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11/27/2017

4, 3, 2, 1!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来个人告告我这是啥鸟?
大家好,欢迎阅读新的一期颅内植入,本周美国人民感恩节吃的东西还没消化完,而且他人已经开始期待十二月了,因为之后假期将会接踵而至,而且两周之后我们将迎来我们的鸡飞三。

但现在还不是回答鸡飞三问题的时候(我们的规则大师还需要些时间来瞪眼伸脖),但是Moko已经抓到关键了——因为交叉育种实验室已经为它培养出了新的能理解生命之难的朋友……尤其是……作为一个灵长类灵俑的困难。

如果你想向我们的作者一些难题,欢迎给我们发送您的规则问题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鸡飞不鸡飞皆可,或者如果是短问题的话,请推特至@CranialTweet。一旦我们回答了你的问题,你就有可能在将来的文章中看到你的问题。

那么,话说回来,正襟危坐,来看看今天的规则问题吧。



Q: 我同时操控贪欢神谢纳戈斯龙爪娅绍娃。我能用谢纳戈斯膨胀娅绍娃,这样来拉更大的生物吗?

A: 不幸的是不行。你可以让谢纳戈斯的异能在娅绍娃异能之前结算,但这也没什么作用。因为你需要在娅绍娃的异能进入堆叠的时候选择目标,这是的目标需要合法。而谢纳戈斯的异能在之后才能生效,而此时你已经选择目标。

一旦谢纳戈斯的膨胀了娅绍娃的力量,你就可以用曲愿师来更改目标,让它指定更大的生物,但是那样可能不太值得。



Q:上天干预在场的时候施放鲜血窃贼,是否算移去最后一个指示物?还是说指示物必须要用它自己的效应才算?

A: 鲜血窃贼移去上天干预的最后一个指示物会让游戏平局。和冰封巨物需要一个异能来同时移除指示物和检查数量不一样,上天干预的两个异是分开的,一条移除指示物,另一条在最后一个指示物移除时触发,不论怎么移除的都会触发。



Q: 我能用我生物上奥妙羽翼的灵气转换异能换入非凡壮景吗?

A: 不能。为了让交换发生,所有交换的部分都要合法。灵气转换试图将你手里的灵气放进战场,并结附在你奥妙羽翼之前结附的生物上——也就是你的那个生物上——但是非凡壮景不能合法的结附在那个生物上,所以它不能被合法的放进战场并结附在那个生物上。

因为交换的某部分不合法,所以交换不会发生。



Q: 如果我有净钢神圣武士,金技了,并且有明辨印记在场,明辨印记的佩戴费用是,还是需要移去一个指示物?

A: 净钢神圣武士不会改变你现有的佩戴费用——而是它只是增加了一个佩戴费用。你得印记现在有两个佩戴异能:一个费用是"移去一个充电指示物",另一个是。你可以随意使用其中一个,但是我个人推荐第二个费用。




它们比任何龟长的毛都多。
Q: 如果我横置原初涌泉产生法术力,然后重置它,再产一点费用,我用这两点费用施放一个咒语,会发生什么?

A: 更多复制!每个原初涌泉会产生一个在你使用它的法术力时的延迟触发,会伺机而出。当你施放咒语时,两个亿能都看到了你使用了"它们"对应的法术力,并因此触发。每个异能都会创造自己的复制,所以你一共会得到三遍这个咒语:一个原版加两个复制品。



Q: 如果伪装者麦希尔放逐了神准导灵,它会获得它的异能吗?

A: 不会。神准导灵不自带它魂系给它带来的"闪动"异能——它和其它生物搭档时才会获得那个异能。如果它在放逐区并有一个牢笼指示物,那么它绝对没和任何生物搭档。,所以它不会具有那个异能,因为它对麦西尔没有任何贡献。



Q: 如果我用一个生物结合了一个飞行生物,一个没飞行的生物,它们都可以阻挡另一个飞行生物对吗?

