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03/06/2017

威武雄狮

Cranial Translation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这真是……一群狮子啊。

大家好,欢迎回到颅内植入!还是这些老话,"虎头蛇尾"。而这个成语也让我想起来去抓个狮子时的陷阱。我是说,我们没有真的抓住一只狮子关在笼子里(译注:英文虎头蛇尾中使用的词是,lion和lamb,也就是狮子和山羊),而且我们也没有实际去一个有狮子的地方,但是,嘿,还是安全点好。在我准备陷阱的空隙,让我们来看些规则问题吧。

如果你有任何规则问题,请联系我吧。如果你有间断问题,轻推特我们至@CranialTweet。或者是你的问题长的话,你可以发送邮件至 moko@cranialinsertion.com 。我们也许会把你的问题放在将来的文章中。



Q: 我有一个有一个+1/+1指示物的自行弩炮,还有一个莫克夜刃手。我启动弩炮的异能,目标我对手的3/3生物。它会因为死触而死去吗?

A: 不会。因为异能结算的时候弩炮不在战场上,我们用最后的已知信息来决定它是什么样的。当它最后在战场上时,它是一个0/0没有指示物的生物。因为它上面没有指示物,所有夜刃手不会给它死触,所以最后的弩炮已知信息是没有死触的。3/3生物只是受到了一点伤害,并不会被消灭。/a]



Q: 我施放巴罗的专才时能否选择移三个神器和三个生物吗?

A: 你不能。专才最多只能有三个目标:你可以选择三个神器,两个神器一个生物,一个神器和两个生物,三个生物,或者更少的目标。但是你不能为每个类别选择三个目标,你在专才结算时最多只能移回三个目标。



Q: 我对手有一个执政官威权在战场。我施放迅轮飞车。飞车进战场时是横置的还是未横置的?

A: 未横置的。威权只会在生物进战场时生效。由于其进战场触发,它会在进战场之后立刻变成生物,但是当它进战场时威权会检查它是否生效,此时它只是一个神器,不是生物。飞车进战场是未横置的,然后成为生物,准备进攻你的对手。



Q: 我有万和琴在战场上,然后施放一个护卫晶角兽。我能用它万和琴产生的第二个触发指定晶角兽自己吗?

A: 不能,这不行。万和琴本身不生产触发,它只是让本来一个生物或神器的触发多触发一次。两个触发有相同的来源(在这里,是护卫晶角兽)。因为晶角兽的触发不能指定它自己,所以你不能用另一个触发指定自己。



Q: 我有贡提的乙太心脏在战场,然后结附了机械化生产,还有八个能量。在我的维持,我能让机械化生产的异能结算,然后在传奇规则生效前牺牲复制品启动异能吗?

A: 不能。在机械化生产触发结算后,状态动作在你获得优先权之前检查。然后游戏看到你操控两个同名的传奇永久物,所以你只能保留一个,另一个要置入坟场。你在能启动异能获得额外回合之前就会失去复制的衍生物。而另一方面,你会获得四个能量,因为两个心脏都会在复制品进战场时触发(原心脏异能会因为复制品进战场触发,而复制品异能会因为进战场触发,即使是它可能不会在战场上呆多久)。


静静的趴在那。


Q: 我操控琵雅的革命墨蛾连结点。我对手要用熔铁雨消灭我的连结点,然后我启动连结点的异能作为响应,让它变成神器生物。革命的异能是否会因为连结点触发?

A: 会触发。当连结点进入坟场时,它是一个神器,所以革命的异能会触发。它在坟场是不是神器无关紧要,它只要是作为神器离开战场,革命的异能就会触发。如果被选择的对手没有受到三点伤害,你就可以将连结点移回手上。



Q: 我操控赛费尔法师泰菲力。我对手施放斯勒姆的专才。我对手能否通过专才的结算来施放遗忘轮吗?

A: 不能,你的泰菲力会阻止这一切。当专才结算时,你的对手可以免费是放一个总法术力费用小于等于三的咒语。这个咒语可以绕过正常的时机限制,但是还要遵循其它的限制,比如泰菲力。因为你的对手在专才结算中施放咒语,并且这不是一个可以正常施放法术的时机,所以你的泰菲力会阻止你的对手免费施放专才。



Q: 场上有个瑞斯死渊,我施放将其淘汰。将其淘汰是否算是伤害?让我对手的全部生物因为瑞斯死渊而被消灭吗?

A: 你对手防御力大于等于二的生物是安全的。给生物-X/-X并不算造成伤害。将其淘汰没有对你对手的生物造成伤害,所以瑞斯死渊的异能不会触发,也不会消灭你对手的生物。



Q: 我手里有两个授地,手里没有地。我这回合能否通过替代式费用同时施放两个授地吗?

A: 有两个可能的方式(有一种方法需要本回合可以下地)。第一种方法是施放第一个授地,找一个树林,然后使用树林,然后施放第二个授地(因为你手里又没地了)。第二种方法可能你不太喜欢,施放第一个授地,结算时你不搜寻一个树林。因为你手里依然没有地,所以你可以通过替代式费用再施放第二个授地。



Q: 我对手操控苍鹭天使席嘉妲。我施放阻滞机。我对手能否牺牲一个永久物来忽略一回合这个效应吗?

