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10/02/2017

修正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我们计了时,T.Rex时速高达35英里每小时。
大家好,欢迎阅读新的一期颅内植入!依夏兰这周末正式发售了,网上都在为之疯狂。不过,网上一直都是这样。同时随着拿到的牌越来越多,这也意味着大家要开始询问规则问题了,我们颅内植入是时候推波助澜了。

一如既往,如果你有任何规则问题,请将它们发送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或者推特至@CranialTweet,你会得到答案,并且你的文章可能出现在今后的文章中。

闲言少叙打开收件箱,但是首先,我们需要……



Q: 恐龙!

A: 我知道!



Q: ……但是,以前老牌中看起来像恐龙但不是恐龙的会怎么办呢?这些在我恐龙主题套牌中的不是恐龙的"恐龙"现在终于开始受人关住了。

A: 这是Oracle更新!恐龙现在是一个合法的生物类别了,威世智决定将以前所有大概是恐龙的蜥蜴/野兽都改成了实际的恐龙。因为我们有了一大堆勘误。

据此,万智牌历史上有十三个生物被改成了恐龙,而且在新年的决胜依夏兰系列中可能会有更多修改。完整名单请阅读Oracle更新——这是最一手的名单。



Q: 我用我的刺尾犄角龙阻挡了两个进攻生物。我需要在伤害造成前告诉对手我想杀死哪一个生物吗?

A: 需要。可能你更熟悉的是当一个进攻生物被多个生物阻挡时,进攻牌手选择"战斗伤害分配顺序"来为这些生物分配伤害——也就是告诉防御牌手,他最想杀死哪个生物,而另一个是在杀死重要生物之后还有余力才会杀死的。

总的来说,反过来如果一个阻挡者阻挡多个进攻者也是同样的。在宣告阻挡者之后,你需要为你的恐龙选择分配伤害的顺序。到分配和造成战斗伤害时,你需要为第一个生物分配至少致命的伤害,然后才能将剩余的伤害分配给剩下的生物。



Q: 如果我操控贝克帝霸司总帅,并用足够的生物进攻,并且对手漏了三个生物,但是漏过去的生物不是海盗。如果我在战斗后放下玄秘适境,总帅还能否偷东西?

A: 她不会(译者:!!!)。当你的对手这回合确实受到了三个生物的伤害,且这些生物是海盗,但重点是这些生物在造成伤害时是什么类别,在那时他们不是海盗。因此,你的对手这回合没有受到任何海盗的伤害,贝克帝霸司总帅不会偷任何东西。




你差点抓到杰克船长,你会永远记得这一天的。
Q: 我用摄魂旋律偷了我对手的生物,然后她用人质挟匪放逐了那个生物。如果人质挟匪死了,谁拿回那个生物?

A: 在游戏开始时,那个生物在谁牌库里谁拿回(极大可能是你的对手),因为她是那张牌的拥有者。

当一个永久物被暂时放逐时,比如人质挟匪的放逐会"直到"某个特殊事件,在回战场时总是回到其拥有者的操控下。



Q: 如果我用人质挟匪放逐了一个神器并施放了,它就不再被放逐了。这是不是说如果人质挟匪死去,我的对手就不会拿回那个神器了,对嘛?

A: 是的。一个物件如果改变了区域,它就不再有之前区域的记忆了,所以一旦你施放了人质挟匪放逐的东西,放逐效应就会失去它的踪迹,因为被放逐的永久物看起来已经不存在了。



Q: 如果我用人质挟匪放逐了一个神器生物,我的对手没有任何其它神器,如果他对人质挟匪施放私自分解会怎样?我会受到伤害吗?

A: 你会受到伤害。你对手的生物会在人质挟匪离开战场后立刻回到战场,这是在私自分解结算完成前,也是任何其他事情发生前。这意味着之后在私自分解检查你对手是否操控神器时,它会看到新回场神器生物,并会因此痛打你一顿。



Q: 我用兰娜莉速腾船长进攻,在宣告阻挡后我牺牲一堆珍宝来给她膨胀。我能使用这些珍宝的费用施放法术吗?

A: 不能。你的法术力池会在每个步骤结束时清空(译:阶段结束也会清空),所以你通过珍宝获得的法术力并不会持续那么长时间,没有长到让你可以在第二个行动阶段施放一个法术。

如果你想使用这些珍宝的法术力,你需要在宣告阻挡者步骤中使用。



Q: 我操控危急落难人,我对手操控魂魅拘禁。我唯一的神器是一个珍宝衍生物,但是我得牺牲它产生法术力来支付魂魅拘禁的费用。我能用我的落难人进攻吗?

