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8/20/2018

指挥演出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每年的指挥官系列都会带来一场好戏。
Happy Monday everyone!
大家周一快乐!
指挥官2018是一个至尊的系列,所以即使在上周的一期C18问答专栏之后,我们的邮箱依旧被这个系列里的新牌的问题所挤满,所以让我们闲言少叙,直切主题。

记住,如果你想看到我们盛装打扮你的问题,请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推特至@CranialTweet。你会得到回复,并且有可能在之后的文章中看到你的问题。



Q: 如果Kestia, the Cultivator是我的指挥官,我神授它的时候是否也需要支付指挥官税?

A: 需要。
神授是Kestia的替代式费用。如果她是你的指挥官,并且你从统帅区施放她,那么你就要为你之前每次从统帅区施放支付2,不论你之前是作为灵气咒语还是生物咒语施放她。

还有,现在指挥官税这个词出现在完整规则里里了,它不再是一个非正式词汇了!耶!



Q: 如果我有两个拍档指挥官(比如说奇想顽童皮儿,和奇妙伙伴大牙)),我在游戏中一个施放过一次,另一个施放过两次,我施放Genesis Storm的时候能复制几次?

A: 除了原版之外,你能得到三个复制品。C18的这个系列会计算你的指挥官离开统帅区并进入堆叠的次数,所以它会检视大牙和皮儿,而不是只看其中一个。



Q: 如果我醒转 Arixmethes, Slumbering Isle会怎么样?它的基础P/T是12/12还是0/0?

A: 有人提前叫醒你你会感觉怎样?不爽?累?难受?我们的龙虾也是。

通过人工手段醒转Arixmethes会将它的基础P/T设定为0/0,并会让它成为元素,而非海怪。即使你之后移除了所有的沉睡指示物,它的基础P/T依然是0/0。

而且,如果醒转咒语移去了Arixmethes上最后一个指示物,这会发生在醒转咒语结算前,Arixmethes就不是该咒语这部分的合法目标。如果这个咒语没有其它目标,那么它就不会结算,效应都不会发生。



Q: Estrid, the Masked派出的假面衍生物能否保护它所结附的鹏洛客?

A: 替身甲不能阻止鹏洛客因为受到伤害而失去忠诚指示物,以及因为没有忠诚指示物而进入坟场,因为这不是消灭鹏洛客。

但是替身甲确实能从直接消灭效应下保护鹏洛客,比如恐惧钻心或者雪恨.




希望我们的专栏能让你一直期待。
Q: 如果我是用Estrid, the Masked的异能派出一个假面衍生物,并且我操控一个圣洗者行列会发生什么?这个衍生物都结附在同一个永久物上还是不同的永久物上?

A: 圣洗者行列和其它加倍派出衍生物的效应本身不会派出额外的衍生物,它们会让原来的效应派出两倍的衍生物。在Estrid的-1异能中,它会派出两个假面衍生物,并都结附在所选择的目标上。你没有其它选择。

只有在衍生物没有明确说派出时结附在那个永久物上时,你才可以选择,但这里显然不行。



Q: 如果我的Varchild, betrayer of Kjeldor给了我对手一堆遗民衍生物,然后她死去时把这些衍生物都偷过来了,在那位牌手离开游戏时会发生什么?比如说,他的被遗民部落的把头打伤了之类的。

A: 派出衍生物的玩家是它们的拥有者,那时候无论谁操控,衍生物都会停止存在。如果你用你的Varchild派出的遗民把你对手击败了,这些遗民会随着对手的消失而消失。



Q: 如果我用灵俑进攻的时候同时操控Varina, Lich Queen阿哈玛瑞特的档案库,我是否也要弃掉双倍的牌?还是我只弃掉我进攻灵俑数的牌就行了?

A: Varina触发式异能中的"等量"是指你进攻的灵俑数量。阿哈玛瑞特的档案库会将你的抓牌数量变为"两倍该数量",但是你只用弃掉"等量"的牌就好了。也就是说,你每进攻一个灵俑,就净赚一张牌。



Q: Yennett, Cryptic Sovereign和诸如累骨//起家或者暮死//朝生这样的连体牌如何互动?

