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3/19/2018

万智简史,卷1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讲真,我很期待他的衍生物。

大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如果你还没听说,那么我告你今年是万智牌25周年。如果这周末你去了周围的牌店,你可能会在货架上看到一个新的系列:25周年大师!这是一个聚集了万智牌过往扩展系列单卡的系列(译注:其实不对。扩展系列的牌是可以用于当时的标准构筑的,而25大师重印了一些指挥官系列的单卡),涵盖了从最早的阿尔法和贝塔,一直到最新的决胜依夏兰。这周,我们来回答一下25周年大师的规则问题吧(以及一段万智牌的历史)。

我们没有选上你最喜欢的25大师问题?或者你有其它关于万智牌历史的问题。请发送给我们吧,我们会回复你答案!你可以将短文题推特至@CranialTweet。如果你的问题较长,你可以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Q: 我听说盐湖元素维苏瓦变形兽有个很好的组合技。那是是啥样的?

A: 没错,这两个合体时,会让你对手没法在重置步骤重置。第一个,让盐湖元素正面朝上进场(直接施放,或者变身施放让后将它翻过来都行)。第二部,牌面朝下的施放维苏瓦变形兽。然后,你就会有一个牌面朝下的变形兽在场,支付变身费用将它翻回正面,并复制盐湖元素。因为变形兽在翻回正面时复制了元素,所以元素的异能会触发,让你对手在下个重置步骤不能重置。最后,在你的维持,将变形兽元素用它的异能翻回牌面朝下,重复上面的步骤。这样你每回合只要支付1U,你就可以然对手再也不能重置,相当于一个静态平衡.



Q:炎灵尼米捷好奇呢?我能将好奇结附在尼米捷上来击败我的对手吗?

A: 可以,这两张牌之前就能击败你的对手(假如你牌库中的牌多于你对手的生命的话)。好奇会因为生物造成的任何伤害而触发,不只是战斗伤害。如果你把好奇结附在尼米捷上,然后横置它抓一张牌,因为你抓了一张牌,尼米捷的异能会触发,你可以让它对对手造成一点伤害。因为被结附的生物对对手造成了伤害,好奇会触发,你抓一张牌。因为你抓了一张牌,尼米捷会触发……我觉得你大概已经明白了。假设你牌库里有足够的牌,你就可以通过好奇的触发和尼米捷的触发瞬间将牌库抓起来击败你的对手。



Q: 坟场是空的,然后我施放累积的知识。我抓一张牌还是两张牌?

A: 就一张。累积的知识只有在结算的最后步骤才进入坟场。在它结算时,它在堆叠上,所以它的效应不会计算自身。因为任何人坟场里都没有其它累积的知识,所以你只抓一张牌。



Q: 我施放薇安留聚群,异能目标我的对手。我检视他手牌的时候,我决定让他保留所有牌。我能选择不将任何牌放到他的牌库底吗?

A: 可以,没问题。如果在你检视目标牌手手牌的时候,你觉得没什么问题,你不想用牌库顶牌替换掉其中任何一张,那么你可以不选择,因为它的异能使用了"可以"字样。如果你选择不使用异能,对手就会保留手里的牌,不会抓牌,因为你没有将牌放到他的牌库底。



Q: 我对手横置仅有的两块地施放击剑高手。我能用力夏达港横置他其中一个地来阻止对手施放击剑高手吗?

A: 如果你已经让对手到了行动阶段,那么不行。横置地产生法术力不使用堆叠,不能被响应。你对手已经横置了地产生法术力,并支付了费用施放击剑高手,所以再横置对手的地对已经施放的咒语没有任何作用。

你可以做的是(如果你觉得对手有两费的咒语)在对手的维持或抓牌步骤用港横置他的地。你对手可以响应横置被横置的地产生法术力,但是如果他不在维持结束之前用完那点法术力,它就会失去那点法术力(因为击剑高手没有闪现,所以你对手也不能在维持或抓牌步骤使用法术力施放它)。


它看起来有点不同,但是和原版一样能阻御进攻。


Q: 我对手用克洛萨长牙野猪进攻我,我用忠诚哨兵阻挡。在哨兵的异能结算前,我施放波洛斯护符,让我的所有永久物不灭。哨兵的异能结算后会发生什么?

