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6/18/2018

六月除虫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请原谅我们的破坏行为。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可能最近几天你会想出去一下,因为上周回答完之后,我们要给网站来一个除虫处理。有个bug莫名其妙出现在系统中,它正在破坏网站的一切,从前端到文章,再到后端Moko整理邮件的地方(译注:如果你有阅读颅内植入官方网站的习惯,你会发现官网出现了bug。今天的梗与此有关)。[/s].

在我们等待除虫的过程中,如果有任何事情困扰着你,请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推特至@CranialTweet。你会得到答案,并且可能在之后的文章中看到你的问题。



Q: 如果我有司毒维齐尔哈芭恰在场,然后施放残酷折磨,我会得到一个还是两个蛇?

A: 很幸运,是两个。如果你同时放置多个指示物,司毒维齐尔哈芭恰的异能只能触发一次,但是残酷折磨不是那样运作的——而是放置单独一个指示物在生物上(这会触发哈芭恰一次),然后让你增殖,这样才会再放置一个指示物。因为这是单独放置的指示物,所以哈芭恰的异能会再触发一次。



Q: 多明纳里亚英雄泰菲力的徽记是否可以放逐具有反白保护的永久物?

A: 可以。虽然多明纳里亚英雄泰菲力是白色的,他的异能不能指定任何具有反白保护的东西,但是他大招派出的徽记没有任何颜色,并且徽记是放逐异能的来源。因为徽记不是白色,所以它的异能可以放逐具有反白保护的东西。



Q: 如果我给结念预知体威吓异能,它能被非神器的无色生物阻挡吗?

A: 不能。具有威吓的生物只能被神奇生物或和它有共通颜色的生物阻挡,所以一个非神器的生物要阻挡具有威吓的结念预知体,它需要和预知体有共通的颜色。但是这不可能,因为结念预知体没有颜色——这就是"无色"的意思。



Q: 如果我有一个阿士诺的祭坛,和唯一一个传奇生物在战场,我能牺牲这个传奇生物来支付施放一个传奇法术的费用吗?

A: 可以。决定施放咒语需要支付的费用,要在游戏决定你是否能施放该咒语之后,之后游戏不会再次检查。

你可以开始施放一个传奇法术,因为你确实有传奇生物。决定施放后,你做出所有施放时需要做出的决定,然后游戏会决定需要支付的所有施放费用。因为费用中包含法术力,游戏会给你机会启动法术力异能(比如祭坛),你如是行动,牺牲你的传奇生物。然后你支付费用,完成你的咒语施放——游戏不会知道,也不关心你的传奇生物在这个过程中是否死去。







我很确定我们系统中的小虫子是一个可爱无害的东西,对吧?
它并不是有意破坏,只是迷路了,在害怕。
Q: 我用破雾多头龙进攻,并对我对手造成了伤害。她的消散力场 能否将多头龙移回手上?

A: 会的。虽然破雾多头龙的反蓝保护会克制很多单卡,但是消散力场不是其中之一,因为它没有做任何一件保护异能阻止的事情。反蓝保护会阻止四个事情,总体来讲简写为DEBT:
[list]
  • Damage:所有蓝色来源对你多头龙造成的伤害会被防止,但是消散力场没有造成伤害。
  • Enchanting(/Equipping):你的多头龙不会被蓝色的灵气或武具结附或佩带(更通俗的讲,任何蓝色的东西不会结附在你的多头龙上,但是简写E比A更合适)。消散力场也不干这件事——它都不是个灵气。
  • Blocking:你的多头龙不能被蓝色生物阻挡,消散力场也不做这个。
  • Targeting:你的多头龙不能成为蓝色来源的咒语或异能的目标。但是消散力场不指定目标,因为它没有使用"目标"字样。

    所以反蓝保护没有阻止这里正在发生的事情,消散力场的异能可以畅通无阻,将你的多头龙移回到你的手里。



    Q: 如果得享安息在战场,地牢典狱长格伦佐的启动式异能会做什么?

