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1/01/2018

新的篇章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Français Italiano



和旧的失误一同出现……
大家好,欢迎阅读2018年第一期颅内植入!CI的办公室现在焕然一新,因为我们更换完服务器之后,就重新回的……新的……好吧,后端的改变你们其实不太感兴趣对吧,但是我要说,我的小姨圣诞节给了我一个新的车载清新剂作为礼物,看来我没有浪费它。

好的,实际上唯一的新鲜事物就是更多的规则问题。如果你想贡献任何"全新"观点,请将你的问题发送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你会得到回答的,并且你的问题可能出现在将来的文章中。对于简短的问题,请推特至@CranialTweet,结果也是一样的。



Q: 我启动萝特瓦拉的异能,同一个回合内,萝特瓦拉失去了异能,然后又变回来了。(我对手搞定了我放逐它谦卑斥逐,然后我又放逐了它)。我还能再启动萝特瓦拉吗?

A: 不能。谦卑离开战场时,萝特瓦拉没有获得一个新的启动式异能——而是原来那个启动式异能再次出现。因此它们是同样的异能,它会知道自己之前被启动过,也就不会让你再启动了。



Q: 我施放云游者梓纱,结算后,我在对手杀掉它之前是否有优先权使用两块地?

A: 应该是有的。当一个咒语结算,主动牌手(当前回合的牌手)首先获得优先权,所以他可以在对手有机会响应之前做事情。因为梓纱是一个生物,所以它大部分情况会结算,这是你的行动阶段,堆叠会是空的,你可以使用地。

然而,有些情况会有不同。如果梓纱进战场触发了某些异能,那么那个异能会在你获得优先权之前进入堆叠。这个情况下,你依然会先获得优先权,但是不能立刻使用地,因为堆叠不是空的,所以你的对手有机会在堆叠清空,你使用地前去除梓纱。出于类似的原因,梓纱没有触发异能,而你是用的第一块地触发了异能,你对手可以在你使用第二块地之前去除掉梓纱。



Q: 我启动谕灵梅燕的异能,威严万兽王在我牌库顶五张里。我有三个生物在场——我能将万兽王放进战场吗?

A: 你可以。威严万兽王的第一个异能是特征定义异能——它用来定义一个(这里是两个)作为卡牌需要有的特征。(通常来讲,生物的力量和防御力是P/T框内印刷的数字,但是"你操控的生物的两倍/你操控的生物数的两倍"确实装不下。)

特征定义异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会生效,正如一般的卡牌一样。所以如果你操控三个生物,无论在哪你的威严万兽王是6/6的,因此它足够大,可以用梅燕放进战场。



Q: 我有得享安息潮窟渡船夫,我使用荒原绞杀体吞噬了我用船夫放逐的牌。如果我对手电震掉我的船夫,我对手是否会拿回那张牌,因为它还是在放逐状态?

A: 不能拿回。它虽然还在放逐区,但是当你用荒原绞杀体吞噬那张牌的时候,它在游戏中就变成了一个新的事物,虽然得享安息让它不会实际改变区域。因此,那张牌就不再是潮窟渡船夫所放逐的牌,它在船夫死去后不会回到你对手的手牌中。




……所以,让我们开始新的……
Q: 我生物上有个幽闭恐惧症。我能用不屈艾文重置它吗?

A: 当然可以。幽闭恐惧症说,这个生物不会在你的重置步骤重置,仅此而已——如果你能有任何重置你生物的方法,上面有个幽闭恐惧症也无所谓。

要注意的是,这不会实际的移除幽闭恐惧症,所以它依然不能在你的重置步骤中重置,只能继续用你的艾文(或者其它方法)"手动"重置它,但是这也比不能重置强。



Q: 我使用厄睿柏斯的神鞭拉回午夜拾荒客,和我的墓地鼠群融合。在回合结束的时候,我的吱响寄主会怎么样?

A: 啥事没有——它会呆在场上。厄睿柏斯的神鞭的延迟触发会在你回合结束的时候放逐午夜拾荒客,但是那个生物已经不在了——它在墓地鼠群放逐两个生物并融合的时候就消失了。现在在战场上的吱响寄主和之前不是同一个生物,所以厄睿柏斯的神鞭没理由做任何事情。



Q: 如果万世创伤伊莫库不在战场,我能使用符文光晕指定它吗?

A: 当然可以。符文光晕对于进战场可以选择的牌名没有任何限制,所以你可以选择任何你所进行的赛制中的合法的牌,无论它是否在场。即使你整场游戏都没看见,或者对手根本没使用也可以。

我的建议是:选择沼居黜人,来迷惑对手让他觉得你已经胜券在握了(注意:我和颅内植入都不会为听取了我们愚蠢的建议而输掉的游戏负责)



Q: 我对手操控一个渎圣恶魔和一个1/1,我有焚烧殆尽在手里,还有纵火鬼怪在场。如果我响应恶魔的异能焚烧殆尽它,我还能牺牲掉我得纵火鬼怪来杀掉那个1/1生物吗?

