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7/23/2018

融化

Cranial Translation
Deutsch English Français Italiano



准确地描述了我公寓现在的情况。
芬兰过去的两周里已经变态热了,人们很难有任何生产力。幸运的是,我还有些脑细胞没有被烤熟,可以回答本周的问题。但愿……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请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com ,或者推特至@cranialTweet,你会得到回复,并且你的问题可能出现在今后的文章中。假设我们没有热死的话。



Q: 如果一个双面生物牌拟形变幻变成了另一个双面生物,并且正要转化,会发生什么?

A: 会成功翻面,但这还不是故事的全部。

你可能会意识到,只有双面牌能实际转化,非双面牌被引导转化的时候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所以我们的双面牌这里会实际的转化,但是拟形变幻的复制效应依然生效,所以它依然是拟形变幻复制的生物,而不是那张双面牌另一面的生物。

虽然牌转化了,但是它的特征不会改变。除非复制的生物是堕者猎师这样有"转化为"触发的异能,否则没啥意义。



Q: 拟形变幻将一个生物变成了烬龙派蒂墨司,如果被结附的生物已经造成了伤害,它还有辟邪吗?

A: 没有,被结附的生物没有辟邪。派蒂墨司的辟邪异能只有在该永久物没造成伤害前生效。因为现在是造成伤害的派蒂墨司,所以辟邪不会生效。



Q: 如果我有物尽其用,我对手弃掉树灵乔木,我是否同时得到灵俑衍生物和?

A: 可以。树灵乔木又是生物牌又是地牌,所以物尽其用的第一个和第二个异能在你对手弃掉它的时候都会触发(注意物尽其用最后一个异能只有在牌同时是非生物非地的时候才会触发,一个生物牌或者地牌不可能满足这个情况)。



Q: 如果我有花丛幻灵在战场,然后我施放谦卑,我能抓牌吗?

A: 不能。

谦卑的异能在进战场之后就会生效了,也就是花丛幻灵异能要触发的时候。没有花丛幻灵可以触发异能,且谦卑在战场上的时刻。




热的睡不着的时候你就知道有多热了。

Q: 如果我有洞察明灯在场,我对手施放变戏法,我是否可以知道他放在手里什么牌放下去什么张?还是第二张牌一只保持未知?

A: 不行,洞察明灯只能让你看到每位牌手的牌库顶牌,所以你只能看到变戏法结算前和结算后的牌库顶牌。在变戏法结算前你看到的那张牌去向不是你可知的信息。



Q: 如果我操控维汀群首领和选择了狼人的玄秘适境烈龙尼可波拉斯 进战场的时候是否可以转化?

A: 可以,但这不会给你想要的结果。

尼可波拉斯会作为一个狼人进战场,然后触发维汀群首领的异能。当异能结算的时候,你可以转化波拉斯,但是如果你转化了它,它就会是一个没有忠诚指示物的鹏洛客,在你做事情之前就会进入坟场。

鹏洛客在进战场时会因为替代式效应获得忠诚指示物,因为波拉斯没有作为鹏洛客进战场,所以它不会获得指示物。这就是为什么正面是生物的双面鹏洛客会先放逐自己,然后在牌面朝下的回到战场。



Q: 如果我操控活力护身符,然后电震地进战场,我不支付生命,它是否能被护身符重置?

A: 是的,活力护身符的异能会触发并重置你的电震地。活力护身符不在乎为什么一个永久物横置进战场。它对诸如眠梦法球这类的效应也会将它们重置。



Q: 撼地象的触发结算,得享安息在战场上,操控者是否能派出象衍生物?

A: 不能派出衍生物。撼地象的触发只有在永久物进入坟场才会派出衍生物,得享安息会让永久物不进入坟场。



Q: 如果我操控浪人梅泽哲子身份窃贼,身份窃贼是否在进攻的时候一直是不可被阻挡的?还是如果它变成足够大的生物之后就会失去哲子的祝福?

A: 只要异能结算后,身份窃贼的力量或防御力依然小于等于1,哲子的异能就能持续生效。身份窃贼的触发会在宣告阻挡者之前结算,哲子的异能只有在你对手宣告阻挡的时候才会起作用,所以如果身份窃贼是一个3/3的生物,那么它就能被对手正常阻挡。



Q: 我在构筑一套有好多墙的智龙阿卡迪 指挥官套牌。我注意到一些老的上面提示文字里写着"墙不能攻击"。我想问这是一个绝对的规则,还是阿卡迪可以绕过它让墙进攻?

A: 守军是一个在神河群英录引入的关键词异能,将墙生物类别的规则打包在内,去除了这个唯一有而外观则联系在其上的特殊规则,那时候也把传奇从生物类别中移除。神河群英录之前印刷的墙都没印有守军,但是它们都得到了Oracle更新。

这就意味着阿卡迪可以让你的老墙们如同没有守军般的进攻,所以尽情的在长老龙套牌里加入更多墙吧。



Q: 我对手对我的坟场使用骇怖征召,显化了我的所有生物。如果我使用返乡之径的第二个异能,我能否获得这些显化的生物的操控权?