    A: 和正常时候能做的差不多——得享安息不会阻止地牢典狱长格伦佐的任何肮脏勾当,因为虽然得享安息可能能让牌去坟场之外的地方,但是格伦佐不在乎牌是否真的去坟场了。

    要弄清楚为什么是这样,让我们看看得享安息怎样改变的格伦佐异能结算方式。通常来讲,格伦佐的异能会让你如下做:
    将你牌库底的牌置入坟场。如果它是生物牌且力量小于或等于格伦佐的力量,将它放进战场。

    得享安息会让牌在进坟场这块出现变化,所以快拿出一支红笔,画一下变化的地方:
    将你牌库底的牌置入坟场((放逐)。如果它是生物牌且力量小于或等于格伦佐的力量,将它放进战场。[/indent]
    这会改变这个异能的样子……和原来的一模一样,所以它会如同以前一样运作。
    技术上讲,这唯一改变的是生物是从放逐区进入战场,而不是从坟场。所以……嗯……河流凯尔比不会触发?但是这可以绕过挖坟人囚笼,所以结果功过相抵。



    Q: 如果卡马尔的德鲁伊誓约展示了树灵乔木,虽然它不是传奇,我能将它放进战场吗?

    A: 可以,因为虽然树灵乔木不是传奇,但是它绝对是块地,卡马尔的德鲁伊誓约允许你将所有展示到的地放进战场,不论是否是传奇。虽然它也是个生物,但是它也是个地。



    Q: 如果钩镰精灵具有威慑,它还可以使用挑拨异能吗?

    A: 可以。你指定为目标的生物会被重置,该生物的操控者必须宣告该生物为钩镰精灵的阻挡者。因为——也多亏了威慑——你对手唯一合法的阻挡方式是再用另一个生物阻挡,所以你对手必须强制这么做(如果可能的话—)。

    如果你对手没有任何可以阻钩镰精灵的阻挡者,那么不幸的是你对手没法满足挑拨所造成的阻挡要求,那么你重置的生物就可以随意阻挡其它任何生物,所以这种情况可能最好别用挑拨。



    Q: 宫殿守卫阻挡了我的两个进攻者,其中一个有践踏,另一个没有,它们都是4攻以上。我能造成多少践踏伤害?

    A: 要弄清楚可以对对手合法的造成多少践踏伤害,如果要计算其它进攻生物,你要记住所有伤害同时被分配。所以因为你的另一个生物可以对宫殿守卫分配致命伤害,所以你的践踏生物可以将它的全部伤害——要多少有多少——都分配给你的对手。



    Q: 如果灼灵法师在场,凯尔顿源火的第三章结算,我对手电震我的生物。它会获得多少个-1/-1指示物?

    A: 当电震要对你的生物造成伤害时,有多个替代式效应要生效——凯尔顿源火要用4点伤害替代2点伤害,灼灵法师要用放置-1/-1指示物替代伤害。因为你的生物将要受到这些效应,所以你可以决定这些效应哪个先生效。

    如果你让灼灵法师先生效,它会用两个-1/-1指示物替代2点伤害,然后就没有其它事情发生了,因为没有伤害要造成了,凯尔顿源火的效应不关心指示物。
    如果反过来,你让凯尔顿源火的效应先生效,它会先增加电震的伤害,从2到4,然后因为伤害依然要造成,所以灼灵法师会将它变成四个-1/-1指示物。

    所以你想让你的生物获得多少个-1/-1指示物呢?2或4任你选(我推荐2)。




    Q: 拆解学究达雷迪的第二个异能能否拿回刚牺牲的神器?

    A: 不能。异能启动的时候你需要选择目标,所以你只能选择此时已经在你坟场里的神器,而你将要牺牲的神器不是一个合法的选项,因为它还不在坟场——你甚至都不用立刻选择你要牺牲哪个神器,这是结算过程中的事情。



    Q: 我能让不屈护卫保护钙身驮登,然后牺牲它来防止钙身驮登死去吗?

