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1/22/2018

惊险大挑战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Français Italiano



这个我们可能要绕行了。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我们终于到了奇妙盛典-依夏兰最后,以此来结束这个季度的活动。我们穿越了依夏兰,无论是与海盗豪饮,与恐龙竞跑,造访繁根林人鱼,还是和吸血鬼大杀四方,我们都一一经历。终于,我们聚在这里,接受最终的挑战。所有的参赛者都聚在了札里,拔旗呐喊,并加冕为王。

在我们的参赛者完成最终的挑战前,他们还有一项最后的挑战:这周的规则问题!但是各位看官不要担心,我会帮助你穿越重重迷雾。如果这些问题不能满足你,你可以将你的问题发送给我们来回答。如果你的问题比较简短,你可以推特至@CranialTweet。如果你的问题比较长,可以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现在,比赛开始。



Q: 我能在没操控生物的时候施放难遏怒火吗?

A: 不能。难遏怒火有两个目标:一个你不操控的目标生物,和一个你操控的目标生物。你只有在同时有两个目标的时候才能施放它。如果你没操控生物,因为没有两个合法目标,就不能施放它。

Q: 如果我合法的施放了难遏怒火,然后用代用军火牺牲了我的生物呢?对手的生物是否会受到四点伤害?

A: 会的!当难遏怒火结算的时候,它会检查两个目标的状态。一个目标不再合法(因为它被代用军火牺牲了),但是你对手的生物依然合法。难遏怒火会对剩下的目标尽量结算,所以你对手的生物会受到4点伤害。



Q: 我有霞辉斗士在场我对手施放猎捕弱者,目标他的雕玉工匠和我的斗士。我的斗士能否活下来?

A: 不能,你的都是会输掉决斗。斗士的异能防止对它造成的战斗伤害,但是互斗造成的伤害不是战斗伤害:互斗中的生物只是对对方造成等同于其力量的伤害。斗士的异能不会防止互斗中造成的伤害。都是会受到工匠的四点伤害,然后被消灭。



Q: 我用俄佐闸门放逐了三张牌,然后我对手消灭了它。幸运的是,我又抓到并打出了第二张俄佐闸门。第二张闸门是否会计算第一张闸门放逐的牌?

A: 不会,每个闸门只会计算自己所放逐的牌。当你再次打出闸门的时候,它和第一个闸门没有任何联系,所以如果你想转化它需要从头来过。



Q: 如果我启动俄佐闸门的异能放逐了一张连体牌(比如说寄托//记忆),对于闸门的效应,它是否算两张不同总法术力费用的牌?

A: 不算。连体牌的规则去年有所改变,一张连体牌现在只有一个总法术力费用,不论它在哪个区域。寄托//记忆的总法术力费用是10,不是4和6,所以它只能给闸门贡献一种总法术力费用,而不是两种。



Q: 我对手有两个迅猛龙击群,我用镇魂主教放逐了一个。当主教进攻时,目标吸血鬼会+3/+3还是+5/+5?

A: 只是+3/+3。给迅猛龙+2/+0的异能只有在它在战场上时才会生效。在其它地方,包括放逐区,迅猛龙只是一个3/3的生物,即使你操控恐龙也一样。因为它是一个3/3生物,镇魂主教的异能会给目标吸血鬼+3/+3直到回合结束,而非+5/+5。



Q: 我用残暴笼颚龙进攻,我对手用狂怒剑齿龙阻挡。残暴笼颚龙的触发会怎么样?我能放逐我对手的一个生物吗?

A: 不能,你什么也放逐不了。当笼颚龙受到伤害时,它的激怒会触发,你可以用这个触发指定对手的一个生物为目标,当这个触发结算的时候,什么也不会发生。"直到残暴笼颚龙离开战场"这个条件在开始前就结束了,因为它已经不再战场上了,所以这个触发结算时什么也不会做,你指定目标的生物不会被放逐。这也意味着它可以保留其上的所有指示物和灵气,因为它根本没离开过战场。


不要担心,实际比赛中没有这么危险的。


Q: 我施放劫持目标我对手的啸齿龙,并给它佩戴船长的铁钩。我回合结束,我对手拿回了啸齿龙。在我的下个回合,我将铁钩佩戴在我的一个生物上,我对手的啸齿龙会怎样?

A: 那个生物会被消灭。不像其它类似的牌(比如植髓战甲),被铁钩装备的永久物会被消灭,而非牺牲。即使你不在操控那个生物,这也没法阻止那个生物被触发消灭,所以你对手的啸齿龙最终会被你的铁钩消灭。



Q: 如果我启动炎锁安戈斯的+1异能,但是我对手手里没有牌,会发生什么?

A: 那个异能的前半部分不起作用,因为你对手手里没牌。然后他会失去2点生命。你对手在安戈斯的异能结算的时候是否会失去2点生命并不取决于他是否实际弃牌。即使因为他手牌是空的而没有弃牌,他也要失去2点生命。



Q: 我用我的生物进攻,我对手响应使用处理残迹。我能否用一点蓝施放总帅号令来反击处理残迹?