A: 可以。游戏中没有能改变拥有权的事情(除了赌注牌),无论卡牌什么状态,在什么区域,拥有者都是已知的。返乡之径会将生物返还给所有的拥有者,这些显化的生物会很高兴的回到你家。是的如果你愿意将它们返回正面,你可以检视它们并支付费用。



Q: 欧祝泰族宗师泰伽姆精研时序这类结算时会放逐自己的牌如何互动?

A: 很差。

泰伽姆很乐意给这个咒语弹回(如果他本回合进攻的话),但是弹回对这类咒语束手无策。弹回会创建一个替代式效应,结算后将牌放逐而非放入坟场,但是诸如精研时序这类的咒语在自己结算到这时已经把自己放逐,所以弹回就没法替代任何效应了。



Q: 我能相应倾曳触发(比如血辫妖精),使用神秘导师这样的牌,将牌放到牌库顶来倾曳吗?

A: 可以。每个牌手在任何咒语或异能结算前都会获得优先权,然后在堆叠中下一个咒语结算前还会再获得优先权,以此类推。在你描述的情况中,你可以在倾曳结算前导师一张牌到牌库顶,然后施放它。




炎热让我烦躁,还想砸东西。

Q: 裁判你好!我操控受渎陵墓,然后从坟场放逐了至少一张生物牌来支付骸骨巨龙移回战场异能的费用,我会获得一个还是两个蝙蝠衍生物?

A: 你会派出两个蝙蝠衍生物,因为受渎陵墓会触发两次:一次是你放逐生物支付异能的费用,另一次是骸骨巨龙回到战场。你得到两个触发是因为这两张牌分别离开的坟场,分别是你启动异能和结算异能的时候。



Q: 如果我使用伪装者梅西尔放逐了烈龙尼可波拉斯,并放置了一个牢笼指示物,尼可的异能是否会实质上赋予梅西尔一个费用昂贵的闪动异能?

A: 完全相反,你最终会永久的放逐梅西尔。规则711.8a说"如果一个牌手被引导将一张非双面牌转化的放进战场,这张牌会留在当前的区域内"。梅西尔不是双面牌,所以无法从放逐区转化的回到战场,所以就会留在放逐区。




Q: 如果诡秘王者札戴克有侵染异能,且要对牌手造成战斗伤害,会怎么样?

A: 没啥怎么样。札戴克的异能依然会将伤害替换成给自己放置+1/+1指示物,然后磨防御牌手套牌。侵染在这里无关紧要,因为伤害就没造成过?



Q: 我对手和我都有一个拟态缸在场,一个生物死去了。两个缸如何运作?谁能压印到那个生物?

A: 取决于当前是谁的回合。当同一个事件同时触发多个异能的时候,它们进入堆叠的顺序会遵循APNAP原则。这就是说,当前回合牌手的触发会先进入堆叠,然后下一位牌手的触发进入堆叠,以此类推。堆叠结算是后发先制的,所以在两位牌手的游戏中,不是当前回合的牌手,异能会先结算,它的拟态缸会压印那个生物。如果该牌手选择不压印那个生物,那么主动牌手就可以选择。如果没有拍手选择压印那个生物,那么它就会进入拥有着的坟场。



Q: 我有一个生物佩带了威烈隆饰印剑,我对手用叛行偷走了,并进攻我。饰印剑的触发结算的时候谁派出衍生物?如果是我,它是否在进攻?

A: 你依然操控威烈隆饰印剑,所以你操控它的触发,你派出骑士衍生物。因为你不是进攻牌手,所以衍生物不能放进战场且正在进攻,所以它就呆在那没有进攻。还有,因为它是未横置的进入战场,所以你可以用它阻挡。



Q: 在双头巨人游戏中,宣导类的效果会保护整个队伍还是光操控者?

A: 只有操控者。在双头巨人规则改变之后,生物现在会进攻队伍中一个指定的牌手,而非整个队伍,所以只有进攻操控宣导的牌手才需要支付费用。



Q: 我能用炎血萨坎的第二个异能,来施放选择了龙的金属拟态械吗?

A: 不能。

金属拟态械进入战场之后你才选择生物类别,所以你在施放它的时候它是变型兽咒语,而不是你想选择的,也就是龙。因为它还不是龙咒语,所以你不能用萨坎的法术力来施放它。



Q: 如果我有魔力禁锢深洋德鲁伊塔托娃,如果我手里有三张地(没有其它的牌),在结束步骤开始时会发生什么?

A: 当你结算魔力禁锢的异能的时候,你展示手牌,将三张地牌放进战场,弃掉其它的牌(零张)。塔托娃会触发三次,所以在这个异能结算后,你手里会有三张牌,还会加三点生命。

如果你抓到了地牌,就不能用魔力禁锢放进战场了,因为你已经结算完那个异能了。



好了,我终于在融化到键盘上之前写完了这篇文章,希望你觉得这篇汗味十足的颅内植入还不错。你可以在我的博客magicjudge.tumblr.com上阅读更多的规则问答,下周Carsten会带来更多的规则问答。

- Charlotte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