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8/13/2018

指挥成功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美丽的度假胜地。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指挥官2018系列上周已经面市。我在CI办公室里听说,它特别成功——到现在,我们只遇到了一个牌手绞尽脑汁也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已经记录在案了。还有,我们已经定位到希腊某岛上的那张牌。另外有趣的是,这个岛没有出现在任何地图上,但是我们的诡异问题隔离小队已经出发,确保那张牌不会离开小岛,再去制造其它麻烦。

记住,如果你要上报任何烧脑问题,请讲它们发送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推特至@CranialTweet。你会得到回复,并且可能在今后的文章中看到你的问题。



Q: 如果我一个生物结附了多个替身甲灵气,如果它要被消灭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A: 如果一个生物结附了多个替身甲,它要被消灭的时候,所有替身甲都要生效,来阻止这个效应。

因为你的生物将要被消灭,所以你可以选择两个冲突的替代式效应谁生效。在所选择的效应生效后,你的生物就不会被消灭了,所以剩下的替身甲效应就没有可以替代的,也就不会生效。

最终的结果就是你的生物活下来了,只有一个图腾甲被消灭了——你选择的那个。



Q: 如果我呼魂使用漂念精,我能将抓牌异能放入堆叠,然后牺牲给阴森蛮荒林吗?

A: 你可以。当你呼魂施放一个生物的时候,那个生物会像往常那样进战场,然后呼魂异能触发(还有,在漂念精的例子中,抓牌异能也会触发)。当呼魂异能结算的时候,它会强迫你牺牲这个生物,因为你呼魂施放的它。

因为呼魂异能是一个十分正常的触发式异能,所以它可以像正常的触发一样被响应,没有规则阻止你响应牺牲这个生物的异能。当呼魂异能结算的时候,它会检查,发现没有生物可牺牲,好吧,那就这样。



Q: 如果我的对手给Enchanter's Bane牺牲了最后一个结界,我的下个结束步骤会发生什么?

A: 嗯,你对手可能没有结界了,但是你有:Enchanter's Bane本身。如果没有其它可以指定为目标的,你需要指定自己为目标,被迫要牺牲它或者受到2点伤害。

希望你能准备好这一切。毕竟,这张牌的背景叙述已经提醒你了。



Q: 如果我在对手的回合抓到了一张带有奇迹的法术,我能施放它吗?

A: 只要这是你这回合抓的第一张牌,且你按要求展示了它,那么就可以施放!是法术不要紧,因为奇迹异能明确的指示你可以在结算的时候施放,但是其它咒语或异能结算的时候你没有施放的许可。

想一下正常回合流程——最开始的几个步骤是重置,维持,和抓牌。在抓牌之后是行动阶段,你可以施放法术以及其它非瞬间咒语。如果你要为奇迹遵循正常的时机限制,你基本上不可能使用奇迹了,因为你至少已经在抓牌步骤抓了一张牌了,但是一般来讲你不能在抓牌步骤施放非瞬间咒语,而你在行动阶段抓的牌都不是你抓的第一张牌。

当一个咒语或异能引导你或允许你施放立刻施放一个咒语的时候,你通常可以无视咒语类型带来的正常时机限制。



Q: ……但是,Primordial Mist说你可以使用此牌,提示文字说"使用时机仍然适用",但是对奇迹就不是。这两者有何区别?

A: 区别就是,这两者都用来看起来差不多的词句,但实际上它们确实南辕北辙。

Primordial Mist (以及类似的牌)通过改变规则来运作,它给了你你一个特殊的许可时段来施放某些特定的牌,即使这些牌在通常你不能施放的区域内。这就是全部——它唯一改变的就是你施放咒语的地方,不会改变时机。

另一方面,奇迹异能给你一个直接的引导:"你展示了一张牌?好,你可以施放它(就现在)"它没有说明具体时间段,所以要么现在,要么就没机会了,这是游戏会立刻给你一个施放时机的特例。



Q: 我在我对手的回合释放脑力激荡,抓到的第一张牌是奇迹牌。会发生什么?

A: 嗯,假设你在抓牌的时候展示了这张牌,那么奇迹异能触发,但是因为你在脑力激荡结算过程中,所以它暂时不进入堆叠,现在它会等待你继续结算脑力激荡。

奇迹牌依然被展示着,你继续结算脑力激荡,抓起剩下的牌,然后从你手上将两张牌放回牌库顶。

在你结算完脑力激荡后,它会进入坟场,奇迹会被放入堆叠,当它结算的时候,你可以选择是否施放奇迹……假设被展示的牌依然在你手里的话。如果你用脑力激荡把它放了回去,或者因为其它方式离开了手牌,你就不能施放它了。




有趣的事实:这张牌是一张错印。
实际上她的名字是无辜旁观者珊迦(Xantcha,Innocent Bystander)。
Q: 我把潜藏密探珊迦给了我的对手,然后她的异能击败了对手。珊迦会怎么样?