A: 你可以。如同所有的启动或触发式异能一样,一旦它进入堆叠,渎圣恶魔的异能就和它的来源生物相互独立了,无论生物怎么样它都会结算。当异能结算的时候,它会尽量结算,所以如果你愿意会给你机会牺牲生物,即使这样无法让你在横置恶魔并在其上放置指示物。

通常来讲,你不用为了一个已经死去的恶魔牺牲生物来安抚它,但是,如果你真的想牺牲掉你的纵火鬼怪,当然可以。



Q: 如果走骨行尸拉回的生物中有隐匿者洼巴司,我对手的生物是否横置进战场?

A: 不会。隐匿者洼巴司的异能会改变你对手生物进战场的方式,但是为了能改变,它需要在这些生物进战场前生效——如果它已经在战场,就能很轻易的让生物横置进战场。因为走骨行尸移回的生物都是同时进战场,在洼巴司的异能起效时,所有的其它生物都已经在战场上了。



Q: 我对手使用多面维齐尔。如果在它进战场之前消灭掉它要复制的生物,它还会复制哪个生物吗?

A: 你不太能按照你想的那么在做。你的对手在维齐尔进战场之后才会决定它要复制哪个生物,所以如果你想知道对手要复制哪个生物,在你知道的时候已经不能响应了——在你有机会做事之前,维齐尔就会作为那个生物进战场的。

如果你觉得你对手可能要选择哪个生物(或者他直接简化,在实际需要做决定之前让你知道了他要选择那个生物),你可以在维齐尔进战场之前消灭该生物……但是如果你如此做,对手就可以在进战场的时候选择另外一个生物了。



Q: 响应盘旋的秃鹫的异能,我对手响应放逐了我坟场最上面的生物会怎么样?

A: 当异能结算的时候,你会放逐当前你坟场最上面一张生物,不论是什么。(或者让秃鹫死去,这也是个选项)。游戏不会事先决定秃鹫要放逐的牌的特征,所以只放逐你坟场里的一个生物不会阻止秃鹫——它只是会继续放逐下一个生物。

如果你对手将你坟场里所有的生物都移除了(比如说,放逐了你的坟场),就会让你被迫牺牲秃鹫。



Q: 有人说你不能用丧仪祭师支付魂魅拘禁的费用。是真的吗?为什么?

A: 是的!虽然丧仪祭师的第一个异能能产生法术力,但它不是法术力异能,因为它具有目标——它会使用堆叠,可以被所有牌手响应。当游戏要求你支付魂魅拘禁的费用宣告攻击者时,它会给你机会启动法术力异能来产生必要的法术力,这个过程并不能启动其他异能,即使是某些恰巧能产生法术力的异能也不行。你也不能提前使用丧仪祭师,因为宣告进攻者是你在宣告进攻者步骤要做的第一件事——你最后可以使用丧仪祭师的机会是在战斗开始步骤,因为在每个步骤之间,法术力池会清空,所以这也无济于事。

乔木妖精和类似的牌也有同样的问题——即使重置的地可以产生法术力,但是你也不能在宣告进攻者步骤启动非法术力异能,重置那些地。



Q: 我对手使用石化眼姐妹让我必须阻挡,我使用埃分径法师让他的生物不能被阻挡。会发生什么?

A: 你的生物被要求能阻挡就必须阻挡石化眼姐妹,但是多亏了你的径法师,它们不能这么做。因此你可以根据你的意愿来阻挡(或者不阻挡),一如往常一样。你不能阻挡无法被阻挡的石化眼姐妹,当然,为了保住你的生物这只是个小代价不是吗?




……这次争取做的更好。
Q: 在多人游戏中,我施放Disrupt Decorum,我的一个对手施放双咒击。谁会受到攻击?