    A: 嗯,你可以用不屈护卫保护你的钙身驮登——帷幕会阻止指定目标,但是护卫的异能不选择目标。但是,这也不能在钙身驮登指示物消耗完后保护它,因为消逝让你牺牲钙身驮登,不灭不能阻止牺牲。

    让你钙身驮登获得不灭,唯一能阻止的是消灭它:致命伤害,死触,以及实际使用了"消灭"字样的效应。如果你在到时间前担心你的钙身驮登被这些效应去除,那么就给它发一个保镖吧——但是保镖也阻止不了时间的行进。



    Q: 防止伤害能否阻止系命获得生命?

    A: 可以。一个系命来源的伤害会导致其操控者获得等量的生命,但是要获得生命,伤害必须要实际造成。如果伤害被防止,这些效应——包括获得生命——都不会发生。




    哦,那……比我想象的还严重。
    让我们找找……直接用雷达吧。
    Q: 我对手使用法老神赋礼拉回了塔莫耶夫。然后说莫甘达岩画会给它加成。对吗?

    A: 对的(法老神赋礼给的敏捷消失之后)。

    通常来讲,塔莫耶夫不会获得莫甘达岩画的加成,因为你在它的规则叙述框中会看到规则叙述,这就是一个异能。通常一个复制的塔莫耶夫也不会或的加成,因为它复制了那些文字。

    但是,法老神赋礼不太一样——它不是直接派出一个复制,而是做了一些修改,将它变成了一个4/4的黑色灵俑。而为了确保塔莫耶夫是4/4的,它需要拜托P/T定义异能。所以它所做的就是——不复制塔莫耶夫的异能。

    这就意味着灵俑耶夫没有任何异能,所以莫甘达岩画就会给他加成。

    ……在敏捷消失之后。[c]




    Q: 如果我同时操控永世大法师裘达妮莎的誓约,我能使用五点任意颜色的法术力来施放鹏洛客咒语吗?

    A: 当然可以,你甚至可以用五点任意类型的法术力——包括无色——来施放鹏洛客咒语。

    [c]永世大法师裘达给你的咒语一个替代式的费用:。施放鹏洛客咒语时,妮莎的誓约允许你将法术力当作任意颜色使用,所以你可以直接用支付,如果你想的话。棒极了!



    Q: 我对手给一个生物施放了无限映象,然后我给它结附了玄铁异变。它的生物现在是否都是玄铁昆虫?

    A: 不是——你的玄铁异变不会影响其它生物的样子。

    当你复制永久物的时候,你只复制实际印刷在卡牌上的内容,以及其它的复制效应(只有少数例外)。其它修正永久物状态的效应,比如你的玄铁异变,就不会被复制。



    Q: 如果有腥红之月在战场,我能用圣物骑士牺牲殿堂花园花园吗?

    A: 不能。腥红之月说殿堂花园是个山脉,而不是说它额外具有其它的"类别",也就是说它们都是山脉,不再是之前的类别。[/i].

    这意味着你的殿堂花园不再是树林,也不是平原,所以就不能牺牲给圣物骑士了。



    Q: 一个牌手启动贪欲图腾像交换了对手两个生物(响应自己多次启动异能)。然后贪欲图腾像那位牌手死去,离开了游戏。它换来的生物会怎么样?

    A: 不怎么样——它们还呆在那。

    当一个牌手离开游戏时,所有他拥有的物件(包括图腾像),以及赋予他其它物件操控权的效应终止……但是这些效应都不会将生物还给原来的牌手。让我们看一个栗子,假设这里有三个牌手,Alice,Bob,还有Carol,我们的两个生物是拂行兽和 and 鹅卵石蛮汉。我们初始的永久物操控及拥有权是这样的:Alice操控贪欲图腾像,Bob操控拂行兽,Carol操控鹅卵石蛮汉。[/c].