A: 在堆叠之外的任何地方,连体牌的总法术力费用等于两半的总和,所以牌库中累骨//起家的CMC就是4+7=11。这就是Yennett会看到的值。

如果Yennett允许你通过她的异能施放该牌,那么你可以选择你想施放哪一半,即使那一半有偶数的CMC也可以(注意,阿芒凯的连体牌只能施放上面那半,而不能施放余响那一半,因为你没有从坟场施放)。



Q: Brudiclad, Telchor Engineer的触发式异能如何与诸如变型术士恶戏这样的牌互动?响应的时候施放,和异能结算后施放有啥不同?

A: Brudiclad的异能依然会完全结算,即使这样这回合你的全队也都是一堆蓝色的青蛙了。变型术士恶戏(以及类似的牌如瞬息腐坏)不会修改衍生物的可复制特征,所以你所有的衍生物都还会变成所选择的衍生物,即使变型术士恶戏的效应依然能在其上生效。所有你的衍生物本回合都会是青蛙,但是到回合结束,它们就都会变成被派出时的样子。



Q: 当我用Yennett, Cryptic Sovereign进攻时,我展示咒语时是否还要遵循规则的时机,还是我在那个时候也可以使用生物/法术/等等?

A: 如果通过Yennett展示的牌有奇数总法术力费用,那么在异能结算的时候你就可以作为异能的一部分施放它。因为你施放咒语是异能的一部分,所以你就可以忽略通常的使用时机,这张牌时瞬间还是生物还是鹏洛客就无所谓了,你可以在那时候施放,如果你选择不施放,那你就要抓起它。



Q: 我施放潜藏密探珊迦,并将它给了一个操控阿士诺的祭坛的牌手。我对手获得优先权,牺牲掉珊迦产费之前,我有机会启动几次她的异能吗?

A: 假设现在是你的回合,你会在珊迦结算后获得优先权。你可以启动珊迦的异能。如果你想启动多次,你要确保在每次启动之间保持优先权。一旦你让过优先权,你的对手就可以牺牲珊迦,结束你的把戏。

如果珊迦的异能结算时她不在战场,游戏会记住最后一个操控珊迦的人,并让该牌手失去生命。



Q: 我启动Aminatou, the Fateshifter的-6异能,一位对手用泰菲力的保护响应。Aminatou的异能结算的时候那些永久物会发生什么?

A: 啥也没有,因为它们都跃离了。跃离的永久物不会被任何效应影响。Aminatou的异能会见到那位牌手不操控永久物,所以那位牌手的左边和右边的牌手不会得到泰菲力保护的牌手的任何永久物。



Q: 在一场多人游戏中,牌手A和B都操控一个Treasure Nabber,但是牌手C没有。牌手C启动阳光戒,牌手B获得了操控权(在A那短暂停留之后)。牌手B这回合使用阳光戒,然后牌手A获得了操控权。如果牌手A在他的回合没有使用它会怎么样昂?是还给B还是还给C?

A: 当多个Treasure Nabber在场的时候,众多产费的板砖换来换去会带来一些迷惑。这里的阳光戒最终会回到牌手C的手里,因为那时所有的Treasure Nabber的操控权变更效应都会终止。

Treasure Nabber的效应有一段持续时间,而非延迟触发,所以它不会关心在你会和结束的时候,你是否还操控被劫持的神器,这个效应依然会消除掉。




我们CI的专业精神是我们引以为傲的,不像某些其他的娱乐玩家。
Q: 如果我用Geode Golem对某个牌手造成了战斗伤害,并且我有两个拍档的指挥官,我能同时免费施放它俩吗?

A: 不能,你只能不支付法术力费用的施放其中一个指挥官(而且依然要支付指挥官税)。这是因为规则702.123e里说,"如果一个效应说会影响你的指挥官,且能同时影响两个,你选择对于哪一个生效。"



Q: Gyrus, Waker of Corpses可以用进攻的触发指定我坟场里的一个而具有守军的生物吗?

