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4/24/2017

如亚龙般盘卷

Cranial Translation
Português (Br)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Pусский



站在这里看起来很糟。

大家好,欢迎回到颅内植入!我们终于来到了阿芒凯,真是黄沙漫天啊!我觉得应该找个更好的地方着陆,但是我们只能跟随着守护着的脚步。只要我们没有挖到任何灵俑(并且躲避过这些到处都是的巨型沙丘亚龙),就问题不大。尽量保持一队,来掩藏我们的人数。

记住:掌控这些问题的人,可以掌控宇宙。我们希望你的问题能流向我们。如果你有较短的规则问题,你可以推特至@CranialTweet。如果你有较长的问题,欢迎发送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今后的文章中可能会用到你的问题。闲言少叙,进入阿芒凯!



Q: 我听说连体牌规则变了。都有哪些改变?

A: 是的,处理连体牌的方式现在有很大的改变。之前只要牌不在堆叠中,连体牌就有两个法术力费用,并且因此有两个总法术理费用。比如,暴起//炸裂在堆叠之外的总法术力费用是2和6。

但是阿芒凯发售之后,规则有所改变。现在连体牌只有一个总法术力费用(也就是连体牌两半加和),不论在哪个区域都一样。这意味着暴起//炸裂除了在堆叠中,他的总法术力费用都是8(在堆叠中的时候,它的总法术理费用为你施放的那一半)。这意味着你过去的小把戏(比如用等时权杖压印热火//寒冰,通过卡丽泽夫的专才免费融咒施放破坏//侵入,或者通过抵消的触发展示损耗//穿破来反击你对手的咒语)现在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或者甚至根本不管用了。



Q: 我操控一个崇耀祀徒和一个时刻戒护。我能用我警戒的祀徒进攻选择耗竭它吗?

A: 是的,可以这样!耗竭只说了它在你的下个重置步骤不能重置。但是没说耗竭的时候必须要横置它。如果祀徒有警戒,那么进攻时就不用横置,但是你依然可以使用耗竭异能来给它+1/+3系命直到回合结束。只要它持续有警戒并且没有因别的原因被横置(比如对手的执扇木乃伊),你就每回合都可以这么干。



Q: 我施放分岔口鳄鱼,并且没有其它的生物。我必须要将-1/-1指示物放在我的鳄鱼上吗?

A: 是的。鳄鱼的触发不是可选的。如果你没有操控其它生物,那么你必须要用它的异能指定自己,将-1/-1指示物放在自己身上。



Q: 我对手用一个生物进攻我。我能启动艾文祀徒的遗存异能制造一个奇兵吗?

A: 不能。遗存异能只能在你能施放法术的时机下启动,也就是说你只能在你的行动阶段,且堆叠是空的时候启动。如果你在对手回合的战斗中,那么这就不是你能施放法术的时机,所以你就不能遗存你的祀徒制造阻挡者。



Q: 阿芒凯中有几张牌,比如无情神箭手,它们的触发说"当你循环或弃一张牌时",为什么要这么遣词呢?这是否意味着我循环一张牌可以触发两次?

A: 不是,你循环一张牌会触发一次。这些牌这么用词是为了明确循环是涉及到弃一张牌的。如果你循环一张牌你会得到一个触发,而非两个。



Q: 我对我对手生物施放强制安息。谁能启动牺牲生物加2血的异能?我还是我的对手?

A: 在这里是你的对手。安息会给生物一个启动式异能,而非灵气本身的启动式异能。因为你对手操控这个生物,所以他可以启动生物的异能牺牲生物加2血,而不是你。



Q: 我施放地源守护妮莎X=0。我有机会在她进坟场前启动+2异能吗?

A: 没机会。在妮莎结算后,你获得优先权之前,状态动作要检查。游戏会看到一个0个忠诚指示物的鹏洛客(妮莎),她会进入坟场,在你有机会启动其异能之前。



Q: 场上没生物的时候我能施放团结魔符吗?

A: 你不能。团结魔符是一个灵气,灵气要求一个目标来施放它们。在魔符进战场之前你不会得到衍生物,而衍生物进战场晚到魔符无法结附在其上。你只能等到你在战场上再放一个生物之后再施放魔符了。



Q: 我有护谜史芬斯在场,然后我循环了一张牌。我先抓牌还是先占卜?

A: 一定是先占卜。史芬斯有一个触发式异能,这个异能会进入堆叠并在循环异能之上,史芬斯的触发会先结算。你占卜1,然后循环抓一张牌。


这谁不想要一件亚龙外套?


Q: 我坟场里有衰减//碎砾,我想施放隐密巨蛇。巨蛇的费用是减少一还是减少二?

A: 只减少一。虽然新的余响连体牌可能有多种类别,但是它们只是一张牌,巨蛇的异能会计算你坟场中的瞬间或法术牌的数量。如果一张牌即是法术也是瞬间,它并不太关心。如果衰减//碎砾是你坟场中唯一的瞬间或/和法术牌,那么巨蛇的费用只减少一。



Q: 司毒维齐尔哈芭恰狰狞神行客如何互动?我每次抓牌时能否获得衍生物?