    Alice开始找事,响应自己启动了三次贪欲图腾像——第一次目标为拂行兽,第二次目标为鹅卵石蛮汉,第三次又是拂行兽。现在有三个异能在堆叠:交换(贪欲图腾像和拂行兽),交换(贪欲图腾像和鹅卵石蛮汉),和最后的交换(贪欲图腾像和拂行兽)。
    如果没有人响应,我们开始结算第一个异能。这个会交换图腾像(当前由Alice操控)和拂行兽(当前由Bob操控),这回创建两个独立的操控交换效应:

    Bob操控贪欲图腾像。
    Alice操控拂行兽。

    如果没人响应,接下来结算第二个异能。这个会交换图腾像(当前由Bob操控)和鹅卵石蛮汉(当前由Carol操控),再创建两个操控交换效应。现在全部的效应如下,从旧到新顺序依次是:

    Bob操控贪欲图腾像。
    Alice操控拂行兽。
    Carol操控贪欲图腾像。
    Bob操控鹅卵石蛮汉。

    如果没人响应,接下来结算第三个异能。这回交换图腾像(当前由Carol操控)和拂行兽(当前由Alice操控),创建最后两个交换操控效应。全部效应如下:

    Bob操控贪欲图腾像。
    Alice操控拂行兽。
    Carol操控贪欲图腾像。
    Bob操控鹅卵石蛮汉。
    Alice操控贪欲图腾像。
    Carol操控拂行兽。

    咻!好,现在,Alice离开了游戏。如上面提到的,图腾像会和她一同离开游戏,任何给她操控权的效应都会终止,现在,让我们看看我们的操控权交换列表上还剩啥:

    Bob操控贪欲图腾像。——图腾像没了。
    Alice操控拂行兽。——Alice没了。
    Carol操控贪欲图腾像。——图腾像没了。
    Bob操控鹅卵石蛮汉。
    Alice操控贪欲图腾像。——图腾像没了。
    Carol操控拂行兽。

    最后剩下:

    Bob操控鹅卵石蛮汉。
    Carol操控拂行兽。

    Alice离开游戏的时候,没有规则说结束这些效应,所以它们继续持续。



    Q: 如果剑花娜吉拉佩带了幻影师护臂 ,然后我启动了五色异能,我是否会得到两个额外的战斗阶段?如果是的话,这些战斗阶段中我是否都能重置我的进攻者?

    A: 你会得到两个战斗阶段,但是在第二个战斗阶段前你不能重置你的生物。剑花娜吉拉会在异能结算的时候重置所有生物,而不是在她创建的阶段开始时重置。

    所以如果你用幻影师护臂复制娜吉拉的尹恩,你首先重置你的生物,然后创建第二个战斗阶段,但是在你往下推进回合进行战斗阶段前,下一个异能结算,会再次重置进攻生物(虽然它们已经重置了)然后创建第三个战斗阶段。因为这个重置环节已经过去了,所以你没法再次重置生物了。



    Q: 咏火与颂日能否作用于逆转伤害?

    A: 会的。如果伤害防止你获得生命的时候,咏火与颂日在战场上,它会看到逆转伤害(一个白色的瞬间——让你获得生命,所以会触发,让你对目标生物或牌手造成3点伤害。



    Q: 智慧之眼岑斯莉说"当一位牌手猜对一次硬币时……"当你投一枚硬币的时候,即使不是你投,也总会有一位牌手猜对不是吗?

    A: 不是——有的时候甚至没有胜者。

    有些牌没有明确说明胜者,只是会检查硬币结果是正面还是反面——比如法术力碰撞。这样的会不论结果怎么样也不会有胜者。

    即使有明确胜者的掷硬币,比如岑斯莉本身,也只有实际投硬币的人可以获胜或失败——其他牌手都没有参与,所以他们没有输也没有赢,不论结果如何。如果你输掉了岑斯莉的硬币,你就输掉了,就这样——其他人也不会因为你输而获胜。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下周一别忘了回来,阅读Charlotte为您带来的新的一期颅内植入。

    - Callum Milne


    About the Author:
    Callum Milne is a Level 2 judge from British Columbia, Canada. His home range is Vancouver Island, but he can be found in the wild throughout BC and also at GPs all along the west coast of North America.


     

    No comments yet.

  •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