A: 你可以。在宣告进攻者的程序中,游戏会先决定你选择的进攻者是否合法,然后在进入到其它程序中。这意味着游戏会先看落难人是否能进攻,因为你操控一个珍宝,它是神器,所以可以进攻。

在检查完那个之后游戏才会决定如果你要进攻需要支付什么。游戏会看到你需要支付,这让你有机会使用法术力异能,你可以牺牲你的珍宝衍生物。之后你不再操控神器,但这无关紧要,因为已经过了检查进攻者合法性的部分,游戏不会再检查一遍。



Q: 异徒化尘是否会阻止我对手发掘,比如葛加理流氓

A: 不能阻止。异徒化尘会阻止牌手施放或启动坟场中牌的异能,但是不影响其它的。

因为发掘是一个替代式效应,不是一个启动式异能,也不涉及到施放这张牌,所以它不会被异徒化尘所阻止。如果你想阻止发掘牌手最好还是用得享安息吧。



Q:惹怒我的焦炬舰队劫夺客,并用它和我的猛抵犄角龙一同进攻。我对手用明光报复指定犄角龙,并用两个2/2阻挡我的劫夺客,并用两个庇护光盾来保护它的生物……它会受到多少点伤害呢?

A: 你对手最终会受到连击,践踏死触的劫夺客的最多受到4点伤害。

任何时候,具有践踏的进攻者分配伤害时,你都需要给你对手的每一个阻挡生物分配完致命伤害,才能给你的对手分配伤害。因为劫夺客有死触,所以一点伤害足以致命——即使阻挡生物是不灭的——所以先攻战斗伤害步骤你可以给每个生物分配1点伤害,剩下的伤害分配给你的对手。然后,在第二个战斗伤害步骤,你再来一次,给每个阻挡者分配1点伤害,剩下2点伤害给你的对手。

但是等等,我听到问题了——在第一个战斗伤害步骤我已经分配了致命伤害,为什么我还要再给它分配一次致命伤害?因为那些伤害只在分配的时候被认为是致命伤害。一旦到了第二个战斗伤害步骤,游戏只会看到每个阻挡者各标记了1点伤害于其上,而不会注意这些是什么伤害,怎么被造成的——来源是死触生物在此毫无意义。因为1点伤害对于2/2来说不是致命的,所以在对对手分配伤害前你需要再分配足够致命的伤害。



Q: 如果我没有所有的生物类别,司令召令会怎么办?我能否施放它?

A: 不用担心,你依然可以施放司令召令,不论你坟场里有啥。在它结算时,它会尽量结算。如果你没有其中一种生物类别,那就跳过去看下一种。



Q: 我操控阿古尔血禁仪式,但是在我对手回合结束时有7点生命。在维持触发之前我还有机会支付2点生命来在下个维持开始时转化它吗?

A: 恐怕不能。你的维持是最首先的能施放咒语启动异能时机,所以在你维持开始之前你不能启动异能,而阿古尔血禁仪式的异能只有在你维持开始时你生命小于等于5时才会触发。

如果你有多于5点生命,血禁仪式的异能不会触发,让你的生命降低不会再让它触发,因为你的维持已经开始,所以触发它的时机已经过了。




它就是移动的集群。而且它们群体行动。
Q: 如果我用好战霆伟龙猛扑对手的生物,它会造成4点还是6点伤害?

A: 只有4点。好战霆伟龙的异能只会在战斗中改变生物分配伤害的方式,而"战斗"只是说正常的宣告进攻者,宣告阻挡者,这些每回合都会发生的过程。导致生物互斗的咒语不会导致它们造成战斗伤害,所以也就不会受到霆伟龙异能的影响。



Q: 我对手煽动我的坐骑角羽龙。它不能单独攻击。会发生什么?

A: 如果你没操控其它任何可以进攻的生物,万事大吉——因为你不能用角羽龙进攻,你什么都不用做。然而,如果你操控任何一个可以进攻的生物,你的角羽龙就要拽上它一块上战场嘶嚎。

一个让生物能进攻必须进攻的效应意味着,如果有一组在宣告进攻可以宣告为进攻者的生物,你就必须要让这一组生物进攻,而不能没有生物进攻(如果有多个同样的效应,你需要尽量满足这些要求)。因为用角羽龙和另一个生物进攻是一个合法的选项,所以你必须要这样进攻,而不能什么都不做。



Q: 我已经受到了对手18点指挥官伤害,指挥官是烈阳化身基撒斯。我另一个对手用一个仿生妖复制的基撒斯打中了我。我会因为指挥官伤害输掉游戏吗?

A: 不会。"指挥官"属性不是一个可复制的特征——它是一张卡牌特有的特性。唯一一个可以对你造成指挥官伤害的生物就是指挥官本身。



Q: 如果我的对手支付了生命,秋色帘幕是否可以阻止敲诈时间被反击?

A: 不能。敲诈时间在你施放时会有一个触发式异能。这个异能会然你的对手有支付生命的选项,如果对手这么选,这个异能会反击掉这个咒语。不幸的是,秋色帘幕只会防止黑色咒语反击你的咒语,它不会阻止异能反击你的咒语,不论这个异能是否来自黑色来源。



Q: 我操控金属拟态械玄秘适境,都选择了人鱼。我的生物进战场时都有一个+1/+1指示物对嘛?