A: 假设在你和双咒击你咒语的牌手中间有其他人进行回合,每个该牌手操控生物有四个单独的要求影响着它们:1)能进攻必须进攻;2)能进攻必须进攻;3)如果可以,必须进攻你之外的牌手,最后4)如果可以,必须进攻施放双咒击牌手之外的牌手。这些生物必须要遵循尽量多的要求,所以这些生物如果能进攻,则必须进攻。至于谁嘛……取决于谁在游戏中。如果有四个或更多牌手的游戏,一定会有一个可以进攻的你和施放双咒击牌手之外的牌手,就必须要进攻那个牌手。

如果是一个三人游戏,(或者出于某些原因,进攻你和施放双咒击牌手之外的牌手是不可能的事),那么这些生物就不可能遵循全部四个要求。因此,它们会尽可能遵循尽量多的要求,并在操控者的选择范围内。所以生物能进攻必须进攻(满足两个进攻要求),但是它的操控者要选择是遵循"必须进攻你之外的牌手"来进攻双咒击牌手,还是遵循"必须进攻施放双咒击牌手之外的牌手"来进攻你。

一旦双咒击牌手的回合开始,复制的Disrupt Decorum的效应就会结束,只会剩下你的原版咒语,所以知道你的下个回合开始,都会像没有双咒击一样。



Q: 我对手操控火行寇族,我施放安塔卡的指命,让我的对手不能获得生命。她会因为施放安塔卡的指命获得生命吗?

A: 会的。将一个咒语放进堆叠是施放一个咒语的第一步,在咒语完成施放后,因为施放的触发会进入堆叠。这就意味着异能会在触发它的咒语上面,会先于咒语结算。

因此,在火行寇族的异能结算时,安塔卡的指命还没有结算,没有它的"不能获得生命"效应,所以没有人阻止你对手获得生命。



Q: 如果我施放引导林地,我能响应拼点的结果横置我的树林吗?

A: 不能——如果你想在引导林地结算前横置你的树林产生法术力,那么可以,但是你不能等到看到拼点的结果之后再决定是否横置你的树林——引导林地没要求你支付费用,没给你机会在结算中使用法术力异能,所以你不能这么做。在你知道拼点结果并有机会做事情的时候,咒语已经生效,并完成结算,并在你的坟场中了。

如果你想从引导林地获得最大的好处,你需要在你扔色子之前横置你的地。



Q: 我能用灵魂洞窟施放暗中掉包吗?

A: 不能。至少是不能用洞窟产生的有色法术力来支付——如果你使用无色法术力,那么可以。

暗中掉包虽然有所选的生物的类别(好吧,所有的类别),但它并不满足灵魂洞窟有色法术力的所有条件——它还要求你施放的咒语是生物咒语,具有生物类别并不意味着暗中掉包是一个生物咒语——它是一个瞬间。因此,你不能用洞窟产生的珍贵的法术力来施放它。



Q: 我用飞船大盗卡丽泽夫进攻,但是我对手操控执政官威权——我的猴子是否依然在进攻?

A: 当然!执政官威权会让你的生物横置进战场,通常的生物不会(勒格文,这个猴子怎么都会横置进战场),但是它不会修改生物进战场的其它条件——生物进战场就进攻的依然会进攻。



Q: 我对手施放咒语的时候如果有两个寂静的宣判会怎么样?

A: 结果对你来说不会那么好,因为两个宣判都会触发。第一个触发会反击咒语,并放置一个消耗指示物在第一个宣判上,到此一切还好,但是第二个异能也会尽量结算,所以即使它没有反击咒语,因为那个咒语不在了,它依然会在自己上放置消耗指示物,而且这意味着如果其上有三个指示物,你就要被迫牺牲它了。

基本上,在场上同事有数个拥有相同指示物的寂静的宣判并不会比一个效果更好,因为它们会对同一个咒语一拥而上。



Q: 寂静的宣判肃然致哀是否会像我想的那样运作?

A: 是的,如同上一问,即使宣判部分的触发无法执行,它依然会尽量结算,所以它会反击咒语,然后并不能放置指示物,也就是说在你对手施放下一个咒语,以及再下一个,再再下一个的时候它会一直存在。



Q:五彩预兆在场时,裂地泰坦会消灭五块还是六块地,荒野是否算一个基本地类别?

A: 最多五块,因为荒野不是一个基本地类别——它甚至都不是一个地类别。术语"基本地类别"被游戏规则定义为特定的五种地类别平原,海岛,沼泽,山脉,还有树林——它们是特定的地类别,赋予地横置产生特定法术力的异能。其它地类别不是"基本地类别",即使它们凑巧出现的地牌上有一个基本的超类别——这些超类别也是独立的事情,同样的"反击(动词)"和"指示物(名词)"是两个不同的食物。(译注:反击和指示物英文都是counter)

另外,就没有"荒野"这个地类别。如果你要查看它的类别栏,你会看到荒野在地类别栏里没有类别——它就是一块地,仅此而已。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欢迎下周回来,Charlotte会带来更多的规则问题。祝愿新的一年你不会被老的问题所困扰。

-Callim Mulne


About the Author:
Callum Milne is a Level 2 judge from British Columbia, Canada. His home range is Vancouver Island, but he can be found in the wild throughout BC and also at GPs all along the west coast of North America.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