A: 当一个获得珊迦操控权的牌手离开了游戏,交换珊迦操控权的效应会终止,如果没有效应,你作为将它放进战场的人,会获得它的操控权。

……如果你不想和你对手有同样的命运,你需要找个方法摆脱掉它。



Q: 如果我操控了一个显化生物,它另一面是地,还有一个Turntimber Sower它死去的时候是否会触发Turntimber Sower的异能?

A: Turntimber Sower会看到进入你坟场的牌刚好是一张地牌。那张牌从哪来的,之前什么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在坟场。你显化的生物符合条件,所以能触发异能。



Q: 倪勒娅的巨像说加倍一个生物的力量和防御力。这是什么意思?

A: 为了加倍一个生物的力量或防御力,你需要检视当前特征——要计入所有修正效应,然后加上同样的数量。倪勒娅的巨像同时加倍力量和防御力。

举例来说,如果你指定复碧智者,它的P/T当前是2/1,它就会得+2/+1,变成4/2。如果你又进场了一个其它结界,又指定了复碧智者,它就会得+4/+2(因为它现在是4/2的),最终就是8/4。



Q: 我能第一块地使用析米克生长室,这样就不用回手地了吗?

A: 嗯,如果你愿意,它可以是你的第一块地,但是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如果你这么做,这个异能会强迫你回手一块你操控的地……你恰好有一块:就是你刚用的析米克生长室。将它移回手牌,你就只有空场和悲剧脸了。



Q: 如果对手的生物有灵气或指示物,那么Vedalken Humiliator会如何运作?

A: 就没那么厉害了。设定生物力量和防御力的效应,比如Vedalken Humiliator,会在其它修正效应之前生效,而不是将所有的值都设定到一个定值。修正效应会在基础力量防御力之上生效,所以灵气和指示物的加成都会在。

也就是说,如果你对手有一个有三个+1/+1指示物的Loyal Guardian,在你的Humiliator效应后,依旧是4/4(1/1 + +3/+3)。



Q: 远古石偶所说的"进攻生物"是必须要进攻你?还是进攻谁都行?

A: 因为远古石偶除了"进攻生物"没明确说明,所以这个生物没有要求必须进攻你——无论进攻谁都能减少费用。可能是进攻你,也可以进攻其他对手——甚至可以是你的生物进攻别人。都可以。



Q: 如果我们进行一个共享回合的团队游戏,如果多个牌手进攻我我没有阻挡,谁会获得Coveted Jewel的操控权?

A: 嗯,他们至少会有一时刻同时获得操控权,然后都抓牌,但是你要选择谁能留有它(它金光闪闪,不好呆在一处)。

当你宣告阻挡者,且留下多个牌手的生物未阻挡,Jewel的异能会对每个人触发一次。因为你操控Jewel,也就是异能的来源,所以你可以选择它们进入堆叠的顺序,也就是结算的顺序。

当每条异能结算的时候,那个对手会抓三张牌,获得Jewel的操控权,然后重置它。牌手有机会响应,一旦全部办妥,下一个异能会结算,下一个对手会抓三张牌,获得操控权,重置它,以此类推,直到所有异能结算完。




一个可以在家进行的有趣实验:
至上权威问题元素?放到一起,观察它们接触后互相抵消的现象。
Q: 如果阻挡的生物结附了至上权威,践踏如何运作?

A: 进攻者很幸运,因为它和没有至上权威时运作方式一样。

当践踏生物分配战斗伤害的时候,你需要至少分配"致命伤害"给所有阻挡者,然后才能将剩余伤害分配给牌手,但是"致命伤害"只是简单的为"防御力减去已经受到的伤害"的值。游戏不会考虑效应(比如保护)会防止伤害,所以最后实际上阻挡者不会被伤害消灭也无所谓。



Q: 我施放Sower of Discord,选择了我自己和另外一个人。他进攻要造成致命伤害,我无法阻止。会发生什么?我们俩都死去吗?

A: 只有你死去。当你受到致命伤害时,你输掉游戏,你的所有物件随你而去,包括Sower of Discord。你受到伤害时会触发Sower的异能,这是你的异能,所以它不会进入堆叠,因为你已经离开了游戏。你对手活下来了,因为Sower的异能没有机会杀掉他。



Q: 如果用Estrid's Invocation复制奇诡迷雾,是否会获得无限个维持?