A: 是的!在依夏兰之前,因为某些技术细节,答案不是这样,替代式效应对进战场的运作方式改变了。改变之后,这个互动会如同人们预计的那样运作。你的生物在进战场时都会是人鱼,所以拟态械的异能会生效给它们一个+1/+1指示物。



Q: 我操控攻城巨车,然后进攻。在战斗之后,我施放无情的突袭。我的攻城巨车回合其它进攻这一同重置,但是如果我再次进攻我对手肯定会杀死它,我不想损失它。我能不用它进攻吗?它这回合已经进攻过了,所以已经满足条件了对吧?

A: 不对——因为依夏兰新的规则更改,你的攻城巨车对于敌人鲜血的渴望是不可遏制的。现在,除了要求它"每回合"若能进攻必须进攻,同时还需要"每次战斗"若能进攻则必须进攻,所以它必须要在每次战斗中进攻,即使它这回合已经进攻过。

其它有同样"必须进攻"要求的生物也会有如此勘误——如果你还有问题,别忘了在Gatherer上查询下最新的Oracle叙述文字。



Q: 我听一位本地牌手说流放之径有规则变更。怎么回事?

A: 这是一条在正式比赛中牌手交流原则的变更。之前,一位利益相关的牌手可以施放流放之径,来对付一个不太熟悉牌张的牌手,并且闭口不提找地的事情,以期那个对手不知道还有如此选项,而不做此事继续游戏。而这些牌手则可以认为,他的对手没有行动是因为他们选择不找地。

这很可耻,而且对牌手很不友好,所以规则有所改变。现在,如果一张牌给你对手提供某种如果选择不就什么也不发生可选的行为,比如书流放之径或者魂魅城区,你需要确认让对手知道他可以做出选择——你不能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个选项而默认他们不进行这件事。

实际操作上,这很简单——大多数牌手都很习惯于此事,他们会在结算咒语的时候明确的告诉对手他可以搜索。如果你结算了流放之径而对手没有搜索,他也也没有明说他不搜索,就问一句他是否要搜索。真的很简单!

注意,这条规则不适用于你对手的行为已经明确选项的情况——如果你对手在你使用魔力流失之后将咒语放进坟场,那就是明确说明他不支付费用。



Q: 说到规则变更……你已经提到了一些。这个系列还有其他的吗?

A: 当然还有。事实上,正因如此,最近很多的颅内植入答案,以及一些竞争比赛的经典互动都有所改变,比如……



Q: 圣洗者行列劫特叛徒卡力塔

A: 回到五月,我们很具体的讲述了这个问题的细节。而现在,那个答案已经没用了,如果你同时操控圣洗者行列和劫特叛徒卡力塔,你杀死一个对手的生物时总是可以得到两个衍生物,不论那个生物因何而死去。

这是最近的新规则,它说如果某个异能说要关注某个"效应"做何事,它也会作用于被替代式效应修改的行为,即使这个行为不是因一个效应本身而至的。

另外,对于这类互动,同样的也改变了一些之前的诡异互动,比如倍产旺季在你正常下地时不会给天户冰桥宝石矿脉的指示物加倍的问题,而在通过太古泰坦自走图集将它们放进战场时会加倍。倍产旺季意味着你永远能得到指示物加倍的地。



Q: 非凡壮景或者谦卑

A: 在七月的时候我们讲述了非凡壮景(与此类似,还有谦卑)和进战场时作为其他生物复制的生物的互动,以及和进战场带有指示物的生物的互动。这个变化在早先提到说的金属拟态械玄秘适境配合良好,但同时也改变了这些互动的改变。

现在当一个生物进战场时,你要考虑到非凡壮景和谦卑的效应再让他们进战场。比如,仿生妖的复制效应,会被非凡壮景/谦卑抹去,所以你就不能让它作为一个生物的复制进战场。同样的,自行弩炮进战场时也不会有任何指示物了,因为谦卑/非凡壮景会让它们没有任何异能。



Q: 腥红之月红月贤者

A: 这个问题我们有段时间没讲了,但是这是摩登竞技牌手间很熟知的问题了,因为腥红之月和红月贤者在摩登备牌中很是流行。

正如上一个非凡壮景和谦卑的互动,在修改之前,一个地在进战场之前不会受到腥红之月或者红月贤者的影响,所以牌手如果想让殿堂花园竖着进战场需要支付生命,即使它进战场之后就要变成山脉也需如此。这种情况很快将不复存在了。

现在,如果你要在这两张牌在战场上时,使用一块非基本地,该牌上任何影响它进场方式的异能都会失效。所以即使你没有为殿堂花园支付生命,它也能竖着进场,天户冰桥也不会有任何指示物,灵魂洞窟进战场时你也不会选择生物类别,诸如此类。



时至如此,文章该结尾了。我们下周会回来,带着更多的海盗,恐龙,吸血鬼!还有一些上面没说的,大概是猴子鬼怪?等等,还有那些猴子海盗。一定会有点什么的,相信我。

我们下周再见。

-Callum Milne


About the Author:
Callum Milne is a Level 2 judge from British Columbia, Canada. His home range is Vancouver Island, but he can be found in the wild throughout BC and also at GPs all along the west coast of North America.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