A: 你很棒棒,你对手凉凉。哨兵的异能结算时,它会消灭你对手的长牙野猪和你的哨兵。对手的长牙野猪会被消灭进入坟场,但是因为你的哨兵是不灭的,所以它不会被消灭,它还会或者看到下次战斗。



Q: 我施放仇视,目标我的克洛萨巨像. 。作为响应,我对手谋杀了我的巨像。仇视会怎么样?

A: 仇视会进入坟场并留在那里。当仇视结算时,它会检视目标(巨像)是否依旧合法。不幸的是,巨像已经死去,不再是一个合法的目标,所以仇视会被反击。将仇视移回你手上的异能只有它从战场进入坟场时才会生效,这种情况下,它从堆叠进入坟场。仇视的异能不会触发,也就不会回到你的手里。



Q: 我能启动地狱总管的异能,牺牲变化巨兽,然后将同一个变化巨兽移回战场吗?

A: 不能。你在启动总管异能支付费用前要先选择目标。变化巨兽虽然短暂地死去了,但是在你选择异能目标的时候他不在战场。你不能用地狱总管的异能牺牲并移回同一个生物。



Q: 我横置1/2的飞刺鬼怪对我对手造成一点伤害。他响应谋杀掉我可怜的鬼怪。我对手还会受到伤害吗?

A: 会的,他依然会受到鬼怪的一点伤害。如果飞刺鬼怪异能结算的时候已经不在战场,我们会使用它力量的最后已知信息来决定造成多少伤害。在鬼怪被不公的谋杀前,它的力量是一,所以鬼怪的异能依然会造成一点伤害。

Q: 如果我对手改用毁容呢?我对手还会受到伤害不?

A: 不会,对亏了毁容。老样子,飞刺鬼怪异能结算的时候它已经不在战场了,所以我们会回看它在战场上时的力量。但是鬼怪最后在战场上时,它不是1/2,而是-1/0。因为鬼怪的力量是负数(因为在万智牌里不能造成负数伤害),鬼怪的异能会对你对手造成0点伤害。



Q: 我操控辉侯腾扬,我对手用两个4/4生物进攻我。我用勇臂伯里翁阻挡了其中一个。在回合结束的时候我的腾扬是否会得到一个指示物?

A: 不会。你这回合失去了生命,是因为一个未被阻挡的4/4生物对你造成了战斗伤害。虽然因为伯里翁你也获得了四点生命,让你的生命维持在了原来的数,但是按照腾扬的叙述,你这回合确实失去了生命。腾扬的异能不会触发,它不会得到一个探索指示物。



Q: 我施放催眠邪鬼。在它进战场之后,进战场异能结算之前,我将它牺牲给堕天使。会发生什么?

A: "遗忘轮"经典伎俩的粉丝们会知道会发生什么。催眠邪鬼有两个触发式异能:一个在它进战场时触发,让你从对手手里放逐一张非地的牌,第二个触发在它离开战场时触发,会将放逐的牌移回到对手手里。

这个问题里,邪鬼在进战场异能结算前离开战场。这就是说它的离开战场触发会进入堆叠,在进战场触发之上,并会先结算。但是当它结算的时候,什么也不会做,因为它还没放逐任何牌。然后邪鬼的进战场异能触发,你可以检视对手的手牌,并且永久的从中放逐一张非地的牌。

威世智已经不再印刷这样的牌了——航筝掠盗这样的牌现在是主流。航筝掠盗只有一个触发式异能,而不是两个,所以如果掠盗的异能在堆叠中它死去时,那个异能只会让你检视你对手的手牌——被选择的牌不会被从手里放逐。



Q: 我横置潘得庇护地给我的险恶秘耳+1/+2。然后我对秘耳施放变巨术。它是否能保留+1/+2的加成?

