秘尘,选择了灵俑,然后给死灵术士备品室弃掉了符爪熊,我能得到2/2灵俑吗?

A: 不能。死灵术士备品室会检查弃掉的牌是否是灵俑,也就是说它会检查这张牌在你手里时的特征,而不是这张牌在你坟场时的特征。它在你坟场是一张灵俑,但是在手里不是,所以你不会得到灵俑衍生物。



Q: 如果我用非瑞克西亚抹煞兽进攻,我对手用14/14具有先攻和践踏的生物阻挡,我的抹煞兽会受到多少点伤害?

A: 它会受到14点伤害,所以你对手要牺牲十四个永久物。常言道,生物从来不搂着,也就是说它们只会造成等同于力量的伤害,即使这伤害已远远足以超过杀死另一个生物。你的对手用力量为14的生物阻挡,所以你的抹煞兽会受到14点伤害。阻挡者有践踏并不会帮助你的对手,因为践踏只在进攻的时候有用。



Q: 如果我施放摧残,我对手响应牺牲被指定的生物,摧残是否还能消灭掉目标神器,目标结界,和目标地?

A: 当然。只要至少一个目标依然合法,咒语就会尽可能结算,所以它会消灭剩下的目标。



Q: 如果我操控智谋然后反击咒语我对手的指挥官,我能施放它吗?

A: 可以。智谋将你的反击咒语效应"反击目标咒语"替代为"放逐目标咒语,且你可以不支付法术力的施放该咒语"。指挥官规则然后会将放逐部分替代为你对手可以将指挥官放入统帅区,但是这也无法改变反击咒语被替代的让你可以施放该咒语的部分。



Q: 我操控一个生物,具有很多武具和灵气的力量/防御力加成,它还佩带了众我长剑。繁影复制衍生物的异能是否会包括这些武具和灵气的加成?

A: 不会。正如之前的回答中说,复制效应只会关注印刷在卡牌上的东西,以及其它复制效应的修正。力量/防御力的加成不是复制效应,所以不会被繁影复制。




小心蚊子!
Q: 如果我对一个生物使用异常耐力,我能把它牺牲给阿士诺的祭坛得到一大堆法术力吗?

A: 不能。在你第一次牺牲后,异常耐力的异能拉回的是一个全新的物件,没有之前的记忆,所以这个回来的生物不再有将它拉回的异能。你可以再次牺牲它,但是它不会再回来了。



Q: 如果维持没有支付费用,能量泄裂是消灭还是牺牲那个神器?每个版本印刷的文字都不一样,我有些迷。

A: 的确,不同版本印刷的卡牌文字有很大不同,但是幸运的是,印刷文字不是关键。唯一关键的是在Gatherer中的Oracle文字,它说这个神器如果维持没有支付费用就要牺牲。



Q: 如果我用莎希莉莱伊复制血辫妖精,我能否倾曳?

A: 不能。衍生物会有倾曳,但是倾曳只会在你施放咒语时触发。衍生物没有被施放,所以倾曳异能不会触发。



Q: 我在进行一场竞争REL的比赛,我对手施放净空繁殖地,没有宣告风暴触发。它是根据风暴数获得衍生物,还是算遗漏触发?

A: 通常来见,牌手根本不需要宣告触发式异能,他们只要在适当的时机证明自己意识到了触发即可。这回根据触发到底是做什么的而不同,黄金原则是,只要没有目标,或者做选择,你只要在它能对游戏状态产生可见的影响的时候指出即可。风暴异能会创建不可见的咒语复制,所以复制品会被认为自动结算,但是操控者必须要证明自己意识到了复制品。对于净空繁殖地,他只要用适当的衍生物数量来证明即可。简而言之,只要你的对手派出了正确数量的衍生物,即使没有宣告风暴数,他也合法。



Q: 我对手用1/1的骑士衍生物和轮驻军神圣武士进攻我,他没有说任何关于神圣武士战嚎的事情。我能假装骑士是1/1的吗?还是我必须要将战嚎计入在内?

A: 你不能因为你对手没说,就不讲战嚎计入其中。我们上一个问题中看到,对手在触发式异能对游戏产生可见的影响之前,你不需要声明。战嚎不会改变可见的游戏状态,所以只要在战斗伤害造成时声明即可,除非你在那之前询问对手游戏状态是什么。



Q: 我在一场大奖赛的正赛中,我发现我套牌中有一个牌的画家在场。有没有规则不允许我去管他要个签名?

A: 只要你在两轮中间要签名,且比赛不迟到,就没有任何问题。规则说,只要这张牌依然可识别,不包含策略建议,不包含冒犯性图案,卡牌名和法术力费用不被盖住,艺术家涂改的牌是可以接受的。一个简单的签名并不会产生这样的问题,所以没问题。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感谢阅读,下周别忘了回来。

- Carsten Haese


About the Author:
Carsten Haese is a DCI-certified Level 2 judge based in Toledo, OH. He occasionally judges events in the Northwest Ohio/Southeast Michigan area.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