A: 嗯,结合,我的老伙计……不幸的是,这个异能不像你想的那么运作。结合做了两件单独的事,它们独立运作,而且这两件事都不会让你用没有飞行的生物阻挡有飞行的生物。

首先,也是最有用的,结合是如果一个有结合的生物阻挡或被另一个生物阻挡,你决定对手的生物如何分配伤害,也就是忽略一般的战斗伤害分配规则,你选择伤害如何合法的分配。

其次,结合还说,如果用一个结合的生物进攻(而非阻挡),如果有生物阻挡你,你可以"组队"你的有结合的生物,以及另一个没有结合的生物,你所有"结合"的生物都被阻挡了。(也就是说,这些生物在一起行动,如果一个被阻挡了,剩下的会停下来帮它,而不是继续去完成自己的任务去打击你的对手)。

你会看到我只在第二部分在进攻中如何生效,也就是"在组队中结合"这事。这是因为只有在进攻时才有组队这个概念——阻挡的时候没有结合的生物一起阻挡。这对你对手是好消息,但对你是坏消息——因为你没法通过结合用你的地面生物阻挡你对手的飞行生物。



Q: 如果我施放鲁莽实验找到了白金皇像,有没有一个时机,我对手可以响应伤害的触发让我失去生命?

A: 没有。鲁莽实验的所有效应,包括伤害的部分,都是在咒语结算时发生——没有单独的"伤害触发",在咒语结算时所有单独的事情逐条结算。在你对手知道你找到了什么的时候,这个咒语已经是在结算中,你的对手没办法打断。在他有机会做事的时候,鲁莽实验已经对你造成了伤害,但是你完全没有失去生命。很赚。



Q: 如果某人有精雅大天使,他的对手施放了第二个神日迫临,他会输掉游戏吗?

A: 他的对手会赢得游戏,基本和正常情况没啥区别。技术上说,他没有要输掉游戏,因为平时没人注意区别。重点是对手会赢得游戏。(译注:大天使写的是你输掉此盘游戏时XXXX,而神日说的是你赢得游戏,所以大天使不会为神日所动)



Q: 离弃反击掉指挥官时会怎么样?它会回到统帅区,还是反击它的人操控它?

A: 使用离弃的人可以将指挥官放进战场,其拥有者束手无策。让指挥官回统帅区的替代式效应只在指挥官要被放逐,回手牌,进坟场,或进牌库时候生效。进战场没问题!



Q: 你能用传动法师让一个进攻生物进攻一个"空气"吗?

A: 不能,让你个生物进攻"空气"是不合法的,在你重新选择的时候,这不是一个合法的选项。你必须要选择一个合法的牌手或者鹏洛客让它进攻——也就是说他操控者的一个对手,或者是他们操控的鹏洛客。

传动法师在双人游戏中不太有用。



Q: 我有塑形师庇护所蔑咒兽,和另一个生物。我对手流放之径我的那个生物,我转移到了我的蔑咒兽上。我抓几张牌?

A: 两张!在最开始施放时,你得生物成为了你对手流放之径的目标,这样会触发一次庇护所,然后你得蔑咒兽在转移的时候又成为了那个咒语的目标,这会再次触发庇护所。


Q: ……所以说,如果我操控两个蔑咒兽和一个塑形师庇护所,我可以来回弹我对手的一个咒语来无限抓牌?

A: 没错!假如你对手的一个咒语只有一个目标,一旦一个蔑咒兽将它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别人就不再是那个咒语的目标了,而将咒语转移到它身上会导致它成为目标,就会触发一次庇护所。请随意在你的蔑咒兽上来回转换目标,只要你有足够的费用就可以抓你需要数量的牌。



Q: 我对手施放了征召军伍之后,我能费施放档案陷阱吗?