A: 恐怕不行。奇诡迷雾只在被结附的牌手的"每回合第一个维持"触发,闪动Estrid's Invocation意味着是之后的正在被它本身所经历的第一个维持的实体,但绝对不是你这回合的第一个维持,所以你不会再次触发迷雾。

你最多能做的是,打出Estrid's Invocation复制奇诡迷雾,这也是最简单的:你每有一个奇诡迷雾复制,你就多一个额外维持。



Q: 我能用沉静哨卫将一个灵气放在爪尔岛史芬斯上吗?

A: 当然可以!当你不通过施放的将一张灵气直接放入战场,比如现在,这个灵气不指定任何目标,因为只有在堆叠中的咒语或者异能指定目标。你可以在它进入战场的时候指定结附在某物上,它进战场就会结附于其上。

因为帷幕只阻止史芬斯成为异能或咒语的目标,所以它无法阻止史芬斯被结附。



Q: Fury Storm岩浆崩这样的X咒语如何互动?

A: 互动良好。当你复制咒语时,你复制所有施放过程中的决定,包括诸如选定的X值。这就是说,你创造的每个岩浆崩的复制都和原版有同样的X值。



Q: 如果你在战斗结束的时候使用无尽日晷,你就能保留Gyrus, Waker of Corpses的衍生物了是吧?

A: 不太容易,你想保留衍生物,如果你用错了时机,你的衍生物也会消失,你需要在下个战斗阶段,而非在你的战斗阶段结束时。

Gyrus的异能派出一个衍生物同时也会创建一个延迟触发,它会悬在那里,等待之后触发——这种情况下,就是下个战斗步骤结束的时候。重要的一点是除非有特殊情况(Gyrus没有),一旦延迟触发,触发了,它的任务就结束了。

所以你想让Gyrus的延迟触发消失,这样它就不会等在那等待触发,但是你也不想让它结算,因为这样你的衍生物就会消失。所以你要等到战斗结束步骤,让延迟触发进入堆叠,然后使用你的日晷结束回合,将异能移出堆叠,然后永久的留下一个可爱的衍生物。



Q: 在有3人或更多牌手的游戏中,先手玩家是否抓牌?

A: 是的!只有在两人游戏中,或者双头巨人游戏中,先手的玩家略过第一回合抓牌,也就是有正好两方的游戏中。在自由对战的多人游戏中,每个人第一回合都能抓牌。



Q: 极度惊恐让我在指挥官改变区域的时候可以为对手做决定对吧?

A: 是的。当指挥官离开战场去任何区域,它的拥有者都可以选择是否将其放入到统帅区,当你操控该牌手的时候,你可以做出选择。

所以,如果在你操控对手的时候Soul Snare对手的指挥官,你可以强迫它被永远放逐,而不是放回统帅区。



Q: 腥红之月Arixmethes, Slumbering Isle如何互动?

A: 只要Arixmethes在战场且有指示物,腥红之月就会像影响其它非基本地一样影响它(包括移除移去指示物的异能,所以它永远不会苏醒了),腥红之月首相不会阻止Arixmethes横置进战场且带有指示物,所以,你不会得到一个超低费12/12生物。

这样有两个原因:首先,Arixmethes是个生物而非一个地,它只有上面有指示物的时候才变成地。第二点,一旦你让某个替代式效应生效了,替代了另一个效应,它就不会撤销,不论如何。

让我们分解一下发生了什么。首先,Arixmethes作为一个远古生物进入战场。因为我们现在还没有让替代式效应生效,所以它不会横置进战场,也没有指示物——它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生物进战场。这时,腥红之月没理由生效,因为Arixmethes在战场上还不是一个地,所以腥红之月不会生效。

然后我们看看现有的影响Arixmethes进战场的效应,我们看到一个:他自己的进战场替代效应(再一次的,我们现在还没让它生效,Arixmethes不会以一个地进战场,所以腥红之月还不会抹去它的异能)。我们让它生效,现在Arixmethes会横置进战场,并带有指示物。

现在腥红之月介入。只消一瞬,Arixmethes在进战场之后就变成了一块地,所以腥红之月会抹去它的所有异能。但是仅此而已了,因为我们让唯一需要生效的效应生效了——Arixmethes已经横置进战场,并具有沉睡指示物,无论这个异能会怎么样。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下周别忘了回来阅读新的一期颅内植入。

- Callum Milne


About the Author:
Callum Milne is a Level 2 judge from British Columbia, Canada. His home range is Vancouver Island, but he can be found in the wild throughout BC and also at GPs all along the west coast of North America.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