A: 可以。因为那个衍生物被派出时就在进攻,所以有没有守军无关紧要。守军异能只在你宣告进攻者的时候有效,而那个衍生物是在那个时间点之后进战场且正在进攻。



Q: 我对手在我操控特裘如存护师的时候施放Skull Storm。在Skull Storm和它的复制结算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A: 你会失去一堆生命。在Skull Storm结算的时候,特裘如存护师让你无法牺牲任何生物,所以你被迫失去一半生命……每个复制都是。但愿你能从风暴中存活,小心脑袋。



Q: Gyrus, Waker of Corpses派出的衍生物如何与诸如倍产旺季这样的牌互动?这些额外的衍生物在战斗结束的时候是否放逐?还是它们会留在战场上?

A: 倍产旺季不自己派出衍生物,它会让派出衍生物的效应派出双倍的衍生物。这就意味着所有的都是同一个效应派出的,受到同样的条件约束。也就是要在战斗结束的时候被放逐。



Q: 如果我被吉拉波之望的效应所影响,我还能延缓非生物咒语(比如先人的预视)吗?

A: 不能。

为了能延缓一个咒语,你需要能开始施放咒语的程序,并能将它放入堆叠,但是你在吉拉波之望的影响下,你无法开始施放咒语的程序。



Q: 如果一个双面生物拟形变幻成了另一个双面生物,要试图转化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A: 它会成功转化,但故事不会到此为止。

你可能意识到,只有双面牌可以转化,非双面牌被引导要转化的时候实际上什么也不会发生。所以我们的双面牌虽然物理上转化了,但是拟形变幻的复制效应依然生效,所以它依然是拟形变幻让它复制的那个生物,而不是双面牌另一面的那个生物。

虽然牌转化了,但是它的任何特征都没有改变。这通常没啥意义,除了诸如堕者猎师这样具有"转化成"会触发的异能。



Q: 我让疫病闷锅在我维持获得了第三个指示物,然后触发了它的第三个异能。我对手之后启动异能准备挽救他的生物。作为响应,我能支付移去一个指示物,让它成为两个指示物,然后再支付放上第三个指示物,来再次触发异能吗?

A: 不能。

疫病闷锅的第三个异能是一个状态触发。而不是一个因为某个具体事件的触发,状态触发会检视某些条件是否为真,通常这些条件都可以持续一会。为了让状态触发不会在满足状态的时候无限的触发,如果有一个同样来源的相同的异能在堆叠中或等待进入堆叠中,它就不会再次触发,所以通过你所描述的把戏,无法再触发一个异能。



Q: 我在进行一场多人游戏,我用强制静息拘留了一个生物。如果在我下个回合开始前被淘汰了,那个生物是否会被永久拘留?

A: 不会。有规则来应对这种事情,你瞧,即使是你意外身亡,俄佐立也有方法应对。任何持续到下个回合,或者下个回合某个时间点的效应,如果那个牌手不在了,它就会持续到本该是那个牌手正常的下个回合的时间。所以,当你右边的牌手让过回合到你左边的时候,被拘留的生物就不再被拘留了。



Q: 我的避邪符巫妖藏宝图. 上放置了一个避邪指示物。之后,藏宝图转化为了藏宝海湾,它就不再是神器了。避邪指示物和避邪符巫妖会怎么样?

A: 你的避邪符巫妖没事,因为藏宝海湾上依然有避邪指示物(它是不离开战场的转化,所以会保留指示物)。避邪符巫妖你操控的永久物是否具有避邪指示物,不会关心什么类型的永久物拥有它。只要藏宝海湾上面有避邪符指示物且在战场,你的避邪符巫妖就没事。



随着幕帘拉下,演出结束了,再次感谢您来到CI剧场。你可以从我的博客magicjudge.com里阅读更多的规则问答,Carsten下周会为您带来新的表演。

- Charlotte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