A: 悲剧的是不行。在游戏中,检视你牌库中部分牌和搜寻你的牌库是不同的。除非那个效应明确使用了"搜索"这个词让你的对手来搜索牌库,否则档案陷阱不会减费。




在某人找到剧本之后,我们就可以开始表演了。
Q: 我在我的回合斥逐了我对手的瓶封隐居地。如果他之后消掉了斥逐,他还能拿回之前放逐的牌吗?

A: 不会。游戏所关心的是,斥逐离场之后,瓶封隐居地会作为一个不同的永久物进战场,而非之前的那个,因为这是个不同的永久物,所以它不会追溯之前的隐居地所放逐的牌。



Q: 哈佐蕾无尽怒火展示了瞬息电震和其它的咒语。你可以先施放瞬息电震,然后让它的转瞬保护其它咒语吗?

A: 如果你愿意先施放瞬息电震,请便,但是它不会做你想让它做的事情。堆叠中的转瞬会让其它牌手没法施放咒语(或启动异能),所以,施放,将它放入堆叠……就意味着牌手没法施放咒语了,包括你,所以你就没法施放其它咒语了。

如果你想施放你的全部咒语,你需要先施放其它咒语,然后再施放瞬息电震。你的对手在瞬息电震结算后会有机会响应,但是至少你可以施放它们了。



Q: 训练场是否会影响忍术?

A: 不会。忍术虽然是印在生物牌上的启动式异能,但是当你启动这些异能的时候那张牌并不在战场,而训练场只会减少你操控的在战场上的生物异能的费用。



Q: 如果我阻挡莽闯暴猛龙的生物有系命,并且暴猛龙在战斗中死去,系命会生效吗?

A: 不会。系命的生效方式是在伤害造成时会致使你获得生命,而在你生物造成伤害时,暴猛龙依旧在场,并阻止你获得生命。暴猛龙会在之后离开战场,但此时为时已晚——系命此时已经无力回天。



Q: 如果我的套牌有两个搭档的指挥官,只操控其中的一个是否会激活诸如雷蹄巴洛西这样生物的副官?还是说你需要同时操控两个指挥官?

A: 一个就够了。两个搭档生物都是你的指挥官,所以在雷蹄巴洛西询问你是否操控你的指挥官时,只要你操控一个,回答就是肯定的。



Q: 有诱引的牌,比如诱因发现,在双头巨人赛制中如何运作?

A: 可能没你想的那么好,因为只有你和你的对手会享受到诱引的好处,你的队友不会。首先,你执行行动,然后你的每个对手选择他们是否要接收诱因。如果他们其中有人接受,你就重复这个动作——如果两人接受你就重复两次。然后你就结束了,你继续游戏,你的对手发出了一声叹息。



Q: 如果我对操控精雅大天使的牌手造成了21点指挥官伤害,会发生什么?

A: 和受到了致命的中毒指示物一样。天使会被放逐,然后让生命恢复到起始生命……然后再次输掉游戏。因为大天使没有修复牌手输掉游戏的原因——他依然是受到了同一个指挥官21点伤害,所以他还是会输掉游戏。



Q: 如果甲虫神死去,我能将它放在坟场旁边来提醒我之后要将它移回吗?还是说这样违反规则了?

A: 你可以这样——没规则说你比如要怎么怎么样摆放你的坟场,所以你可以这样来帮助你记住这些事情。

然而,你必须要让你对手知道你这样做,还有为什么——许多牌手会在坟场中将牌转一下(或者倒置之类的),来指示某些牌被放逐了。即使你自己没这么做,你也最好和你对手充分交流来避免误会。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下周别忘了回来阅读新的一期颅内植入。

在此之前,不论如何,都没人告诉Moko灵俑化和猴子的故事,他们都是组合牌,所以你没法真的做出一个灵俑猴。它在生气时候会很混沌的。

-Callum Milne


About the Author:
Callum Milne is a Level 2 judge from British Columbia, Canada. His home range is Vancouver Island, but he can be found in the wild throughout BC and also at GPs all along the west coast of North America.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