A: 只要你在施放变巨术前,让庇护地的异能结算,就会保留。潘得庇护地只在两个时刻关心秘耳的力量和防御力:你启动异能时,以及它要结算的时候。一旦异能结算,秘耳就会保留加成,不论之后它的力量防御力如何变化。一旦变巨术结算,你就会得到一个5/6的秘耳,颤抖吧!



Q: 我有法庭轻骑兵在战场,施放的时候支付了白色法术力。然后我云移了轻骑兵。我是否要牺牲轻骑兵?

A: 你要牺牲它。云移会将它放逐再移回战场。轻骑兵和之前在战场的轻骑兵没有任何联系,也没有之前施放时支付费用的记忆。当它回来时,它要进入战场(且不是被施放),所以"如果你未支付,则牺牲它"的异能会触发,你要牺牲它。但是至少你还能得到它的另一条进战场异能。


如果我需要100001支箭怎么办?


Q: 如果我用和平主义结附了对手的尔格骑队,他是否就要每回合受到两点伤害?

A: 是的。在对手结束步骤开始时,除非他这回合获得了骑队的操控,或者这回合骑队进攻过,否则他就要受到两点伤害。骑队不会在乎到底是为什么没有进攻——不论是决定没进攻,还是因为和平主义这样的效应阻止进攻都无所谓。如果对手本回合没用骑队进攻,他就会受到两点伤害。



Q: 如果没有咒语在堆叠,我能施放秘术异蛇吗?

A: 可以。秘术异蛇(这个咒语)没有目标。它的触发式异能有目标,你要施放它不一定需要堆叠里有个咒语。如果你觉得秘术异蛇作为奇兵阻挡,优于作一个反击咒语,你可以在堆叠没有其它咒语的时候施放它。

另外要注意,秘术异蛇的异能不是可选的——如果堆叠里有咒语,你必须指定它为目标,即使是你自己的咒语。



Q: 我启动谦卑皈宗者的异能,作为响应,我用勇臂伯里翁的异能将它牺牲。会发生什么?

A: 第一个结算的异能时勇臂伯里翁的异能,他会对目标牌手造成两点伤害。然后皈宗者的异能会结算,你抓两张牌。因为皈宗者已经不在战场上了(因为牺牲给伯里翁的异能了),你的对手不会获得皈宗者操控权。简而言之,你抓了两张牌,而且你对手没机会使用皈宗者。



Q: 如果战场上没有生物,我施放白鬃狮会怎么样?

A: 狮子会短暂的出现在战场上,然后立刻会到你手里。白鬃狮的触发不是可选的——当触发结算时,你必须选择一个你操控的生物移回拥有者手上。所以就是,白鬃狮异能结算的时候,你操控生物——就是它自己,你必须要将它移回你的手上。



Q: 如果我牌库里没有红牌,我还能施放聚流吗?

A: 当然可以。聚流不指定任何目标,所以没要求必须牌库中每种颜色都有。你可以找不到红色,但是找到其它四种颜色的卡牌。

即使你牌库里有一张红色的牌,你也不是必须找它。当你搜寻牌库找一张特定特征的牌的时候(这里就是一张红牌),你不用一定找到它,即使牌库里有也一样。如果你让让它留在牌库而不是抓到手里,你完全可以这样。



Q: 25周年大师有好多有趣的卡牌。它们在标准构筑中合法吗?

A: 如果但是25周年大师印刷,那么不行。25周年大师确实印刷了很多标准构筑合法的牌,比如贪食卓柏卡布拉重拾信念,在25周年大师印刷并不会影响其原先的合法性,它只是印刷更多的单卡。因为25周年大师是从每个万智牌系列里印刷单卡,所以你可以从诸如Gatherer这样的网站来看单卡的合法性。



嗯,这就是本周的全部。我们下周再见。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