A: 可以!只要你用一个或多个生物进攻了就能激活突击/在你对手施放处理残迹的时候,你已经可以突击减费,所以你可以支付一点蓝而非三点法术力来施放总帅号令反击处理残迹。



Q: 如果我对我对手的痛击霆伟龙施放死魂棺,然后用魅力船员获得了霆伟龙的操控权,我有机会在死魂棺进入坟场之前牺牲掉霆伟龙吗?

A: 不能,死魂棺会在你能牺牲掉霆伟龙之前进入坟场。在船员异能结算后,我们会检查状态动作。游戏会看到死魂棺没有结附在对手操控的生物上,所以死魂棺会立刻进入坟场。然后你获得优先权,并且你依然可以牺牲霆伟龙启动异能,但是你就没法得到死魂棺的触发了,因为它已经没结附在霆伟龙上了。



Q: 我对手用急流灵进攻我。如果我启动得胜高塔梅札理的最后一个异能会发生什么?

A: 急流灵会被消灭。你随机选择一个本回合进攻过的生物消灭。这个选择不选择目标生物(因为它里面没有使用"目标"字样)。这就意味着,如果唯一一个进攻过你的生物有避邪,你会随机选择到那个生物(我知道,这看起来很不随机),而且因为梅札理的异能不指定目标,所以避邪生物会被消灭。



Q: 我对手操控圣洗者行列,然后施放女王任命。作为响应,我是放狡智扒手。我会派出多少个衍生物:两个还是四个?

A: 你会得到两个衍生物。在替代式效应生效的时候实际是有一定的顺序的:我们会首先让改变在谁操控下进场的效应先生效(比如扒手的效应),然后再让其它效应生效(比如圣洗者行列)。这就意味着,我们会让扒手的效应先产生影响,在圣洗者行列的效应之前。因为你不操控圣洗者行列,所以它不会对此生效,不会加倍你派出的衍生物,你最终会得到两个衍生物,而非四个。



Q: 在一场对局中,我对手和我本回合都结算了一个狡智扒手,如果我派出珍宝衍生物会发生什么?

A: 嗯,简而言之,你最终会得到那些衍生物。你派出珍宝时,你对手扒手的替代式效应会先生效,让他派出衍生物。然后你对手现在在排除衍生物,你扒手的效应会生效,再次改为让你派出衍生物。两个替代时效应此时都已对同一事件生效,所以它们不会再对这个事件生效,结果就是原来是谁派出衍生物,最后就会得到衍生物。


一路小跑登殿堂。


Q: 假如我通过加快在我对手的回合施放了踏入迷境。我能在他的回合使用一块地吗?

A: 不能。规则明确禁止于此。如果不在你的回合你就要忽略所有然你能使用地的效应。如果你成功在对手的回合施放了踏入迷境,那个生物会勘察。但是你不能使用地,因为那不是你的回合。



Q: 腥红之日和诸如崇圣喷泉这样的电震地如何运作?

A: 运作良好,假设你使用电震地的话。因为依夏兰的规则更新,当这些地要进入战场的时候,它会看到它是以什么样的状态在战场上,会将诸如腥红之日这样的效应计入考虑,而这就会移除那些本来有机会生效的异能。因为腥红之日会移出所有非法术力异能,所以这意味着崇圣喷泉会失去支付2点生命或横置进战场的异能。

简而言之,这就是说,如果有腥红之日或者腥红之月在场,你可以使用崇圣喷泉,它会未横置的进入战场,而且不用支付生命。

Q:莲花谷这样的牌呢?如果腥红之日在战场是否会有同样的互动?

A: 是的,互动相同。当莲花谷进战场时,它会往后看,看到腥红之日在战场,并且将莲花谷进战场时牺牲两个未横置的地的异能移除。腥红之日在战场时,你就可以使用莲花谷,并且不用担心在进战场时牺牲两块地带来的问题了。



Q: 我能横置[c=Merrow Commerce]美洛贸易
来启动欧拉兹卡暴君库莫那的异能吗?

A: 可以。多亏了部族类别,美洛贸易才是一个人鱼。库莫那只让你横置人鱼来启动异能,而非人鱼生物。这就是说你可以横置美洛贸易来启动库莫那的异能。



Q: 在一场多人游戏中,我用不知所终放逐了对手的不朽见证人。之后,某人成功的消灭了不知所终。我是否需要给同一个对手3/3衍生物?

A: 不用。离战场触发目标一个对手,但是没要求你需要给你所放逐生物的操控者。对于不知所终,你可以放逐一个对手的生物,离场时给另一个对手衍生物。



Q: 黄金城祝福在双头巨人游戏中如何运作?我们是作为团队一同得到,还是分别得到?

A: 分别得到,而非组队。这就是说,有可能你获得了黄金城祝福,但是你队友没有(或者反过来)而这个黄金城祝福只计算你操控的永久物,它不会计算你队友操控的永久物。



谁最后赢了?目前对我们来说都是迷。但是,这里你就是胜者,因为你找到了文章的结尾。我们下周再见。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