A: 不能。狰狞神行客得以能不涉及在自己身上放置指示物-他只是因为你手里的每一张牌而-1/-1.因为神行客的异能不涉及放置-1/-1指示物,所以哈芭恰的异能在每次一张牌进入到你手中时不会触发。



Q: 我有一个全新观点在场,还有手里有七张牌。因为全新观点说我可以支付而不支付循环费用,这是否意味着我循环牌可以不弃掉它了?让我直接将牌库抓空?

A: 这样会过于强力,但实际上不行。如果一张牌在说关键词费用(比如循环费用),他只只关键词的可变费用。也就是说你在支付0启动异能的时候,它只会帮你免除可变部分。它对剩下的异能不会有任何念想,而且不论你想循环什么牌,你总是要弃掉这张牌的。即使你是用全新观点费循环,你也需要弃掉那张牌。



Q: 我操控一个横置的生物,然后施放丰收季节。作为响应,我对手施放杰鲁的决心重置了我的生物。在丰收季节结算的时候我能找多少张地?

A: 你不能搜寻任何地。非受季节会在结算时计算你操控的横置的生物数量来决定你要搜寻多少地。因为你对手"帮"了你个忙,重置了你的生物,所以在丰收季节结算时你没操控任何已横置的生物。你可以搜索你的牌库,但是不将地放进场,然后将你的牌库洗牌。



Q: 我施放汹涌巨械并用触发指定涌泉//灵思为目标。我能在结算的时候施放涌泉吗?

A: 你可以!涌泉//灵思是一个瞬间和法术牌,所以是汹涌巨械触发的合法目标。当触发结算的时候,你被引导施放该牌。但是没有说明指定你只能施放余响的瞬间那半,所以如果你不想抓牌而是向找张地的话,你可以用巨械的触发施放涌泉,即使是在对手的回合。巨械的触发给你许可在触发结算的时候施放咒语,也就是说你可以绕过一般的时机限制。



Q: 我有两个灼灵法师在场,然后对对手的3/3施放岩浆喷散。那个生物会得到两个-1/-1指示物还是四个-1/-1指示物?

A: 只有两个-1/-1指示物。灼灵法师有一个替代式效应。当岩浆喷散要对生物造成伤害时,两个法师的异能都要对这个伤害生效。一旦其中一个法师的效应生效,就没有任何要对生物造成的非战斗伤害了,所以另一个法师的效应不会生效,那个生物最终只会有两个-1/-1指示物。


这个看起来像是这里的小亚龙。


Q: 如果我施放神日迫临并用令其回响复制它,我是否会赢得这盘游戏?

A: 你不会(除非你在早先时候施放过一个神日迫临)。神日迫临关心你是否从手上施放过它,并且你是否在早先时候施放过神日迫临。通过令其回响,复制品直接放入堆叠,而非施放。当复制的神日迫临结算时,你没有从手上施放它(它被直接放入堆叠),所以你不会赢得游戏,只是获得7点生命。然后原版结算,你确实从手上施放的它,但是因为复制品没有被施放,所以不会计入原版神日迫临效应,所以你获得7点生命,让后将原版放到从牌库顶数来第七张的位置。



Q: 如果我第一次施放神日迫临,但是牌库里只有五张牌了怎么办?

A: 那么你就尽可能的完成引导。因为你牌库里没有六张牌了,神日降临最终会在你的牌库底。



Q: 我施放了预示成真,我想用预示成真施放手中的先人的预视。我能这么做吗?

A: 你可以!没有法术力费用的牌总法术理费用是0(比如先人的预视)。因为总法术理费用是0,这意味着它就可以通过预示成真施放,即使它上面没有计时指示物。因为你是通过一个替代式费用来施放预视(支付而非其通常的法术理费用),所以先人的预视没有法术理费用这个事实并不太关键。如果你施放了预示成真并支付从手里施放先人的预视的话,你就可以跳过四回合的等待。



Q: 我操控祀炼基定避世帘庇护。我对手用电震制定我,并想要将伤害转移给基定。哪个先生效,避世帘庇护还是鹏洛客转移伤害?

A: 你来决定!当电震结算时,多个替代式效应准备替代这个事件。因为你是受影响的牌手(因为电震要对你造成伤害),所以你可以决定那个替代式效应先生效。如果你先英勇庇护的效应,那么其中一点伤害会被防止,然后你对手就可以选择是否让电震对基定而非你造成一点伤害。



Q: 在一场指挥官游戏中,拿塔蒙维齐尔蒂穆特是我的指挥官。蒂穆特死去,然后我让他进入坟场,然后我启动遗存异能,讲一个蒂穆特衍生物复制品范进战场。我的蒂穆特衍生物造成的伤害是否算指挥官伤害?

A: 不算。"指挥官"不是一个卡牌可复制的特性:虽然这个衍生物是你指挥官的复制,但是因为这个生物并不是你的指挥官,所以它的战斗伤害不会计算在21点导致牌手输掉游戏的战斗伤害中。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我们下周再见!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