A: 他可以。席嘉妲说你的对手不能因为对手操控的咒语或异能牺牲永久物,但是没说关于特殊动作的事情。阻滞机的忽略效应是一个特殊动作,而不是咒语或者异能,席嘉妲的操控者可以选择牺牲一个永久物来忽略该效应一回合。



Q: 我有卡列奇血侯哲娜,我对手有一个1/1的生物。如果我启动哲娜的异能目标那个1/1的生物,且X=10,我的哲娜是获得+1/+0还是+10/+0?

A: 哲娜会得+10/+0。哲娜的异能不在乎另一个生物的防御力,它只关心异能启动时X的值是多少。当哲娜的异能结算时,这个1/1生物会变成1/-9的生物(然后马上死去),而哲娜会变成14/4的生物。



Q: 我施放攫取思绪,目标我自己(看,我真的想让我手里的钢风史芬斯从我手里进入坟场)。我是否需要想我对手展示剩下的所有牌吗?

A: 是的,恐怕你要这么做。攫取思绪要求你展示目标牌手的手牌,而不只是检视。因为手牌要被展示,所以这意味着所有牌手都要看到你的手牌——即使你的对手也是。你可以弃掉史芬斯,但是你的对手可以知道你手牌里到底有什么。


我不知道它的脸怎么了。或者说是它的鬃毛怎么了。


Q: 我对手有一个涉险墓地在场。我施放谦敬武道家。我得武道家会死去吗?

A: 它会死去。涉险墓地的触发不指定目标,它只是在一个非黑色生物进战场时触发。因为涉险墓地的触发不指定目标,所以帷幕不能拯救武道家,它会被消灭。



Q: 我对手施放了一个X=20的创生浪潮。对手展示的其中一张牌是饥饿之声弗霖凯。我在弗霖凯进战场前有机会横置地产生法术力吗?

A: 很抱歉,你错过了。当创生浪潮结算时,在它完全结算完之前,没人会得到优先权。这意味着如果你让创生浪潮结算,下一次你有机会横置地的时候实在创生浪潮结算完后,此时弗霖凯已经进入战场。如果你想横置你的地,你必须要在创生浪潮结算前,知道你对手要将什么东西放进战场前横置地。



Q: 在我的维持开始时,我用艾文分印术士的触发异能指定天王坎为目标。这是否意味着我的鸟会从天王坎那得到更多的加成?

A: 虽然很奇怪,但是没错的!同名的指示物是没法互相分辨的。分印术士的触发式异能会给天王坎一个羽毛指示物,而这正好是天王坎关注的指示物。使用分印术士的异能给天王坎放置一个羽毛指示物,意味着你的天王坎会给你其它的鸟更大的加成。



Q: 我操控一个约格莫夫式交易,我的对手是放一个晨曲的马拉兰。我知道我不能因此从交易里抓牌了,但是我能否依然从马拉兰的触发里获益吗?

A: 很遗憾,你现在已经被锁死了。马拉兰的异能在抓牌步骤触发,但是因为交易在场,你略过了你的抓牌步骤,这意味着你对手的马拉兰不会在你的抓牌步骤触发。但愿你手里有些好牌,因为你的抓牌会因为马拉兰被锁死。你不会从马拉兰的触发里获利,因为你没有抓牌步骤了。



Q: 我有一个歧视召现在场,但是没有生物。我对手施放个生物。会发生什么?

A: 不论你对手施放什么生物,他都没法和你操控的生物有共通的颜色(因为你没操控生物),所以歧视召现会触发。你的对手就要支付X,X为该牌的总法术力费用,或者该生物咒语会被反击。



Q: 如果在一场多人游戏中,我用一个具有连击的生物进攻,我能让它在先攻伤害步骤对一位牌手造成伤害,然后正常战斗阶段对另一位牌手造成伤害吗?

A: 你不能。当你用连击生物进攻时,你选择一位牌手或者一个鹏洛客进攻。然后战斗阶段剩下的部分,就是那个生物要进攻该牌手或者鹏洛客,而你不能在战斗中间改变进攻的牌手。即使你在第一个伤害步骤击败对手,你也不能在第二个伤害步骤对另一个对手造成伤害。



Q: 我们在进行一场双头巨人游戏,而对面的队伍施放了石角显贵,并且用其触发指定了我的队友。我下回合依旧可以用我的生物进攻,对吗?

A: 不对。在双头巨人游戏中,如果队伍中一位牌手跳过了一个步骤或阶段,则全队跳过该步骤或阶段。因为嫌贵的效应,你的对手跳过了下一个战斗阶段。因为你不能独自做任何事而忽略你的队友,所以你整个队伍会略过你的下个战斗阶段,所以你该回合也不能进攻。



Q: 在一场诡局游戏中,然后我在使用君临全城。假设我选择保留我的五张起手,我可以占卜吗?

A: 不能。你只能在你保留了比起始手牌数量少的手牌时候才能占卜。通常来讲,你起始手牌数是七,但是因为君临全城,你的起始手牌数量是五。所以你只能在你保留了四张或更少的手牌时才能占卜。


 

No comments yet.

 

Follow us @CranialTweet!

Send quick questions to us in English for a short answer.

Follow our RSS feed!